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轲刺秦:太子丹的不信任使荆轲刺秦注定失败

2015-02-23 10:16:44 首页

  荆轲刺秦王的故事:公元前227年,荆轲带燕督亢地图和樊於期首级,前往秦国刺杀秦王嬴政。临行前,许多人在易水边为荆轲送行,场面十分悲壮。“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这是荆轲在告别时所吟唱的诗句。荆轲来到秦国后,秦王在咸阳宫召见了他。荆轲在献燕督亢地图时,图穷匕见,刺秦王不中,被杀死。

  荆轲拜会樊於期的一段文字,非常精彩。荆轲此人,虽然剑术平平,但是辩才无双。

  荆轲对樊於期说:“秦国对将军您真是太狠了。我知道自从将军您离开秦国之后,秦王竟然杀掉了将军全家。现在还悬赏天下,用千金和万户侯来追捕您。我真是为您感到痛心啊。”

  樊於期听到荆轲说起往事,内心悲痛。而荆轲的言语之间对自己的深深同情,又让樊於期很是感动。樊於期和荆轲说出了压抑在心中多日的话,“先生,其实我每天都会想到这些事情,经常骨髓都是痛的。可是,我一个人流浪在外,根本不知道又什么方法可以报仇啊。”

  荆轲上前一步,说:“樊将军,现在我有一个方法,既可以解决燕国眼前的祸患,又可以为将军报灭族之仇。将军您觉得如何呢?

  樊於期一听,立刻拉住荆轲说:“先生您有什么方法,有任何需要,我都绝不会推迟。”

  荆轲笑了,说:“我希望能够借得将军的头颅一用。这样我就可以取得秦王的任。那时候,我就可以左手拉住秦王的袖子,右手拿出匕首,刺入秦王的心脏。这样的话,将军您的家仇就可以报了,而燕国受到秦王欺凌的耻辱也可以洗刷了。不知道将军您愿不愿意呢?”

  樊於期一听立刻站了起来,激动的说:“既然先生已经谋划妥当,我怎么会吝啬我的性命呢!”说完,樊於期拔出佩剑,横剑自刎。

  荆轲看着血泊中的樊於期,一脸哀伤。

  荆轲派人去通知太子姬丹,樊於期的头颅现在已经取得了,马上就可以出使秦国,完成姬丹的计划了。

  太子一听,急忙忙来到樊於期府上。姬丹趴在樊於期的尸体上嚎啕大哭,泪流不止,说了很多自责的话。身边的从人听了,都感动万分。左右的人劝说太子,樊於期能够得到太子的收留,心中一定感激,现在能够自杀,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啊。

  唯有荆轲,站在一边,看着一切。面对泪流满面太子丹,荆轲忽然觉得有些厌倦。

  荆轲把樊於期的头颅割下,用盒子装了,放上一些防腐剂,准备不久就出行。

  荆轲又要求太子给找一把匕首。

  有了地图和樊於期的头颅,可以靠近秦王。可是秦王多疑,经常贴身穿着一件宝甲。普通刀剑根本刺不进去。太子派人到处寻找,终于找到了一位叫做徐夫人制作的匕首。匕首不大,不足一尺,刚好符合荆轲的设计。太子姬丹让人把匕首淬毒,为了保证见血封喉,还特意拉了几个死囚犯做试验。

  现在匕首也准备好了。

  当时,荆轲还想等待自己的一位朋友。这位朋友是一位剑客。有人认为就是战国时期的第一大剑客——盖聂。荆轲的剑术平平,当时一流的剑客鲁勾践也曾经嘲笑荆轲。荆轲知道自己的剑术如何。

  可是,太子总是催促荆轲。荆轲就告诉太子,自己缺少一位副手。荆轲最合理的设想,是由自己作为正使,然后由精通剑术的朋友担任副使,这样的话两个人同时上殿,接受秦王的接见。自己控制局面,而朋友劫持秦王。荆轲有口才,有急智,但是武艺平平。

  可是,日子一天天过去,太子姬丹的耐心也渐渐的失去。姬丹就告诉荆轲,在我们燕国有一位叫做秦舞阳的少年,勇猛无双,曾经在十二岁的时候就杀了人,用眼睛瞪人的话,人家都不敢对视。这样的勇士来充当副使,又有什么不可以呢?

