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万万岁第32集剧情介绍 金娜鼓励李上做复建

2016-09-26 10:38:21 编辑:rujiaping 首页

  裴静大声的叫桐桐不许再喊金娜妈妈,顺手打掉桐桐手里的零食,吓得桐桐大哭说讨厌妈妈。

  桐桐跑回去把裴静关在门外,说自己不想看到他,只喜欢金娜妈妈,便哭着打电话给金娜要她明天下午来幼儿园接他,金娜一口答应。

  次日金娜带着桐桐在游乐园玩,正巧吴所谓也来,看到出国回来的金娜高兴的约她一起吃晚饭,这时裴静一把推开金娜,说金娜不要再当第三者破坏她的家庭了。金娜看到周围人都在围观他们,觉得脸面挂不住就走了,吴所谓拉也拉不住。

  张硕打电话给金娜叫她来下李上家,有点麻烦事。

  吴所谓到家把裴静叫出来谈,开门见山叫裴静明天就搬走,租金和房子他会想办法。裴静哭着抱着吴所谓说是自己错了也后悔了,求吴所谓原谅。吴所谓坚定的说自己后半辈子只爱金娜,叫裴静不要在自欺欺人了,希望明天一早平静的离开这个家,而不是赶走她。

  张硕对着赶来的金娜说李上好几天没有做复健了,把自己关在屋里好几天了,希望金娜去劝劝他。金娜来到屋里看到李上四周散落着酒瓶,劝到说,恢复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需要等待和努力,李上怒道 金娜就是在演戏同情他,自己不需要她的怜悯,便强吻了金娜。金娜气的离开,李上气的抽了自己一嘴巴,张硕知道李上怕金娜觉得亏欠他才来照顾他,便说 想赶金娜走,不应该用这么伤人的办法。

u=1681851188,471019360&fm=11&gp=0.jpg

  吴所谓坐在李上家附近,这时金娜也不期而遇,吴所谓一把搂着疲惫的她。跟着吴所谓的裴静 和从家追出来的李上看到此情景。吴所谓对金娜说,裴静要走了今后不会再做令金娜伤心委屈的事情了,金娜说前面去看李上了,恢复的不好在自暴自弃,现在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面对李上。裴静、李上伤心的看着这一幕各自走了。

  天亮吴所谓回到家,裴静说今天带桐桐出去一天,留个美好的回忆,五点前会把桐桐送回来的。吴所谓谢谢她的理解。

  朱丽娅开心的向金波炫耀客户送自己的香水,又引来金波一阵醋海,两人说着说着又吵了起来。

  吴所谓和金娜手牵手走到吴所谓家,吴所谓叫金娜等一会自己去接桐桐一起吃晚饭,眼看到了五点裴静还是没有把桐桐送回家,吴所谓越等越着急,忍不住出来找金娜说裴静没有把桐桐带回来,手机也关机,两人着急的四处寻找桐桐。

  在附近花园找到了桐桐和裴静,裴静和桐桐道别,桐桐说不要金娜阿姨,就要爸爸妈妈在一起,吴所谓看着金娜离去的背影也说不出挽留的话。

  回到家桐桐哭着说不要妈妈走,求吴所谓不要让妈妈走,吴所谓心软的说要不在住两天,裴静回房前,笑着看着吴所谓。

  李上拄着拐杖在超市直接打开酒喝,超市店员说一定要先结账才能喝,两人互相拉扯着。

  派出所打电话给金娜说李上在超市蓄意闹事,要金娜过来下。李上出了派出所对金娜说不要管他,自己腿废啦,并说自己也不能像以前那样照顾金娜。金娜哭着说你不努力怎么知道腿废了呢,金娜戴上之前李上给他的钱做的求婚戒指,鼓励这他,说自己愿意陪着他,李上哭着答应。

