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才女潘金莲最伤情的人生绝唱是什么

2017-06-19 19:15:30 编辑:lvyanling 首页

  一代才女潘金莲最伤情的人生绝唱

  潘金莲是《金瓶梅词话》里的女主角之一,张竹坡评价她“不是人”,是因为她败坏伦理纲常,违背女德,欲享贪婪。在情、钱、权的欲望驱使之下,逐渐生出妒、嫉、毒的阴性来。这样一个女人虽然只是留下了骂名,但就其生活处境来讲,也是十分可悲的。前半生与“三寸丁、谷树皮”一样的武大郎同床共枕,空有一身姿色;后半生做了西门庆众多妻妾中的一位,同样没有多少幸福可言。

网络配图

  西门庆有钱有势力,懂的讨女人欢心,特别是在床第之欢上有独到的功夫,这些都是潘金莲喜欢西门庆的原因。但西门庆对待女人是不讲感情的,只凭姿色娶来将她们当作自己泄欲的工具。在李瓶儿为他生下儿子官哥后,他照顾李瓶儿稍多一些,而包括潘金莲在内的其他妻妾们独守空房就成为常事了。她们都是男人的附庸,除了发几句牢骚,也并不敢说什么。在这些女人中,潘金莲心性最高傲,因此她比老实巴交的吴月娘等人更加强烈地感受到了孤独、寂寞,加之她多才多艺,因此会选择唱曲、与下人或其他妻妾们下棋等来排解忧愁。第三十八回“潘金莲雪夜弄琵琶”中即对此做了详细的描写。

  因为西门庆送了一匹马,衙门里的提刑夏龙溪宴请他,到晚上回来后直接到李瓶儿处喝酒。而他已经许多日子不到潘金莲房里来了,潘金莲“每日翡翠衾寒,芙蓉帐冷”。

  她睡也睡不着,只得弹起琵琶来解闷。她弹的曲子的曲牌名叫《二犯江儿水》,此时外面下着雪,盼西门庆也不来,李瓶儿这边是灯明酒暖,她这边则是孤枕难眠。此情此景令她倍感凄凉,因此她弹唱的曲词也非常真切地表达了她的内心感受。虽然潘金莲与西门庆的关系令后人反感,但现在看她唱的这首曲子,却也是真心、真情;虽然有些造作的成分在里面,但也非常动人。而且这曲子不是因袭他人的词句,完全是她自己随口编唱的,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她是个很有才的女人。曲子这样唱道:

  “闷把凭帏屏来靠,和衣强睡倒。听风声嘹亮,雪洒窗寮,任冰花片片飘。懒把宝灯挑,慵将香篆烧。‘只是捱一日似三秋,盼一夜如半夏。’挨过今宵,怕到明朝。细寻思,这烦恼何日是了?‘暗想负心贼当初说的话儿,心中由不的我伤情儿’,想起来,今夜里心儿内焦,误了我青春年少。‘谁想你弄的我三不归、四不着地。’你撇的人有上稍来没下梢!”

网络配图

  曲子一共有三片,这可以当作上片。前三句是当时情景的真实写照,斜靠在帏屏上,和衣而卧却夜不能寐,外面风雪交加,懒散的连灯花也不愿挑,熏香快烧完了也懒得去换。接下来抒发自己度日如年、过了今天怕明天的焦躁心情。随后抱以幽幽的怨恨:说过的话不算话,白白误了我的青春。她唱完第一句,就叫春梅去门外看看西门庆来了没有。当春梅告诉她说是风雪的声音,她才又接着唱了下面的句子。这种急切的心情叫人心酸。曲子的中、下片基本没有了前面的场景描写,而直抒心中的怨恨:

  “懊恨薄情轻弃,离愁闲自恼。”唱完这一句后,她又叫春梅去看,当春梅告诉她西门庆正在李瓶儿房中饮酒时,她更加气恼,“一迳把那琵琶儿放得高高的”,然后唱道:“论杀人可恕,情理难饶,负心的天鉴表!‘好教我提起来,又是那疼他,又是那恨他。’心痒疼难搔,愁怀闷自焦。‘叫了声,贼狠心的冤家,我比她如何?盐也是这般盐,醋也是这般醋,砖儿能厚,瓦儿能薄,你一旦弃旧怜新!’让了甜桃,去寻酸枣。‘不合今日教你哄了!’奴将你定盘星儿错认了。

  想起来,心儿里焦,误了我青春年少。你撇的人有上梢来没下梢!”这片的前半部分在讲自己的痛苦感受,而后半部分是因为西门庆在李瓶儿房中而生出的妒意。在她的眼中,“爱情比生命更重要”,因此她才说“杀人可恕,情理难饶”,负心的人上天会看得清楚。才女重情,也不为过。曲子的下片则通过回忆当初的二人的感情,来与他的负心相对照,愈加显出了西门庆的无情和自己的悲伤:

网络配图

  “常记得当初相聚,痴心儿望到老。‘谁想今日他把心变了,把奴来一旦轻抛不理,正如那日’被云遮楚岫,水淹蓝桥,打拆开鸾凤交。‘到如今当面对语,心隔千山;隔着一堵墙,咫尺相见,心远路非遥,意散了,如盐落水,如水落沙相似了。情疏鱼雁杳。空教我有难控诉。地厚天高,空教我无梦到阳台。梦断魂劳。俏冤家这其间心变了!想起来,心儿里焦,误了我青春年少。

  你撇的人有上梢来没下梢!”当初相聚的时候,痴心盼着能够白头到老,现在你却变了心。现在虽然也在一起说话,但心里却远隔着千山万水。两情相悦与两情相恨时的心态描写的都非常到位。尤其是“咫尺相见,心远路非遥”这样的话语,与后世俊男靓女们挂在嘴边的爱情宣言无二。

  曲子的三片都着落在“想起来,心儿里焦,误了我青春年少。你撇的人有上稍来没下梢”上,因此从根本上来说,她是在发泄心中的幽怨。这也是作者在塑造人物形象上所采取的重要技术手段。通过潘金莲的这三段唱词,首先表明她是个才貌双全的女人,其次重点则是通过曲词中隐含的恨、怨、妒的情感,来为塑造她的形象服务,第三则是通过潘金莲的唱词,刻画了西门庆只求欲望不讲感情,只肯占有不肯长久的玩弄女性流氓嘴脸。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