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皇武则天去世的真相:真的是因为男宠吗?

2017-09-07 17:01:35 编辑:daiyanlan 首页

  史上的武则天活了多少岁?武则天真的死于男宠之手吗?

  武则天(公元624年-公元705年),名武祝并州文水(今山西文水县东)人。中国历史上唯一的正统的女皇帝。为唐朝功臣武士Υ闻,母亲杨氏。十四岁入后宫为唐太宗的才人,唐太宗赐号“武媚”,唐高宗时初为昭仪,后为皇后,尊号为天后,与唐高宗李治并称二圣,683年12月27日-690年10月16日作为唐中宗唐睿宗的皇太后临朝称制,期间,改名为“住薄[2]武则天认为自己好像日、月一样崇高,凌挂于天空之上。她也是即位年龄最大(67岁即位)、寿命最长的皇帝之一(终年82岁)。

  过去看过的讲武则天的文章,对武则天的死都是最后廖廖数笔就很简略地交待过去,给人的感觉就是“到了后来,年老卧病,被逼让位于太子了”,就完了,对此一点儿深入的分析都没有。我却总感到,史料所反映的,有一些地方似乎不大对劲,似乎有点奇怪,是不是因为有一部分真相被隐瞒了,或者根本就和事实有出入?可能这些就是所谓的疑点吧。以下就列出我阅读过那段历史之后,有些迷惑的地方:

download.jpg

网络配图

  第一,史书上总把武周末年政治上的大多数不稳定因素归咎于武后身边的两个男宠:二张兄弟,好像这段时间最尖锐的矛盾就是“二张之祸”,其实二张再怎么恃宠而骄,其时他们的实际地位只不过是女皇养的两只宠物而已,并未掌握实权,没有任何正式职务,连封个“国公”级别的爵位都要最会拍马屁的太平公主带着她两个兄弟向女皇几次三番地申请才通过,真正值得被患之的是武后本人和她那一帮武氏诸王吧,可为什么史书总把二张置于受抨击最厉害的浪尖上?超过了真正是李唐复兴隐患的武姓一门?难道仅仅只是因为“为尊者讳”,把他们两个当成了文字记载上的替罪羊吗?还是别有隐情?即二张兄弟会不会有什么别的比营私贪污受贿性质更恶劣的行迹,没在史书上记录下来?

  第二,神龙政变之后,二张的下场极惨,被斩了不说,据说脑袋被挂起来示众,尸身还被剁成肉泥,弃于菜市。然而,在这场李唐复辟的政变中,应该说比二张更应该斩草除根的武氏诸王,却没有一个被杀的,而且均是官爵依旧,仍然享受极好的待遇,拥有极大的势力,这岂不奇怪?这一场相对温和,流血较少的神龙政变,为什么张氏兄弟而且唯独只有张氏兄弟的遭遇如此惨烈?何况他们是女皇的面首,即使处死也可做得隐蔽些,毕竟内宫之丑不可外扬。是什么促使复位的中宗显及一干政变的大臣对他们做出斩首示众外还要碎尸的处置?

  第三,史载武则天于神龙元年正月被迫逊位,当时她已是八十高龄的老人,而且已经有数月卧床不起,病到了连宰相都不见一面的地步,在这种情况下,又骤然遭到被逼退位及情人被杀的打击,按说应该在此打击之下很快就病情急转而下于世长辞,为何又继续活了三百多天,按史书记载直至该年冬天才驾崩?这多少有些不合情理,还是别有隐情?

3.jpg

网络配图

  第四,武则天当时虽然逊位,但中宗还是给予她相当的礼遇的,仍保持皇帝尊号,将上皇移居上阳宫后,每隔十天就率朝臣前来参拜一次,甚至后来在她驾崩后的遗制中还有令恢复武三思实封的内容,但是,从她逊位之后直至驾崩的这十个多月里,关于她是如何度过的,关于她有何言行,至少是有何言语,史书上为何连一个字的记载都没有?为何竟是一片空白?为何史书上只留下了她的遗诏的内容,关于她临终前身边有些什么人,交待过什么话却只字未提?

