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女儿纯悫公主与策凌的爱情:固伦纯悫公主简介

2015-05-15 16:21:18 首页

  固伦纯悫公主(1685-1710)。清圣祖康熙玄烨之第十女,序齿为六公主。其母为玄烨庶妃纳喇氏,即通嫔。康熙二十四年(1685)二月十六日生。康熙四十五年(1706)22岁时受封为和硕纯悫公主。是年九月初三嫁与蒙古博尔济吉特氏喀尔喀台吉策凌。 公主于康熙四十九年(1710)农历三月二十四日去世,时年25岁。雍正十年(1732)因策凌军功追赠为固伦纯悫公主。死后葬于京师郊外,后与策凌合葬。公主与策凌所生子成衮札布初被封为世子,策凌去世后袭爵为札萨克亲王兼盟长。

  皇十女(1685—1710):康熙二十四年(1685)乙丑二月十六日午时生,其母为庶妃纳喇氏,即通嫔。康熙四十五年(1706)五月受封和硕纯悫公主,下嫁策凌。康熙四十九年(1710)庚寅三月二十四日去世,时年25岁。葬于京师郊外,后与策凌合葬。雍正十年(1732)二月因额附策凌军功追赠为固伦纯悫公主。

  额附:策凌,博尔济吉特氏。康熙三十—年(1692)与其祖父丹律自居地塔米尔投归,授为轻骑都尉留居京师入内廷学习。康熙四十五年迎娶公主授和硕额驸,并赐贝子品级。同年奉命回驻塔米尔旧地,击败准噶尔兵入侵。康熙五十九年(1720)从傅尔丹多次击败准噶尔兵,授扎萨克。雍正元年(1723)特诏封为多罗郡王。雍正二年(1724)驻守阿尔泰。雍正五年(1727)偕内大臣四格等赴楚库河与俄罗斯使节瓦萨立石定界签订“布连斯奇条约”。雍正九年(1731)大败准噶尔军获鄂登楚勒大捷,晋封为和硕亲王。赐银万两,又授其为喀尔喀大札萨克。雍正十年(1732)又获光显寺大捷,赐号超勇亲王,晋封固伦额驸。雍正十一年(1733)为定边左副将军进驻科布多。乾隆元年(1736)驻兵乌里苏雅苏台。乾隆六年(1741)清廷从土谢图汗部分出20旗赐予他,统称赛音诺额部。乾隆十五年(1750)去世,入祀京师贤良祠。

  当我看到这篇介绍时不禁眼前一亮,在清朝公主们寥寥数语的生平中,这段长长的文字可谓是绝无仅有。而当我怀抱着能够获取更多息的喜悦读完它时,却顿然沉默了。这与其是在介绍纯悫公主的生平,倒不如说是在介绍额附策凌的一生。

  当然,人活在世上是不可能孤立存在的。尤其是你的生活伴侣,更加成为你生命中的一部分。所以我们看到,在每一位清朝公主的生平中总免不了有记载额附的文字,这并不奇怪。但纯悫公主却是不同的,因为我们发现,额附策凌不仅仅是公主生命中的一部分,而且是绝大一部分!甚至于后人对于公主的想念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源于额附的战绩与功勋!

  自古,公主为君,额附为臣。是夫凭妻贵的典型范例。额附的生死荣辱往往都伴随着妻子的脚步(比如某位额附就因为娶了一个公主妻子,而免去了被贪官父亲牵连的厄运(说的是和珅的儿子丰绅殷德娶了乾隆皇帝的掌上明珠固伦和孝公主))。而纯悫公主,却是少有的一位妻凭夫贵的公主:她于雍正十年因额附策凌的军功而被从和硕纯悫公主追赠为固伦纯悫伦公主。

  康熙二十四年——整个康熙皇朝中相对风平浪静的一年,纯悫公主出生了。公主的母亲通嫔纳喇氏当时还是宫中的一名贵人。说到这里,飘飘不禁感叹:康熙真的是一位令人难以捉摸的皇帝。后宫嫔妃的位分与生育情况似乎根本无法反映他情感上的好恶。比如这位通嫔,她先后于康熙十四年、康熙十八年和康熙二十四年分别为皇帝诞育二子一女(皇子万黼、胤禶均早殇)。一个久历后宫,十年间皆有所出的妃子竟然也只在丈夫活着时得到了一个贵人的封号。若受宠,为何仅以贵人了之?若不受宠,十年生育又是为何?是康熙的情感过于内敛,还是他吝啬于手中的尊荣?话已至此点到为止,飘飘不再作多于评论,以免成为众矢之的。

