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观里的放荡:揭秘唐朝时期的皇家风流女道士们

2014-11-07 13:37:06 编辑:lijian 首页

  导读:由于“养生达人”道人李一从神坛跌落尘埃,因此道人修炼的道观便引起了人们的关注。其实,道观这个道士修炼的地方平时都要保持的清静、整洁和庄严。说起来,修道的方法很多,就是求“清静无为”、“离境坐忘”安静自然为本。然而,大唐王朝的道观却非“清静无为”、“离境坐忘”安静自然为本之地,而是一个寻欢作乐、藏污纳垢的风流放荡的场所,引得大唐王朝的皇家公主趋之以鹜,纷纷脱下凤冠霞披,穿上一袭道袍,走入道观这个世外桃源

  其实,皇家女道士可以说是大唐王朝最显著的特色了,尤其是皇家女道士更加惹眼,这是因为大唐的皇家公主以做女道士为社会时尚潮流,纷纷出宫争做女道士。当然,如果说起唐朝公主争当女道士的故事,就不能不说玉真公主了。这玉真公主是一代女皇武则天的孙女,唐玄宗李隆基的胞妹,在她年轻的时候,就自愿做了女道士。原来,当时玉真公主已经二十出头了,却还没有出嫁为妇,因此,她便向父亲唐睿宗李旦提出出宫做女道士的请求。唐睿宗当然不会轻易同意这个要求,主要是怕委屈了自己的女儿。但玉真公主却很坚决,她提出为“母亲祈福”的理由。这大概使其父想起了她横遭不测的可怜的母亲,的确是孤魂野鬼,需要超度一番。于是,唐睿宗就同意了女儿的请求。

  这年春天,正是风和日丽草长莺飞的时节,在长安城外,一项名为“玉真观”的规模浩大的工程开始动工了。每天都有上万的黎民百姓,被迫放下农事活儿,前去建造道观。经过一年多的修建,玉真公主住进了“璇台玉榭,宝象珍龛”的华丽道观。同时入住的另有不少皇家乐团的退休歌舞女郎,还有一些退休宫女。道观俨然是一座女子宫殿。还模拟蓬莱、瀛州、方丈三座仙山,修建了人工山水景致。唐诗上有“知有持盈玉叶冠,剪云裁月照人寒”的句子,持盈就是玉真公主的名字,她有一顶玉叶冠,是无价珍宝,“时人莫计其价”。每到清风朗月之夜,道观里都传出笙磬的清音,歌舞女郎在人工山水里,上演着仙游的人间戏剧。玉真公主的生活,比出嫁的其他公主要自在逍遥很多,俨然是单身女王。

  其实,在唐朝出宫做女道士的,并非只是玉真公主一人,自高祖至昭宗的近三百年的时间里,在李唐皇室的二百一十位公主之中,出宫做女道士的就有十二位公主。唐朝著名诗人王建《唐昌观玉蕊花》就说:“女冠夜觅香来处,唯见阶前碎玉明。”女冠亦称女黄冠,又称女冠子,即女道士。唐朝女冠可区分为修真女冠及宫观女冠两类,后者即专指公主女冠。可见,当时公主出宫做女道士已经成为唐朝的时尚。那么,唐朝公主争做女道士的背后究竟有什么秘密呢?其实,当时这些入道的公主,并不是当真落发出家修行的。她们一般都是带发出家的。唐朝公主的入道,正标志着唐代诸帝的崇道与道教内部逐渐形成的制度,相互呼应。

  高祖、太宗两朝,还不见有公主入道的记载,到了高宗时期,公主入道开始兴起,它成为公主舍离俗世,遁入另一方外世界的途径。整个唐朝的公主入道,究其原因,其中自有道教所持具的宗教情操,使一些贵主从中获得解脱,度世的理想与愿望。出家入道与舍家为尼,在唐代具有不同意义,这亦因为道教独有的探求不死的特质,让入道者得到另一种关怀。公主贵为天子之女,身份尊祟,公主选择入道,在民间掀起入道风气,而公主养尊处优的闲适入道,生活,也不同于民间道士的苦修清冷,它使女冠生活成为唐代的一种时尚。

  唐朝公主的入道动机,简单地说,可归纳为慕道、追福、延命以及夫死舍家与避世借口等。这些都与宗教意识的皈依强度有关。但是更多的时候,公主们主动入道,还是为了能够享受自由的男女关系。

  当时在民间,也有很多女子争先恐后做女道士的,其中最有名的就是才女如鱼玄机。唐朝女权思想走强,一部分女孩不愿意嫁人,宁愿单身,过更为自由更多选择的爱情生活。“女道士”就是比较体面的身份掩饰。“女道士”可以自由地接待男客,宛如沙龙的女主人。还有一些女孩是借“女道士”的身份躲婚,躲一年半载的,再重新配人。

