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格杀妻:皇太极长子豪格为何杀死妻子莽古济氏

2015-09-16 09:36:42 首页

  亲友有难,中国人尊春的规则,都是伸出援手。亲友犯罪,则是能避免麻烦就必满麻烦,做不到落井下石,就做到独善其身。然而,在清朝初期的皇室内部,皇太极的皇长子豪格的老婆的母亲,犯罪了!豪格竟然杀死了妻子!更令人惊讶的是:皇太极竟然对豪格的做法很满意!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崇德元年豪格被降亲王爵号,主要源于他与莽古济家的婚姻关系。

  莽古济何许人也?她是努尔哈赤(皇太极的爹)与大福晋富察氏生的女儿,大贝勒莽古尔泰和贝勒德格类的同胞姐妹,比莽古尔泰小3岁,比德格类大6岁。

  明万历二十九年(1601),努尔哈赤原准备把她嫁给哈达部贝勒孟格布禄。后因孟格布禄与努尔哈赤侍妾通奸,又想谋反,被努尔哈赤一怒之下杀掉。

  为了笼络哈达部的人心,努尔哈赤把她嫁给了孟格布禄的儿子武尔古岱,她因此被称为“哈达公主”或“哈达格格”。这一年,她12岁。

  天命末年,武尔古岱病逝后,莽古济长年守寡,直到其弟皇太极登基,又改嫁蒙古敖汉部博尔济吉特氏琐诺木杜棱。

  当时贵族女子的婚姻,完全由家族中的男性家长主宰,她们不过是统治者笼络诸部酋长的工具。像莽古济,先嫁哈达部首领未成,转手又嫁给了他的儿子,就是一个突出的例子。

  莽古济与前夫武尔古岱生有两个女儿,长女嫁给了代善的长子岳讬,二女嫁给了皇太极的长子豪格。莽古济于岳讬、豪格既是姑姑,又是岳母,这样的近亲结婚在当时的满族社会中颇为流行。但这种亲上加亲的做法,并不能化解家族内部的矛盾,何况莽古济性格倔强,与皇太极一向不和,随着这对同父异母姐弟间愈演愈烈的仇怨,处境两难的豪格被卷入了无法摆脱的纠葛中。

  天聪九年(1635),因为与莽古济家的关系,豪格第一次受到父亲的处罚。事情的起因还要从豪格娶林丹汗的妻子说起。

  这一年,皇太极招降了蒙古察哈尔部的余部,随林丹汗儿子额哲归服的,还有林丹汗的几位福晋、格格。皇太极亲率众贝勒前往迎接,并在盛京郊外与蒙古福晋、格格们举行了盛大的婚礼。皇太极先娶了窦土门福晋。济尔哈朗娶了苏泰福晋,苏泰福晋富有而美丽,曾引起代善的垂涎,但她是济尔哈朗已故妻子的妹妹,所以皇太极和诸贝勒一致议定,把她嫁给济尔哈朗,代善只好另娶林丹汗的妹妹、富有的泰松格格为妻。

  林丹汗的另两位妻子,额尔哲图福晋嫁给了阿巴泰,伯奇福晋嫁给了豪格。一时间粉黛云集,花枝招展。丰盛的宴席,飘散的酒气,喧腾的歌舞,华美的服饰,把喜庆婚宴的气氛烘托到了极点。

  令所有人出乎意料的是,此番盛况却惹怒了在座的一个中年妇人——豪格的岳母莽古济。莽古济见豪格娶了一个俊俏的蒙古贵妇,不禁大动肝火。考虑到女儿的尴尬处境,她不好与女婿豪格撕破脸,就径直找到弟弟皇太极,当面质问说:“我的女儿还在,贝勒豪格为什么又娶一妻?”

  豪格娶伯奇福晋是经皇太极钦准的,难怪莽古济要把一肚子怨气撒到他的身上。说罢,莽古济离席而去,中途退出了婚宴。当时的满洲贵族,哪个不是妻妾成群,何况是贵为皇长子的豪格?但莽古济心疼自己的宝贝女儿,不愿她受到女婿的冷落,以致满洲“姑奶奶”的脾气一下子爆发出来。

  莽古济大闹婚宴,让皇太极很下不来台,尤其是当着众多贝勒和蒙古宾客。他对这位脾气暴躁的姐姐本来就没有好感,经这么一闹,也就铁下心来,决心还以颜色。他在宫中召集诸贝勒大臣训话,指责莽古济一贯行为暴戾、谗毁他人;对皇上早就心怀怨恨,其夫琐诺木杜棱还假装酒醉,多次破口大骂皇上。所以,对她的险恶用心一定要提高警惕。随即议定莽古济的罪状三条:一,怨恨皇上;二,诬陷部属;三,与丈夫擅自出猎。诸贝勒决定:革去莽古济的公主名号和其夫的济农名号,贬为庶民;没收其部属和赐予的土地。皇太极还补充了一道特殊规定:今后所有亲戚,不许与莽古济往来,否则,处罚不贷。这样,就把莽古济一家彻底孤立起来。

  这场风波的起因,本来是因为莽古济干涉豪格的婚姻,但令人困惑不解的是,除了莽古济本人受到严惩,她的亲戚——弟弟德格类、两个女婿岳讬和豪格也受到处罚,理由是他们身为莽古济的亲戚,却没有与她划清界限。仅仅过了8天,德格类就暴病而亡,年仅40岁。德格类死得蹊跷,而此前三年(天聪六年,1632),他的哥哥莽古尔泰同样是暴病而亡。

