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勋复辟笑料:被下属放鸽子 三姨太卷款私奔

2015-03-26 16:53:02 首页

  1917年7月1日-12日的“张勋复辟”被视为一场闹剧,且是一场伴随不少丑闻和笑料的闹剧。我们根据亲历者汪曾武、天忏生、喻血轮的记录,来感受下复辟的滑稽气氛。

  【张勋被下属放鸽子】

  张勋从徐州北上之时,曾招呼部下张文生在徐州好好看家,并且约定一个暗号:张勋搞起复辟之后,给徐州发电报,电报上只写“速运四十盆花来京”,即由张文生调四十营兵力开往北京,此电一到,大军必须出发。

  当时,张文生满口答应,表示一定照办,绝不误事。当复辟宣布后,张勋如约发电报调兵,张文生接电后却真的从徐州花园里取出四十盆花卉,派两个副官押运送到北京。张勋一见气得浑颤抖,连说:“坏了!坏了!这小子也抽我的梯子了!”

  后来,张勋的一位秘书问及此事,张文生坦然回答:“我看,老帅这件事干得不太妥当,40个营的兵力送去,也不会成功。”

  1917年7月,张勋和他最小的儿子在荷兰大使馆。

  【张勋三姨太卷款私奔】

  王克琴乃张勋之三姨太。张勋甚爱之,须臾不可离,连北上搞复辟大业,也不忘带着她。

  段祺瑞开始讨伐辫子军时,王克琴恐怕惹祸上身,求张勋休了她。张勋很不爽,怒曰:“我平时待你不薄啊,眼下处境不好,但我有钱,我们带着这些钱逃跑,仍然可以锦衣玉食。”

  在张勋威逼利诱下,王克琴暂时未能下堂。等到复辟事败,张逃入荷兰使馆,克琴竟席卷所有而逃。

  另有资料称,王克琴是与张的下属私奔,张勋被戴了绿帽子。当时有人撰一联嘲之云:“往事溯从头,深入不毛,子夜凄凉常独宿;大功成复辟,我战则克,琴心挑动又私奔。”上联“毛”指张勋失宠的二姨太小毛子,下联说的正是王克琴私奔之事。

  张勋的“辫子军”在北京街头和当地老乡交谈。

  【小妾耽误张勋自尽成仁】

  当讨逆军逼近北京之时,张勋态度强硬,称将“以死谢天下”。7月11日,张勋仍强硬表示,清帝号不能取消,所部必须返回徐州,否则决一死战。可是12日,张勋却逃往荷兰使馆请求避难。

  有人问:“为何竟食前言?”张勋对曰:“我本打算亲自督兵上战场,被小妾阻止。妾说你是朝廷大员,不能轻入险地。后来我想自尽,可是小妾时时看守我,一刻不离。她哭着对我说,你死了,我今后依靠谁去?我看到她那可怜样,于心不忍。要不是小妾所阻,我早就魂归地下了。”

  【张勋痛殴恭亲王

  1912年清帝逊位之后,恭亲王溥伟组织宗社党密谋复辟。1917年7月,听闻溥仪即位,恭亲王惊喜欲狂,又恨张勋事前没有通知他。

  他进京叩见溥仪之后,就去找张勋,“责其专擅之罪”。张勋反唇相讥说:“古来建功立业者,都是捷足先得。你到现在才来,还想得个好位置,哪有这样的好事?”

  恭亲王恼羞成怒,大骂张勋忘本。张勋也不客气,竟然甩手打了恭亲王几个巴掌。恭亲王:“你敢殴打亲贵?”张勋:“除了皇帝,我为大!打了你也没什么稀罕!”

  

  张勋的“辫子军”在北京。

  【康有为因剃须痛失宰相之位】

  1917年6月27日,康有为应张勋之召秘密入京,沿途为了掩人耳目隐藏身份,就把胡子剃掉了。

  等到复辟告成,康欲登宰相(首揆)高位。张勋就此向宣统请示,瑾太妃以为不可,说本朝从未有过没胡子的宰相,等他髭须飘飘时,再予以首揆之位吧。

  康听说后,极为懊丧,于是广购生须药水,一小时涂抹三次,且时时揽镜自照,不啻农夫之望禾苗也。

  【朱家宝:共和误我、复辟亦误我】

  直隶省长朱家宝积极支持复辟,被溥仪任命为民政部尚书。当他在天津接到“上谕”,那是又笑又哭,兴奋到精神错乱。

  他望阙叩头谢恩时,竟至不起,叹息曰:“数年以来不习跪拜,致吾之两膝木强不灵,今而后吾当复理旧业也。”自此,朱家宝每日练习,从早到晚跪拜数十次,叩头数百。

  朱家宝急欲入宫觐见,但其时他已经没有发辫,穿上朝服之后模样很滑稽,于是大骂:“共和误我!”最后还是他的爱妾急中生智,剪掉自己的一部分头发,编了个猪尾巴黏在朝帽上,勉强应付一下。

  不成想,未等朱入宫,段祺瑞马厂兴兵讨逆,复辟之事偃旗息鼓。这一闹,朱家宝尚书没有做成,直隶省长也丢了,又痛骂:“复辟误我!”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