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珍贾蓉父子俩怎样为了秦可卿而互相憎恨?

2014-12-16 15:05:37 首页

  贾珍贾蓉父子怎样为了秦可卿而互相憎恨?

  有恨,就要发泄。这是人之常情。同样的,贾蓉作为儿子,对于父亲霸占自己妻子秦可卿的恨,是怎样发泄出来的呢?前面说过,贾蓉很怕贾珍,几乎不敢发泄,但不敢发泄并不等于就没发泄。人的情绪,即便是在怯懦者那里,也会以某种微妙曲折的方式发泄出来的,只是不易觉察而已。其实细细体味,还是很能发现贾蓉对父亲的夺妻之恨的发泄的。

  首先,就是冷血的巴望秦可卿死。这里面有对秦可卿的恨,也有很大一部分是把不敢对贾珍发泄的恨转移到秦可卿身上来。前面我分析过,请张友士给秦可卿看病的时候,当着秦可卿的面,直问生死,就是这种恨的很隐秘的表达。在贾蓉内心里,巴不得秦可卿早死,那么,父亲也就无法再占有自己妻子的身体,父亲不能得逞,自己也就可以不再受到侮辱,可以解脱了。

  其次,就是在秦可卿死后及其葬礼上神秘失踪。这种神秘失踪,其实就是消极怠工。这是相当反常的,本来他的媳妇死了,最该忙最该悲伤的是他,可是不是,是他老爹伤心透了,忙坏了。在秦可卿葬礼上有两个人消极怠工,一个推病的尤氏,一个就是贾蓉。对于尤氏,贾珍无法可说,因为尤氏不闹已经是万幸了,已经给足自己面子了,有点情绪可以理解,贾珍可以装傻不计较。但是,贾蓉的消极怠工,贾珍是隐隐不爽的,但是还不好说。一方面是自己觉得确实有愧于秦可卿,要报答,另一方面,是那个时候他也不好斥责儿子,只能隐忍。但是,贾珍是什么人?自己的儿子敢于这样,贾珍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第三,所以,在第二十九,贾母一干人等清虚观打醮的时候,贾珍把这种恨发泄出来了。原文:

  贾珍道:“去罢。”又问:“怎么不见蓉儿?”一声未了,只见贾蓉从钟楼里跑了出来。贾珍道:“你瞧瞧他,我这里也还没敢说热,他倒乘凉去了!”喝命家人啐他。那小厮们都知道贾珍素日的性子,违拗不得,有个小厮便上来向贾蓉脸上啐了一口。贾珍又道:“问着他!”那小厮便问贾蓉道:“爷还不怕热,哥儿怎么先乘凉去了?”贾蓉垂着手,一声不敢说。

  每当我读到这里的时候,一直觉得惊讶,即使贾蓉偷懒,也不至于如此当众羞辱呀。但是,如果我们把秦可卿葬礼之时贾蓉的消极怠工联系起来,就很清楚了。贾珍忍很久了,今天终于抓到收拾贾蓉的机会了。所以,父亲对儿子下了狠手,其实,这其中的根结,倒不在这次陪贾母等人清虚观打醮,还是秦可卿。

  其实细细想来,确实也是。不管是秦可卿葬礼上还是清虚观打醮贾蓉的消极怠工,都是有隐秘含义的。那就是累死你这个老杂种我才开心呢。贾珍是感觉到了儿子贾蓉这样的居心的,所以才勃然大怒

  第四,就是放肆的调戏自己的两个姨娘尤二姐尤三姐贾敬死的时候,尤老娘带了尤二姐和尤三姐来宁国府,贾蓉是见面就调戏的,调戏之无赖之无耻,堪比其父。有人要问了,这怎么理解为对父亲贾珍的恨呢?好,我说说。

  1.尤二姐尤三姐是谁的妹妹?尤氏的妹妹呀;

  2.尤氏是谁的老婆?贾珍的老婆呀。

  好,可以理清楚了。贾蓉调戏尤二姐和尤三姐,就是对继母尤氏的极度轻蔑和不尊重,对尤氏的极度轻蔑和不尊重,其实暗含了对父亲的轻蔑和不尊重,甚至是憎恶。贾蓉就是这样曲折隐秘的来发泄对于父亲的不满和仇恨。而且,进一步说,贾蓉是早就知道父亲贾珍垂涎两个姨娘的,并且认为贾珍是得了手的(其实没有得手,这个我早就分析过了),所以,贾蓉的心理就是,好嘛,你玩我的女人,老子也要玩你的女人,所以,当贾珍不在的时候,贾蓉竟然敢于这样放肆的调戏二姐和三姐,甚至是当着他名义上的外婆尤老娘的面!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