  金娜把李上带回家,花枝俏帮李上针灸叫他快点好起来。李上坚定的说自己一定会好起来的,感激的看着金娜说谢谢。

8807816631768021291.jpg

  李上在家努力着做复健,收拾家里之前被他弄乱的残局。

  吴所谓带着盒饭给吴妈妈,吴妈妈问道裴静最近怎么没有来啊,金娜虽然对他们好但是毕竟不是桐桐的亲妈,吴所谓打断的说叫她别瞎操心了,自己和裴静肯定是不可能的。这时裴静拎着自己做的饭来给吴妈妈吃,吴妈妈看到裴静因做菜受伤的手指,心里又是一阵感动。

  金娜在医院碰到前夫小王,是来陪老婆产检,看到金娜说以前的事真的对不起,自己有了孩子才知道父母的责任。金娜表示以前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

  同事家里有事希望金娜顶个夜班,吴所谓见金娜手机、办公室电话不接,直接来金娜办公室说一起吃个饭,被金娜要做夜班为由拒绝了。

  深夜吴所谓在金娜家截住了金娜,说为什么躲着他,金娜表示他们两人不能那么自私,桐桐需要的是亲生妈妈,看的出裴静是真的想弥补,人除了爱情 还有责任和义务,不能牺牲掉桐桐对妈妈的渴望和幸福。吴所谓拉着金娜手说,自己不能失去她。金娜哭着挣脱了吴所谓说不要再来找她了。金娜走的时候脑子不停的回忆和吴所谓相识相知相爱。吴所谓含泪看着金娜的背影。

  李严一回来就给花枝俏看准备帮她在加拿大 办个医院康复中心,花枝俏开心的看着证书,但是说自己真的没有办法嫁给李严,李严表示这个不是要花枝俏嫁给他的要挟,就当去加拿大顺便旅游,不要有负担。花枝俏一感动抱住了李严,被一边躲着偷看的金志扬看到,受不了昏过去了。花枝俏吓得立马送去了医院。

  金娜从手术室出来,表示主治医生说金志扬是受到重大刺激才会昏过去,花枝俏着急的哭着叫金志扬快点醒来,花枝俏哭着交代金娜去把店里关几天,金波朱丽娅去拿金志扬的换洗衣服。边哭边骂金志扬小心眼,自己没有答应和李严的事,快点醒过来啊。

  深夜金波劝着花枝俏先回去休息下,明天早上再换自己睡觉,花枝俏不放心的交代着。

  第二天一大早花枝俏心急火燎的赶来病房发现金志扬的床位空空如也,金波在一边睡觉,连忙叫醒金波四处寻找。

2016815173859_13323.jpg

  金志扬穿着病号服拖鞋在大马路上四处游荡。

  孙文娟看着没来上班的金志扬,担心的去金志扬家里来找他,看到金志扬精神恍惚的回到家,急的直喊 哥你怎么啦。

  花枝俏一路埋怨金波睡觉,金波提议去金志扬家找找看。花枝俏急的一身汗看到金志扬在家,准备放心的走。这时孙文娟突然偷偷的拍了一下金志扬,金志扬立马叫花枝俏小刘,要安排工作。看到神志不清的金志扬,花枝俏金波连忙把金志扬送回医院。

  医生表示金志扬有可能突发性失忆,如果待在熟悉的环境之后有可能会记起来。金志扬就在玩手里桔子,谁都不理采。金娜提议把金志扬接回家去住,花枝俏表示不妥。

  吴所谓把吴妈妈接回家,吴妈妈表示这些日子一直观察裴静,感觉她是真心悔过,要求儿子再给她一次机会,以后金娜万一和吴所谓结婚有了孩子,还会对桐桐好么。吴所谓表示现在说这些没有用了,自己就是想和金娜在一起。

  金娜和金波在商量着父母的事情,决心把金志扬接回家住。金娜决定再去找花枝俏谈谈,花枝俏觉得自己已经离婚了,现在金志扬回家住,人家会以为她要复婚了。金娜表示自己爸爸受大刺激全是因为花枝俏,花枝俏嘴硬不承认说金志扬他自己小心眼。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