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独立战争的最大英雄阿诺德:为何成第一叛徒

2015-01-04 14:52:31 首页

  萨拉托加战役是美国独立战争历史上的具有转折意义的战役,在萨拉托加战场史迹公园的纪念碑上,三面刻有盖茨、斯凯勒和摩根三位将军的塑像而四面是空的;在西点军校的一块纪念碑上刻有参加了独立战争的所有美国将军的名字,但阿诺德的名字没有出现,而是被称为“某少将”,1740年出生。

  提起“叛国”一词,在美国历史上,当得起这两个字的人屈指可数。其中,最著名的当属美国独立战争期间战功赫赫却又遗臭万年的本尼迪克特?阿诺德少将军(当时最高军衔)。他曾经是华盛顿眼中能征善战的第一猛将,后来却成为世人眼中为了100英镑年薪而叛变的可耻之徒。

  战功赫赫,左腿因伤致残

  1741年1月,阿诺德出生在康涅狄格州的诺维奇镇。1762年阿诺德开始经商,生意很成功。独立战争爆发之际,“时事造英雄”,阿诺德的精彩战争秀从此拉开序幕。

  1775年,莱克星顿打响了北美独立战争的第一枪。跃跃欲试的阿诺德前往马萨诸塞的坎布里奇请战,保安委员会给了他一纸薄薄的任命状。随后、阿诺德自己组织队伍,一举拿下储备英军军火的泰康德罗加,获得几十门大陆军梦寐以求的大炮。由于有了大炮,次年3月大陆军得以炮击波士顿,以强大的炮火迫使英军议和撤退。攻克泰康德罗加后,阿诺德心大增,径直投奔华盛顿。

  1775年11月,作为两支远征加拿大的部队主帅之一,阿诺德率部从缅因出奇兵,经过600英里的强行军,夜袭魁北克。就是在那个冬天的战斗中,阿诺德的左腿不幸被子弹击中。因寡不敌众,阿诺德一路南撤,但他始终坚持与英军周旋,甚至重创了英军舰队。在接下来的里奇菲尔德、康涅狄格和斯坦尼克斯堡解围之战中,阿诺德接连施展了独特的军事才华,而在独立战争的转折点—1777年萨拉托加大捷中,阿诺德更是发挥了决定性作用。

  由勇将到叛徒

  阿诺德的军事才能是毋庸置疑的,在美国独立战争期间一直支持美国人的法国称他是“北方的汉尼拔”,华盛顿也始终欣赏他的才能,谈起他就如同后来美国内战期间林肯谈起格兰特将军一样。1778年5月,华盛顿任命阿诺德为费城军区司令。然而,阿诺德又是一个性格冲动、固执、敏感而又自傲的人,一次次的功绩被抹杀让他心灰意冷、出离愤怒,阿诺德开始发生微妙变化,做起了战争供应生意。

  在外人看来,阿诺德和第二任妻子佩奇于1779年4月结婚后,生活更加奢侈,需要更多的金钱。当地政客们对此极为不满,搜集了一堆证据指控他。但事实上,阿诺德腐败、渎职等罪名其实都难以成立。在绝大部分的正式调查中,阿诺德最后都被宣告无罪。国会调查他的账户时发现他其实是“负资产”。同一般人认为他贪财的印象相反,其实阿诺德把自己的很多钱财倒贴进了战争中。

  但阿诺德这个商人和冒险家出身的将军战争的进程日益感到失望,也对爱国者的行动长期感到不满,心里开始种下“恶果”。阿诺德在给华盛顿的信中曾抱怨:“为国家服务我已变成了瘸子,没想到却得到这样忘恩负义的回报。”阿诺德永远不会忘记和原谅那些对他的批评和指责,他感到太不值了,他时常感到沮丧和痛苦,这促使他最终决定改变立场,正在这个时期英军开始了与他进行秘密接触。1780年英军以预付1万英镑,事成之后追加2万英镑,以及此后每年100英镑的费用为条件要求他将西点要塞出卖。如果英军获得西点要塞,大陆军不仅会丧失对哈德逊河流域的控制,而且可能全军覆灭。1780年7月,他申请并得到了西点要塞的指挥权,这时他已经决定要把西点要塞拱手送给英国。据说他的条件是1780年,独立战争初期的英雄本尼迪克特-阿诺德将军对不久,阿诺德向英军将领提出以2万英镑的代价出卖他手中的要塞。

  无奈,不走运的阿诺德遇到了一个二流英国“特工”—英军少校安德烈,后者未听上级“不要进人美军阵地、不要穿民服、不要随身带文件”的告诫,在接头联络后的归途中被美军俘获,在他的靴子里找到了阿诺德的密信。阴谋被揭穿,安德烈被绞死,阿诺德连夜奔逃。

  “元勋”客死异乡

  美国最有天赋的战场指挥员竟然成了英国人的间谍?阿诺德的变节投敌震动了大陆军的核心。“叛国,叛国,叛国!”华盛顿的情报主管写道,“我们都震惊了—每个人都偷窥他下一个邻居,看他是否可能叛国。”殖民地到处都在焚烧阿诺德的画像,华盛顿誓言报复阿诺德的叛变行为,他签署密令,批准暗杀这位他曾经很尊敬的将军。至此,一位本来有望成为美国开国功臣的将军彻底沦为叛徒。

