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戈尔曾崇拜阎锡山的哲学理论:泰戈尔与阎锡山

2015-04-22 16:43:51 首页

  中国人一提到阎锡山,最有一种概念的就是刘胡兰是他亲自杀的,因为当时阎锡山是国民政府山西省主席。其实这不足为奇,如果按照这个类似的观念推理,文革时期的死难冤魂都是一个人作为的,因为他当时是中国的最高领袖。

  1924年四月,印度伟大的诗人泰戈尔先生应超和蔡元培之邀来中国访问,由林徽因徐志摩做随行翻译陪同他在中国各地访问讲学。当时很多中国文学和诗歌爱好者在杭州灵隐寺和北京先农坛聆听过泰戈尔的讲演,他和胡适和郑振铎以及梅兰芳的会见成为历史佳话,在很多人物传记中都可以浏览到。可是泰戈尔来中国访问还见过一个很重要的人物——阎锡山。直到如今中国人似乎也鲜为人知,因为他的身份为题,阎锡山的很多真实历史足迹被淹没的无影无踪。

  泰戈尔在北京的讲学访谈结束后,选择了去山西。当时中国的学者集中在北京和上海,山西几乎没有一个在文学上著名的人物,那么泰戈尔怎么会选择去山西呢?大家都知道泰戈尔著名的《新月集》和《飞鸟集》写的是什么,在这位大诗人的眼里渴望和珍惜的就是国泰民安和祥和自然地生活情景,这种诗人的美好情怀,他认为在中国山西当时就达到了。

  1916年,阎锡山担任山西督军和山西省主席以后,在山西逐步行驶了农民耕者有其田和从小学到大学的免费公学,他曾经创办过“山西外文文言学校”,在20年代就把英语和中国文言在一个教学里体现,这种教学方式好像现在也没有哪个学校敢这么起名字。这种民众安居乐业的祥和自然,是山西的经济得到迅速发展,山西的晋商在中国乃至世界闻名遐迩。

  泰戈尔在后来的回忆录对阎锡山的描述说:“他更像是个文人,举止文雅,谈吐具有哲学家的风格。”泰戈尔竟然对阎锡山的印象是“更像一个哲学家”?这位在中国人眼里只有军阀杀人的概念的人物,却被泰戈尔颠覆了中国人描述的阎锡山形象,真是令人震惊的不知所措。可是我们又怎么不相泰戈尔的判断呢?难道我们连世界顶尖界别的诗人的思维都要推翻吗?

  请看泰戈尔和阎锡山的一段谈话记录:

  泰戈尔:“请问阎先生,什么是东方文化?”

  阎锡山:“东方文化简单说就是一个'中'字。”

  泰戈尔:“什么是'中'呢?”

  “有‘种子’的鸡蛋的那‘种子’即是‘中’,此‘种子’为不可思议,不能说明的,宇宙间只有个种子,造化也就是把握的这种‘种子’。假定地球上抽去万物的‘种子’,地球就成了枯朽;人事中失了‘中’,人类就陷于悲惨。”

  泰戈尔:“可是阎先生,我到了上海北京和天津,为什么没有找到你说的'中'呢?”

  阎锡山:“泰戈尔先生,您说得对,不只是在上海北京和天津找不到,就是在太原也找不到,您想找到就要到乡下。”

  谈到这里,就连在一边担任翻译的林徽因和徐志摩都露出了欣慰的笑容,因为阎锡山读懂了泰戈尔的诗集里面的全部思想内涵,泰戈尔更是欣慰地握着阎锡山的手,他赞赏地对阎锡山说:“你是具有诗人般的军人和国家管理者。”会见结束以后,阎锡山邀请泰戈尔品尝了地道的山西农家饭菜,席间的菜肴相当简陋,这正是泰戈尔的做人宗旨,泰戈尔激动地再一次握着阎锡山的手说:“凡是被征服的、被压迫的、被失去活命的,都应该联合起来,把本来美丽的世界,还他一个和谐,本来充满了生命的世界,拿回我们的生命。相信以我们大家的努力和经验,在晋祠的这项乡村建设实验一定会成功的。先在太原一地开头,然后逐渐向中国推广,让它全面开花结果”。

  从泰戈尔的言谈中可以见得,山西在泰戈尔眼里是多么令人感到是及其理想生活境地。

  阎锡山先生在后来的很多时候谈起那次回见泰戈尔就会感慨万端,泰戈尔这样的伟大诗人在他的理念里也影响着阎锡山的后半生,1949年以后,阎锡山先生去了台湾,在以后的十年里,他看淡时事风云,在阳明山潜心写书,竟然写下了300万字的回忆录和关于对中国古典文化的探讨文著。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