  既然母亲是否的宠无从考据,那我们就姑且按照其位分判断,在宫中也不过微末之势。再加上前面几位公主的介绍,想来纯悫公主在皇帝面前也不是非常得意之人。

  然而,纯悫公主的青少年时期却也不是难熬至极。对于女孩子来说,情感世界的丰富多彩似乎才是生活真正的依托。纯悫公主心中的依托是谁?他的名字叫做策凌。

  从上面的介绍我们大概了解了策凌的身世。不过不论是成吉思汗世孙,或是赛因诺颜后人的身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借助这样的身世获得了进内廷教养的机会(在清朝,皇帝有时会将一些身世贵重或是自己十分喜爱的后生带到内廷抚养,比如后来高宗乾隆的三女儿即孝贤皇后的唯一血脉固伦和敬公主的额附也是如此)。

  这种进入内廷的经历不仅使策凌正是的进入了统治阶级的核心,同时也为他相伴一生的甜蜜爱情的孕育提供了条件。

  康熙三十一年,年幼的策凌随祖母来到京师,当他来到宫中觐见康熙皇帝时,皇帝的英武与威严深深地打动了他,以至于成为了他心中神圣的偶像,也在他的脑海中深植下忠贞的种子。当然除了皇帝之外,还有一个人也一定给策凌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就是与他年龄相仿的纯悫公主。娇羞可人的小公主怯生生地站在乳母的身后望着这位来自广袤草原的骄子。也许就是这一霎那的目光接触,便注定两个人延续一生的不悔情缘!

  自然,宫中的礼教是十分严格的,但少男少女那纯真的心灵却是穿越了礼教的层层束缚而走到一起。这种默契使得两人之间惺惺相惜的情感在一步步走向成熟。在清朝近百位公主中,能与自己未来的额附青梅竹马一同成长的例子并不多,纯悫公主就是其中幸运的一个。

  这样的情感经历使得策凌与纯悫公主之间有着坚实和深厚的感情基础。这爱情孕育的过程就像后来策凌用一生的时间去怀念妻子一样,如同涓涓细流纤细而持久。

  然而,好事多磨似乎是所有美满姻缘必经的道路。

  当策凌和纯悫公主都到了可以谈婚论嫁的年龄时,无情的疾病却困扰着纯悫公主稚弱的身躯。常年有病在身令纯悫公主不可能适应婚姻生活,而策凌的婚事却不能再拖了。

  就这样,策凌娶了另一个女子,这女子究竟是他的正室还是妾室我们无从知晓,但在康熙四十四年她因病(或难产)去世后,却给策凌留下了两个年幼的儿子。策凌重新回到了单身的境地,而纯悫公主的身体恰巧也康复了起来,上天似乎又给了这对小儿女一次延续姻缘的机会。

  在经历了重重波折后,公主与王子终于如愿地走到了一起。他们的结合使我们不禁对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美满结局充满了憧憬与祝愿。童话这个缥缈的女郎,终于在现实生活中展露了她可望而不可及的神秘面容。我们可以想见,在公主府花园的榕树下,温柔的纯悫公主与他英俊威武的丈夫依偎在一起,也许没有更多的语言,有的只是那一刻拥有彼此时无需言表的幸福。

  不过,幸福往往都是短暂的。婚后的纯悫公主跟姐姐荣宪公主面临相同的困境,那就是丈夫长期在外征战造成的夫妻分离。分开的日子里深深的思念对于纯悫公主柔弱多病的身体来说可谓是一种沉重的负担。但是,这种负担于她来说虽然辛苦,但也甜蜜。痴痴的公主在傍晚时分坐在窗前,伸手接一片飘落的枫叶,轻轻用笔在上面记下对丈夫的思念与祝福,然后让那片满载柔情蜜意的叶子随风而去。或许风会将它带到草原,带到大漠,带到心爱的人的身边......

