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德全资料


1860-1930

中文名:程德全

国 籍:中国

民 族:汉族

出生地:重庆市云阳县

出生日期:1860年

逝世日期:1930年

程德全——原清朝奉天巡抚、江苏巡抚

  程德全(1860年—1930年),字纯如,号雪楼、本良,重庆市云阳县人,本籍江苏省苏州府吴县(今苏州)。曾担任清朝奉天巡抚、江苏巡抚,辛亥革命中“反正”加入革命军,任江苏都督、南京临时政府内务总长等职务,后退出政坛隐居上海。晚清末年,既得利益集团不愿革新变法,以虚假维新应付下层人民,以致乱局已定、不可挽回。程德全明白清王朝已无可救药,国家前途只有另谋生路。于是,他开始改变施政方针,不再以挽救清王朝为目标,而是以维持地方秩序、保护地方经济和人民安定的生活为目标,摒弃了传统的“忠君爱国”的观念,最终成为第一个反正的前清大吏。

  人物生平

  程德全(1860年(清咸丰十年)—1930年),字纯如,号雪楼、本良,四川云阳(今属重庆)人。清代廪贡生出身,光绪十六年(1890年)入国子监肄业。曾经任过署理黑龙江将军、营务处总理、奉天巡抚等职。光绪二十四年(1898年)赴黑龙江入副都统寿山幕。光绪二十六年沙俄入侵东北,受命赴前敌督队,积极筹战。光绪二十七年,擢升直隶州知州;光绪二十九年,擢升道员,又赏加副都统衔,署理齐齐哈尔副都统。光绪三十一年,擢升黑龙江将军。宣统二年(1910年)调任江苏巡抚,参与预备立宪活动。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电请清廷改组内阁,宣布宪法,以抵制革命。1911年11月4日,上海独立,苏州士绅要求程德全谋求自保,避免战争,得到程德全的同意。11月5日,上海民军与驻在枫桥的新军一起入城,宣布苏州独立,推程德全为苏军都督,程成了第一位反正参加革命的清朝封疆大吏;12月2日,革命军克服南京;3日,程被革命党人推为江苏都督。1912年,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后,程被孙中山任命为内务部总长,曾经与章太炎等先后组织中华民国联合会、统一党、共和党等。袁世凯任总统后,被任命为江苏都督。程力主恢复秩序。1913年,宋教仁被刺后,曾亲赴上海处理“宋案”并公布内幕。他反对二次革命,主张与革命党人调和,后辞职退出政界隐居上海,闭门诵经。1926年受戒于常州天宁寺,法名寂照。其遗著有《程中丞奏稿》《抚吴文牍》等书。今苏州城外寒山寺,有“古寒山寺”四个大字为其墨迹。

  一位典型的穷书生

  父亲程大观是个秀才,以教书为生,程德全随父亲读书,因家贫,稍长即协助教读,长年在外。程氏原是个四世同堂的大族,1875年川东发生大饥荒,无法共求生存。同居共财的义门,是中国古典式的社会主义生活。在灾荒来临时,无法维持下去了,只得析产分居,各自谋生。当时,他正在夔州应郡试,回到刚搬进去的家里,除了瓦盆竹筷,存粮数合,一无所有。母亲多病,弟妹年幼,程德全即于1878年完婚,由能干的新媳妇操持家务,自己仍因贫无以自给,只好继续出外教书。不久,家里所租房被收回,无处可去。新媳妇观察地形,发现在山崖下筑棚也可以遮蔽风雨。一年大水暴发,冲毁窝棚,幸妻子机警,招呼家人得以逃脱。

  母亲去世后,弟妹也已成长成人,减轻了家庭的负担。1890年,程德全把家事托给夫人,出川游历,希望摆脱贫困的生活。他是廪贡生出生,至京师入国子监学习。然而,他贫困依旧,常常受饥受寒,甚至因饥饿无法出门。他在京学习时,看到东北时局的危机,精心研究起东北问题,这给了他改变命运的机会。

  结识寿山,步入仕途

  东北在京旗人寿山,得知程德全熟悉东北问题,相识后很赏识程的才华。当然,程的才华和学识,并非仅在东北问题上,这只是一个机遇而已。1891年,程德全经寿山推荐,到东北做幕僚,生计问题才得到解决。1895年程德全经历了中日战争后被保举为安徽省候补知县。1896年起,他才得以把妻子儿女接到身边生活。1899年底,程又担任黑龙江副都统寿山的幕僚(在瑷珲)。1900年2月,寿山赴齐齐哈尔任署理黑龙江将军,程随行,任黑龙江银元局总董,兼办将军文案。

  这样一个默默无闻、书呆子出身的小官僚(严格说来还没有做官),能做出什么样的惊天动地的事业来?

