欺负寡嫂的暴君高湛:和电视剧中完全不同的暴君

2015-04-21 17:45:09 首页

  齐主高演派王琳为扬州刺史,出镇寿阳,威胁南方。陈主陈蒨很想和好,因仇人在前,无从沟通。高演听高归彦的,把济南王高殷害死。后来高演出外打猎,忽见兔子跳跃起来,留神一瞧,好似一个披发拿戟的夜叉,于是坠落马下,肋骨跌断。娄太后看望,问及高殷,不见回答,她愤愤道:“已被你杀死了么?”高演病重,遗书叫弟高湛即位:“请把我妻子安个好地方,别学前人。”高演即痛极而死,二十七岁。后称高湛为武成帝。

  当初高湛守邺城,送高殷到晋阳后,自己也不安。散骑高元海说:“我有三个办法,一是请殿下到晋阳见太后,交回兵权,不管朝政,这是上策。说自己权力大,怕人诽谤,请求远调为青、齐二州刺史,这是中策。”高湛再三问下策,高元海才说:“高殷被高演篡位。现应拥立高殷,杀掉高归彦号令天下,虽是下策,却比上策更好。”高湛跳起来:“上策,上策!”他听说高殷被害,遗诏要他即位,对着梓宫哭了两三声,升殿即位,高归彦为太傅,高浟为太保,高淹为太宰,高湝为太师,尉粲为太保,段韶为大司马,娄叡为司空,高叡为尚书左仆射,斛律先为尚书右仆射。

  元皇后送葬到邺,高湛听说她带有奇药,索取不得,叫宦官辱骂,她忍气含羞,包着两眶泪珠,哭陵多时,被迫到顺成宫独处。

  高湛祭天、祭太庙,立胡氏为皇后,晚间设宴,他畅饮几十杯,闯入后宫劝酒,妇女迎接他,他狞笑:“就行家人礼节,不要拘束。”他醉眼看见上座有嫂子李皇后,风姿绰约,秀色可餐。

  第二天黄昏,高湛独自走入昭宫,李后起身相迎。他双眼注视,她惊讶羞怯地问:“陛下到这里,有什么指示?”他笑了:“我没事,来陪伴皇嫂。”她说:“陛下新立皇后,嫔妃也多,不去叙情,来照顾我?”“她们不如皇嫂娇美。”李后要退,他揽住后裙,她恐怖:“陛下身为天子,不顾名誉么?”他倒退:“你不依我,就杀你儿!”高湛把李氏轻轻举起,关了房门。宫女到寝门外,只听见窸窣声、颤动声。

  高湛天亮上朝,从此经常出入昭信宫,春风几度,李氏怀胎。胡后见他到昭信宫,也就找了个情人,就是给事和士开。和士开会舞槊,爱弹琵琶,是个帅哥。他俩情投意合,愿做一对长久夫妻。

  娄太后春天生病,改姓石氏,初夏病死,六十二岁。她生六男二女,四个当皇帝。高湛为母守丧,还穿红袍;又登临三台,摆酒作乐。宫人递白袍,他扔下台,和士开请暂停奏乐,被他打了。

  高归彦侦察首都事情,被告发,高湛让段韶、娄叡去声讨。高归彦登城拒守,大喊:“皇帝刚死,六军百万由我掌握,我到邺城迎立高湛。高元海、毕义云、高乾和三人,欺骗了他!”段韶攻城。内长史宇文仲鸾、司马李祖挹、别驾陈季琚与高归彦不和被杀,兵民各有二心。高归彦北逃,被段韶捉住送邺都。都督刘桃枝牵入市曹,击鼓示众,高归彦子孙十五人,一并杀死。

  皇嫂李氏怀孕临产,高绍德求见,他听说生母藏着不见面,说:“儿也晓得了姊姊肚子大,才不好见儿。”齐俗喊母亲为姊姊。李氏生女抛弃,高湛手持佩刀来骂:“你敢杀我女么,我就杀你儿!”等高绍德一来,高湛大怒:“你父亲打我时,你为什么不开口相救?”打得高绍德血流满面,晕倒气尽。李氏哀号,高湛叫人剥光,让她袒胸露背,鞭打得雪肤变红云,盛入绢袋扔进水沟,捞起流血淋漓。高湛说:“她如不死,撵到妙胜寺做尼姑去。”李氏胸前还热,宫女用手抚,灌姜汤,过了两昼夜起立,牛车送她削发修行去了。

  王琳多次请求南侵,尚书卢潜一再劝阻,陈主请停战休养人民。高湛友好南朝,陈人回访。调王琳回邺,卢潜为扬州刺史,江南江北,总算平静了七八年。

  虞寄在闽中,中庶子虞荔请陈主调他入都。闽州刺史陈宝应爱才留住,虞寄劝说不听,就住东山寺闭门谢客。留异被侯安都打破,妻儿多被掳去,与留贞臣依附陈宝应。周迪在临川被吴明彻、周敷打败逃到闽州。陈宝应抗陈,虞寄上书开列十件事:

  梁朝末年,英雄四起,最后胜利者是陈氏,这是天授的,第一件。王琳那么强,侯 那么猛,称雄一隅,然而王琳败逃异域,侯 效命朝廷,这是天威除害,第二件。现在将军努力勤王,功高宠厚,当个藩王,国恩挂念,不宜辜负,第三件。朝廷宽厚,余孝顷、李孝钦、欧阳頠深受信任,胸中坦然,你何必怕失去富贵,第四件。如今周齐睦邻,境外没事,国家专一用兵,没有刘邦项羽那样浑水摸鱼的机会,第五件。留异独霸一隅,被打得落花流水,将帅首鼠两端,谁肯卖命,第六件。你有侯景强吗,你有王琳军队多吗,武皇消灭侯景,今上摧毁王琳,人民讨厌战争,谁肯为你冲锋陷阵,第七件。天命可怕,山川难挡,你几个郡要抗全国的兵,能办到吗,第八件。不是一个民族,哪能一条心,不爱亲人,怎能爱外人?留异封王爵,儿子娶公主,还要叛乱,岂能和你同忧患,不背叛你,第九件。北军万里远斗,锐不可当,你在这里开战,寡不敌众,将帅不齐心,出兵没有正义的名义,打起来看不见利益所在,第十件。为你着想,不如和留异绝交,派儿子入朝做人质。

  陈宝应大怒,接济周迪。周迪翻越东兴岭骚扰,被护军章昭达打败。周迪逃窜山谷,章昭达进入闽中。周迪再出东兴,东兴守吏钱肃投降,周迪猖狂,周敷升任南豫州刺史,驻扎定州,被周迪骗来结盟杀死。陈都督程灵洗讨伐周迪,章昭达攻闽州。陈宝应水陆设栅严防,章昭达战斗不利,驻兵上游。大雨江水涨,放筏进攻,接连攻克陈宝应水栅,余孝顷由海道来,两军合力攻击,陈宝应连战连败,逃往莆田说:“我后悔不听虞寄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