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密:晚清重臣曾国藩与两个妓女的故事

2017-04-20 11:39:42 编辑:dengyunqian 首页

  曾国藩几个老婆?据说有两个。一个是在家时就父母包办的。另一个是在行军打仗时,曾国藩皮肤病,缺少人照顾,他的部下就先斩后奏给他找了个女的做小妾。后来二人感情也不错,只是后来这个女的死了。曾国藩在老婆面前是一个好丈夫,在子女面前是一个好父亲,在军营里是一个好长官,在朝廷是一个好臣子,在衙署是一个好上司,一言以蔽之,在他身上找不出半点瑕疵,被称为“千年第一完人”,就连毛泽东和他的死对头蒋介石都是他的忠实粉丝,可见其魅力所在。毛泽东年轻时对曾国藩倾情备至,说“余于近人,独服曾文正”;蒋介石的枕边则铁定放着两本书,一本是宋美龄指定的《圣经》,另一本则是他自己爱不释手的《曾文正公家书》。究其根源,这一切魅力在于曾国藩道德学问甚是了得,凡事必按礼制出牌,他坚定不移地执行孔夫子“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的训条,因此赢得了“中国最后一个理学家”的美誉。

  然后,让人感到意外的是,这位道貌岸然的理学家居然也做过荒唐事。比如狎妓。关于曾国藩与妓女风花雪月之事,有对联为证。

曾国藩

网络配图

  曾国藩一生以很会写对联而自鸣得意,是大清朝著名的“对子”发烧友,他的楹联涉及喜庆、哀挽、题赠及山川名胜等,尤以挽联著名。道光年间在京师的湖南人中流行一种说法,只要哪里死了湖南老乡,有两个人必然出场,一个是新宁人江忠源必定到场吊孝,一个是春风得意的官场新秀曾国藩必定撰送挽联。

  曾国藩的所有楹联被如数收入《曾国藩全集》,其中有两幅挽联格外打眼。这两幅挽联都是追挽妓女的,妓女之类的字眼出现在一个道学家的笔下,自然让人有些意外。

  一副是挽妓女大姑:

  大抵浮生若梦;

  姑从此处销魂。

  一副是挽妓女春燕

  未免有情,对酒绿灯红,一别竟伤春去了;

  似曾相识,怅梁空泥落,何时重见燕归来。

  妓女大姑到底是何许人也?

  说法有三:第一种说法,著名学者唐浩明先生说她是湘乡县城的一个妓院的粉头,即性服务工作者;第二种说法,有人说她是胡林翼在金陵泡过的一个妓女;第三种说法,是曾国藩在金陵(今南京)认识的一个妓女。

  唐浩明在他的小说《曾国藩》里如此描述:曾国藩并不是一个六根清净得完全不思女人的苦行僧。年轻时,他也曾对歌楼舞女有过浓厚的兴趣。湘乡县城挂头块牌的粉头大姑死的时候,曾国藩还为她送了一副风流挽联:“大抵浮生若梦,姑从此处销魂。”进京后,他想到自己贵为天子门生,言行要多加检点,后拜唐鉴为师,做了理学先生的门徒,更加规规矩矩,谨言慎行,自觉地将歌舞声色摒弃于千里之外了。带勇之后,他立志要事事身先士卒。兵勇久离妻室,又手握刀枪,故历朝历代,军纪再严的部队都不可能杜绝奸淫。曾国藩决心把湘勇练成一支军容整肃的曾家军,先从自己做起,不近女色。欧阳夫人劝他,不少分统、营官自己想带女人,也怂恿他买妾蓄婢,曾国藩一概予以拒绝。

  按照唐浩明的描述,即便去青楼狎妓,对曾国藩的形象并无损害。因为事情发生在曾国藩年轻的时候,他不过犯了一个天下男人都容易犯的错误。此时他还没有拜在唐鉴、倭仁等理学大家门下进行修炼,情有可原。诚如他的粉丝毛泽东同志所说:“允许一个人犯错误,也允许一个人改正错误,改正了还是一个好同志。”如此观之,曾国藩即便年轻时管不住自己的裤裆,做过几次风流嫖客,但后来知错就改,修身养性,严格要求自己,依然还是个好同志。

曾国藩

网络配图

  唐浩明对大姑这个角色作如此安排,不知道是果真认定大姑是湘乡妓院的粉头,还是不忍心给日后修成正果的曾国藩脸上抹黑。

  也有人将大姑与湖北巡抚胡林翼扯上了关系,认为这是胡林翼写给妓女大姑的楹联。这种说法也有一定的理由。因为胡林翼年轻的时候,本就是个孟浪男子,是经常流连于烟花巷的著名嫖客,加上他又长得一表人才,与妓女的风流韵事更是数不胜数。不过仔细推测可以发现这种说法不太靠谱。这幅对联在《胡林翼全集》里并未收录,而出现在《曾国藩全集》里,应该说为胡林翼所撰的可能性极小。

  关于大姑是曾国藩在金陵认识的妓女之说,更是有趣。

  大意是,同治三年六月,曾国藩攻灭太平天国的首府金陵城后,当时的江南因战火连连,四处一片焦土百废待兴,如何振兴战后的江南,是令曾国藩头痛的现实问题。为了使江南这片富庶之地重新焕发出活力,深受儒家文化熏陶的理学家曾国藩,居然一反常态,“效管仲之设女闾”,允许设立妓院,大力培育性产业,他首先在金陵发布《弛娼令》,并亲自倡设六家妓院于清溪一带,允许六家任意增妓,以扩大规模,于是六家公开营业,“招四方游女,居以水榭,泛以楼船,灯火箫鼓,震炫一时,遂复承平之盛”。

  妓院建起来了,为了打消广大嫖客的顾虑,也为了刺激消费,拉动内需,老曾头率先垂范,数次与幕僚、宾客来到秦淮河畔游览,召妓歌舞助兴。见总督大人以身作则,不顾礼教约束,投身烟花深巷,带头消费,流连于十里秦淮,众嫖客便纷至沓来,于是娼妓业很快地在江、浙地区向外地蔓延恢复。“一时士女欢声,商贾麇集,河房榛莽之区,白舫红帘日益繁盛,寓公土著风闻来归,遂大有丰昌气象矣。”短短十年时间,战后一片废墟的江南旧貌尽复。弛而复盛之际,有骚客写诗曰:“何顿风流久寂寞,青青无复柳千条。谁知几劫红羊后,又见春风舞细腰。”

曾国藩

网络配图

  在恢复金陵繁华的问题上,理学家曾国藩两手都要抓,两手都很硬。一手复兴儒学,一手复兴娼业,着实让很多熟悉他的人大跌眼镜。不过,曾国藩复兴娼业倒也诞生过一个才子佳人的故事。多年之后,状元洪钧来到这里喝花酒,认识了妓女赛金花,倾倒在她的温柔乡里,最后纳其为妾,留下一段烟花传奇。

  在老曾头以总督身份身先士卒奋斗在风流一线的过程中,他认识了妓女大姑,当她香消玉殒之时,曾总督写一幅挽联:大抵浮生若梦,姑从此处销魂。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