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金莲没穿内裤:西门庆竟是被潘金莲强迫的?

2017-07-11 16:06:48 编辑:chenglin 首页

  西门庆与潘金莲,都是有家室的人,为何一次见面就让两个人如火如荼的发生了婚外情呢。这两个人难道真的是天造地设的奸夫淫妇么?

  他们两个的第一次见面又有着什么样的遭遇,怎使得这两人一见钟情了呢?

  西门庆与潘金莲第一次见面时,西门庆究竟看到了什么,让他为之神魂颠倒!

7.jpg

网络配图

  这篇文章所论虽不是上述问题的真正原因,但在其中可以略窥一二,谨作抛砖引玉之用!

  西门庆究竟看到了什么,让他为之神魂颠倒!

  《金瓶梅词话》第二回中:潘金莲与西门庆的第一次相遇,完全是一种戏剧性的巧合;而此时的潘金莲没穿内裤,成为两人婚外情的导火索,直接加剧了俩人的戏剧性发展。

  潘金莲用叉竿收帘关门,一阵风吹过,手拿不牢,叉竿滑落,不偏不正打在正从帘下经过的西门庆头上。打了人,便得赔礼道歉,潘金莲“便慌忙陪笑”。

  潘金莲秋波暗送首页> 图集 > 军事观察 >正文西门庆竟是被潘金莲强迫的?

  或下意识使然,或觉得这一巧合滑稽搞笑,或闲坐闺阁无聊中意欲挑逗取笑一番被自己打中的主儿,潘金莲“把眼看那人”。

  这一看,西门庆潇洒浪漫风流倜倘的外表,让潘金莲舍不得了,眼睛收不回了,把西门庆从头到脚打量了个够,“张生般庞儿,潘安的貌儿,可意的人儿,风风流流”。

  顷刻之间,眼被迷住了,心被打动了,潘金莲秋波暗送,“从帘子下丢与奴个眼色儿”,把那一见钟情满腹惊喜全寄托在了这一“眼色”中。

  西门庆是清河县一破落户财主,在县门前开生药铺,“近来发迹有钱,专在县里管些公事,与人把揽说事过钱,交通官吏,因此满县人都惧怕他”。

  按西门庆个性和平时为人处事作风,现在被叉竿打了头,这还了得,不闹个人仰马翻满城风雨没的完,甚而谩骂殴打出人命,也未可知。

8.jpg

网络配图

  然而,“立住了脚。待要发作时,回过脸来看,却不想是个美貌妖娆的妇人”,“见了,先自酥了半边,那怒气早已钻入爪洼国去了,变颜笑吟吟脸儿”。

  那么,西门庆究竟看到了什么,在转瞬之间便浑身酥软神魂颠倒?

  潘金莲妖娆的面貌、魔鬼般的身段自不待说,鬟、眉、眼、口、鼻、腮、脸、身、手、腰、脐肚、脚、胸、腿,再加其穿戴化妆,看在西门庆眼中,无一处不标致,无一处不风流。

  但西门庆经历的女人多了,什么女人没见过,结发老婆死后,又娶了千金小姐吴月娘,还与勾栏里唱曲儿的妓女李娇儿打得火热,同时霸占着私娼卓二姐。

  潘金莲妖娆的面貌、魔鬼般的身段

  可此刻为何直对潘金莲如此着迷上瘾?除西门庆本性风流,“专一飘风戏月,调占良人妇女”外,其实另有原因。

  “行坐处风吹裙袴”,“更有一件紧揪揪红绉绉白鲜鲜黑裀裀,正不知是甚么东西”。原来,风儿吹起站在楼上的潘金莲的裙袴,楼下的西门庆清清楚楚看到了潘金莲的私密部位。

  潘金莲竟然没有没穿内裤。

  以至潘金莲道歉请他不要见怪时,西门庆“把腰曲著地”,还在偷窥乍泻的春光;以至卖茶的王婆玩笑说打的正好时,西门庆反倒笑着说“倒是我的不是,一时冲撞,娘子休怪”,完全揽责任于自身;以至潘金莲再次请他不要见责时,西门庆却站立行礼,两手抱拳作揖说“小人不敢”;

11.jpg

网络配图

  以至“那一双积年招花惹草惯觑风情的贼眼,不离这妇人身上,临去也回头了七八回,方一直摇摇摆摆,遮着扇儿去了”;以至“自从帘下见了那妇人一面,到家寻思道:‘好一个雌儿!怎能勾得手?’”

  潘金莲竟然没有没穿内裤

  其实,潘金莲穿没穿内裤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潘金莲在遭武松拒绝,自尊受到伤害,感情出现真空的状态下,自我将如何调节。而就在这当口,西门庆出现了。

潘金莲的内心揣测正合西门庆之意

  “‘倒不知此人姓甚名谁?何处居住?他若没我情意时,临去也不回头七八遍了。不想这段姻缘,却在他身上!’却在帘下眼巴巴的看不见那人,方才收了帘子,关上大门,归房去了。”

  也许是心有灵犀,也许是命中注定,潘金莲的内心揣测正合西门庆之意,俩人顿时撞出一团爱与情、性与欲、灵与肉的绚丽而妖冶的火花。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