妓女起源:齐桓公用女俘满足齐国男人的需求

2017-04-18 15:18:00 编辑:dengyunqian 首页

  在我国,大部分学者认为,中国的妓女起源于殷商的女巫,并把那个时代称为“巫娼时代”。

  但是,我个人认为,在中国和西方的妓女起源问题上是有着本质的不同的。因为史书与宗教典籍中找不出一条关于殷商女巫卖淫的确凿材料,这点和西方不同。

  中国最早的妓女,实际是战俘和奴隶。《史记。匈奴列传》中,就有“夏蓄女乐、倡优”的记录。此后,王孙公卿都有在自己的府中养大量的女子的习惯,一来是为了淫乐,二来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地位。《周礼》上提到的“女酒,女舂抭,奚以下千人而弱”,其实都是指供帝王淫乐的女性。这种妓女统一被称作官妓,但是我一直认为官妓并不是传统意义上妓女,其实她们是奴隶,和其他奴隶不同的是她们的工作只是献身和献技而已。

  到了春秋齐桓公的时候,我们熟悉的管仲改变了这一切,他单独把妓女列为一项职业。

齐桓公

网络配图

  《战国策。东周策。周文君免士工师藉》一文中,写了这么一段话,“齐桓公宫中女市七,女闾七百。”“闾”是门的意思,齐国常常在宫中以门为市,这句话翻译过来就是,在齐桓公的宫中,一共拥有七个做性交易的市场和七百多个倚门而站的妓女。这是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把妓女和交易相联系的记录。从这里看,关于妓院的记载要比西方早上五十多年,在这种事情上,泱泱中华,也绝对不输给外夷。而这个“天才”想法的创始人,就是被孔子诸葛亮奉若神明的齐桓公的大管家管仲。

  清朝的褚学稼说:“管子治齐,置女闾七百,征其夜合之资,以充国用,此即花粉钱之始也。”现代学者黄现璠著的《唐代社会概略》也持有这种观点。以上不仅证明了这些女人不但成了交易的商品,而且她们还要把自己性交易所得的一部分交税,这是一种典型的性服务合法化。

  看来管仲背上这个不光彩的发明记录是在所难免了,我在第一卷的《齐桓诸妻不如管仲一妾》的文章中详细说了管仲这个人物,不要以为他脑残,故意搞出了这么个妨碍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产物来,恰恰相反管仲很优秀。

  首先说,管仲并不是一个眼光很差,人尽可妻的男人,他的小妾婧是个多么聪明美丽的女人啊,这还只是管仲的一个小妾而已。所以说,管仲开办这种营生,并不是为了性欲的需要,其实他是有着很深层次的考虑的。

  《韩非子。外储说》上说:“桓公见民行年七十而无妻,以告管仲。对曰:‘臣闻上有积财,则民必匮乏;宫中有怨艾,则民有老而无妻者。’桓公:‘善。’令于宫中女子未尝御者出嫁之,乃令男子年二十而室,女子年十五而嫁。……桓公之伯也,内事属鲍叔,外事属管仲,被发而御妇人,日游于市。”

  在齐国有很多男性没有纳礼的资本,娶不起媳妇。许多男子又因为无处发泄性欲而苦恼,另一方面,由于齐桓公和管仲的连年征战,获得了大量的女性奴隶,这些女奴也需要安置。而这样的性服务交易场所的形成,满足了两方面的要求,男性可以找到心仪的女性(价钱肯定比纳礼要低得多),而女性也可以凭借服务得到报酬。这一来,社会上有些男子无妻的矛盾缓和了。

妓女

网络配图

  而发展国内的经济,也是这个特殊市场的一个重要作用,特别是搞活跨国经济,这种性交易是非常有作用的。很多各国的名士和公子,都愿意到齐国来看看这个国家经营的妓院,这在很大程度上起到了比招商引资更好的效果。而齐国的这种妓女产业的经营模式,很快被各国所效仿,各国在其经济产业中都增加了性服务这一块内容。

  大国之间的外交,甚至政治领域,也多采用用这些妓女作为政治筹码和交易的事件。

  战国后期,由于媵妾制度逐渐被取消,再加上商业的繁盛、都市的兴起和井田制的被破坏,妇女流落为妓女的日益增多,加上战国时期社会通用金属货币,使嫖娼更加简易化了,“私娼”就蔓延开来了,而这些妓女的命运大多数是非常悲惨的。这些女人还有的被输送到军队去“慰安”,这到汉代,就逐渐发展成了营妓制度。

  在中国的几千年发展中,妓院逐渐形成了一种文化,许多艺术和文学都与中国的妓院有着难以割断的联系。而青楼文化和妓女产业一直到晚清,甚至民国的时候,还有古时的遗风。

齐桓公

网络配图

  但是,自从中国共产党取得天下后,政府就着手进行了一系列行动,并且在1960年宣布在中国大陆根除卖淫业。这在很大程度上是一种社会进步,但是却形成了后期的一种社会性交易的畸形的变异。

  妓女是一种剥削制度的产物,在有剥削制度的社会里,妓女多是出生于穷苦之家,为了能够生存下去,不被寒冷和饥饿夺去生命,不得不从事出卖肉体的生涯,这种生涯是带有一定的强迫性质的,并不是她们所愿意接受的,她们的内心世界是相当痛苦而不被理解的。

  很多人都在分析,妓女的根源是什么,专家用什么私有制啊、农村经济的城市化等等理论去解释。其实,大可不必把圈子绕得这么大。《金瓶梅》中,潘金莲说过西门庆两句话,“属皮匠的,缝着的就上”,“若是信着你意儿,把天下老婆都要耍遍了罢!”这两句话无疑说出了妓女不幸的本质,实际还是那些臭男人的欲望。这种欲望会随着自己财富的增加而越发强烈起来,这就为性服务行业提供了广泛的市场根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