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邦女儿鲁元公主的美丽爱情:鲁元公主丈夫是谁

2015-03-16 15:43:09 首页

  西汉高祖开国,第一个册封的公主殿下是谁呢?她就是刘邦吕后的嫡生女刘乐,这名字现在无法查考,史书上没写,大家都这么叫,我也从众吧,反正名字就是个代号,叫阿猫阿狗,也没多大关系。刘乐的封号,是元公主,即长公主的意思。后世史家如唐代颜师古等因其“食邑于鲁”,多称她叫鲁元公主。尽管西晋学者韦昭反对此说,认为刘乐是公主不假,“鲁元”什么的,都是其死后所谥,而我支持老颜等多数同志。

  刘乐小姑娘长得好看吗?当不属于艳丽不可方物的那种。有相面的先生说她“圆准(鼻子)”、“丰下”、“广颡(额头)”,基本勾画出她的形象了。《史记》特别提到,刘乐因为跟随母亲吃过苦,性格比较质朴,不爱刻意打扮自己,“其色微似紫棠”。也就是说,她皮肤不怎么白,甚至有些微黑,但健康大方,仪态端庄。还说刘乐特别害羞,十三岁时内急,因找不到厕所,就在路边小解,用头巾把脸蒙住。这个情节描写,可爱而鲜活,浑似一位邻家的小妹子了。

  后来,刘乐的安可老公张敖,对妻子的容貌有一个不错的评价,他对张良的儿子张不疑这样赞美自己的妻子:“公主甚贤,其姿貌虽非绝丽,而举止大方,气象温雅,靓如秋云之吐华月,蔼如春风之拂名花,实世所罕觏也。”他是着落在一个“贤”字上,难能可贵!两千年前的大帅哥居然不爱女人外貌而去大爱特爱女人的内心,安能不让今天的猎艳男子们汗如雨下?

  张敖的优秀,还不止这些。他老爸是赵王张耳,名将一个,跟刘邦一起打江山的。张敖虽是“官二代”,却绝无纨绔习气,为人谦和,办事勤瑾,骑射功夫也一流。从小就随父亲征战沙场,立了不少战功,曾被封爵成都君。知道什么叫“虎父无犬子”了吧,这就是。

  刘邦为爱女选女婿,在一帮子老哥们的子弟中叫来三十多个小伙子,个个都帅呆了、酷毙了,刘邦眼花缭乱了。当他看到张敖时,突然眼前一亮,大叫“美哉!古之子都徐公,不能过也。”张敖有多帅?太史公赞曰:“年方二十一,神清如冰玉,状貌雅丽,仪度翩翩。”你看,冷冷的,雅雅的,翩翩的,从形象到气质、风度,活脱脱就是金城武的古装版。难怪刘乐小姑娘对他一见钟情了,“举眸一望,若微解颐者”,看了一眼,就醺醺然了,冷面帅哥的杀伤力,真叫个伤不起!

  前220年,刘乐做了花轿,张敖当了新浪。当时还不叫“驸马爷”,只能叫“尚公主”。后来汉武帝设置驸马都尉的官职(相当于今天领袖专车的副驾驶),三国时魏国的何晏,娶了公主,又当了驸马都尉。渐渐的,公主的老公就被人称为“驸马”或“驸马爷”了。

  但这对小夫妻的婚后生活刚开始的时候并不幸福,不是他们不恩爱,而是刘乐老爸不懂得制度革新而做了糗事。

  西汉宫廷制度基本照搬了秦始皇那一套,公主嫁人,陪嫁的队伍里必须有个年纪大点的老婆婆,干嘛呢?帮助公主管家,还有个官名叫“家令”。这位老年“家令”的权力,比县令大多了,县令不敢管驸马爷,可“家令”敢管,连驸马跟公主什么时候该亲热,什么时候不该亲热,都得“家令”批准,你说这让人家新婚燕尔的小夫妻如何受得了?

  有一回,张敖几个月没见公主了,一日不见兮,尚且思之如狂,何况数月?他就乘“家令”入宫办事之机,偷偷溜进公主房中,着实缠绵了一番。第二天,有人向“家令”打了小报告,“家令”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当着公主的面,狠狠地教训了张敖一顿。公主心疼老公,可没法子,只好陪着流眼泪。赵炎读到这儿,总有些为张敖抱不平的冲动:人家跟自己老婆亲热,关你管家的球事?老女人长期在宫内服役,品不到夫妻生活的滋味,看人家恩爱就不平衡,莫不是有些变态?