  以性命相搏,与俄军周旋

  时局的剧变,把程德全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1899年义和团运动发生,1900年列强以义和团运动为口实,组织八国联军,入侵中国,俄国更抱有侵吞中国东北的野心,不仅参加联军行动,还在东北大举出兵。沙皇于6月下旬开始对俄国军队进行战争动员。7月21日,俄军在海兰泡灭绝人性地对长期居住在那里的中国公民进行大屠杀。同时,俄军侵入江东六十四屯,屠杀中国人民。在中俄边境地区制造了两起惨案。8月5日俄军占领瑷珲,全面向东北进攻。中国军队进行了顽强的抵抗后,连连败退。俄军所到之处,烧杀淫掠,惨无人道

  战争爆发后,程德全由黑龙江将军寿山任为行营营务处总理,前往前线监军。行次博尔多(今讷河县),正值谟讷尔河河水暴涨,数万难民哭号争渡。摩尔根(今嫩江县)也已失守,而站上兵不满千,萎靡不可整顿,已无法组织抵抗。为此,程函致寿山,主张向俄军请和。8月19日寿山接到清廷议和的命令,当即指派程德全与俄军议和。22日,程德全三次赴俄营求和,企图阻止俄军前进,均遭拒绝。由于程德全以死相求,拔刀自刎,俄军官急掣程腕制止:“何至于是。”俄军于是同意不攻省城,不杀无辜,不掠财产。程德全即回齐齐哈尔,撤出军队及军火粮饷,准备和平让城。24日,俄军渡过谟讷尔河,28日进抵齐齐哈尔郊外,为俄军作翻译的姜某秘密谎报俄军说:“省城有伏,议和乃诱使近城也。”俄军拟即发炮攻城。程急忙出城与俄军相见,以身挡炮口,恳求俄军停止进攻,俄军遂停止炮击。自此他坚持留在俄军中,作为人质以释敌疑。29日,俄军大驱入城,进占齐齐哈尔,黑龙江将军寿山自杀。俄军将领连年刚博夫入齐齐哈尔,大肆掳掠。

  同时,俄军欲强立程德全为黑龙江将军,作俄军傀儡。程以违背国家体制,未得任命,坚决拒绝,并投江自尽以明志,为俄军救起。为此,程德全致书俄国沙皇,要求俄国撤军:“(寒冬将至)应由大皇帝撤回兵队,以靖地方而振商务。日昨带兵官奉到伯利总督来电称奉大皇帝谕旨,欲以德全担任将军职务。闻之怵惶万状。德全以羁旅之人,寄居江省,值此变乱,初意本以保全生灵为主,今荷大皇帝笃重邦交,省城得以安然无恙,德全受赐已多,今乃以将军殉难,主任无人,欲德全便宜行事,无论德全未奉我敝国大皇帝谕旨,固不敢擅专,而自思失律之臣,偷生人世,已属厚颜,有何面目冒居将军之任?反复思维,万无生理,是以投江自尽,而带兵官复设法将德全救活,并派人多方劝解,妥为照料,务使德全不再寻短见而后已。但此刻敝国大皇帝消息不知,德全椎心泣血,忧惧昏迷,苟延残喘,何能办理地方政务?维念黑龙江全省尚未大定,呼兰、巴彦苏、北林子尚有兵队。贵国必须力保和平,免致开仗,再伤生灵。其关于地方官一切应办之事,仍祈责成各该员与带兵官妥为办理。则将来大皇帝与敝国之交谊,可永保亲睦于万世也。如蒙依允,尚有要求数事,条具于左,事关两国邦交,德全敢为大清国数百万生民九顿首以请:‘一、求不伤害生灵;一、求不夺人财产;一、求毋奸淫妇女;一、求中国人民照旧优待;一、求毋更张大清国政令;一、官员人民有愿迁徙者发给护照;一、求发给各城各站人民执照,饬速归业;一、求前往呼兰等处收抚,不必多带人马,免民间惊恐;一、并求先发告示,大张晓谕,俾众周知。’”

