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作霖大哥爱新觉罗熙洽为何九一八后甘当汉奸

2015-12-11 10:01:07 首页

日寇轰击北大营的炮火,轰开了一个乱世,各种人物开始粉墨登场。

就有汉奸出现了。

首先露头的,一为洮辽镇守使张海鹏,二为代行吉林省军政大权的督署参谋长熙洽

熙洽,姓爱新觉罗,1884年生于奉天省兴京(今新宾)县,为溥仪的远支宗室,1911年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之后,曾在保定军官学校执教,任东北讲武堂教育长、东三省巡阅使署参谋处长、东三省保安总司令部军事处长、吉林督军署参谋长。这是个念念不忘复辟清朝的复辟狂,是搞清朝复辟活动的宗社党巨头之一。他在吉林组织了一个“冷社”,网罗一帮清室的遗老遗少,吟诗唱和,抒发复辟的理想和对民国的怨恨。谈起国家、社稷,他愤愤地道:我的国家早亡了!

九一八事变第二天,熙洽就欣喜若狂地忙活起来——他要借用日本人的力量实现复辟梦。

首先以东北边防军副司令长官公署的名义,向驻吉林省东北军各部发出电文:“日军侵占东北,我军应万分容忍,幸勿端自我开,中日事件由外交解决。”同时派出少将参议安玉珍,去已被日军占领的长春联系投降。21日,日军第2师团师团长多门二郎率日军到达省城吉林,熙洽亲去火车站迎接。多门曾任日本士官学校教官,熙洽口称“老师”。26日,在日本人授意下,熙洽将原来的军政两署合二为一,改称“吉林省长官公署”,自任“长官”。28日发表声明,脱离与南京政府和张学良政权的关系,宣告吉林“独立”。

30日,在天津静园的溥仪,接到熙洽的一封。熙洽在信中说他期待了20年的机会,今天终于到来了。请皇上勿失良机,立即到祖宗发祥地主持大计,在日本支持下,先据满洲,再图关内。只要皇上一到奉天,吉林即首先宣布复辟大清。

如果说熙洽还有点“信仰”,张海鹏几乎就剩下私利,有奶便是娘,谁奶子大跟谁走了。

瞅照片挺安详、和善,更难与“汉奸”两个字搭界的张海鹏,黑脸上凹凸不平,人称“张大麻子”,自称张飞转世,到那儿见到关帝庙,倒头便拜,口称“二哥”。部下忍俊不禁,又不能不强行忍住,还得恭维几句,说将军真乃千古忠义之人。

张海鹏,又名张宪涛,1868年出生,辽宁黑山县人,长得五大三粗黑煞神似的,年轻时给地主扛活,有一手好庄稼活。他的哥哥当胡子(东北人管土匪叫“胡子”),官军抓得紧,跑到姑姑家“趴风”(躲避),被举报。张海鹏找到胡子头,说明姑姑家是有钱大户,并自告奋勇当头阵。月黑风高,轻车熟路,把亲姑姑家杀得一个不剩,抢劫一空。

“不当胡子不当官,不下窑子不当太太”。38岁受招安就当营长,不久又旅长,再洮辽镇守使,就开始觊觎黑龙江省督办这顶官帽。凭着一大把年纪,连张作霖都叫他大哥,东北王却一直没把他瞧在眼里。皇姑屯事件,日本人炸死了张作霖和黑龙江省督军吴俊升,这回这顶官帽非他莫属了,没想到又戴到万福麟的头上。他总觉得张家亏欠他的,对“小六子”张学良更是老大不满。

张海鹏任旅长时,驻防吉林郑家屯(今双辽县城),镇子里还驻有日军一个中队。正是香瓜上市季节,日本兵吃香瓜不给钱,还把卖香瓜的打了。中国兵上前讲理,三言两语打起来。日本兵随身携带刺刀,中国兵赤手空拳,受伤了跑回部队报告。营区门卫拦阻日本兵,也被刺伤。张海鹏火了:妈个巴子给我打!步枪、机枪响起来,双方一场巷战,市面乱作一团。一个中队如何打得过旅部卫队和直属队?日军退到镇外15公里,双方谈判,讲和,日本兵从此老实许多。张海鹏不怕日本人的名声传扬开来,他也经常拍着胸脯子:老子张飞转世,怕谁?

事变之初,负责洮辽地区治安兼对外蒙边防的镇守使,曾打算把他的4个骑兵团化整为零,沿洮(南)昂(昂溪)线布防,抗拒日军北犯。接到荣臻、张学良电报,均示避免冲突,放弃抵抗,那就等你们的高招妙见吧。只是他这种人,对这种当口是极敏感,且极善把握“机遇”的。这天下又要大乱、重新洗牌了,而乱世正是大显身手、大捞油水的时候。一想到镇守使已经当了15年,这顶官帽就像焊在头上了,这回该换个大号的了。

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简称“满铁”)驻洮南(今洮安)公所,实际是日本驻洮南领事馆,搞情报自然也非业余。所长河野正直与张海鹏素有交情,事变后更是往来频繁,弄得热乎。

