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紫荆关之战:挽救大明命运的关键一役

2017-06-18 11:51:24 编辑:zhaofei 首页

  正统十四年八月十七日,土木堡战败的消息传入北京,京师大震。次日,皇太后命令明英宗的弟弟郕王,也就是后来的明景泰帝朱祁钰监国。在最初的慌乱过程中,明国的中央并没有很快的完成统一的决策。郕王命令群臣商议战守方略,侍讲徐珵夜观星象,认为星象有变,京师应当南迁。就在大家莫衷一是的时候,如中流砥柱般的名臣出现了,他就是于谦!  

紫荆关

  紫荆关

  于谦厉声呵斥道:“言南迁者,可斩也!”接着于谦又请取两京、河南备操军,山东及南京沿海备倭军,江北及北京诸府运粮军,亟赴京师。自此“人心稍安”,随后于谦被任命为兵部尚书。

  于谦被任命为兵部尚书,是正统“土木堡之变”的一个转折点,同时也是明帝国掌握战争主动权的开始。其实如果当时明国南迁,则正中瓦剌的计谋。因为根据《明实录》记载,当时的也先确实有攻占北京之意:大同总兵官都督同知郭登奏:送自虏中还者白叵罗至京,言也先会众议云:“北京已立皇帝。要领人马来交战。终无讲和之意。我今调军马再去相杀。令彼南迁,与我大都。”可以看出,也先其志不小。当他得知明帝国毫无讲和意图以后,当即调集兵马,打算“再去相杀”,迫使明国南迁,恢复故元大都。

  在也先调兵遣将,攒着劲攻打北京时,明帝国唯一要做的就是和也先在时间上赛跑。面对惨败以后军政残破的形势,明帝国要赶在也先入犯京师以前做足准备。就在这个关键时刻,明国沿边的将士用自己的生命来诠释了忠勇的含义,为北京的备战争取了足够的时间。

  也先自大同东进以后,于十月四日到达紫荆关北空地。五日,投降瓦剌的内官喜宁,率领也先部前哨进入紫荆关北口。明军严阵以待,与蒙古军相持四天,蒙古军一直无法突破明军正面防线。但是,当时的紫荆关尚不完备,还有很多能通往关内的小路。加上由于明帝国建国几十年来,从来没有蒙古军能侵犯至此,所以武备松弛,军士战力不堪。土木堡之变后,景泰帝下旨堵塞山口,但是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明军并不能将可通人马的隘口完全封堵,当时的紫荆关依然像筛子一样四处漏防。 

  虽然当时紫荆关先后有于谦调遣的一万二千余人,但是由于紫荆关可通人马的隘口众多,守军分散防守,再加上时间太过仓促,所以当也先攻打主关口时,守军到达自己岗位的人数还不到十分之一。因此在也先凌厉的攻势下,守军纷纷溃逃。就在此危急关头,山东都指挥同知韩青奋力挥舞帅旗,招得劲骑百余,晓以忠义,军士皆为之感泣。此后韩青仅率领百余骑兵,纵骑驰突,与瓦剌军大战于升儿湾,并亲自手刃数名蒙古军。韩青的骁勇成功吸引住了敌军,引的蒙古军纷纷来战。  

紫荆关

  紫荆关

  韩青在乱军之中,突中流矢,他却仗剑屹然不动,因此仅凭百余骑兵,居然自午时战至申时,打了将近四个小时,而且明军不但没有崩溃,反而“转战益力”。之后蒙古军凭借人数优势围之数重,想要招降韩青,不料韩青勃然大怒,他破口大骂道:“我背忠义而狥汝乎!”说罢便引刀自刎。韩青死后,右副督御史孙祥又率领未奔逃的残兵凭关坚守长达四日。最终蒙古军眼见无法正面突破,便找到了紫荆关还未封堵的其他道路,绕到守关明军的背后,腹背夹攻,明军逐渐不支,紫荆关遂破。关破后,孙祥并未奔逃抑或投降,而是再次督兵与敌人展开巷战,最终因寡不敌众,力战殉国。韩青、孙祥二人自始至终保全了对国家的忠诚,用自己的生命为北京换来了宝贵的四天时间。

  十月初九,当也先所部突破紫荆关以后,至京师的路线再无一点障碍。也先纵骑狂奔,两日行二百余公里,在十月十一日,到达了卢沟桥,这是北京保卫战的开始。但是此时的明军,已经不再是之前的狼狈之师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