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段不为人熟知的历史:张勋复辟和再造共和

2014-10-27 14:24:55 首页

  要谈段祺瑞再造共和的由来,还得先从张勋复辟说起。张勋原是广西提督苏元春的部属,后来由苏介绍给李鸿章,又由袁世凯约其任工程营管带,负中军之任。是时徐世昌亦在袁处任参谋营务处,徐见张勋为人,头脑简单,性情直爽,虽有勇无谋,但与之结交,能为人卖命,遂收其为门生。张以武夫,得列翰林门墙,事出例外,以为特殊光荣。一九一七年,黎元洪(大总统)与段祺瑞(国务总理)之间矛盾日深,更以参战问题(即是否对德宣战,段主战,黎反战)府院争执益形尖锐。五月,黎元洪一怒之下,免去段祺瑞国务总理职务,于是黎段之争达于沸点。.安徽省长倪嗣冲通电与北京政府脱离关系,继而宜布独立的有冀,鲁,豫,陕,奉,浙,闽等七省。随后有徐州会议的召开,关于徐州会议的缘?起有两种说法,一是说由张勋密函邀请各省督军来徐州,另一说法是由冯国璋(副总统)秘密召集各省督军到徐州的,当以后一说法可。参加徐州会议的人物,计有徐树铮(段祺瑞亲信),倪嗣冲,王占元(湖北督军),赵倜(河南督军),李厚基(福建督军),徐世昌的代表李席珍,冯国璋的代表胡嗣瑗(带有冯国璋致张勋的亲笔信),段祺瑞的代表曾毓隽,另曹锟张作霖亦派有代表。

  徐州会议开始时,大家公举张勋出来推倒黎元洪,请冯国璋出来做总统,而段祺瑞则复任国务总理。这个大会张勋并未出席,而是由万绳□(字公雨,张勋之秘书长)主持,万将大会的意见转达张勋,张勋只想保清帝复位,所以他未答应,他反以保清帝复位作为条件,大家也未答应。会议没有结果。徐树铮与倪嗣冲等人私下商议,不如先赞成张勋复辟,等他复辟时再想办法。于是他们齐去见张勋,一谈即妥,张找了块黄绫子,大家就在这块黄绫子上签了名,万绳□还在上面写了个缘起。大家签字的条件是要张勋推倒黎元洪,如果推倒了黎,就拥护张勋保清帝复位。其实徐树铮等人岂会赞成张勋复辟,不过想利用张勋来倒黎元洪,好让段祺瑞复职耳,这是徐树铮撮人上梯子后再抽梯之计,张勋并未悟及。

  徐州会议后,张勋奉黎元洪命率五千辫子兵入京,路过天津,其时徐世昌闲居天津,恰巧阮忠枢亦由京来津,张下车分别会见徐世昌阮忠枢两人。徐阮均知徐树铮之诡计,但恐开罪段祺瑞,不敢明说。阮只劝张说:“听说你要复辟,万不可办。”而徐世昌对张说:“你到北京调停黎段纠纷,尽管放手去办。唯复辟一事,此时万不可行。”张勋到天津当晚,段祺瑞也来看他,并对张说:“大哥来了很好,到了北京首先要维持治安,这是要紧的事。别的事亦可办,只是保清帝复位的事还不到时候,即使勉强办了,就算北方答应了,可南方亦不会答应,我看这件事还是慢慢来办。”可是张勋听了这话之后并未答应,只是点了点头。

  张勋到京后与大总统黎元洪会晤多次,并未作出倒黎的任何举动,段祺瑞复职的话亦未听说,反倒推出李经羲(李鸿章之侄子)来继任国务总理。一天晚上,张勋正在江西会馆看戏,突然万绳□来要张回去开会,会议在张勋公馆开,到会者有:张镇芳,雷震春,吴镜潭,万绳□,胡嗣瑗,康有为,江朝宗,汤玉麟冯麟阁,张海鹏等,会上雷震春等吵着要赶快复辟,张勋初初还想拖一拖,但因为雷等吵得凶,张勋答说:“既然这样,那你们商量着办吧!”于是复辟之议遂定,张勋亦不可免负上历史骂名。

  一九一七年七月一日,北京城挂满龙旗,复辟已成事实。段祺瑞其时在天津,亲到马厂运动驻马厂之第八师师长李长泰,反对复辟,又用电话与保定的曹锟联络,相约好了,坚决反对复辟。之后段祺瑞回到天津,成立了讨逆军总司令部,天津这个商埠就一变而为政治中心。段祺瑞亦开始制订军事计划,一方面要集结一定兵力,打垮张勋,一方面要防止外省的军队,特别是张勋本人指挥的辫子兵前来援助张勋。张勋的大本营在徐州,张只带五千辫子军北上,段祺瑞这边(主要由交通系的叶恭绰负责)通知徐州附近的车站,把空车皮完全调走,让他们飞也飞不到北京来,等仗打完了再说。至于进攻北京的计划,是以曹锟为西路司令,率领第三师由保定乘坐火车,到跑马厂集合向北京进攻;以段芝贵为东路司令,率领第八师(李长泰)和第十六混成旅(冯玉祥),在廊坊集合,第八师在铁路以西,第十六混成旅在铁路以东,齐头并进。

  七月三日,讨逆军总司令段祺瑞正式通电出师讨伐张勋。西路司令曹锟的军队,由旅长吴佩孚率领,于五日占领了芦沟桥。东路司令段芝贵也在这一天占领了黄村。七日,东路西路各队前后夹攻击溃了张勋的守军,从廊坊一直进到丰台。张勋的辫子兵退入北京城里,仍准备固守待援。十二日,讨逆军分三路进攻,长驱直入进了北京城。张勋的部队曾在天坛抵抗,但因众寡悬殊,只有缴械投降。张勋最后率他的家属跑到荷兰使馆躲藏起来。其余参加复辟的重要人物都纷纷逃亡,只有雷震春,张镇芳被讨逆军捕获。北京城里,又重新挂上了五色国旗。

  张勋在最后关头,心里也渐明白过来被人耍了,遂向万绳□要当日大家赞成他出来复辟都签了名的那块黄绫子,准备在必要时拿出来宣布。万绳□推说恐怕带在身上有遗失,留在天津没带来,大帅要,马上去取。于是万绳□就趁此机会溜走了,以后再也没有见到他的面。据说这块黄绫子连同冯国璋派胡嗣瑗带去徐州的那封亲笔信,就在段祺瑞策动马厂誓师的前两天,经胡嗣瑗从万绳□手中以二十万现洋的代价一并被冯国璋买回去了。等到张勋要的时候,这块各大人物签了名的黄绫子早已落在南京副总统手里了。后来张勋在荷兰使馆时再追寻这块黄绫子的下落,殊不知连他本人早已伴随着那块宝贝黄绫子被人家一齐出卖了!

  七月十四日,段祺瑞返京再任总理,亲至日本使馆谒黎元洪,请其复职。黎以此次明令张勋率兵入京,酿成巨变,应负全责,愧对国人,决心下野。黎通电语极痛切,系出于饶汉祥手,此君长于骈体。通电之末,有警句云:“岂有辞条之叶再返林柯,坠溷之花重登衽席。心肝俱在,面目何施!”措辞甚沉痛,事实亦确如此。也因了黎元洪的草率,张定武(勋)的鲁莽,成就了段祺瑞再造共和的大业。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