9月20日,河野说关东军一个小队要来洮南访问,绝无敌对行动,当日即返沈阳。张海鹏派参谋长负责招待迎送,自己再率卫队全程护卫,确保安全。

26日,关东军又来了4个参谋,带来金票26万元,并许诺还有三八枪万余支、皮棉被服万余套。

早已窥透了张海鹏心机的鬼子,如果说先来一小队鬼子还算试探,这回就是开门见山、直奔主题了。

如今哈尔滨是黑龙江省会,当年的省会是齐齐哈尔,哈尔滨叫“东省特别行政区”(简称“东省特区”)。辽宁、吉林已经基本拿下,侵略者的下一个目标是黑龙江。洮南位当北满要冲,为黑龙江南面的门户。而且,一条中苏合办的中东铁路横亘黑龙江省南部,属苏联的势力范围,苏联不大好惹,就打张海鹏的主意,让他当先锋、打头阵,试探苏联的反应,倘能得手再移交主子。当然也不白干,日本人允诺他一顶省长的官帽。

奉系的一大特色,是胡子头当了东北王,部下亦多绿林出身,也就难免绿林印记,其一就是奉军的私枪私马传统。虽经不断整军、改革,在国防军中已经绝迹,一些省防军还是难以根绝。比较典型的就是张海鹏的4个骑兵团,这时仍有相当数量的私马,“张家军”中的张海鹏的“张家军”色彩,也就愈发浓重。而这一刻,这26万元金票,还有那即将到手的万余支(套)大枪、被服,不也是大大的金票吗?“张大麻子”的满脸麻子都金光灿灿了。

10月1日,张海鹏宣布“独立”。

关东军的枪械、被服,是10月4日全部正式交付的。河野是个不可或缺的角色,4个参谋也成了张海鹏的座上宾、老朋友,每天在张公馆密谈。

张海鹏的心思和动作,齐齐哈尔方面当然不能没有警觉。身兼十余要职、堪称代父主政的万国宾,派省府委员马景桂来到洮南,假称黑龙江省有意欢迎张海鹏,摸底试探。张海鹏即道:“本人年近古稀,毫无野心,为日人压迫太甚,部下主张分歧,暂赴黑省躲避亦无不可。”

能当上高官的胡子,没一个白给的。张海鹏老迈、迂腐,却也应了“老奸巨猾”4个字,外交辞令一套一套的。

9月28日,省警务处长窦联芳和民政厅长刘廷选,带着张学良和万福麟的电报,来劝张海鹏坐镇洮南,防敌北犯。10月初,北平副司令行营委任张海鹏为蒙边督办。由大体相当于今天的军分区司令的洮辽镇守使,到升了半格的副省军级的蒙边督办,其长子张俊哲也立马升官,被省里委任为上校参议。当年为了抚慰这位部下,张作霖和他缔结金兰,尊称大哥。这一刻的“张大麻子”,则有点像中原大战时的张学良,成了双方都想抓到手里的香饽饽。而在一些人的心目中,如此这般,黑龙江好像就能平安无事了。

眼瞅着张海鹏跟日本人打得火热,其部下从参谋长到各团长、处长,都觉得不对劲儿。当年日俄战争站在日本人一边,倒也算不得什么,而且乱中取利了。可眼下日本人是对咱们东北下手了,再跟日本人勾搭连环的,传出去岂不遭国人唾骂?天下大乱,着急上火,人们都在思谋自己的出路,这汉奸却是当不得的。

以参谋长李盛唐为首的一帮将校,忧心忡忡,整日守候在张公馆,探寻消息。

10月12日晨,终于得知张海鹏决定15日进兵黑龙江,这下子这火上得更大了。

一直等到晚上10点,看到日本人打着饱嗝走了,张公馆没外人了,李盛唐率领众人,推举团长徐景隆为进谏代表的发言人,向张海鹏陈说利害。

未容徐景隆讲完,张海鹏张口就是“妈个巴子”:你们这帮喂不饱的白眼狼,忠义、良心叫狗吃了?忘了荣华富贵是谁给的了?

说罢,一甩袖子,扬长而去

一帮人就像被点了死穴,全杵那儿傻眼了。

在这支队伍里,这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可是谁也担待不起的。而且,一提起“忠义”两字,一些人就会觉得只要不背叛张海鹏,好像不管干什么都能心安理得了。

徐景隆懊丧不已,这下子把大老板得罪了,今后还怎么在他手下混呀?

另一位团长鹏飞赶紧追上去,跪地磕头:督办息怒,我们的荣华富贵都是督办给的,我们跟定督办了!

张海鹏遂令参谋处长哈玉良发布命令,部署向黑龙江进军。

九一八事变后的第一批伪军,几乎都是降敌的原东北军。

从士兵到将军,14年间没有伪军穿上日本军服的,再铁杆的汉奸也穿不上。倒是后来殊死抗战的抗联官兵,经常穿着日军服装,特别是后期。那是从变鬼的鬼子身上扒下来的,是为了生存,为了战斗。而一些人模狗样的东西,还穿着蓝灰色的东北军服装,就跟鬼子穿上连裆裤了。

事变后最早把枪口对准自己同胞的卖国贼,是最讲“忠义”、见到关帝庙便跪倒磕头的张海鹏,他的队伍也就成了中华民国的第一支伪军。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