江南名妓薛素素简介 明代十能才女薛素素的故事

2014-09-18 15:06:37 首页

  薛素素(西元16—17世纪),女,字素卿,又字润卿,江苏苏州吴县人。

  薛素素对诗、书、画、琴、弈、绣无所不能,寓居南京,被誉为“明代十能才女”。

  薛素素工小诗,能书,作黄庭小楷。尤工兰竹,不笔迅捷,兼擅白描大士、花卉、草虫、各具意态,工刺绣。薛素素又喜驰马挟弹,百不失一,自称女侠。后为李征蛮所娶。所著诗集名《南游草》,可惜都散佚了。

  薛素素为绝代佳人,另有《甲乙剩言》可证。《甲乙剩言》云:“京师东院本司诸妓,无复佳者,惟史令吾宅后有薛五素素姿态艳雅,言动可爱。”

  薛素素还是丹青妙手、书法名家。《甲乙剩言》说她“能书作黄庭小楷,尤工兰竹,下笔迅扫,各具意态。”《列朝诗集》赞其“能画兰竹,作小诗”,并录其诗二首,其中《怀人诗》云:“良夜思君归不归,孤灯照客影微微,携来独枕谁相问?明月空庭泪湿衣。”可知薛素素名前冠“女才子”三字,并不为诬。

  李日华题薛素素《花裹九香》中说:“薛素素能挟弹调筝,又善理眉掠鬓。人间可喜可乐以娱男子事,种种皆出其手。”李氏是封建文人,他欣赏薛素素的主要是薛能“娱男子”,此固不足取,但以其所言来证明薛素素是位才气横溢的奇女子,倒是恰到好处的。

  然而薛素素最能让后人神往而赞叹不已的还是她的神弹绝技。《甲乙剩言》说她“……又善驰马挟弹,能以两弹丸先后发,使后弹击前弹,碎于空中;又置弹于地,以左手持弓向地,以右手从背上反引其身以击地下之弹,百不失一。”《列朝诗集》也称她“善弹走马,以女侠自命。置弹于小婢额上,弹去而婢不知”。真难想象这一切乃是一小足女子所为,也难怪《甲乙剩言》由衷赞叹“绝技翩翩,亦青楼中少双者。”事实上即或青楼之外,须眉男子辈,又几人能有如此风采?

  薛素素还是位不爱钱财,不畏权势的铮铮“铁汉”,这点与一般妓女有天壤之别。《列朝诗集》载:“……其画像传入蛮峒,彭宣府深慕好之。吴人冯生自谓能致素素,费金钱无算。久之,语不雠,宣慰怒,羁留十余年乃遣。”

  然而,就是这样的奇女子,在那个社会,也只能“中年长斋礼佛”,最终竟落得个“为房老以死”的悲惨结局,可见鲁迅先生痛斥封建社会为“吃人”社会,是完全正确的。

  自负侠名

  素素自负侠名,《列朝诗集小传》载其轶事:“素素吴人,能画兰竹,作小诗,善弹走马,以女侠自命,置弹于小婢额上,弹去而婢不知,广陵陆弼《观素素挟弹歌》云:酒酣请为挟弹戏,结束单衫聊一试,微缠红袖袒半韝,侧度云鬟掩双臂。侍儿拈丸著发端,回身中之丸并坠,言迟更疾却应手,欲发未停偏有致。自此江湖侠少年皆慕称薛五矣。少游燕中,与五陵年少挟弹出郊,连骑邀游,观者如堵”。《无声诗史》更云:“薛素素善驰马挟弹,能以两弹先后发,必使后弹击前弹,碎于空中。又置弹于地,以左手持弓向后,右手从背上反引其弓以击地下之弹,百不失一。绝技翩翩,亦青楼中少双者”。真神乎技矣,小说家闻此,大可演绎传奇一部,以侠妓呼之,当不过誉。

  声名鹊起

  薛素素不久就艳名大著,风头之健,甚至传到了蛮荒的四川大山里,《众香词》云:

