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国枭雄侯景投梁:因为看不起高欢的儿子高澄

2015-04-22 09:11:42 首页

  高欢为世子高澄向柔然求婚。柔然头兵可汗于是将爱女嫁过来,但点名要高欢做她郎君。新嫁娘跨红鬃马,身穿行装,腰佩弓箭,落落大方,送亲的少年与新娘相像,他是新娘的弟弟秃突佳。柔然公主在途望见 鸟飞翔,取箭拉弓,一发即中,箭飞 落。大尔朱氏也斜射飞鸟,弦响鸟死。

  娄妃深明大义搬出正室,柔然公主安居。高欢去拜谢娄妃,娄妃答礼:“男儿膝下有千金,怎么向我下跪,你尽管去搂新人作交颈欢。”老夫少妻,颠倒折腾。大尔朱氏枕头空虚,放弃肉战当尼姑,静修空门。

  送嫁的秃突佳转述父命,要看见外孙才回国,因此在晋阳住下。柔然公主望儿心切,每夜都要,累得高欢形容憔悴,疾病缠身,在外躲避。秃突佳硬来拉郎配。可怜高欢带病事妻,体力不支,只好去打西魏,离家带兵。

  王思政守恒农,镇玉璧,调荆州刺史,推荐韦孝宽继任。韦孝宽扼守玉璧,高欢昼夜围攻,他随机抵御,无懈可乘。城中无水,全靠汾河,高欢堵住水道,在城南垒土山要扒城。城上有二楼,捆木接长,高出土山。高欢狂吠:“你就算绑楼接天,我也有法弄你。”挖十条地道穿入城中,韦孝宽四面开沟,战士驻守壕沟,发现地道穿入,就堆柴点火,用皮排吹风,地道变成火窟,挖地的烤得焦烂。高欢用攻车撞城,韦孝宽缝布幔悬空遮护,车不能破墙。高欢喊士兵举竹竿捆松麻,灌油加火,焚布烧楼,韦孝宽甩带刃的长钩割掉松麻,竿仍无用。高欢挖二十条地道,镶嵌梁柱,纵火延烧,柱断城崩。韦孝宽堆积木料,哪垮哪竖栅,狗都钻不进。城外攻具用完,城内守备有余,韦孝宽夜出奇兵夺占城南土山。

  高欢参军祖 喊话:“你独守孤城,终难瓦全,早投降为好。”韦孝宽答:“我城池严固,兵多粮足,够撑几年,我是关西男子,怎肯当降将军!”高欢瞎闹五十天,士兵战死病死七万人。高欢勉强坐厅上,大司马斛律金是敕勒部人,让他唱《敕勒歌》:“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罩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高欢依声唱和,音带呜咽,十分伤感。高欢不能起床,命高洋去镇邺郡,召高澄回晋阳,他说:“你怕侯景叛乱,我早为你算定了,他在河南十四年,飞扬跋扈,我死不能发丧。库狄干、斛律金正直,不背叛你。可朱浑元、刘丰生远来投靠,应该忠诚。韩轨稍蠢,不要苛求。彭乐轻躁,应加防护。将来能敌侯景,只有慕容绍宗,我没给他大官,留给你用,你委任他经营。”喉中痰吼,喘不成声,一会又说:“段韶忠诚坚贞,仁爱宽厚,智勇双全,重大军事尽可与他商议。”高欢夜里死去,时年五十二岁。

  高澄仿高欢笔迹召侯景到晋阳。侯景右腿短,不善骑射,多有谋算。他藐视高澄,对司马子如说:“高欢死,却不愿与鲜卑小儿共事。”高澄件没有加点,侯景派人侦察病情,知晋阳事务尽归高澄主持。侯景于是谋反,通西魏。西魏授他官爵。他诱捕豫州刺史高元成、襄州刺史李密、广州刺史暴显;又派兵夜袭西兖州,被刺史邢子才一律抓获。邢子才通告东方各州严防。

  侯景又派人访梁,梁主召群臣会议。尚书仆射谢举说:“与东魏通和,边境无事,不可留它叛臣。”大家反对收留侯景;但有人鼓掌:“陛下好梦吉祥,是统一的预兆。”梁主欣然说:“真像你说的,我想接纳侯景呢!”

  梁主梦见中原地方官都带地投降,满庭欢庆。他说:“我平生少梦,有梦就灵验。”侯景来归,群臣拒绝。梁主却优待来使,授侯景为大将军,封河南王,派司州刺史羊鸦仁、兖州刺史桓和、仁州刺史湛海珍带兵到悬瓠接应叛逆。

  平西将军咨议周弘正几年前就说:“国家将有兵变。”朝廷纳叛,他长叹:“祸根找到了。”东魏高澄派司空韩轨讨伐侯景。高澄又自出巡视,顺便入邺都。东魏主赐盛宴,高澄酒酣起舞,欢跃异常。韩轨兵未调齐,高澄另派将军元柱出击。侯景设伏,元柱大败。韩轨围颍川城,侯景向西魏求救高澄,尚书仆射于谨说:“这人奸诈难测,不必派兵。”但王思政却向阳翟进发。宇文泰也给侯景加官,让太尉李弼、仪同三司赵贵援助颍川,韩轨引兵回邺。

  侯景向梁主撒谎说是王师没到,不得不求援西魏。他在北朝不得志,却又去糊弄梁国。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