  莽古尔泰与代善、阿敏、皇太极本来同为四大贝勒之一。努尔哈赤去世时,皇太极被拥立,莽古尔泰虽附和众议,内心并不服气。两人的矛盾日益加剧。天聪五年(1631)八月,后金军队围攻大凌河城。莽古尔泰因所部伤亡较重,请皇太极将出哨护军调回,两人因此发生激烈争吵。皇太极指责莽古尔泰经常不服从调遣,贻误了战机。莽古尔泰则针锋相对,扬言每次出兵,抽调自己的部属总是多于其他贝勒。两人矛盾由来已久,这次爆发只是瓜熟蒂落。莽古尔泰怒火中烧,不由得将佩刀抽出五寸多长,被众人推出帐外。当晚,莽古尔泰以空腹饮酒过量,狂言失态为辞,叩头请罪。皇太极却得理不饶人,拒绝接受。不久,以大贝勒代善和众贝勒共议的名义,定罪名“御前露刃”,革去大贝勒名义,夺五牛录属人,罚银万两及马匹。第二年十二月,莽古尔泰得暴疾而亡。

  据清朝官书记载,二兄弟临死前的症状如出一辙,都是“口不能言”,非常痛苦地死去,而且只说是“暴疾”,究竟是被气死的,还是被投毒而死,却含糊其词。不过,有一点很清楚,即皇太极与莽古济一家并不是简单的私人恩怨,而是基于权力斗争形成的刻骨铭心的仇恨。

  豪格于皇太极为长子,于莽古济为侄子兼女婿,两边虽是至亲,却是一对水火不容的冤家。豪格夹在中间,父子之情、姑侄之情、夫妻之情缠绕在一起,割不断,理还乱,令他左右为难,动辄失当。

  更令豪格想不到的是,娶妻风波刚刚尘埃落定,一场更大的波澜又呼啸而至。天聪九年(1636)底,大贝勒莽古尔泰生前与妹莽古济、弟德格类谋逆一案被莽古济的家人举报,告讦莽古尔泰曾与妹莽古济、弟德格类在佛像前焚烧誓词,图谋不轨。接着在抄家时,又搜出了16枚木牌印,印文为“金国皇帝之印”。这被视作莽古尔泰谋篡汗位的确凿证据。诸贝勒会议认为,元凶莽古尔泰“大逆无道”,本应寸磔(用刀碎割而死,类似于凌迟处死),但莽古尔泰与弟德格类已死,于是决定将两人的坟墓平毁,骸骨抛洒;将莽古济与莽古尔泰的儿子额必伦处死。皇太极不愿就此罢休,随即对莽古尔泰的同党进行严厉镇压。有叛逃者向明朝官员报告:“两家相争厮杀,四王子(皇太极)将大王子蟒五儿代(莽古尔泰)儿子三个俱都杀死,还杀死相关的重要人员一千多人。”

  豪格刚因与莽古济的关系受到处罚,仍心有余悸。对于这场惊天动地的大案,再不敢有丝毫懈怠,他审时度势,很快表明了自己在这场大火并中的立场:“我是皇上的儿子,妻子的母亲想谋害皇父,我怎么能与谋害皇父的女人同处呢?”接着就亲手杀死了妻子。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何况他与妻子又有表兄妹一层关系,自幼青梅竹马,卿卿我我,婚后如胶似漆,感情深厚。说豪格对妻子没有感情,那是假的,说他为人残忍,恐怕也没说到点子上。从豪格的一生看,无论是他在外征伐,还是为人处世,从没有为人残暴或性情暴虐的记录,但父汗的意旨至高无上,不可抗拒,豪格下此毒手,实在是被逼无奈。

  皇太极对儿子的杀妻之举并没有什么表示,内心大概还是赞许的,所以在分配莽古尔泰财产时,给了豪格诸多好处,一是分给他八个牛录的人口,一是将原属莽古尔泰的正蓝旗加以改编,并任命他为该旗的和硕贝勒。紧接着,又晋封他为和硕肃亲王

      这样,仅数月之间,豪格就成为拥有一旗强大实力的六大和硕亲王之一(其他五人为和硕礼亲王代善、和硕郑亲王济尔哈朗、和硕睿亲王多尔衮、和硕豫亲王多铎、和硕成亲王岳讬)。豪格身为皇长子,在诸贝勒中更是前程远大,风光无限。但地位升迁带来的喜悦似乎并没有平复豪格杀妻的内疚,这中间,或者还搀杂着他对姑姑兼岳母莽古济的怀念。他经常和同病相怜的堂兄弟岳讬聚到一起发发牢骚,对皇太极处理莽古济一案流露不满。

  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他们的举动很快被人密告给了皇太极,于是龙颜震怒,在崇德元年(1636)八月授意诸王商议对豪格和岳讬的处罚。诸王会议的结果,认定豪格与岳讬结党,有怨恨皇上(皇太极)之心。但是在讨论对岳讬、豪格如何处罚时却出现意见分歧,一半人主张处死,另一半人主张监禁。最后,由皇太极裁断,他说:“虽然他们对朕抱有异心,朕如加以诛戮,将招致恶名。二人一为朕的儿子,一为朕的侄子,朕应以宽容对待他们。”

      豪格与岳讬虽被免死,但仍受到革去亲王爵降为贝勒(连降了二级)、罚银千两的严厉处罚。豪格晋封肃亲王仅八个月,就遇此大挫,情绪之沮丧,可想而知。从此他在人前背后出言更加谨慎,再不敢有丝毫造次。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