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剑恩仇录》周绮和徐天宏最后在一起了吗?

2016-03-31 14:06:58 编辑:xiongyuanyuan 首页

  周绮和徐天宏的婚姻,当然是标准的政治婚姻,徐天宏入赘周家当上门女婿,第一个孩子也姓周姓徐,这是红花会弥补周仲英因己老来丧子的唯一手段。当然这桩婚姻对于徐天宏来讲无所谓,他全家都被大贪官方有德害得家破人亡,只身闯荡江湖,找一个完美的归宿无可非议,所以这是一桩三赢的买卖。当然更重要的一点是,在徐天宏和周绮的恋爱过程中,由恨生爱,在艰苦的对敌斗争中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并最终由感生情,也算水到渠成,可以相信,这个幸福美满的家庭的建立,是红花会历史上值得大写一笔的胜事。

  他们感情的相遇点,在于给徐天宏疗伤:张召重打了徐天宏三枚芙蓉金针,深射入骨,不拔不行。老张给小徐的三面金针,意义不同于杨过给小郭襄的三面金针,那可是要人命的!偏不巧兵荒马乱的荒郊野外,身边只有个二把刀同伴,只能死马当活马医。周绮烧草灰起金针一段戏是极温情的场景,一个粗线条的江湖豪门女,能够不计前嫌在那冰冷的寒夜费尽心血为战友中的唯一对手竭尽全力治伤,那是多么感人的场面!纵有万般罅隙,亦当灰飞烟灭;纵然天降瓢泼大雨,也当胜过天女拈花微笑

  金庸没让张召重在暗器上下毒,自然是有其原因,初期的张召重多少有武林高手的风范,不屑在暗器上喂毒,他只是在杀了大师兄马真后才彻底变成恶魔。同样,如果金庸上来就让周绮给徐天宏吸毒,直奔主题,恐怕周的内心多少是抵触的,毕竟“男女授受不亲”的观点她还知道,情节至此,下面发展就相当勉强,老子说“治大国若烹小鲜”,那是相当有哲理的----做什么事情都不要急,慢慢来,感情也是如此,需要慢慢培养。

  治伤只是起点,当他们抵达文光镇投宿唐婆婆家,徐自称是周家兄妹二人落难时,更是以这个小小的细节敲开了周绮的少女心扉------犹记得,甘凉道上,余鱼同那一曲多情的喇叭吹开了李沅芷少女的心扉,哦,对不起,是笛子。

  周仲英自己武艺相当高,但授徒不得法,疏于对子女的教育,而周大奶奶自己针织女红水平也相当有限,两人的传统家庭教育很成问题,这一点,骆冰和周绮极其相似。但骆冰是江南女孩,身上具有江南女孩天生的灵秀之气,再加上父亲和丈夫对其极其宠爱,所以后天得以完全弥补;反观周绮,一个标准的西北丫头,青春期全是在刀光剑影中度过,从来没有谁表扬过她漂亮可爱,连绰号都那么吓人,“俏李逵”,我们很难想象,女版的李逵就算美能美到哪里去?即便是周绮自己,恐怕也不把自己当作女人来看,她身上女性的柔美因此稀释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喝酒打架那是家常便饭,太平常不过。

  但徐天宏一句“(我)姓周。”彻底改变了周绮这十八年来的混沌状态,唤醒了周大小姐心灵深处的那种朦胧的少女初恋感情。可以说,这简单的两个字,标志着周绮女性角色彻底转换,因为对她来说,从此以后有人关心自己了,自己并不是一个整天喊打喊杀的无人过问的野蛮丫头。小说中周绮的反应是“望了他一眼,却不说话。”其实此时周大小姐心中涌起的千言万语,又怎能一言以蔽之?

  我们从文章中可见,从投宿唐婆婆家徐天宏自称姓周开始,周绮就彻底一反常态,完全换了个人一样,以前谁的话都可以不听,现在对小徐言听计从,再也不故意抬杠,这种显而易见的改变,很快就被周大奶奶看在眼里,并最终促使了美好婚姻的产生。

  周绮去杀糖里砒霜唐六,客观上连做了好几件好事:报了老婆婆丧子丧媳之仇、狠狠教训了有医术没医德的大夫曹司朋、间接挽救了余鱼同李沅芷的生命、得到兆惠攻打回部消息、得到军粮行走路线,一举多得,功不可没。又在潼关救母杀凶,两人合作铲除全书最卑劣的小人童兆和,双方的感情升温已经不可遏制,最后喜结连理已经不构成悬念。

  周绮在金庸小说中是个姿色极其平常的女子,形容她外貌的只有区区十八个字,“脸色微黑,大眼小嘴,面目俏美,十八九岁年纪”,可见并不算十分漂亮,也谈不上聪明,与“温柔”更是拉不上半点干系,不是传统的中国美女的形象。

  她一出场,就和红花会牵涉上了千丝万缕的关系,最后更以得到一个聪明能干的老公,弥补了自身的不足,他们的孩子,想必能取双方之长,成为红花会中出色的人。周绮是一个善良可爱的女孩,其大方率真、敢爱敢恨的性格,在金庸群女中,特立独行、矫矫不群,相对于陈家洛的患得患失、瞻前顾后,她犹显难能可贵,这个可爱的女性,在浩如烟海的金庸诸女中,如同夜空中的一颗小星,虽然不起眼,但却闪耀着柔和的光芒,照耀着徐天宏那颗饱经风霜的寂寞之心。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