荆州刺史刘道规危难不惊:定人心定东晋卢循叛乱

2015-04-27 14:38:02 编辑:zouyijun 首页

  东晋安帝义熙六年,盘踞在广州一带、海盗出身的卢循和徐道覆趁大将军刘裕北伐之机,经过精心密谋筹划,率领几十万大军杀奔都城建康。一时之间,东晋国内动荡不安,外围的强敌也伺机而动,战略地位极其重要的荆州遭到敌人的包围。叛逃到后秦的桓谦卷土重来,荆州是桓氏家族的起家之地,根基深厚,他一回来,就招集了过去的部下两万人,屯兵枝江。后秦将军苟林率领骑兵一万人进驻江津。两支部队对荆州首府江陵形成了合围之势。来自西蜀的谯纵应卢循之请,也派两万大军顺流而下,星夜赶来。摆在荆州刺史刘道规面前的,是一个异常严峻的形势。

  有人向刘道规报告说,桓氏家族统治江陵几十年,现在城里的许多士兵和百姓都起了异心,悄悄做好了另外的打算,现在应该紧闭城门,严加防范。刘道规于是把将士们集合在一起,当众宣布说,“桓谦现在就在附近,听说先生们很多都有去投靠他的打算,我们这些从东方过来的文武官员足以应付各种事变,如果有打算去的人,可以自由地走了,我绝不禁止。”当夜便打开城门,一直到早晨也没有关闭,那些动过投降心思的人深受震撼,由衷敬服,竟没有一个人离去。

  刘道规准备率部出击,攻打桓谦,苦于人马少,无人守城。正在这时,有人报雍州刺史鲁宗之率部几千人从襄阳来援,刘道规大喜,便要出城迎接,手下人拦住他说,“动荡之际,人人自危,鲁宗之此来,情不可测,应该先让他屯兵城外,不能使他轻易进城。”刘道规听了,连连摇头,说,“人家以赤胆之心来援助我,我怎么能够以疑心来对待人呢?”单人匹马前去相迎,握着鲁宗之的手,并辔入城。鲁宗之得此任,既感动又高兴。刘道规就请鲁宗之代为守城,把他当作心腹之人,自己则带领军队出城进攻桓谦。手下的将领们还是不放心,说:“咱们倾巢而出,万一苟林攻来,鲁宗之能守得住吗,江陵城丢了,咱们可就糟了。”刘道规笑着回答说,“放心吧,桓谦是乌合之众,一击即溃,鲁宗之人虽少,但一定会全力坚守,坚持几天没有问题,到时咱们已经回来了。”

  将士们将信将疑,但见刘道规信心十足,也就不再好说什么。刘道规和桓谦在枝江会战,果然如其所料,很快将桓谦打败。后秦苟林趁刘道规大军出外,加紧进攻江陵城,鲁宗之亲自督战,苦苦支撑,刘道规得到报告,迅速回军,将苟林杀退,鲁宗之不负信任,确保城池不失。西蜀敌军还未到达,就听到了失败的消息,半路上便打道回府,荆州之围遂解。

  胜利之后,刘道规摆设庆功宴,慰劳下属,正当饮酒欢笑之时,有军士奉上了一个大箱子。原来这是在占领枝江时从桓谦大营里缴获的,里边都是战事吃紧的时候,江陵城里的士人百姓写给桓谦的告密信,详细描述了城里的虚实情况,有的还打算在桓谦攻城时做内应。诸将一听,气愤不已,都请求追查出与敌人私通的人,逮捕并杀了他们。刘道规淡然一笑,说:“荆楚之地多是桓氏过去的故旧,桓谦来了,这些人不忘旧主,写信往来,也是人之常情。”随后命令将所有书信付之一炬,不再追究。一把大火,让江陵城中许多提着的心安稳下来,无不对刘道规心悦诚服

  时间不长,战事再起。发动叛乱的徐道覆在建康受挫后,率领三万主力部队,进犯荆州,想以这里为基地,同东晋王朝长期对抗。此时鲁宗之已经回到襄阳,江陵的部队比较少,人们的心不免再次恐慌起来。但是刘道规焚烧书信、勇于信人任人之举,已让江、汉地区的百姓心悦诚服,深怀感恩之情,尽管大敌来临,却都有了同仇敌忾之心。许多百姓带着武器和干粮,自发前来入伍参军,誓死守卫江陵城。刘道规深受感动,把数千民众编成民兵,参与守城。

  刘道规在军事上进行部署,他分出一支装备精良的部队,到江陵外围打游击,军事上完全自主,可以相机而动。众人对他的决定大惑不解,本来部队就少,又分兵出去,不能直接指挥调度他们,万一他们看敌人势力强大,退避三舍,游而不击怎么办?刘道规一笑置之,命令按要求从事。

  刘道规留下的部队实力很弱,与敌人的第一次战斗就大败,城池的防守压力剧增。刘道规却从容淡定,不慌不忙。就在敌人全力攻城的当口,刘道规派出的游击部队拦腰横击徐道覆的部队,他们奋勇杀敌,把敌人打得晕头转向,趁此时机,刘道规迅速组织反攻,内外夹击之下,敌人溃不成军,死伤一万多人,徐道覆仅坐一条小船得以逃命而去。

  荆州的胜利,稳定了全国的战局,东晋王朝最终平定了叛乱,刘道规功不可没。

  事后有人向刘道规提出自己的疑惑,何以兵无精兵,将无良将,却能战胜数倍于己的敌人呢?刘道规意味深长地回答说:“信人者,人恒信之。”

  其实这世上最强大的力量,并不是锋利的刀剑,而是凝聚的人心;而能够让人心凝聚成拳的,只有信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