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古二千多万平方公里的版图毁于黄金家族内讧?

2017-05-19 19:41:54 编辑:zhangmiao 首页

  十三世纪可以被称作蒙古人的世纪,仅仅几十年的时间里,蒙古铁骑便踏遍了东起高丽、西至波兰的万里疆土。作为一个在世界历史中起过重要影响的王朝,蒙古帝国极盛时期曾拥有二千多万平方公里的版图,其广阔程度在人类历史上仅次于大英帝国。然而正如这个帝国是在短短一代人的时间中崛起的一样,它也在一代人的时间里走向分崩离析。此间的缘由固然错综复杂,但说是黄金家族自己造成了帝国的瓦解并不夸张。

网络配图

  早在成吉思汗在位之时,他的诸子之间就因汗位继承权发生了激烈的斗争:西征之前也遂皇后向成吉思汗提议,在他的四个嫡子中选择一名储君。按照习惯,成吉思汗首先征求长子术赤的意见,次子察合台认为铁木真是想传位于术赤,便公开以术赤的血统问题发难,大骂道“他是篾儿乞惕种,我等岂能受他管治!”众所周知,术赤出生之前他的母亲孛儿帖曾被蔑儿乞人俘获达数月之久,他们为了报复当年蔑儿乞贵族也客赤列都之妻柯额伦(铁木真之母)被也速该抢走的一箭之仇,将她配给也客赤列都的弟弟赤勒格儿。虽然后来柯额伦得救,但此时她已经身怀六甲,这个孩子就是术赤,连铁木真都怀疑术赤并非自己的儿子,而为他取名“术赤”(蒙古语中客人的意思)。

  ▲成吉思汗的四个儿子塑像:殿内四个塑像由西向东,分别是长子术赤、次子察合台、三子窝阔台、四子拖雷。他们都是孛儿贴皇后所生

  愤怒的术赤为此叫嚷着要与弟弟比赛射箭和摔跤,“二人揪着对方的衣领相持”,在博尔术和木华黎的劝阻下才没有酿成兄弟相残的惨剧。铁木真加以制止之后,察合台又以术赤有勇无谋、才德不够为理由,转而推举窝阔台为汗位继承人。为了防止术赤和察合台之间的争斗恶化,铁木真同意了这一建议,并得到术赤和拖雷的同意,才化解了这场危机。为了保证自己死后诸子能遵守诺言,铁木真不但以阿勒坛、忽察儿的前车之鉴作为警告,而且下令将被征服地区分封给术赤和察合台“天地广阔、海河无边,还是各去一邦镇守为好”,以免彼此发生冲突。

网络配图

  然而危机只是暂时化解。数年之后,已经在西征中获取了大片领地的术赤开始产生离心倾向。在攻克玉龙杰赤(花剌子模旧都,遗址在今土库曼斯坦西北部、阿姆河以南)之后,他便擅自撤回到自己在锡尔河以北的营盘。1224年,成吉思汗西征结束,回军途中召见诸子。但术赤以患病为理由拒绝去觐见铁木真,只是遵照父命将野兽驱赶到忽兰八失以供围猎,并贡献两万匹马。愤怒的铁木真一度想派察合台率军攻打术赤,因得知其死讯才作罢。可以说在铁木真死前,黄金家族内战最初的裂痕就开始显现出来。

  虽然窝阔台被铁木真立为汗位继承人,但是根据草原社会的习惯法,大汗需要忽里勒台的选举才能继位。铁木真死后两年,在拖雷的主持下,蒙古帝国于1229年8月在客鲁涟河(今克鲁伦河,额尔齐斯河上游)畔的阔迭兀岛(今蒙古国肯特省德勒格尔汗县境内)召开了忽里勒台大会。察合台、拖雷,术赤的儿子们,以及铁木真的弟弟们和蒙古勋贵、外戚、重臣参加了大会。在众人的拥戴下,窝阔台继位为大汗,并继承了铁木真的“宿卫、弓箭手、八千名侍卫及万名近卫、中央本部百姓”。窝阔台并无父亲的崇高威望,因此虽然他采取多种举措来加强汗权。诸如由察合台带头行君臣跪拜之礼,在哈拉和林(今蒙古国中部鄂尔浑河上游)建立都城,颁布扎撒以限制诸王与贵族,设立驿站系统,并改进了成吉思汗时代粗糙的官僚和赋税制度。