  逃到英军那里的阿诺德得到的是6000英镑的奖金、每年360英镑的年金和一个英军准将的将衔。在英国支持下,他开始率领英军在美国烧杀抢惊。在弗吉尼亚,他劫掠了首府里士满;在康涅狄格,他烧毁了大陆军的补给基地。

  然而,大势难挡,英军渐渐不支。战争结束前一年,1782年冬,无缘分享美国人胜利果实的阿诺德搬到了伦敦。他受到了英王乔治三世和保守党的盛情接待,却为辉格党所不齿。他们声称,若阿诺德任要职,对于“英国军官看得比生命还重的荣誉”是场灾难。阿诺德希望在政府内任职、去东印度的请求都被回绝,他还被迫降低工资。他的日子过得很郁闷,一切都不如意,反对他、鄙视他的言论在整个英伦随处可见。

  1785年,阿诺德又开始经商,却总是面临起诉和欺骗的指控,身陷债务、指责和诽谤之中,当地居民甚至在他家门前烧毁他的画像以示抗议。美国人恨他,英国人也对他不屑一顾。1792年,因第8代劳德代尔伯爵詹姆斯?梅特兰在上议院攻击他,双方还进行过一场没有流血的决斗。阿诺德最后的日子很悲惨,挫折、暴怒和一系列病痛严重恶化了他的健康状况,1801年6月,刚满60岁的阿诺德在伦敦孤独地死去。

  在这场战役的弗里曼农庄遭遇战中,大陆军一度面临崩溃,幸有阿诺德插人敌阵软肋,援军得以驰救防止败势。此时阿诺德立即请求使用预备队,但他的上司盖茨不愿发兵,阿诺德眼见战果无法扩大只能作罢。此事使盖茨猜忌于阿诺德,竟将他免职。于是,阿诺德率领别人的部队向英军中路猛攻,军士们自愿接受他的指挥。阿诺德还派狙击手击毙英军主将佛雷泽。在这场血战中,阿诺德身先士卒,冲锋陷阵,左腿再次被子弹击穿而致残。10天后,英军向盖茨投降。盖茨一时名声大振,但他在给议会的报告中竟对阿诺德的功绩只字未提。

  “从来没有一支部队,无论是大部队还是小部队,比阿诺德干得更好,或是死得更光荣。大陆军能获得萨拉托加的胜利应归功于阿诺德为其争取到了无价的时间。”这是后世军事学家、《海权论》作者马汉对他的评价。

  美国历史学家乔治?诺依曼曾写道:“在独立战争的头3年,如果没有阿诺德,美国**很可能已经失败了。”可以说,如果阿诺德在萨拉托加战死,他必将青史留名,成为美国史上最有名的战士,而现在他却成了美国最著名的叛徒。在叛逃之后,“本尼迪克特?阿诺德”就成了“背叛”的代名词,至今亦然。据说,美国有一个讽刺精神病院医生也不正常的笑话很流行:一个以为自己是华盛顿的病人在治疗结束后对医生郑重说道,“明天,我们会穿越特拉华州,打他们一个出其不意。”他刚一离开,医生就拿起电话:“乔治国王,我是本尼迪克特?阿诺德,我计划好了!”

  在英国,阿诺德没受到什么优待,因为英国人欢迎他的变节行为,但不欢迎变节者,他死后被葬在伦敦圣玛丽教堂地下室的墓穴里,没有任何荣誉。墓穴旁边是一个鱼缸。在美国,他臭名昭著,没人为他的功绩树碑立传,唯一与他有关的纪念物是后人在萨拉托加战场上立的特殊纪念碑—一条被子弹击中的腿。立碑时阿诺德已经是个叛国贼,所以不能给他立像,可人们都知道这腿的主人是谁,因为人们都清楚这个在这场战役中发挥至关重要作用的人物。

  美国人对他的矛盾看法体现在下面一段对话中。前“爱国者”阿诺德问一位被他俘虏的美军军官:“如果我被美国人俘虏,命运将会怎样?”军官回答道:“他们会砍掉你在魁北克和萨拉托加受伤的那条腿,以特殊礼遇把它埋下,然后把你身体的其他部分放到绞刑架上。”

  2004年,一个美国人专程前往伦敦为阿诺德树立了新墓碑,碑上还刻道:曾是乔治?华盛顿麾下的一个将军……在两个有持久友谊的国家(指英国和美国)处于敌对的年代,轮流为它们服务。这段很外交辞令化的墓志铭出自比尔?斯坦利之手,这位已故的美国人是阿诺德出生所在地诺维奇历史协会的主席。据说,几年前他到伦敦圣玛丽教堂参观后,为阿诺德平淡而破落的墓碑啼嘘不已。作为同情阿诺德的为数不多的人之一,斯坦利并不否认阿诺德的变节行为,但也一直为阿诺德生前和死后的待遇不平。所以,他花了1.5万美元为阿诺德制作墓碑,并在2004年5月,拖着病体、带着妻儿和诺维奇历史协会的20多个朋友和成员,飞到伦敦参加立碑仪式。“在背叛之前,他挽救了美国’,,他说,“如果我们能原谅日本人轰炸珍珠港,为什么就不能原谅他呢?”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