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冕拒绝为官隐居山林,如此傲气的人被朱元璋收买?

2018-01-10 14:15:02 编辑:Liuwei 首页

  中国历史上爱梅成癖且因爱梅而暴得大名者二人,一是北宋处士林逋,结庐杭州孤山,二十年足不及城市,人送“梅妻鹤子”雅号,其《山园小梅》一诗中的“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很是有名,流传甚广;二是元朝诗人王冕,一生植梅、咏梅、画梅,自称“梅花屋主”,其《墨梅》诗中所谓:“不要人夸好颜色,只流清气满乾坤”,更是经常为人引用的名句。

  史籍中关于王冕生平事迹的记载虽然不甚详尽,但出处颇多。明朝文学家宋濂著有《王冕传》,《明史》有《王冕列传》,王冕同乡好友张辰撰《王冕传》,清代学者朱彝尊也著《王冕传》,其他记载了王冕行迹的书籍如《明实录》、《浙江通志》、《诸暨县志》等,简直多不胜数。尤其值得一提的是,清人吴敬梓的小说《儒林外史》,开篇首章便是写这个才华卓越、格调高雅、“嵌崎磊落”的王冕。自此,王冕之名道路流布,家喻户晓,他不但成为了士大夫仰慕的对象,也成为了读书人高洁的象征。然而,《儒林外史》毕竟是小说家言,其中不乏杜撰和想像,不能当信史信。那么,历史上真实的王冕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

1515563993648376.jpg

  一、坐在泥菩萨膝盖上苦读的翩翩少年。

  俗话说,“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任何一个成名成才的人,除了拥有异于众人的天资外,更重要的还有异于众人的执着与勤奋,王冕亦是如此。

  王冕(1310—1359),字元章,浙江诸暨枫桥镇人,元末著名诗人和画家。枫桥是典型的江南水乡,山水秀丽,风光旖旎,文化深厚,是个孕育才情、滋养情怀的佳处。王冕生长于斯,耳濡目染,加上天资聪慧,很小的时候,头脑中便植入了文化的基因,疯狂地爱上了文化艺术。

  据宋濂《王冕传》记载,王冕小时家贫,父亲无钱送他上学,让他天天去放牛。王冕对放牛毫无兴趣,却对读书兴致盎然,他经常早上牵牛出去,把牛丢在野外吃草,自己则偷偷跑到学舍听学生们读书。听完一天的课后,学生们放学,他则牵牛回家,乐此不疲。但有时听得太入迷,竟会忘记牵牛回家,结果遭到父亲的暴打。父亲打归打,第二天,他照去不误。

  母亲理解他,因劝丈夫说:“孩子那么痴迷读书,何不顺其自然呢?”于是,王冕离开了家,搬到寺庙边居住,为何?因为寺庙里晚上点灯呀。从此,他常常晚上进入寺庙,坐在庙里泥塑菩萨的膝盖上,照着菩萨前的长明灯苦读。浙东著名理学家韩性听说了王冕的苦读事迹,非常惊奇,主动将王冕收为弟子,授以儒学,王冕学业大进。

  二、心怀大志却屡试不第的一介书生

  当时的秘书监著作郎李孝光,特意找到王冕,希望推荐他为府衙管理财货文书的小吏。谁知,得到的却是王冕的高调拒绝:“我有田可耕,有书可读,何必怀抱案卷,立于庭下,备受奴役呢?”王冕一时被指为狂生。

  其实,年轻的王冕并非清高孤傲到不问禄,他只不过是不想做井底之蛙、池中之鱼而已,他甚至一度热衷功名。他潜心研究过兵法,学习过击剑,以伊尹、吕尚、诸葛亮为偶像,他在诗中放言:“愿秉忠义心,致君尚唐虞”;“我愿扫开万里云,日月光明天尺五。”慨然有澄清天下之志。他一边继续苦读,一边奔波于科举之路。然而,奔波于科举之路上的王冕却处处碰壁,屡试不第。