  ▲1227年7月,成吉思汗病逝于清水西江驻地,享年六十六岁

  但面对宗室诸王势力的日益膨胀,窝阔台的权位并不稳固:术赤虽死,但其子拔都继承了汗位,并在长子西征(1235年的第二次蒙古西征,因宗王以下直至十户长均需派长子参战而得名)中屡立战功,一直打到中欧,建立了庞大的金帐汗国,已成尾大不掉之势;察合台虽然带头拥立弟弟窝阔台并行叩拜之礼,因此被封为皇兄,但是他也曾擅自撤换河中(中亚锡尔河和阿姆河流域以及泽拉夫尚河流域,今乌兹别克斯坦全境和哈萨克斯坦西南部)的地方长官,干涉大汗直辖地区的政务。虽然此举在窝阔台的干预下最终没有成功,但也迫使窝阔台送给他一个州,并调走了河中的大断事官牙剌瓦赤。

网络配图

  对汗权最大的威胁来自拖雷家族。这不但因为草原社会自古就有幼子继承的传统,更因为拖雷继承了成吉思汗的绝大部分军队(十二万九千人中的十万零一千人)。窝阔台对除了自己获封的四个千户外的军队,只有征调权但并无领属权。加之拖雷身为也可(蒙语意为大)那颜,长期随成吉思汗的中军出征,在蒙古军中威望极高,因此其势力让窝阔台如芒在背,欲除之而后快。1232年,蒙古军队南征金国途中,窝阔台突患重病无法说话,巫师声称是金国的山水之神作祟,只有亲人的生命为牺牲才能免除祸患。窝阔台假意询问自己的儿子有谁在身边,拖雷担心窝阔台“真有不测,蒙古之众将成遗孤,金国敌人将会庆幸”,便饮下了巫师们下过咒语的法水,他饮下咒水后痛苦难忍,但依旧将照顾遗孤之事拜托窝阔台之后才死去,而窝阔台奇迹般的迅速痊愈。

  不料两个月后,贵由在进军途中突然死去,他是暴病身亡还是死于暗杀至今还是一个谜团,不过拔都得知消息后便停止了进军的步伐,一场内战的危险得以化解。根据草原的习惯,新大汗选出之前,先由贵由的妻子斡兀立海米失皇后摄政。但贵由的三个儿子都缺乏威望和功绩,年轻的失烈门也不孚众望,支持窝阔台系的察合台系后王也速蒙哥则是个酒鬼,窝阔台系的汗位岌岌可危。拔都看到了推翻窝阔台系的机会,便邀请各支宗王到自己的封地举行选举新汗的忽里勒台大会,但窝阔台系和察合台系诸王大多不愿参加,海米失也仅派出了代表。一直低调隐忍却在黄金家族中受到普遍尊敬的唆鲁禾帖尼看到了自己儿子们翻身的良机,马上让蒙哥带着弟弟们不远万里参会,以表示对拔都的支持。

网络配图

  大会之上,众人皆表示愿意拥戴拔都为大汗,如果拔都不愿意当大汗则由他指定一人为汗。但此时拔都已入暮年,对汗位不感兴趣,便推举蒙哥为汗。海米失的代表八剌以窝阔台生前属意失烈门为理由加以反对,蒙哥则以贵由继位本身就是违背窝阔台意志相反驳,大将速不台的儿子兀良哈台也表示拥戴蒙哥。虽然诸王、勋贵都曾在窝阔台继位时宣誓效忠窝阔台与其子孙,但此时拖雷系诸王控制了大部分军队,又有拔都为首的术赤系诸王支持,众人不敢反对,于是会议强行通过了拥立蒙哥为大汗的决议。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