  据说好长一段时间,刘乐小姑娘因为见不到老公,闺房寂寞得很,想请“家令”去请张敖来,就是因为害羞,“口欲言而忸怩”,最终不得不放弃。好在有了那一次,公主怀孕了。张敖的妈妈朱氏(这个女人有戏,以后详细再说),也就是公主的婆婆来看望儿媳妇,说了几句鬼话,神仙送女、嫣然一笑什么的。我就奇了怪了,她咋就那么想得开?为何不说神仙送子?或许也正因为朱氏的装神弄鬼,让我们得以见识到另一个著名的传奇美人,她的名字叫张嫣,曾以外甥女之身嫁给自己的亲舅舅汉惠帝,还做了皇后。

  刘乐生了女儿,吕后在西楚的软禁期也结束了,母女大团圆,刘乐第一件事就是打小报告,说“家令”如何如何给她和张敖搞“鹊桥会”。赵炎就纳闷了,她为何不提前跟父亲说?莫非真的记父亲的仇?吕后自然疼女儿,立马告诉刘邦,把“家令”批了一顿,撵了出去,该去哪去哪,让你吃饱了撑的管闲事。这下子轮到小夫妻两最开心了,久别胜新婚,卿卿我我没个完,夫妻感情别提有多好了,太史公形容说“伉俪日笃”,可谓精辟!人家的感情有个渐渐积累的过程,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有一次,公主生病了,张敖就整日陪伴公主身边,帮公主按摩,还亲自抱公主上厕所。公主说,还是别,让老妈子服侍就行了,你可是大男人呢。但张敖坚持这样做,毫不知疲倦。这镜头太生活了,不比如今的电视剧差多少,太史公若做电视剧编剧,准火!

  张敖对刘乐也是贴心的,可用那句著名的爱情誓言来形容,“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张耳死后,张敖继赵王位,一家人去了邯郸。高祖六年十二月,刘邦巡视各地,路过赵国,看到外孙女高兴惨了,直夸“玉女”。公主在一旁若有所思,她在思考什么?赵炎猜应该是这样的:若有个男孩给多好,父皇看见一定更高兴。当时重男轻女未必就是主流,但做母亲的大多想要个男孩,却是天性。刘乐大概亦不能免。

  有想法,当然要跟老公说,否则怎么叫贴心?刘邦走了以后,公主就跟老公吹耳朵了:亲,我做妻子的不称职呀,也没帮亲生个男娃,不如让我为亲再纳几个妾吧,老张家香火要紧。张敖不同意,坚决的不同意。

  我又表示钦佩了,换做今天,别说老婆主动提出来,就是老婆不提,男人也会偷偷摸摸在外包二奶,张敖兄真不愧是模范丈夫!但公主是真心的,在这件事上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固执,你张敖干也得干,不干也得干。她亲自挑选两位美貌的少女送到张敖的书房,这两美女肚皮还真争气,一下子帮老张家生出两个男孩,一个叫张侈,一个叫张寿,后来都封了侯。

  刘乐与张敖的婚姻,也曾出现过严重的危机。其时匈奴军力强于汉,刘邦打算玩和亲把戏,对匈奴撒谎说,准备将长公主许配你家单于,其实是宗室女假扮的。有个大臣叫刘敬的,则坚持不玩乌龙,要和亲就来真的,否则就别和。刘邦同意了。公主得到消息时,如五雷轰顶,跟张敖两个整天相对无言泪千行,呆在家里不出来,拖一天是一天。加上吕后也舍不得女儿远嫁大漠,每天跟刘邦闹,刘邦有些动摇了:和亲照旧,人选待定。

  屋漏偏逢连夜雨,正合家焦虑的时候,一场谋反大罪也降临到张敖头上。

  张敖是赵王,他的相国叫贯高,这人是个野心家和阴谋家,他乘赵王苦恼失妻之机,背后搞小动作,拉拢一帮兄弟伙起来造反。刘邦可不是吃素的,间谍、卧底啥的,哪里没有?很快就破了案,张敖被连累,抓紧长安监狱。所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都是屁话。看人家刘乐公主,不但没有抛弃入狱的丈夫,还极力向朝廷申诉,为张敖洗罪。那个意图造反的贯高,还算有点良心,承认是自己做的,跟张敖无关。吕后也以张耳之功,为张敖求情。刘邦终于把掏出来的小刀子又放了回去,赦免了张敖的死罪,降为宣平侯。祸事成双,好事也成双,当月公主生下一个儿子,就是后来的鲁侯张偃。

  鲁元公主与张敖在一起生活了十三年,前187年病逝,寿28岁,张敖痛不欲生,情未了,人憔悴。五年后,即前182年,张敖思念爱妻,终至成疾,也撒手西去。在另一个世界里,他们夫妻会再次团圆吗?我想会的,因为,“人生只有情难死”,他们定会再续未了缘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