  不久,程德全被俄军挟往赤塔,途经呼伦布雨尔(今海拉尔),因天寒患病,由俄国红十字会治疗后释回,于11月7日返抵齐齐哈尔。但从此身罹风寒之病。

  程德全1900年与俄军周旋的行动,在朝野赢得了很高的声誉,东北士民曾希望以权宜之计推程出任黑龙江将军。但程德全只是一个小官儿,资历很浅。更何况按照清制,东北维持传统的旗制,用旗人,不用汉人,以维护清王朝的发祥之地和有战斗力的兵源。万无一跃而任为将军之理。东北士民的推举没有被清廷接受。不过,后来的黑龙江将军、吉林将军也一再要求清廷重用程德全。1901年2月,程德全被清廷擢升以直隶知州用,赏戴花翎加三品衔。1902年9月,吉林将军长顺委程任三姓(今依兰)办理善后交涉兼办筹饷缉捕事务。

  慈禧对程德全的破格提拔

  1903年冬,沙俄拖延在东北撤军,日俄战争正在酝酿中。清廷急需能员赴东北。但这时清廷在东北传统的统治基础已经瓦解,危机来临,乏人可用,不得不有所改变。1903年12月28日慈禧在京召见程德全,垂询黑龙江事务,程的回答让慈禧很满意,被擢升为道员,翌日又加副都统衔、署理齐齐哈尔副都统。副都统是带兵官,对程德全的任命,既是越级提拔,又打破了东北不用汉人的惯例。据说,慈禧在任命之前,招待外宾,俄公使夫人在慈禧面前也盛赞程德全,促成了慈禧对程的破格提拔。

  1905年5月15日,清廷任命程德全署理黑龙江将军,全权处理全省军政事务。1907年初,清廷将东北改为行省,以袁世凯官僚集团的徐世昌为总督,程于5月7日仅被任为署理黑龙江巡抚,职权削弱,显然是受到袁世凯官僚集团的排挤。为此,程被迫一再称病奏请开缺。1908年3月,徐世昌即以程“腿疾未愈”,建议军机处“赏假数月,回籍就医”。是月19日,清廷即将程德全署理黑龙江巡抚一职开缺。

  散财豪举,轰动乡里

  晚清民初,国家走向大乱之世,程德全施政“以保全生灵为主”,可说是他的核心。为人也豁达大度乐善好施。他的原配夫人秦氏,与他一起颠沛流离,不幸于1903年去世。当时,他的经济地位虽然改善了,但仍常常负债。程德全受袁世凯集团排挤去官后,就回家省亲。儿子发达后光宗耀祖,程大观十分高兴。他鉴于过去长年穷困生活,推己及人,嘱咐儿子筹集多年积蓄下来的养廉银一万两,购买田地,准备用这些田地上的收入,来周济同族中贫苦无告的人。他要让程氏族中的人没有一人挨冻受饿。这是宋代名贤范仲淹创设的社会救助系统,为历代贤者所仿效,有的家族中的有心人家,甚至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才创设起这套救助系统。正值筹备之际,朝廷重新起用程德全,召其进京。程德全匆匆自家起程,父子俩来不及商量有关办法。于是,在清明春祭的时候,程大观把全族的人都召集一起,将银子分赠给族里贫困的人,让他们拿了钱自己去力图生计,并且对于鳏寡废疾的人,也根据不同情况,给予救济。这一万两银子就一下子分完了。程氏的这一豪举,轰动了乡里。

  程德全自秦夫人去世后,续娶刘氏夫人。刘夫人看到程德全性格豪放,手头宽松,不是长久之计,但屡劝无效,就悄悄地积蓄起一笔钱来,为程德全的晚年生活,避免陷入贫困,留下了后路。

  调任江苏巡抚

  1908年11月,光绪、慈禧相继去世,政局大变。1909年初,摄政王载沣将徐世昌内调,任锡良为东三省总督,程德全也重新被起用,于5月23日任署理奉天巡抚,旋实授。但奉抚一职与总督同城,属政制改革精简机构的范围,遂于1910年4月28日裁撤,程被调任江苏巡抚。这时辛亥风云降临,危机严重,此时此地此职,斯人又有了令人眼晴一亮的表现。