  则天虽然是中宗的母亲,但当时毕竟是被严格幽禁起来与外界隔绝的废帝,再怎么礼遇,有何必要每隔十日一拜?难道是特意为了掩饰什么?

  带着这些疑问,我们先来探讨被世人讥讽了千年的,关于武则天养男宠的问题。被诟病了一千多年之后,现代人似乎更倾向于这样的观点:男女平等,男皇帝可以三宫六院,为什么女皇帝就不可以有男妃?在这件事上指责武则天,实在是太封建了些。可是我们细想一想,女皇养男妃,实际操作起来,和男皇帝纳妃妾还是无法完全“平等相当”的。封建社会的女人,受后天生长环境所限,绝大多数都没什么见识,没什么行事能力,一朝选在君王侧后,只能任由君主随意摆布,命运被动地掌握在他人手中,连赵飞燕赵合德这样手腕高超,把皇帝玩弄于股掌之中的人物,在不慎让皇帝死在自己床上后,也只有乖乖束手就擒,悬梁自尽的份。

  五千年来敢于谋害皇帝的宫女,好像也就只有明朝的那什么杨金英、邢翠莲,好像最后因为手笨还没成功,最后也是束手就擒,被凌迟处死了。所以说,男皇帝在宫里,不管身边的妃嫔、宫女对他有无怨气,可以保证基本上是安全的。

  但女皇帝身边养的“男妃”就不同了。即使是张易之张昌宗这样涂脂抹粉,姨声娘气地傍富婆的古代鸭子,他们必竟也是有着相当行事能力的男人,是从小受着男权社会的教育长大的男人,他们虽然入宫侍奉女主,但并不像女人那样被关在深宫中,照样在宫外可以从事社会活动。这样看来,一个年过八旬,病卧在床的老妇人,身边却是两个大男人侍奉,在安全保卫方面的确大成隐患,也难怪朝臣们会纷纷上书奏谏,也实在不能全怪朝臣们是封建思想作祟。

1.jpg

网络配图

  我们再来看看张易之、张昌宗兄弟,当女皇卧病时,以他们的性格,站在他们的立场,会有怎样的情绪?据史书记载,张氏兄弟的人品很差,仗着女皇的宠爱与袒护,受贿卖官,欺扰百姓,奢侈腐化,陷害忠良,甚至还有谋逆的野心!实际上,不管他们私德如何,这两个人的处境其实是很可悲的,无论女皇在世时如何地风光,一旦女皇驾崩,等待着的只有为君主殉死的命运。那么,当女皇年事渐高,最终抱病之时,这两个向来就充满了强烈的欲望的“面首”,难道就甘心乖乖地束手等待着末日的来临吗?难道他们就不会想到,利用自己最为接近皇权中心的身份,放手一搏吗?

  据史料记载,女皇最后几个月卧床不起,连大臣都见不到她一面,仅只有二张在她身边之时,屡次有人作“飞书”在街头张贴,说“易之兄弟谋反”。虽然史料并未记载张氏兄弟有何具体落实的谋反行为,但这些迹象,绝对是无风不起浪!又据说,张易之刚建好一座宅邸,晚上就有人扮成鬼在墙上写“鬼字”:“能得几时?”次日张易之发现后令人刮去,但第二天晚上又有字迹出现,如此反复好几天都是如此,张易之只得在“鬼书”后面加题了一句:“一日即足。”此后鬼书再未出现过。这个诡异的故事,是否暗示着深宫中已发生了极其隐秘的变故?张易之的兄弟张昌仪也曾对人说:“丈夫当如此:今时千人推我不能倒;及其败也,万人擎我不能起!”以他们的处境,心中对未来抱有恐惧是正常的,但能将恐惧化作这样的言语对他人道出,令人无法相信他们会束手待毙,毫无行动!当时的大臣唐休Z也曾对太子李显这样说:“二张恃宠不臣,必将为乱。殿下宜备之。”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