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南风如何被赵王司马伦逼死?毒后贾南风怎么死的

2015-05-21 13:58:23 首页

  西晋的历史,格外富有戏剧性。自从司马代魏,三分归晋,在洛阳这个舞台上,多少王侯将相、才子佳人倾情演出,留下烟花般的极致绚烂。待到痴儿悍妇登场,八王之乱爆发,这个王朝已距覆灭不远。东渡,是它续写的另一段悲欢。

  贾南风害死太子司马遹(yù),正中赵王司马伦下怀。他借机起兵,先毒死恶名远扬的贾皇后,又逼晋惠帝司马衷让位给自己。然而,“皇帝瘾”没过多久,他也被一壶金屑酒毒死,落得和贾南风同样的下场。

  1、贾氏集团覆灭

  公元300年3月,太子司马遹死了,贾南风心中一阵轻松。为除掉这个心腹之患,她已谋划很久。不过,此刻有个人比她更得意,那就是赵王司马伦。

  司马伦一向是巴结贾皇后的,但他的亲孙秀说:“皇后不是想除掉太子吗?那我们就借给她一把刀,让她杀太子。这样世人必然群情激愤,我们就可以趁机发难,将她废了,自己当皇帝。”他们没有考虑晋惠帝司马衷,因为没有贾皇后,这皇帝就只能任人摆布了。

  于是,4月3日晚,距太子司马遹之死不到一个月,赵王司马伦觉得时机成熟了,就秘密联合齐王司马冏(jiǒng)、梁王司马肜(róng)发动兵变,矫诏入宫废后。当时贾南风一见他们,吃惊地问:“你们这是干什么?”司马冏说:“我有诏书,要收押你。”“平时诏书都是我写的,这怎么可能?”贾南风说完扭头想走,哪里还走得了。她被假诏废为庶人,关押在建始殿,随后又被送往金墉城幽禁。

  孙秀觉得留着贾南风有后患,劝司马伦将她杀掉。很快,司马伦就送来了一壶金屑酒。——这玩意儿名字好听,却是一种毒酒,里面放有金屑,喝了会要人命。

  贾南风被逼喝下金屑酒,结束了自己的一生,她的党羽也被一网打尽。贾谧及其母亲贾午都在兵变中被杀,平时依附于贾谧的潘岳、石崇等人也因得罪过孙秀,一并成了内乱的牺牲品。

  石崇之所以得罪孙秀,主要是因为宠妾绿珠。孙秀曾向石崇索要这名美艳且善吹笛的女子,石崇坚决不给。司马伦得势后,孙秀便称石崇谋反,率军围了金谷园。绿珠见石崇因自己而获罪,便坠楼而亡。孙秀大怒,将石崇一家老小斩首,并抄没其全部家产。潘岳也遭孙秀报复,被夷三族。他与石崇在刑场相见,也算“白首同所归”。只可怜他一生孝顺,却连累老母刀下丧命,不知心中是什么滋味儿。

  发动兵变前夜,司马伦为增加胜算,曾找到身为宰相的张华,想拉他入伙。张华忠于朝廷,断然拒绝,不过也没有将此事声张出去。如今,司马伦想起以前他还阻挠过自己升官,不由得新仇旧恨一起涌上心头。他找了一个党附贾后的罪名,将这位69岁的老臣抓捕杀害,并夷其三族。朝野闻之,莫不悲痛。

  2、赵王废帝自立

  贾南风一死,司马伦的野心急剧膨胀。他手握兵权,国家大事自己说了算,完全没把晋惠帝司马衷放在眼里。

  从辈分上说,司马伦的辈分确实比司马衷大不少。他是司马懿的第九个儿子,也是最小的一个,由司马懿晚年宠爱的柏夫人所生。而司马衷是司马懿的重孙子,按理该叫他一声叔爷爷。

  司马懿年轻时与结发妻子张春华感情不错,司马师司马昭都是张春华所生。但他年老之后宠爱柏夫人,说张春华“面目可憎”,把张春华气得要绝食。不过,在教养儿子上,张春华却比柏夫人强多了。司马师、司马昭都有治国才能,这个司马伦则没有学问,非常平庸。他玩的这一套“借刀杀人”,全由亲信孙秀操纵。