  (素素)为李征蛮所嬖,其画像传入蛮峒。彭宣府深慕好之。吴人冯生自谓能致素素,费金钱无算。久之,语不雠,宣尉怒羁留十余年乃遣。北里名姬,至于倾动蛮夷,世所希有也。

  这个姓冯的大概也是骗子,借口拉皮条骗土司的银子而已,可无论如何,这么优秀的姑娘,即使是妓女,照样有人喜欢。于是,她嫁给沈德符做了小妾。

  三角恋

  沈德符是有钱的世家子弟,也是很好的作家,近代三角恋《云自在龛随笔》讲了他们的故事:

  (素素)南都院妓,姿性澹雅。工书,善画兰,时复挟弹走马,翩翩男儿俊态。后从金坛于褒甫玉嘉有约矣,而未果。吾郡沈虎臣德徐竟纳为妾。合欢之夕,郡中沈少司马纯甫、李孝兼伯远偕诸名士送之。姚叔祥有诗云:“管领烟花只此身,尊前惊送得交新。生憎一老少当意,勿谢千金便许人。含泪且成名媛别,离肠不管沈郞嗔。相看自笑同秋叶,妒杀侬家并蒂春。”褒甫恨薛之爽约及沈之攘爱也。

  这已经是三角恋爱了,而抢先一步娶了素素的沈德符。似乎也没高兴太久,两个人最后还是分手了。

  与王穉登交情不浅

  沈德符曾在《敝帚斋余谈》里,大骂一个人无耻虚伪,生活作风败坏,这个人就是王穉登:

  今上辛巳壬午间,聊城傅金沙光宅以文采风流,为政守洁廉,与吴士王百谷厚善,时过其斋中小饮。王因匿名娼于曲室,酒酣出以荐枕,遂以为恒。王因是居间请托,橐为充牣。王穉登把妓女作为社交手段,性贿赂官员,这样阴私之事沈德符都要揭发张扬,如此深仇大恨,当然事出有因。在他的另一著作《万历野获编》里,他也嘲笑王穉登造假古董骗钱的勾当:

  骨董自来多赝,而吴中尤甚,文士皆借以糊口。近日前辈,修洁莫如张伯起,然亦不免向此中生活。至王伯谷,则全以此作计然策矣!

  总之是不共戴天了。沈德符如此态度背后,答案很可能是因为薛素素。王穉登与薛素素交情不浅,而吃醋的男人总是小气的。

  《明史》说王穉登“四岁能属对,六岁善擘窠大字,十岁能诗”,是才子,社会上他钻营的也不坏,是“青词宰相”袁元峰的门人,袁元峰很欣赏他,举荐他做官但没成功,后来徐阶掌权了,王穉登就断了仕途念想,一心写诗。作为当时最著名的诗人,王穉登得到过众多前辈称许,“尝及征明门,遥接其风,主词翰之席者三十余年。嘉、隆、万历间,布衣、山人以诗名者十数,俞允文、王叔承、沈明臣辈尤为世所称,然声华烜赫,穉登为最。申时行以元老里居,特相推重。”

  王穉登风流韵事也多,对花界之事烂熟于心,津津乐道,曾对冯梦龙讲过很多这方面的见闻,“嘉靖间,海宇清谧,金陵最称富饶,而平康亦极盛,诸妓著名者,前则刘、董、罗、葛、段、赵,后则何、蒋、王、杨、马、褚、青楼所称十二钗也”,十二金钗来历,大约最早出自于此。

  王穉登是大诗人,薛素素、马湘兰是女诗人,大诗人遇见女诗人,自然亲近,而马湘兰最痴情,万历甲辰秋,当时王穉登都快年过七十了,“湘兰自金陵往,买酒为寿,燕饮累月,歌舞达旦,为金阊数十年盛事。归未几而病,然灯礼佛,沐浴更衣,端坐而逝。年五十七矣”,这事情为后世耻笑。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