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莺儿是谁的丫鬟?红楼梦莺儿简介

2014-12-02 14:59:15 首页

  红楼梦莺儿是谁的丫鬟?红楼梦莺儿简介

  莺儿,《红楼梦》中薛宝钗的丫头。因薛宝钗嫌金莺拗口,改叫莺儿。她甚是乖巧,薛宝钗在观看通灵宝玉,念著玉上所镌之文“莫失莫忘,仙寿恒昌”时,她马上想到这和小姐项圈上的两句话是一对儿。她手特巧,擅长打络子、编花篮等,还颇懂色彩的搭配。薛宝钗嫁给宝玉后,她就成了薛宝钗的陪房丫头。

  综述

  不同身份、不同性格的小姐,调教出来的丫鬟也不一样。凤姐作威,平儿作福;探春理直,侍书气壮;惜春心冷,入画受屈;迎春懦弱,司棋性烈;黛玉飘逸,紫鹃明慧;湘云豪爽,翠缕直言;宝钗端庄,而她的贴身丫鬟莺儿活泼,灵巧。.

  莺儿娇媚可爱,心思细巧,她看了通灵宝玉上的两句话后,便说与宝钗金锁上的两句话正好是一对儿。小说有好几处写她既精于手工工艺,又富有审美意趣。她一出场就是同宝钗一起描花样,第三十五回莺儿打络子一段,更显出她审美眼光的不俗,她对络子与所装物品间颜色搭配的见解,至今还为工艺家们所乐道。第五十九回她与蕊官在柳堤边走边编花篮一段,令人赏心悦目,我们似乎见到了一个个满布翠叶、中插鲜花的花篮在她灵巧的双手中编制而成。续书写宝钗嫁与宝玉之后,她也跟了过去。

  人物介绍

  宝钗的贴身丫鬟叫黄金莺,小名莺儿,是宝钗带来的,至于什么时候跟着宝钗的我们不得而知了。但我们至少知道她和宝钗是非常亲近的,要不然宝钗从薛府到贾府只带上她,却不是其他的人,所以也可以说莺儿就是宝钗的心腹。而正是因为如此莺儿才会是受宝钗日常举止的影响最大的人。她的一举一动无不是透视着平时宝钗对她的教导。

  出场次数

  莺儿第一次出场的时候也就是第八回比通灵金莺微露意。正是因为莺儿的一句话,才让宝玉识见了宝钗的那金锁,引出了那金玉良缘的序幕。在此期间,很多人都认为此事便是事先宝钗和莺儿设好的一个套,要故意发出金锁的消息而让宝玉上当。但我们来看看这段文字是怎么写的也便清楚到底是不是这么一回事的。

  (宝钗看毕,又从新翻过正面来细看,口内念道:"莫失莫忘,仙寿恒昌."念了两遍,乃回头向莺儿向道:"你不去倒茶,也在这里发呆作什么?"莺儿嘻嘻笑道:"我听这两句话,倒象和姑娘的项圈上的两句话是一对儿."宝玉听了,忙笑道:"原来姐姐那项圈上也有八个字,我也赏鉴赏鉴."宝钗道:"你别听他的话,没有什么字."宝玉笑央:"好姐姐,你怎么瞧我的了呢."宝钗被缠不过,因说道:"也是个人给了两句吉利话儿,所以錾上了,叫天天带着,不然,沉甸甸的有什么趣儿.")(宝玉看了,也念了两遍,又念自己的两遍,因笑问:"姐姐这八个字倒真与我的是一对."莺儿笑道:"是个癞头和尚送的,他说必须錾在金器上-"宝钗不待说完,便嗔他不去倒茶,一面又问宝玉从那里来.)

  我们先看第一段话的第一句,这句话中的“也”字和“发呆”二词,可以知道当时宝钗自己是发呆了一阵子的,当然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她也发现玉上的字与自己的金上的字配对而发呆想了一会。可想当时宝钗在此之前是绝对不知道宝玉的玉上的字与自己金上的字是配对的,也就谈不上什么预谋了。而“发呆”二字又证明莺儿听了宝钗念了那玉上的字之后,也想到了金玉字之配的,是故才发呆了一阵子,待到宝钗对她的时候,她才笑着对宝钗说了那句似乎如取笑宝钗一般的玩笑话。而最后宝玉又是怎么看到金锁的呢?最后宝钗是被缠不过了才把金锁给宝玉看的。

  而宝玉看后自己也不自觉的认为那金玉是一对的。而此时莺儿又更想玩笑似的捉弄二人,是以才说出"是个癞头和尚送的,他说必须錾在金器上……"就这当伙话被宝钗给阻断了,而下面的却是最重要的话。若是宝钗欲谋宝玉岂会不让他听到,让宝玉心中有份惦记的?莺儿的话我就替她说下去,下面的话大概就是“而且还要找一个同样有字的玉来配才行。”或许有人会问:我能猜出宝玉猜不出?当然我是听到后来薛姨妈之语才能推断出来的。若光把这么一句有头无脑句子抛在那里,谁会想到下面要说的话竟是这样的。试想若这样去谋宝玉,岂不把宝玉当成地仙了,万事通的。

