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秘史:揭秘纳兰容若真的暗恋康熙的妃子吗?

2016-05-27 13:43:46 首页

  大家都知道,纳兰家是大家族,纳兰容若的父亲纳兰明珠是一代权臣,其家世是满洲正黄旗。叶赫那拉氏清朝贵族八大姓之一。这么显赫的家族,和皇室应该有婚姻往来关系,所以首先查一查史书里康熙的后妃资料中,有没有纳兰家的人。查阅发现,有位惠妃,是那拉氏,是康熙当时四大妃子之首,传说是明珠的妹妹,容若的姑妈。但这个传说可能不靠谱,惠妃和纳兰明珠压根就不是一家人,只不过他们都是金台石之后。再查,发现有个通嫔,也是那拉氏,在康熙身边,起初是贵人,后来封通嫔,给康熙生了两个皇子,都早夭,幸亏有个女儿嫁了好女婿,为清朝立功,通嫔才升到这个位置。通嫔寿命应该比较长,活到了乾隆九年,即1744年。通嫔第一次给康熙生孩子是在1675年,就算这一年通嫔是15岁,这么算起来,她至少活了84岁。她也算是纳兰容若的亲戚,辈分没搞清楚,但就算和纳兰容若同辈,同是纳兰大家族,应是堂妹,不是表妹。

  由此看来,纳兰容若应该没有表妹选入后宫。然而,关于纳兰容若情定表妹,因表妹选入后宫而郁郁而终的传说,早在当时就传得沸沸扬扬。造这个谣言的罪魁祸首是谁呢?清朝有本无名氏写的书,叫《赁庑笔记》,就煞有介事地提到这传闻,大意如下:“纳兰眷一女,绝色也,有婚姻之约。旋此女入宫,顿成陌路。”纳兰喜欢一个绝色女子,已经有了婚姻之约,不久这女子就选入后宫,两人顿成陌路。这会是传说中的表妹卫琳琅吗?虽然已是既成事实,可纳兰不能忘情,琢磨着要和心上人见一面。“愁思郁结,誓必一见,了此夙因”,于是趁着宫中办丧事,纳兰容若假扮成进宫念经的喇嘛,见到了表妹。可惜的是,“而宫禁森严,竟不能通一语,怅然而出”。这段描述有场面,有氛围,有情节,有表情,故事说得有板有眼,但其实不靠谱。不过,作为一部短片爱情小说,它已经很成功了。

  据说纳兰为此惆怅不已,还写下《减字木兰花》,深情而痛苦地写道:“相逢不语,一朵芙蓉著秋雨。”两人想说话,却怕人看见,“待将低唤,直为凝情恐人见”。将这首词附会成纳兰与表妹在宫廷相见的场面,其气氛,其情态,还挺吻合的。据说“人生若只如初见”也是讲他与表妹的情缘的。因此,剧中说纳兰容若与表妹卫琳琅的因缘纠结,也不是完全没有依据,就算没有历史依据,也有传说依据,传说过得久了,尤其是传播得久远了,也是一种历史,算是一种文学源头。那么,纳兰的感情婚姻生活到底如何呢?

  纳兰自己只活了三十来岁,才华已经充分地舒展开来,但人生还没有充分地舒展开来,婚姻也如此。他娶的第一任妻子卢氏,是两广总督卢兴祖之女,是名门闺秀。结婚那年,纳兰公子20岁,卢氏18岁,夫妻恩爱。据说,两口子无论门第还是颜值,抑或才学,都挺匹配的。可惜的是,天妒佳偶,卢氏婚后三年死于难产。

2.png

  这对纳兰的打击很大,因此写下浣溪沙表示悼念,“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不是西风就是黄叶,气氛很萧条,情绪很哀伤。纳兰这时已经不愿意面对现实,宁愿沉醉在酒乡,“被酒莫惊春睡重”,你们不要惊醒我春日酒后的沉睡。在追思亡妻的点点滴滴时,他忽然觉得拥有时是多么珍贵,那时看起来稀疏平常,如今却已无法挽回,“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纳兰认为他和卢氏的恩爱以及才情,丝毫不亚于赵明诚和李清照两口子。赵、李闲时比试记忆力,看谁能先说出某个典故出现在哪部经典的哪一页,谁先背出来,谁先喝茶,但是喝茶的那一位经常笑得把茶都泼出来。生活中的点滴,交往中的细节,彼时不觉得稀奇,如今却成为记忆中的珍宝,再也无法重复。

  纳兰很长一段时间沉浸在丧妻的悲伤当中,写词也是一再以亡妻为吟咏对象,叶舒崇在卢氏的墓志铭上说纳兰“悼亡之吟不少,知己之恨尤深”。甚至看到家中器具和装饰品,他都会想起亡妻,“晶帘一片伤心白,云寰香雾成遥隔”,连家中卷帘的白色都成了“伤心白”,真所谓处处伤心,触目伤心。

  纳兰总是在这样一种精神状态下,怪不得体弱多病,活了30岁就没了。卢氏之后,纳兰又娶官氏,同时还有一房妾,叫颜氏。卢氏、官氏和颜氏,按照当时的婚姻理念来说,都是明媒正娶的,不可能有什么一方被选进宫,另一方念念不已的无奈结局。纳兰感情生活的收官一笔,应该是沈宛吧,纳兰30岁的时候和她相好,但才好了一年,纳兰就没了。沈宛是个文艺女青年,18岁就有诗集《选梦词》问世,还挺畅销的。这么一说,卫琳琅岂不是连影儿都没的事了?查,继续查。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