  就在这样一次次的分别与想念中,纯悫公主与策凌的感情也慢慢的深厚与升华,直到与他们的生命融为一体。

  一年后,爱情等到了丰收的时刻。儿子(成衮扎布)的出世给这个幸福的小家庭更是带来了无限的欢声笑语。但隐藏在欢笑背后日益沉重的阴影就是纯悫公主那因生育而更加孱弱的身体。

  策凌看着日益消瘦的妻子,心中的焦急与痛惜是可想而知的。笃信佛教的蒙古王子,无数次在佛祖的面前虔诚的祈祷,祈祷妻子能够早日康复,甚至是用自己的寿命来交换!可是无论怎样虔诚的祷告与悉心的照料也没能挽回纯悫公主年轻的生命。也许是造化弄人,连老天爷都妒嫉他们的恩爱与幸福,硬要他们在只短短相守四年后便无情的夺取了公主的生命。康熙四十九年,年仅二十五岁的纯悫公主终于走完了她短暂的一生,撇下年幼的儿子与悲痛欲绝的丈夫充满遗憾地离去了。

  面对撒手人寰的妻子,策凌的心碎了。可他却没有倒下,他因爱而生,但却不能因爱而死。因为他们毕竟不是普通的夫妻,在他的肩上还有抚养幼子以及效忠国家的责任,那也许是公主走前对他最后的嘱托。

  有了振作下去的理由,策凌仍旧心如刀绞。毕竟他们相处的时间太短了,太短了!是该怪妻子太无情吗?是该怨命运太不公平吗?在一阵怨天尤人之后,策凌终于平静下来。对啊,他们毕竟拥有过,幸福过,虽然只有短短四年,但也足够用一生来缅怀与思念。四年,真的够了......

  在接下来一直到策凌去世的四十年里,他实现了自己幼年时宏伟的梦想,用自己卓越的军事才能去守护他的君王、他的草原、他的百姓、他的信仰,还有,他的妻子。

  “终清之世,为主婿者,前有何和礼,后有策凌,贤而有功,斯为最著。”这是《清史稿》中对于策凌的一段评价。对此飘飘不愿再多废唇舌,因为我们已从公主的介绍中看到了策凌一生卓著的功勋——他是仅有的几个得到配飨太庙的蒙古王公。

  几十年间,从贝子到贝勒、郡王、亲王、超勇亲王。盖世的功勋,无上的荣宠也没有能冲淡策凌对于妻子深入骨髓的怀念。

  曾经有这样两段插曲,一是在与噶尔丹的较量中,策凌的两个儿子都被敌人掠去(策凌侍妾所生的之子),他的儿子们劝他投降,但他却说出那著名的一句话:“公主所出,乃为予子,他子无与也。"(除了与纯悫公主所生的儿子以外,他谁都不认)(语出《清实录 策凌、成衮扎布列传》)。这里面固然有策凌面对强敌忠于朝廷的因素,同时也充满着他对纯悫公主深刻的眷恋。

  二是纯悫公主死后葬在北京近郊,后来曾经有人问策凌为什么不回到喀尔喀部族,他答道:“我主居北,予随主居。”这自然是一个十分堂皇的理由,但又有谁能肯定这其中没有掺杂他不愿远离爱妻的款款之情呢?

  赫赫的战功除了带给策凌政治上的成功之外,也带给了他另一丝苦涩的安慰。雍正十年,因为自己的军功,妻子被追赠为固伦纯悫公主。这在策凌心中或许是能对妻子所作的最后的努力。

  四十年,多么漫长的光阴!策凌就这样用四年的幸福支撑了自己四十年的峥嵘岁月!终于,在为他所效忠的大清皇朝耗尽了最后一滴心血后,策凌即将离开人世。在最后的日子里,他没有更多的要求,只是希望能在死后如愿的与妻子在天国相聚,并能平平淡淡的作一对快乐的夫妻。

  乾隆十五年二月乙亥,一个天气阴沉的日子。封闭了四十年的纯悫公主墓被缓缓的开。因为这座陵墓中,马上又会有另一个新的入住者——策凌。按照他的遗愿,策凌终于在完成了人生赋予他的所有的使命之后,心无牵挂的永远与爱妻长相厮守。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这句诗词在策凌与纯悫公主的爱情面前显得那样的苍白,那样的肤浅。生死相许也许是最终的结局,但却不是全部的过程。只有在经历了独自坚守爱情的磨练之后,生死相许才显得更加的难能可贵、刻骨铭心!这就如一个僧人,必须经历长时间艰苦卓绝的修行后,才能获取正果一般。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