  不过从此事又可以看出,宝钗在平时待人是极宽厚的。而且性情也不是那么传说中的冰冷。要不,主人在说话,丫头岂可插嘴,并且还是调笑主子的。由此可以想出平时宝钗是很娇惯莺儿的,甚至也就没拿她当丫头看,以至于她叫了莺儿一遍叫她去倒茶,她却依旧站在那玩笑的。亦可由此得出虽宝钗平时多对众人好,也未必就是拉拢人心的,而是天性本就宽厚的。

  第二次莺儿出现的大镜头就是三十五回,也就是那有名黄金莺巧结梅花络。有人说这回正是莺儿之口去大肆宣传金玉良缘。我先不忙说说这些话的人懂不懂颜色搭配的学问,就说宝玉光听这几个颜色的搭配便能想到原来什么什么颜色代表金,什么什么颜色代表玉,它们合在一起才好看的。我看这样拐几个弯才得到的结论,宝玉是决计想不出来的,而也只有那些自认为对颜色研究颇深的诸君才懂的。同时我们也从莺儿口中的这番话可以看出莺儿对女红是相当的熟悉的,而莺儿的女红又是谁教的呢?当然不可能是什么老婆子教的,一来以莺儿的身份未必会听这些老婆子的,二来这些老婆子她们自己都未必会懂这些的。她们最多只是懂些络法便是了,哪还有这些理论的。所以毫无疑问的可以说是宝钗教她的。

  在这里我不想大加夸赞宝钗的博学。在宝玉的“一字师”和惜春的“绘画论”上她的才能我们都是有目共睹的。我想说的是莺儿能懂得这些十分精细的东西,当然是宝钗一遍遍不厌其烦的教导于她的。才使得她能够知晓此道并且如此纯熟的。到这里我又不禁想说说香菱学诗的事情了,大家看到的都是黛玉教香菱学诗的,以诚相待,十分热心的,而相反的,宝钗却冷眼旁观。自己一点点也不指点香菱,可以看宝钗多冷漠。

  但从她教导莺儿来看,她是绝对不会什么不耐烦的教香菱,但说她不热心到还是可以的。因为宝钗她知道,她教香菱这些是没有任何作用的,等她的哥哥薛蟠回来,香菱所学的这些不又是付诸流水的。何不学些实用的。是以为什么宝钗为什么会热心教导莺儿女红,却不甚热心对待香菱学诗的问题。这又何尝不是为了香菱好,让她不要移了性儿。

  莺儿的再一次出现有一点扮戏是在五十九回莺儿编花篮而导致春燕挨打的事件。在这里我不想赞叹莺儿的手巧,而是莺儿所说的话“姑妈,你别小燕子的话,这都是她摘下来,烦我给她编,我撵她,她不去。”也正是因为着句话才引起了春燕挨打的事件。在这里物品想大家都不会太加责怪莺儿所说的那句话。因为她说的那句话纯粹是好玩的,无意的捉弄春燕的,可以讲她是讲玩笑话的,根本无心去陷害春燕。这又不禁让我想起滴翠亭事件。这两次事件雪芹是不是要说些什么,拿莺儿当宝钗,拿春燕当黛玉。在二十七回时不是有埋冢飞燕泣残红吗?此燕?彼燕?或许雪芹也想说明当时宝钗乃是无心之为?而故意设计此异曲同工的场景。婆子看到莺儿摘柳不敢说莺儿什么,莺儿无心的玩笑就把春燕放在了罪魁的位置上。小红快发现宝钗时,宝钗不想让她们发现是自己知道了她们的秘密,便无心拿了黛玉当挡箭牌。而莺儿的无心是明知的,而正是因为宝钗的无心未写出,而让她因这件事情成了众矢之的。而这两件事情的交接,或许正是雪芹怕人们误会而由此添笔一作也未可知。

  不过话又说回来,滴翠亭事件之后,黛玉失去了什么吗?没有,或许有人会说她由此被丫头记恨,但黛玉独来独往这些又于她有什么关系呢。宝钗或许也看到了这点,黛玉得罪了人,别人都不好怎么样的,因为人们都知道她素日的脾气。但她自己不行,她一旦得罪人,这里便长传闲言闲语了,她是短居,得罪了人她还能居的下去吗?而她正是因为此而得到的是千古骂名,但在那种情况下,换做你,你会呆在那里让人抓?或许你说这是狡诈,但这未免也不是一种随机应变的灵活能力。

  而有人说她是故意陷害黛玉的,要不她不叫其他人的名字,却单叫黛玉的,让宝玉来背这个恶名岂不是更好。若是宝钗在此时叫其他人的名字,我绝对断定宝钗是故意的陷害这个人的。而宝玉确实是个背黑锅的好对象,可是你想一想在封建社会,一个女子叫一个男子,而且还追着他跑,那成何体统。而叫黛玉的话,一来宝钗本就是为寻她而去的,二是一时心急便脱口喊了出来。这也是常情,雪芹深知此情此况才有此一写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