1515564228594903.jpg

  科场的失意,给了王冕以沉重的打击。一天,他突然醒悟道:“这种无聊的追逐,是连小孩子者羞耻而为的事,我怎能执迷不悟、沉溺其中呢?”从此,不问仕途。不久,他便告别故乡,南历江淮,北入幽燕,遍游天下名山大川,所有因科举不顺的烦闷一扫而光。偶遇奇才侠客,王冕便引为知己,呼酒共饮,慷慨放歌,一时胸襟大开。

  他曾在元朝大都(今北京)南城写下《南城怀古》二首,其一曰:“日上高楼望大荒,西山东海气茫茫。契丹踪迹埋荒草,女直烟花隔短墙。礼乐可知新制度,山河谁问旧封疆?书生慷慨何多恨,恨杀当年石敬瑭。”这是一首明为怀古、暗为咒骂异族统治和出卖民族利益汉奸的诗歌,悲怆沉重,意境深远,其拳拳爱国之心,溢于言表。

  据《明史•王冕列传》记载,王冕游历大都期间,曾做过元朝秘书卿泰不花的门客。泰不花慕其才华,推荐他入朝出任馆阁职务,王冕不仅力辞不就,而且讥笑泰不花说:“你真是愚蠢啊,不出十年,这里都将成狐兔聚集之所了,还做什么官呢?”遂拂袖而去,即日南归。

  三、携妻儿隐居九里山的“梅花屋主”。

  南归之后,王冕明显地感到“山雨欲来”,他预言天下将要大乱。王冕既无心仕宦,又酷爱诗文书画,他干脆自我放逐于江湖,携妻儿隐居故乡的九里山,辟地为园,自耕为食,过起了闲云野鹤一般的生活。

  不过,从王冕的诗文和行迹来看,他倒并非因为预感到世乱而隐居山林的,他一贯蔑视利禄,不求功名,他之所以隐居世外,完全是其耿介拔俗、潇洒出尘的高洁情操使然,正如他在《山中杂兴•其一》诗中所云:“去城悬九里,夹地出双溪。傍水编茅屋,移花近药畦。长年无客到,终日有猿啼。利路何须问,闲身尽可栖。”

  王冕慕梅花之高洁,特在自己的隐居之所,植梅千株,自号“梅花屋主”,平时观梅、画梅,不亦乐乎。而且,他常在自己画的梅花图上题诗咏梅,他最为著名的《墨梅》一诗,便是这种题咏之作。

1515564323812471.jpg

  王冕的《墨梅图》具体作于何时、何地,现已无法考证。据说,2010年北京拍卖王冕《墨梅图》,最后竟以5712万成功落槌,让人咋舌。浙江大学出版社《中国历代绘画大系•元画全集》收录有王冕的《墨梅图》,《墨梅》一诗便题于这幅精美的画作之上,如今读之,依然清气拂面,诗云:“吾家洗砚池头树,个个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好颜色,只留清气满乾坤。”而这股一读此诗就顿觉扑面而来的清气,不正是王冕一贯的执着追求吗?也不正是王冕一生行藏在精神层面的高洁表现吗?

  据张辰《王冕传》载,至正十九年(1359),朱元璋兵临浙江,派手下大将胡大海进攻绍兴,屯兵九里山,村人奔逃,王冕岿然不动。王冕乃名士,士兵将卧于病榻上的他抬到天章寺胡大海面前,胡大海向王冕请教方略,王冕说:“将军倘以仁义服人,谁人不服?倘以刀枪服人,谁人能服?绍兴秉义之地,让我教你杀父老乡亲之策,则万万不可。你能听我之言,望即刻改过从善。倘若不听,请立即杀我。”胡大海听后哑口无言。没过几天,王冕溘然长逝,享年五十岁。胡大海得知后,将王冕厚葬于山阴兰亭之侧,墓碑上题写有“王先生之墓”五字醒目大字。

  不过,《明史》中还记载了一种与此不同的说法,说朱元璋出兵浙江之前,曾专门物色高士,特聘王冕出山,进入他的幕府,授咨议参军。王冕接受了朱元璋的征聘,然而,得官后随即去世。如此傲气的诗人,会被朱元璋收买?不知真伪,希望求教于方家。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