  这个孙秀本是琅琊小吏,工于谄媚,有些小聪明。司马伦对他极为宠信,甚至有说法认为,他是司马伦的男宠。不管他是何种身份,反正在这次兵变中他立了大功,因此也得以身居高位。他的儿子孙会个矮貌丑,本来在洛阳城西跟人贩马,如今也飞黄腾达,娶了晋惠帝司马衷和贾南风的女儿河东公主为妻。不仅如此,他还给晋惠帝司马衷立了一个叫羊献容的新皇后,是他同族孙旗的外孙女。

  尽管权势通天,但孙秀和司马伦仍不满足。公元301年正月,他们逼晋惠帝司马衷交出玉玺,迁居金墉城,司马伦则登上太极殿称帝。他将比自己小两辈的晋惠帝尊为太上皇,演了一出不折不扣的“禅让”闹剧。

  称帝后的司马伦为拉拢人心,对文武百官大加封赏,被破格提拔者不可胜数,连其奴仆也能得到爵位。这下好了,朝会时总是人满为患,热闹得像集市一样。当时高官的帽子上都要插貂尾作装饰,可是高官太多,貂尾不够用了,怎么办?大家想出一个办法,就是以狗尾代替。从此,洛阳街头便有了“貂不足,狗尾续”的民谚。

  孙秀则住进了当年司马昭的府第。朝廷事无巨细,都要先征求他的意见。他总是改动司马伦的诏令,或者自己手写诏书,朝令夕改更是家常便饭。人们都绕过司马伦去巴结他,也看出这样的王朝不会长久。

  3、同饮金屑苦酒

  对司马伦的所作所为,齐王司马冏早看不下去了。他是司马攸之子、司马师之孙,少时即以仁惠著称。若不是司马昭、司马炎父子太过自私,于情于理,这皇位司马攸都有份儿。换句话说,身为司马攸的儿子,他也有当皇帝的机会。

  可结果呢?他父亲司马攸被逼抱病离京,不久吐血而死,他袭了齐王爵位。后来与司马伦联手发动兵变,扳倒了贾氏集团,司马伦大权在握,他却只按功转任了游击将军。孙秀察觉到他对这个职位不满意,怕他待在京师洛阳生出事端,又让他去镇守许昌。司马伦篡位后,升他为镇东大将军,也不过是想借此以示安抚。

  然而,此时的齐王司马冏占据一方,岂是那么好安抚的?何况司马伦废帝自立,已经触及其他诸王的底线,不服气的人太多了!公元301年5月,司马冏联合河间王司马颙(yóng)、成都王司马颖,一起发兵杀奔洛阳,讨伐司马伦。

  不用说,孙秀和司马伦见到三王的讨伐檄文,胆都吓破了。文武百官得知消息,知道将来见了三王不好交代,也都想诛杀司马伦、孙秀以向天下谢罪。孙秀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一时连门都不敢出了。

  见三王兵临洛阳城下,司马伦只得奋起抵抗。双方鏖战了两个多月,死伤近10万人,最终司马伦兵败。他下诏宣布退位,称自己为孙秀等人所误,致使三王发怒,现在孙秀已被诛,这个皇帝还请晋惠帝继续来当。

  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司马冏派出甲兵数千,从金墉城将晋惠帝司马衷迎回复位;而司马伦和他的长子司马荂(fū),则被送到金墉城囚禁了起来。随后,司马伦不出意外地也被赐了死罪,他回想自己这几年野心膨胀,被孙秀怂恿着干了几件“大事”,不由得惭愧不已,连道:“孙秀误我!”最终,他和贾南风一样,被“逼饮金屑苦酒”了结一生,二人可谓殊途同归。

  晋惠帝司马衷虽然复位,朝政却落到了齐王司马冏手中。他担任辅政的大司马,司马颙、司马颖二王也身居高爵,拥兵自重。这样的局面没有维持多久,司马冏就开始目无皇帝,荒废政事,且不听劝谏,沉溺于女色,走上了骄恣专横的道路。

  河间王司马颙发现,司马冏要让司马伦那不堪回首的历史重演了。他决定出手制止:谁都想独揽大权,可凭什么只能你独揽?于是,西晋王朝的内乱又要升级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