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揭秘:曹雪芹到底有没有反清复明

2017-04-21 18:43:39 编辑:lvyanling 首页

  曹雪芹有没有反清复明这个问题,已经被摆到桌面上辩论过很多遍了,都快辩论得耳朵起茧了,不过迄今没有定论,没有哪篇文章能让所有参与辩论的人都信服。

  这也是个很无聊的话题——曹雪芹是不是反清复明,碍不着咱们什么事儿。但是作为一个无聊的家伙,我还是想把这个无聊的话题再捋一捋。

  从民国到现在,认为曹雪芹反清复明的一派主要持如下证据:

网络配图

  一、《红楼梦》前八十回总是出现“大明”,不该出现的时候也出现。比如说,第13回《秦可卿死封龙禁尉,王熙凤协理宁国府》:“贾珍因想着贾蓉不过是个黉门监,灵幡经榜上写时不好看,便是执事也不多,因此心下甚不自在。可巧这日正是首七第四日,早有大明宫掌宫内相戴权,先备了祭礼遣人来,次后坐了大轿,打伞鸣锣,亲来上祭。”第53回《宁国府除夕祭宗祠,荣国府元宵开夜宴》:“那晚各处佛堂灶王前焚香上供,王夫人正房院内设着天地纸马香供,大观园正门上也挑着大明角灯。”还有第14回《林如海捐馆扬州城,贾宝玉路谒北静王》:“凤姐出至厅前,上了车,前面打了一对明角灯,大书荣国府三个大字,款款来至宁府。”

  “大明宫”也还罢了,唐朝就有;“大明角灯”显得有些怪异。您知道,这种灯用的灯罩是煮软之后再撑大的羊角,所以既叫“明角灯”,也叫“羊角灯”,或者简称“角灯”。清朝人怕触犯文字狱,一般都是写“羊角灯”,很少有人像曹雪芹这样毫不避讳写“明角灯”甚至“大明角灯”的。我翻读清人笔记和清代小说已有两百余部,除了在李渔《闲情偶寄》中见到“明角灯”这个写法,其他所有书里写的都是“羊角灯”。

  后来续写《红楼梦》的一些清代文人就开始避讳了,像嘉庆年间琅環山樵的《补红楼梦》第34回:“于灯少之处,添设了许多高竿,上安辘轳,将五色羊角灯扯上,连接到地,上入云霄。”

  二、《红楼梦》前八十回有很多歌颂明朝、诋骂清宫的暗语。如第19回《情切切良宵花解语,意绵绵静日玉生香》,借贾宝玉之口说“除明明德外无书”,第7回《送宫花贾琏戏熙凤,宴宁府宝玉会秦钟》,焦大醉骂“爬灰的爬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影射清初皇太后下嫁睿亲王多尔衮的政治谣言,还有薛宝琴转述“真真国女孩子”的诗:“昨夜朱楼梦,今宵水国吟。岛云蒸大海,岚气接丛林。月本无今古,情缘自浅深。汉南春历历,焉得不关心?”这个“朱”是明朝国姓,“汉”是中华正统,诗里怀念朱明、关心正统的情怀非常明显。

网络配图

  三、曹雪芹有一挚友,名叫张宜泉,是很高调的反清人士,曹能跟他长相往来,足以证明曹的政治倾向。

  而认为曹雪芹没有反清复明的一派则驳斥如下:

  一、过度解读和过度阐释都是“索隐派”红学家的老毛病,犯这个毛病的人虽然不同于清廷的大搞文字狱,但思维方式却完全一致。什么“大明宫”、“明角灯”、“明明德”,什么“朱楼”、“汉南”,都是曹雪芹无意中写出来的,根本就不暗藏什么政治寓意。要说用“明”字和“朱”字就是反清复明,那清宫大殿里还悬着“正大光明”的大匾呢,康熙雍正乾隆这祖孙三人还修过“圆明园”呢,被吴三桂杀掉的云南巡抚朱国治还是清朝的忠臣呢!

  二、已经有红学家指出,张宜泉这个人纯属虚构,连他的《春柳堂诗稿》都是后人编造出来的,所以曹雪芹不可能有这个反清复明的朋友。

  三、曹雪芹是旗人,祖上是包衣,他的曾祖、祖父和父亲都受过清廷恩惠,他小时候锦衣玉食醉生梦死的生活全得于此,他本人还参加过清廷的科举考试,在清廷的官学里念过书,怎么会反清复明呢?

网络配图

  四、甚至曹雪芹其人是否存在,都是个悬而未决的大问题,因为有学者考证:长期以来用于考订曹雪芹生平和志趣的作品集《废艺斋集稿》其实是一部伪作,宗室子弟敦敏、敦诚哥俩提及曹雪芹的诗文也是由后人编造的。

  这么捋完之后,相信大伙会更糊涂:到底谁说得对?

  我的回答是:上面哪种说法都有道理,又都有漏洞(比如曹雪芹参加清廷科举这一条证据,并不能证明他不会反清复明,因为辛弃疾也参加过金国科举,但并不影响他后来抗金),咱们且待更多的、更靠谱的文献问世。我个人倾向于认为曹雪芹是实有其人的,也倾向于认为他是《红楼梦》前八十回的真正作者,不然我们追星追了这么多年,突然发现偶像竟是假的,情何以堪?当然,感情不能代替实证。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