  当然,皇家的公主与民间的平常女子有些不同,她们是有特殊身世的人。武则天的女儿太平公主,八岁的时候,曾以“为外祖母杨氏积福”的名义出家为道士。但是她还是仍旧住在宫中的。直到十六岁时,因拒婚吐蕃,而正式入住太平观为观主,等到和婚事平息,二十岁的太平公主就如愿以偿地嫁给了驸马薛绍

  再说唐睿宗的女儿玉真公主,出宫以后就住进豪华的玉真观,常常召集名人雅士饮酒作乐,不少男子拜倒在两位公主的石榴裙下,两位公主虽然似乎确实终身未婚,但绯闻却是层出不穷。后来唐玄宗执政的时候,对妹妹玉真公主更加宠爱。玉真公主经常云游,她在王屋等山,拥有多处道观,在长安洛阳等大城市,还有别馆、山庄、旧居等等。在公主周围,方士和文人时常出没。很难让人相,这么一位年轻入道,行动自由的公主,是没有感情生活的。李白王维这两位唐朝的大诗人就曾走进玉真公主的感情生活。唐朝有玉真公主开风气之先,后来,玄宗、代宗、德宗、顺宗、宪宗、穆宗,几乎每代帝王都有女儿成为女道士。甚至达到一朝有四位公主出家为道的巅峰。这些尊贵美貌的皇家女道士,其实是随时可以还俗嫁人的。假如她们无心为人妻的话,就更可以享受到更多、更自由的两性关系。

  俗话说,上行必有下效,唐代的女道士,几乎因而成了一种贵族风气。达官贵人家的女子,也有不少去做女道士的。于是就有唐朝大诗人为这些女道士吹喇叭,抬轿子。李白曾经为女道士李腾空写诗赋词,这位李腾空就是宰相李林甫的女儿。还有初唐嗣杰之一的骆宾王,也曾经帮助女道士王灵妃写诗给她的情人。至于到民间,女道士香艳传奇更是层出不穷,鱼玄机了写的“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流传到如今。说起来这诗倒真是好诗,不过由一个风尘女道士写出来,就别有一番滋味了。至于四大美女之一的杨玉环,在改嫁公爹玄宗之前,也曾经做过一段时间的女道士。可见当时的皇家女道士,她们入道后的生活之丰富多彩。

  作为唐朝皇家公主,她们的婚姻往往也还是要遵从皇家的颜面和政治需要的。但是,嫁出去之后,公主们的所作所为,就往往不是夫家能够控制得了的了。高阳、襄阳、太平、安乐、郜国、永嘉等等公主,都有一大群的情人。其中也不乏与情人两情相悦的例子。比如高阳公主辩机在寺庙中长期偷情,再比如襄阳公主甚至还曾经向情人的母亲行儿妇的礼仪。

  唐朝公主入道以后的宫观生活,涉及道观的经济来源问题。玉真公主舍家意愿极为坚决,称不愿叨主第,食租赋,且愿去公主号,罢邑司。但出家公主势必面临实际生活的问题。尤其官观女冠装饰考究。晚唐诗人李群玉在《玉真观》一诗中说,“高情玉女慕乘驾,绀发初簪玉叶冠。”《全唐诗》中也有“公主玉叶冠,时人莫计其价”的注释。此外,唐朝公主其它的日常所需,尤其举行斋醮,庞大的排场需要豪华的道场,盛壮的女乐,凡此均需固定的经费以支付。以延命为目的的宫观女冠,其实需诸多条件配合,才能实现养生成仙的理想。宫观的营造、设备、日常所需,对于不事生产的公主而言,必要朝廷按期封赏,方能维持宫观运转。

  公主受封赏,本为历朝常例。玄宗朝道教政策的确立,使封赏亦含新意。《新唐书·诸公主传》中有一则极有意思的《开元新制》:“长公主封户二千……主不下嫁,亦封千户,有司给奴婢如今。”不嫁在公主生活中,本属特殊状况:如重病,夫死。但在唐朝帝室中则有舍家为道的情况,在这情形下,公主仍享有封赏,此自是解决了宫观的经济问题,让宫观女冠也能维持体面的出家生活,这与真正舍弃世俗之欲,隐居山林的修真女冠截然不同。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唐朝的公主,相对来讲,在中国历史上享有的自主权,也是最多的。李唐王朝虽然出于关陇一带,但是却有鲜卑血统,在男女关系上,不如中原的一些世家大族那么严格。但是它毕竟是成为了中原的封建王朝,因此,伦理道德也还是要讲究一些的。因此,作为唐朝的皇家公主,既要开放性生活,又要遮人耳目,出宫做女道士无疑是一条最佳的途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