  荆轲听了,长叹一声,点点头,答应了。

  易水送别,无奈荆轲慷慨赴死

  荆轲就要出行了。

  太子姬丹早就帮荆轲准备好了一切,也悄悄把秦舞阳叫到一边。荆轲是个外国人,而秦舞阳的父母家人都在燕国。万一荆轲有二心,相信秦舞阳为了燕国,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那一天,天气很冷,秋风萧瑟,易水呜咽。

  太子带着许多官员,全都穿上了白色的衣服帽子为荆轲送行。荆轲此去,几乎就没有生还的可能。完成合约,可能被秦王杀死。而刺秦失败,更会被立刻诛杀。此时送行,无意就是送葬。

  荆轲默默的摆出祭品,下跪行礼,祭拜天地。荆轲的朋友高渐离很伤心。在场的诸位当中,有多少人是真正关心荆轲呢?很少,绝少,甚至只有他高渐离。

  太子姬丹想的不过是他的燕国社稷,荆轲不过是他投资的一件物品。花了许多金钱,当然希望投资要有所回报。至于这些投资最后打了水漂,也不过稍微会有些肉痛,至于关心,伤心,那根本谈不上。

  随从的官员呢?平日里,太子姬丹对荆轲过分礼遇,早就让燕国百官深深不满。荆轲不过是一个流浪剑客,可是竟然位居燕国最尊贵的上卿之位,并且太子姬丹也好,甚至是燕王也好,都对荆轲先生前,先生后,就算是当朝的太傅鞫武,也没有受到这样的礼遇。可是这个荆轲,却仿佛一切都是自然,一点都没有意外的神情。面对卑躬屈膝的太子姬丹,面对被迫行礼的百官,从来就是一脸高傲。现在荆轲即将赴死,同情的人很少,高兴的人估计挺多。

  只有高渐离才知道荆轲的担忧,荆轲的烦恼。

  作为一个剑客,一个游侠,荆轲本来卑贱,能够得到太子的赏识,荆轲内心感激。就算是太子姬丹对荆轲不过就是利用,荆轲其实就像是一只猪,主人给喂得饱饱的,可是最终的目的不过是拉出来杀掉。作为一个二流剑客只能在寂寞和贫穷中寂寞的死掉,现在能够有一个机会留名青史,做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情,荆轲万分感激太子。

  可是太子根本不信任荆轲,荆轲本意是想更好的完成使命,只要自己的朋友,那个天下第一的剑客前来,那么自己刺秦的行动的成功率将大大增加。可是现在呢?虽然有个秦舞阳,可是那不过是个匹夫之勇的莽汉,等到面对秦王的时候,秦舞阳自然就会明白,什么才是真正的可怕!

  高渐离的筑声低沉忧伤,荆轲随着筑声轻声哼唱,高渐离的眼泪流了下来,荆轲的眼泪流了下来。

  风乍起,吹起了荆轲的衣衫,吹起了路边的片片枯叶……

  荆轲看看泪流满面的高渐离,不想让朋友着忧伤的自己离去,于是荆轲改换神情,高声歌唱:“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确实,既然注定了一死,与其哭哭啼啼,不如慷慨赴死!这才是剑客的风采,这才是游侠的面目!

  高渐离也被荆轲感染,和荆轲一起高唱:“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荆轲唱着唱着,快步上车,一鞭抽下,马车立刻飞驰起来。

  高渐离看着马车远去的影子,心一直往下沉,往下沉。他明白,再也不能和荆轲一起吃狗肉,喝烈酒了!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