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和会上的小国生存术:为何战败国会赢得领土

2016-05-11 16:28:15 首页

  在现今最红的国产科幻小说《三体》中,作者刘慈欣为人们描述了这样一种宇宙社会学法则:宇宙中不同文明一旦相遇,强大一方为了争夺资源及保护自己,就会对弱小一方扣动扳机,把对方整体毁灭。

  对于人类社会,也有一部分人持相似观点,认为在人类社会发展的过程中,这条“黑暗丛林法则”一直存在。

  但如果翻开人类历史,会发现无数的反例与“黑暗丛林法则”唱对台戏,在此之外还有更高级的文明法则——讲道理。

  1919年,当第一次世界大战尘埃落定之后,欧洲的旧秩序被打破,新秩序正在建立中,众多小国粉墨登场,他们在巴黎和会上讲着各种各样不同的“道理”,求得自身的生存空间,而不是被大国简单粗暴地“扣动扳机”。

  另一方面,美国坚持反对殖民主义的外交传统,威尔逊提出“十四点原则”,承诺民族自决。而世界大战削弱了列强的实力,老牌大国即便想操纵格局,也是力不从心。由此一个相对文明的建立国际秩序的 “帝国主义分赃大会”在巴黎召开。

2FEBF3D1-7455-4694-BDFA-02100B531FCB_meitu_14_meitu_15.jpg

  犹太复国主义者的文化牌

  巴黎,1919,一个中年秃顶的犹太人给他妻子写信:“昨天,2月27日,下午3点30分,在法国外交部召开了一次历史性的会议。一个了不起的时刻,我一生中最辉煌胜利的时刻。”这个人叫查姆·魏兹曼,犹太人领袖,被称为“充满热情的列宁”。他在那一天率犹太复国主义代表团参加巴黎和会的最高会议,做了四十分钟的发言。

  在这个被称为帝国主义分赃大会的巴黎和会上,小国并非毫无权利。美国总统威尔逊热情地呼唤“没有胜利的和平”,小国可以凭借民族自决的原则争得一席之地。

  魏兹曼领导的犹太复国主义团体便获益良多,他在巴黎和会大打文化牌,魏兹曼告诉美国外交官尼克尔森,犹太人是“继15世纪希腊人之后最有天赋的种族”,威尔逊也同情犹太复国主义:“我是牧师的儿子,应该使圣城回归它的人民。”

  擅长交际的魏兹曼克服了西方人的反犹情绪,他到处争取大国对犹太复国主义的支持,估计下来与政客文官的会面大约有2000次。为几十年后以色列建国奠定了充分的外交基础,到1948年以色列建国后,魏兹曼成为首任总统。

  波兰和捷克是东欧地区的先进民族,由于被大国瓜分,这两个民族不少人在同盟国军中服役,但他们的独立事业仍得到英法的认可。波兰尤其得到法国人的支持,因为波兰人是虔诚的天主教徒;也得到自由派支持,因为波兰有悠久的宪政传统。

  而捷克人是斯拉夫民族当中自治最好,教育程度最高的民族,其他斯拉夫人则染上了奥斯曼的腐败、专制病症。这两个国家独立后,很快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承认。

  个人魅力也是国家的名片

  一些小国在战争中没有加入协约国,也能在外交上成功。希腊是中立国,它的外交胜利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它有着和犹太人相当的文化软实力,西方上流社会从小接受的是古典教育,学的是希腊语,对古希腊文化如数家珍。

  另一个因素是它的首相维尼泽洛斯非常具有个人魅力。英国首相秘书弗朗西斯·史蒂文森称他:“一个极为典型的希腊人,他的精神和外表融合了所有古典主义气质。”在巴黎和会的餐桌上,维尼泽洛斯是无可争议的主角,他绘声绘色地讲述自己当游击队和土耳其人斗智斗勇的故事。

  另外维尼泽洛斯也是国联的热情支持者,宣扬西方价值观,反对德意志军国主义,帮助协约国干涉苏俄,不失时机地引用威尔逊原则争取领土,获得了东西色雷斯,在和会上希腊大获全胜,维尼泽洛斯被认为是自伯里克利之后希腊最伟大的政治家。

  除了两希文明之外,对西方文明影响最大的是罗马。巴尔干半岛上的罗马尼亚也大打文化牌,一直强调他们是罗马帝国的继承人。然而罗马尼亚在外交上真正拿得出手的不是软实力,而是大美女,准确地说,是他们的女王,风情万种的玛利亚。劳合·乔治说她“非常调皮,但很聪明”,克雷孟梭也认为她很有趣。

  在战争过程中,罗马尼亚并不老实,它像个炒股者在观望,英法占上风的时候,加入协约国;协约国暂时失利时,它和德国签订和约;绰号“老虎”的克雷孟梭对此发怒后,国会重新向德国宣战。在巴黎和会上,罗马尼亚是所有战胜国里收获最大的一个,人口和疆域扩大了一倍,罗马尼亚能在外交上获胜,除了女王的魅力,别无其他道理。

001o7SlQgy6EGqmsqqi86&690_meitu_12.jpg

  战败的小国不作不会死

  即便是战败国,也能争取宽大处理。奥匈帝国解体后,奥地利无疑是旧王朝的正统代表,成为协约国的惩罚对象。

  但和德国相比,奥地利受到的处罚轻多了。总理伦纳性格活泼,一表人才,他率领代表团到了巴黎后,发言权不多,但他们总会耐心等待,看书、打牌,而德国代表团则表现得冷峻无趣。

  奥地利作出不会同德国合并的保证后,得到了宽大处理,分得一块农田(在帝国时期原属匈牙利,向维也纳供应蔬菜和牛奶),成为唯一增加领土的战败国。和会结束两年后,赔款委员会宣布奥地利没有任何偿还能力。而在战后美国的救济名单上,奥地利是第四大受惠者。

  保加利亚则受到严重的惩罚,它的外交失败被归咎于太作,其政客愚蠢到乐观的地步。新选上来的政府宣称“战争是一小撮被德国收买的政治家强加到头上的”,并把开战的老国王赶走,以为这样就可以摆脱战败国的地位。

  1918年,武器和食物缺乏迫使保加利亚成为第一个投降的同盟国。当政者并不把这当成不光彩的事,反而认为协约国应感谢保加利亚率先提出和平,还宣称对邻近两个保加利亚人占多数的地区拥有主权,这不就是摆明了作死吗?

  美国代表称保加利亚是被宠坏的孩子。最终这个国家失去了十分之一的领土,赔款9000万英镑。但保加利亚的解决方案也很简单——赖账。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