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松和淫欲无度的潘金莲 难道就没发生点什么?

2017-11-15 10:41:18 编辑:zhangmiao 首页

  有时候,爱与伤害是没有距离的。潘金莲武松的爱,与随之而来的伤害之间,就没有距离。

  像许多女人一样,潘金莲相信一见钟情。阳谷县紫石街,那个冬日的上午,前门帘子起处,伴随一阵凉风而至的,是“身长八尺、一貌堂堂”的打虎英雄武松。

  潘金莲瞬间爱上了武松——“大虫也吃他打倒了,他必然好气力”,“我嫁得这样一个,也不枉了为人一世”。

  初见武松,潘金莲的爱热烈又直接

  一见钟情的爱,往往如火一般热烈,一旦燃起,万难扑灭。从不曾真正尝过爱情滋味的潘金莲更是如此。

  “何不搬来一家里住?早晚要些汤水吃时,奴家亲自安排与叔叔吃……”“莫不别处有婶婶?可取来厮会也好。”“叔叔青春多少?” “长奴三岁。”——其实,武松二十五岁,与你何干?单单一句“长奴三岁”, 潘金莲的心思,实已表露无遗。

1_副本.jpg

网络配图

  “自从嫁得你哥哥,吃他忒善了,被人欺负,清河县里住不得,搬来这里。若得叔叔这般雄壮,谁敢道个不字!”——向一个男人诉说婚姻的不幸,必定是对这男人心有所许了。

  “叔叔是必记心,奴这里专望。”——“奴这里专望”,这种话,可是嫂子能对小叔子说的?

  等武松搬来,潘金莲“却比半夜里拾金宝的一般欢喜,堆下笑来”。从那时起,潘金莲天天“洗手剔甲,齐齐整整”,“顿羹顿饭,欢天喜地服侍武松”。那时的她,犹如一切恋爱中的女人一样,眼里只有那个男人,满世界只剩下爱情。

  潘金莲表白武松,有些爱说出即伤害

  潘金莲是个女人,嫁与武大、遭逢不幸的女人。与许多女人一样,她似乎是为爱情而生,一旦有了爱情的冲动,她便不管不顾,智商也似乎成了零——有几个女人不是如此?

  其实,那时的潘金莲根本不了解武松,甚至她都不曾想到要去了解武松对自己的态度——我只知道我要爱、我在爱,其他又有何干?于是,她终于向武松大声说出她的爱。

  紫石街上,那个大雪纷飞的午后,发生的一切令人心醉却又心碎。

2c2200041794be7e9350.jpg

网络配图

  那天,潘金莲早早备好酒肉,立在帘下专等。武松一到,她忙揭帘迎接。进门后,她拴了门,将酒肉弄进武松房间,称“我和叔叔自饮三杯”。——屋外是严寒的冬,屋内是温暖的春,潘金莲制造的两人世界的氛围,充满了暧昧的味道。

  “我听得一个闲人说道,叔叔在县前东街上,养着一个唱的,敢端的有这话吗?”“叔叔,只穿这些衣裳不冷?” “我与叔叔拨火。”——话题和举动一步步暧昧,但武松始终沉默。这令人不安的沉默便是态度,但已被爱情蒙蔽了双眼的潘金莲,对此毫无觉察。

  终于,她迈出最大胆的一步,筛一盏酒,自呷一口,剩了大半,看着武松道:“你若有心,吃我这半盏残酒。”

  这半盏残酒,突破了武松一直默默坚守的底线:可以彼此有好感,可以默默地关爱,甚至可以有心灵的相通,但挡在中间那层模糊的纱是不容捅破的。这纱一旦捅破,沉默的武松,不得不爆发了!他劈手夺杯,泼酒地下,把手只一推,险些把潘金莲推倒……

  一心要爱的潘金莲并不知道,有些爱,只能埋在心间,一旦说出,便成伤害。

  潘金莲毒害武大,杀死的是对武松的爱

  然而,有些女人,拒绝和伤害也不能熄灭她们心头的爱。潘金莲就是这样。

  表白事件之后,武松要搬走,潘金莲在内屋怨道:“正是花木瓜、空好看,你搬了去,倒谢天谢地,且得冤家离眼前。”这话,哪像绝断,倒似正话反说的挽留。

  此后,武松要出远门,置了酒肉来哥嫂家,潘金莲心道:“莫不这厮思量我了,却又回来?”赶紧重匀粉面、换些艳装迎接武松。

3e66000332905a670a68.jpg

网络配图

  甚至,武松在酒席间说出很伤人的“篱牢犬不入”的话后,潘金莲虽恼怒离席,但也没有真正死心,而是说:“我当初嫁武大时,曾不听得说有什么阿叔,哪里走得来?!”这话看似是在怨恨武松,但正因心中有怨,说明其对武松的情感并未全断。

  此后,武松的离开,西门庆的出现,王婆的撮合,终于让陷于爱情失败的无限落寞里的潘金莲出轨了——谁又能知道,她的出轨,不是因爱生恨,不是因爱情破灭而生的对人对己的伤害和报复?!

  还记得《天龙八部》里,段誉的妈妈、大理国王妃刀白凤吗?为了报复丈夫的负心薄幸,她竟自暴自弃甘愿委身满身脓血的乞丐!

  贞洁、感情和理智一旦失守,一切就不可控了。终于,潘金莲在奸情败露后,在王婆的撺掇和西门庆的帮助下,将武大毒害致死。

  许多人分析潘金莲杀死武大的原因,不外乎恐惧武松报仇说、为了嫁给西门庆说、被王婆西门庆坑害说,但有一种观点却将我深深折服了,那就是万军创作的水浒音乐剧《紫石街》给出的原因。剧中,潘金莲对武松有这样的倾诉——

  “曾经我为你彻夜难眠

  生怕耽误了给你做饭的时间

  曾经我为你缝补衣裳

  对镜梳妆偷偷闻你男人的香

  曾经我不顾一切的表白

  换来的却是透骨冰凉的心伤

  你裹着光鲜的英雄外衣

  掩饰着你内心的懦弱彷徨

  我杀的不是武大

  我杀的是你武松

  在我心底你早已死亡”

4_副本.jpg

网络配图

  “我杀的不是武大,我杀的是你武松,在我心底你早已死亡”,怎样的振聋发聩!难道这才是潘金莲决心杀害武大的真实原因?她是要借杀害武大,埋葬心中对武松的爱?

  爱与伤害的距离究竟多远?潘金莲对武松,爱而不得,因爱生恨,于是有了出轨,于是有了杀夫,于是有了此后的被杀。

  爱与伤害的距离究竟多远?一场注定不能开花的爱,必然带来无数伤害:武大受到伤害,武松受到伤害,而受到伤害最多的,难道不是潘金莲自己?!

  爱与伤害的距离究竟多远?有些爱,注定不能说出,因为它与伤害间是零距离。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