  程德全到任后,在致中枢人士的信中表示说:“(苏省)士绅学问向占优胜地位,近来东西文明输入,而知识亦愈日新,加以张殿撰謇诸人为之导师,力加提倡,将来吾全国之教育模范,殆将取法于兹。”他在江苏非常尊重张謇的意见,与当地士绅也关系良好,在危机时期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同时,他也坚强表示:“德全办事,向不畏难,只有深自刻励,务以静专之主义,为治己之方;以立定脚跟,相机因应,为治人之策,如是而已。”

  当时,江苏地区的立宪运动开展得十分热闹,张謇是运动的领袖。程德全全力支持张謇召开国会、建设责任内阁的主张。他和督抚们也有广泛的联络,希望挽救清廷的统治危机。1910年10月25日,程德全列名东三省总督锡良领衔的主张内阁、国会同时设立的奏折。迫于各方面的要求,清廷于11月4日宣布宣统五年开设国会。但程德全并没有因此对时局表示乐观,他继续要求清廷“赶速简派内阁总理”。他在给湖广总督瑞赝的电报中坦率表露说:“目前内外人材不过如此,筹备清单改亦无效,不改亦无效;筹备事项缓亦无效,急亦无效,是可断言者也。政党不立,徒法不行,故今日除催设内阁外,竟无第二语可说。催设内阁,非谓天下从此治也,但设一总理,以供人民推翻之资料而已。”体现出强烈的危机意识。他充分意识到清廷的腐败。

  携手张謇,应对时局

  程德全在政界资历很浅,实力不雄。而张謇在地方上声誉很盛,实力雄厚,但两江总督张人骏不支持立宪运动,与张謇政见不合。程德全和张謇两人原本不认识,没有私交。1911年政治危机加剧的时候,两人开始互相取暖,合作应对时局。1911年2月18日,张謇到苏州会晤了程德全,从此建立了密切的联系。江苏官绅,形成了一个应对危机的政治集团,程德全成了这一集团在政治上的操盘手。

  武昌起义爆发后,程德全打破了一段时间的沉默,连续上奏清廷,要求采取强有力的改革措施,以争取人心,挽救危机。他在1911年10月13日致内阁电中指出,革命党人勇敢举义,“内由于政治改革之观念,外由于世界潮流之激刺”,“此非朝廷果有尝胆卧薪之意,草泽恐有前仆后继之虞”。程德全虽然仍然是为了“消弭革命”,但已经扬弃了“忠君爱国”的观念,为后来的反正奠定了思想基础。

  对清廷发出最后忠告

  武昌起义爆发时,张謇正好从北京南归,到武昌乘轮船回江苏,在轮船上目睹了武昌起义的景象。他到达南京后,即去会见两江总督张人骏,要求张出兵援鄂,并速定宪法。张人骏断然拒绝了张謇的要求,使张謇深感危机的严重性,不能不另谋他策。

  程德全获悉张謇回到南京后,即电邀张前往苏州,共谋应对时局的方策。1911年10月16日,张謇赶到苏州,程德全非常赞成张謇的政治主张,嘱咐张为自己起草奏稿,张即带了两个年轻人雷奋、杨廷栋连夜起草,到12时脱稿。这份奏稿措辞一反常态,十分激越,强烈要求说:“拟请宸衷独断,上绍祖宗之成法,旁师列国之良规,先颁明诏,宣布德音,解免亲贵内阁,钦简贤能,另行组织,代君上确负责任,庶永保皇族之尊严,不至当政锋之冲突;并请下诏罪己,其酿乱首祸之人,亦即降旨予以处分,以谢天下。然后定期告庙誓民,提前宣布宪法,与天下更始。”由于得不到各省督抚的响应,迟至10月22日才电致内阁入奏,已经不可能发挥作用。这是程德全、张謇对清廷的最后忠告。

