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蔡锷去日本后小凤仙为何要重操皮肉生意

2015-04-17 16:27:56 首页

  导语:蔡锷英年早逝,小凤仙尝送挽联:不幸周郎竟短命,早知李靖是英雄。同时送达的还有一联:万里南天鹏翼,直上扶摇,那堪忧患余生,萍水姻缘成一梦;几年北地胭脂,自悲沦落,赢得英雄知己,桃花颜色亦千秋。时人见之,多称小凤才之才,却不知此联实为他人代拟。

  诗云:

  纷纷民国乱离间,共和再造开新天。

  莫道风尘无奇女,请君试看小凤仙。

  此诗单道民国妓女小凤仙与“昭威将军”蔡锷旧事。

  话说北京八大胡同,烟花繁盛之地。一日,陕西巷云吉班来一商贾打扮男子。那老鸨只认做寻常人等,招二流妓女小凤仙下楼相陪。讵料金风玉露,经此一会,竟成就一段现代红拂女与李靖故事,让人啧啧称奇。

  小凤仙姓朱,本为浙江旗人,因家道中落,沦落风尘。依鸨母改姓张氏。那小凤仙相貌平平,雅好唱曲。虽斗大字识不得一升,然久居娼门,颇善识人。这日见蔡锷英气勃勃,便疑其非庸商俗贾.再三追问之下,蔡锷只好如实道来。那蔡锷少年得志,久惯风月,家中有两房夫人,近日又与一梨园小旦打得火热。今见小凤仙识见不凡,亦大奇之。遂书赠一联:不美人终薄命,古来侠女出风尘。大有惺惺相惜之意。

  那蔡锷得遇知己,便与小凤仙日日缱绻,时时温存,风流佳话,一时传遍京城,那时,袁世凯本拟称帝,因忌着这蔡锷,心里着实犹疑。今见蔡锷深陷温柔之乡,便呵呵大笑,与人言道:想那蔡松坡亦不过如此,袁某无忧矣!那小凤仙虽不知共和到底有何好处,但听蔡锷言道,反袁事成,便带她周游列国,心中亦大是欢喜。一日,蔡锷与小凤仙快活之际,将衣帽挂于妓馆,假托如厕,竟经天津直赴日本,后辗转来至云南,高举起反袁义旗,终使袁世凯称帝梦成南柯。蔡锷出逃得小凤仙相助,袁世凯曾下令讯问。小凤仙道:我一小女子,怎知将军意欲何为?袁氏拿不着把柄,只好放人了事。

  蔡锷英年早逝,小凤仙尝送挽联:不幸周郎竟短命,早知李靖是英雄。同时送达的还有一联:万里南天鹏翼,直上扶摇,那堪忧患余生,萍水姻缘成一梦;几年北地胭脂,自悲沦落,赢得英雄知己,桃花颜色亦千秋。时人见之,多称小凤才之才,却不知此联实为他人代拟。

  小凤仙与蔡锷之事,后经文人演绎,与事实渐行渐远:或云美人,或云才女,然均属想当然耳。更有好事者,称其与蔡锷初见,尚是处女。温存之际,茵席之上,惊见桃花点点。此种传闻,亦是荒诞不经。小凤仙久居娼门,焉得独善其身?便是那老鸨也不能容忍。后传小凤仙早年做保姆之时,便与《孽海花》作者曾朴有染,其事非一人之言,大致可信。

  蔡锷扬长而去,旋即英年早逝,其间与小凤仙并无一书一信往来,亦无许多银两相赠,兼之蔡氏旧部对小凤仙多所厌憎,唯恐其有污蔡督英名。小凤仙百般无计,只好重操皮肉生涯。此时小凤仙名动京华,已非昔时可比,王子公孙,皆以做蔡督军之“同靴兄弟”为荣,因此,那小凤仙日子亦颇得过。然勾栏瓦舍,终非久居之所。奉军入京之时,小凤仙便借坡下驴,赎身从良,嫁与东北军一师长做姨太,从京城移居沈阳。

  小凤仙晚年之事,讹传颇多。后经辽宁电视台多方考证,终于一一坐实,以前种种传言,方才渐渐平息。

  话说小凤仙自到沈阳之后,那东北军师长命亦不永,不久竟也呜呼哀哉。小凤仙爱听评书,在金城电影院得遇锅炉工李振海。李振海旧日曾在大帅府公干,有缘一睹小凤仙之芳容。异日相见,自是格外亲切。又恰好使君无妇,罗敷无夫,沈阳解放第二年,二人便结为连理。小凤仙改名张洗非,做了四个孩子的继母。据其养子养女回忆,小凤仙此时虽已徐娘半老,却终不改爱美天性,常着旗袍,别一手帕招摇过市,家务之事,却无一样会得。饭菜顺嘴之时,便吃上一口;不顺嘴时,便径自去街上买了去吃。其养子云小凤仙善能“哄人”,亦即讨人喜欢之意,夫妇感情尚笃。

  小凤仙旧日曾与京剧大师梅兰芳有一面之雅。抗美援朝之时,梅兰芳前线演出归来,宿于东北人民交际处招待所,亦即现今沈阳之辽宁宾馆。小凤仙得知,便央邻居写一半通不通之书信,携女前往拜谒。与梅相见之时,言及蔡锷去后无一纸相赠,不由得涕泣涟涟,言不成声。梅兰芳百般劝慰方止。后梅氏托人,将小凤仙安排至东北人民政府机关托儿所做保健员,家庭窘境稍有纾解。

  小凤仙晚年,喜拉二胡,爱扭秧歌。闲时常拿一戎装军人旧照痴痴观看,晚辈询问,亦不甚避讳,只道是旧时朋友。虽其养子养女,亦不知其旧时身世。小凤仙后患脑血栓与老年痴呆,公元一千九百五十四年病故,享年五十有四。葬于沈阳皇姑区塔湾山林。小凤仙一生无出,坟墓少人照料,其后竟迷失所在矣,可叹亦复可怜。小子诌歪诗单道此事:

  英雄倚剑唱大风,万事到头转成空。

  芳魂一缕今安在,夕阳明灭乱山中。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