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克文和袁克定:民国“洪宪”朝的奇葩“皇子”

2015-04-20 09:13:57 编辑:zouyijun 首页

  袁克定(1878-1955年),字云台,别号慧能居士,河南项城人,袁世凯长子,原配于氏所生。

  辛亥革命爆发后,受其父之托,拉拢汪精卫。后鼓吹帝制,帮助其父袁世凯复辟。袁世凯去世后,袁克定迁居天津隐居。曾任开滦矿务总局督办。1955年袁克定在张伯驹家中去世,时年77岁。

  袁克文(1889-1931),字豹岑,号寒云,河南项城人,昆曲名家,民国四公子之一。素有民国时期“天津青帮帮主”之称,民国总统袁世凯的次子,由其三姨太金氏生于朝鲜汉城,长兄袁克定。号称"南有黄金荣杜月笙,北有津北帮主袁寒云”。熟读四书五经,精通书法绘画,喜好诗词歌赋,还极喜收藏书画、古玩等。后因反对袁世凯称帝,生活放浪不羁,妻妾成群,触怒其父,逃往上海,加入青帮,并在上海、天津等地开香堂广收门徒。1931年病逝于天津。葬于杨村,方地山为其撰写碑文:才华横溢君薄命,一世英明是鬼雄。

  袁克文参与政治活动不多,而长于诗文,工书法勤于,致力古钱币研究,能演唱昆曲,他收购文物挥金如土,但兴尽后就转让。袁世凯死后,他长期客居上海,以变卖字画为生。撰有《寒云手写所藏宋本提要廿九种》、《古钱随笔》、《寒云词集》、《寒云诗集》、《圭塘唱和诗》。所写掌故、笔记,如《辛丙秘苑》、《洹上私乘》等颇多独特之资料。袁克文收藏文物种类很多,晚年因生计窘迫,大部变卖。

  袁克定是个同性恋,身边的侍童全都是娘娘腔。有一次,张镇芳住在袁家,与袁克定的房子相邻。大半夜张镇芳睡得正香,忽然听见隔壁传来有节奏的床震声,和着侍童无比舒畅的叫喊声,声音一直持续到凌晨四点方休。搞得张镇芳一夜都没睡好,以后见了袁克定便躲得远远的,怕被强暴。

  洪宪时,袁克定常以太子自居,见谁都得让他行跪拜礼。后来,帝制快要完蛋的时候,老袁非常懊恼,常对克定发脾气,克定极为不爽,便去找老袁,说:“爹,我已经想好了,我要辞去太子。”老袁气得大骂:“我还没定谁是太子呢,你辞个屁啊!你怎么那么厚脸皮啊?”

  袁克定晚年生活很潦倒,在颐和园租了房子住,每餐无鱼无肉,连菜都没有。常常把窝窝头切成薄片,美其名曰“窝窝切片”,再把咸菜夹进去吃。吃的时候很讲究,胸带围巾,坐得笔直,曾对人说:“就算我再穷,也不能丢了太子范儿!”

  袁克定死后,张伯驹做挽联云:“天涯落拓,故国荒凉,有酒且高歌,谁怜旧王孙,新亭涕泪;芳草凄迷,斜阳黯淡,逢春复伤逝,忍对无边风月,如此江山。”曾经对太子之位无比狂热的风流人物,晚年生活惨淡,死后孤寂寥落,袁克定真是生错了时代。

  袁世凯有个天才儿子,叫袁克良,是老袁的第三子。这哥们儿天才得把不住了,成精神病了。有一天克良跟克定闹意见,一不高兴跑到老袁那儿说:“爹,你知道不?我大哥跟你那个小妾勾搭上了。”老袁听了大怒,扬言要把克定的另一条腿也打瘸,吓得克定亡命逃出京城。克良乐得哈哈大笑:“爹,我是逗你玩呢!”

  袁世凯老婆于氏在彰德洹上村过寿,张伯驹随袁克端、袁克权等人前往祝寿。车上,张伯驹说:“你们说说看,你们的爹要是跟历史上的人物相比,他像谁?”克端说:“曹操。”克权说:“桓温。”张伯驹说:“你们真是你们爹的好儿子哟!”

  袁克文老娘生他的时候基本上是在梦中,先是看见一只斑烂猛虎飞入怀抱,袁母大惊,醒来后,小袁便出生了。

  袁克文在上海混迹于十里洋场时,自号为“风月盟主”,逛了窑子逛赌场,逛了赌场逛窑子,好不自在。最后身上没钱了,就以卖字为生。

  袁克文挥金如土,出手大方,乐善好施,凡有叫化子跟他伸手要钱,袁必予之。袁死后,除了有头有脸的人物来祭奠,还有几十号叫化子也来哭祭,“六爷呀,善人呀,你咋就死了呢?以后谁还给我们嫖妓的钱呐!”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