  1915年,杨廷栋从箱子里翻出了这份草稿,请吴湖帆绘画装裱,张一鹏题名为《秋夜草疏图》。1916年3月,杨廷栋向程德全出示了这幅《秋夜草疏图》,程写了自跋:“辛亥八月后,吾苦苦劝谏,奚止此一疏?乃反复敷陈,卒不见听。国体改革以还,日相寻于哄争猜忌之域,吾时于两方谆切劝解,亦均不见听。岂天之不悔祸,抑我之诚不足以感人也?驯至今日,纲纪凌夷,道德灭绝,人民困于水深火热,几不可一朝居。呜呼,既无以对故君,复无以对国人。罪深孽重,夫复何言?丙辰三月杨君以此卷见示,勉书数语以归之。素园居士。”他仍是以生灵为念。

  他们是在对清廷尽心而已,已经明白清王朝已无可救药,国家前途只有另谋生路了。程德全和张謇的合作,为他们走向与革命党合作,在江苏开辟一个新局面,奠定了基础。

  回天乏力 毅然反正

  于是,程德全开始改变施政方针,不再以从事变革,挽救清王朝为目标,而是以维持地方秩序,保护地方经济和人民安定的生活为目标。他先通电江苏各属令赶办团防,以固结民气,保卫治安,“振尚武之精神,弭无穷之隐患”,维持公共治安。上海民军起义之际,他答复上海道刘燕翼的告急电说:“目前以保全中外商民产业为第一要义,即速邀集地方绅商会商各国领事,设法维持,无任糜烂。此间无军队可派,候督院示复遵照。”这是上海光复的一天了。

  上海起义发动后,苏属士绅已屡次协议,决定宣布独立,正在推举代表,进谒抚院。1911年11月3日夜,有民军五十余人由沪专车赴苏,先赴枫桥新军标营,宣告一切,共表同情。民军进城之后,径往抚院请见,共相推戴程德全反正。程德全宣言:“当此无可如何之际,此举未始不赞成,务必秋毫无犯,勿扰百姓。”于是民军将江苏都督印呈进,程至此不得已而受之。程德全既宣布独立,作为第一个反正的前清大吏,也引起一部分革命党人的不信任,流言盛行,局势动荡。于是,程德全镇静如常,果断地采取了两个措施:一面理去自己的辫发为人民倡,也表示自己的革命决心;一面收集院司各种印信,销毁于都督府大堂,与旧体制割断联系。万人共见,各种谣言于是杜绝。

  与革命党人推诚合作

  苏州独立后,以张謇为民政长(未到任),张謇一系的立宪派后起之秀,杨廷栋(翼之)、沈恩孚(信卿)、雷奋(继兴)、黄炎培(韧之,黄也属同盟会)等都参加了都督府的工作。1911年11月9日张謇到达上海,热衷于组织临时议会。程德全也参与了新国家的体制建设工作,11月11日,程德全会同浙江都督汤寿潜致电沪军都督陈其美:“吾国上海一埠,为中外耳目所寄,又为交通便利、不受兵祸之地,急宜仿照美国第一次会议方法,于上海设立临时会议总机关,磋商对内对外妥善方法,以期保疆土之统一,复人道之和平,务请各省举派代表迅即莅沪。”11月13、14日,连续两天会议,通过陈其美召集了各省都督府代表联合会。

  同时,张謇也在努力争取袁世凯反正。张起草了《拟会程德全属杨廷栋进说袁世凯》,劝袁反正:“其必趋于共和者,盖势使然矣。分崩离析之余,必求统一维持之法。謇最近一电,不独审势而云尔,实舆论之大同。虽贲育之勇,不能收已发之弩;孔孟之圣,不能回东逝之波。以公之明,讵不察及,愿公以犬马土芥之喻,与水土社稷之训,参互观之也。孟子不王周,故崇伊尹为圣;船山内中国,故斥余阙非忠。抑愿公之证其通矣。至于华盛顿传,则世多能道之,亦公所谂,不以烦听。”

