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说澶州之战是宋朝最羞愧的一战?

2017-03-20 10:45:20 编辑:chenshiyu 首页

  1004年九月,萧太后燕燕以索要关南为名,南侵宋朝,一路攻城掠地势如破竹

  九月中旬,辽军前锋达到遂城、顺安军等地,宋将魏能、石普等率军抗击,虽互有胜负,但辽军并未攻下遂城和顺安军。辽军又东侵保州,结果战败,随后进攻定州。宋朝总管河北防务的都部署王超,按照宋真宗赵恒的诏令设阵于唐河,手拿诏书,按兵不动,怯敌拒战,贻误战机,导致辽军继续南下,其锋锐不可当。

1.jpg

网络配图

  这时,在朝廷内部,大臣们对于赵恒是否北上亲征展开了激烈的争论。副宰相王钦若偷偷地做赵恒的工作,希望他迁都江苏南京,枢密院大臣陈尧叟则请赵恒逃往成都,京都之内一片张皇失措之态。宰相寇准非但不同意迁都,反而要求赵恒北上亲征,而且说服赵恒,罢免了王钦若的副宰相职务。

  在寇准的耐心劝说下,赵恒终于终于答应北上亲征。不过,赵恒刚刚抵达滑县附近,随行大臣又纷纷提出南逃迁都,赵恒又打不定主意了。寇准坚持要赵恒亲征,见对方动摇,又拉来老将高琼一起做赵恒的思想工作,还点明厉害说,如若南逃,辽军追击将更快,那时,不但到不了金陵,还有在半路被俘的危险,赵恒这才决定继续北上。

  这次辽军南侵也是憋足了劲,而宋军在各地坚守,也不示弱。辽军进攻瀛州(今河北河间),萧太后辽圣宗母子齐上阵,亲自擂响战鼓督战,宋将李延渥、史普率城内军民奋勇抗击,还以石块大木还击辽军。经过十多天的激战,辽军并未攻下城池,死伤很多,无奈只得退兵。辽军又绕城南下,前锋直抵澶州。

  赵恒刚刚到达澶州地界,各地宋军已经在澶州集结,与南下的辽军开始了十分惨烈的战斗。混战中,辽军大将萧挞览到前线督战,不想被宋军威虎军头张瑰的床子弩所发的弩箭击中脑门,辽军败退,宋军乘势掩杀过去,辽军大败。而且,萧挞览当晚即因伤势严重而死。萧太后见城没攻下,反而损失一员大将,信心大挫,也随即有了退兵的打算。

  而在战争激烈进行的同时,宋辽双方的议和行动也在悄悄进行。望都之战被俘的辽将王继忠,就通过中间人送信给赵恒,希望和谈。被辽军打怕了的赵恒,马上回信给王继忠,同意议和,并派大臣曹利用负责具体事宜。赵恒求和心切,还向曹利用说,只要议和成功,哪怕赔钱百万都行。但宰相寇准听说后,马上找到曹利用,命令他赔款金额总数不得超过三十万,否则,有你好看。

6137929938.jpg@100q.jpg

网络配图

  于是,同年十二月,宋辽双方实现议和,规定宋朝每年赔辽绢二十万匹、银十万两,以此换取和平,因澶州郡名为澶渊,这次议和史称“澶渊之盟”。

  澶州之战,宋朝赢了战争,却输了银子,更重要的是输了自尊,这可以说是宋朝最值得羞愧的一件事情。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