  程德全以前清大吏反正,处嫌疑之地,在控制政局上处境困难。1911年11月11日,他向张謇求援说:“弟勉力支撑,现已告竭;公迟迟其行,如有破裂,不敢任咎。祈速命驾前来,即日交代,得公镇抚,不唯各方面疑团解决,且须速商各都督推举临时大统领,方于时局有裨。弟忍死以待,迟恐无及,不忍多言。”但张謇不愿当政界要冲,仅将前清谘议局改组为民国省议会。为了缓解革命阵营内部的矛盾,11月14日,程又致电各省都督:“大局粗定,军政民政亟须统一,拟联东南各军政府公电恳请孙中山迅速回国,组织临时政府,以一事权。”这是与革命党人的推诚合作。同时,张謇一系全力推动程德全统一江苏,唐文治领衔上书陈其美说:“文治等又有言者:‘值兹大局尚未全定,军事计划自必特别注重,因以上海为重镇。若夫其他行政事宜,尽可统全省为一致。今苏垣恢复后,各军队及各属士民公推程都督主持一切,诚足以副全省之望。文治等深知程都督热心国事,锐意改革,旧日各督抚无可与之并立者。上海亦苏省之一部分,若行政亦经分立,殊与全省统一有碍,拟请从长计议。’”陈其美复函表示:“苏省敉平后,民政各事,自以由程都督统辖为宜。惟应今日之情势,驻沪各军,不能不有所统摄,故敝处专注重于进取事宜。”陈的承诺,稳定了程的地位。

  1911年11月21日,张謇到苏州主持了省议会开幕式,程德全即请张謇代理都督,自己则于22日抱病前往高资(位于江苏镇江市丹徒区,建制于宋代,系江南名镇)前线视师,发表誓师词,并抵达前沿劳军。当时,上海起义成功后,苏浙各地相继响应,组成苏浙联军,进攻负隅顽抗的南京清军。张謇希望程德全在前线立功,出任苏宁统一的江苏都督。但程自己的军事力量薄弱,还没有力量驾驭革命多年、派系分立的联军将领。1911年12月2日,联军攻克南京,镇军将领林述庆自称都督,与联军总司令徐绍桢发生冲突。当时程德全正到达上海与各方商量政局,各方达成一致,公推程德全为江苏都督,请林述庆进兵临淮,以解决南京方面的纷争。12月5日晚上,程德全由沪赴宁,出任江苏都督。程德全在反正后的一系列政治措施,深得革命党人的信任,形成了良好的合作关系。

  难以履行政权,只得称病退出

  程德全既得到同盟会领袖的支持,遂于12月5日晚从上海前往南京。宋教仁也到南京协同调和诸军,说服林述庆将行政权力移交给程德全。翌日,程通电就任江苏都督,并着手组织都督府,以宋教仁为政务厅长。但不久宋教仁即回上海处理革命阵营选举大元帅一职的纠纷,而南京军队纷扰,饷源缺乏,林迟迟不能出师,继续控制南京地方权力,程德全难以履行江苏都督的职权。至12月9日,程也不得不离宁赴沪。

  为了整理革命后的南京秩序,12月15日夜,程德全再次偕同汤寿潜、陈其美赴宁,力图整顿南京秩序,调和诸军,组织政府。张謇也于17日到达南京,目睹“客军纷扰,居民大恐”的局面,束手无策。程德全无法维持南京秩序,于18日愤愤离宁,重回上海,称病不出。革命方面一时缺乏权威,无法整理南京秩序。程德全在张謇的支持下统一江苏行政的计划一时受挫,但这一政治集团也在革命后的江苏地区显示出了相当的力量。

  1912年1月1日,江苏省议会推庄蕴宽代理都督,接替程德全。1月3日,孙中山在南京组织临时政府,任命程德全为内务总长。程遂卸江苏都督职务。当时,南京临时政府任命了一批同盟会员次长,掌握实际权力,被讥称为次长内阁。程作为非同盟会总长,并未到南京就任。

  对政党活动的认识

  当然,程德全并没有停止政治活动。他在前清时,就认识到国家立宪就需要组织政党。而这时光复会会长章太炎和孙中山有分歧,也在组织政党。于是,两人合作,于1月3日宣布成立中华民国联合会。

  但很快,程德全就体察到中国政界的落后与幼稚无知,无法履行政党政治的职责。他劝章太炎遇事平心,勿逞小忿,但章胸襟狭小,绝不见听,两人无法合作,程即退出了由联合会改组演变而来的共和党,与副总统、湖北都督黎元洪组设政见商榷会,但也没有成功。后来,程德全在给黄兴的一封长电中说:“近日实无所谓政党,不过一二沽名之士以党名为符号,而一般无意识之人从而附和,自命政党,居之不疑,叩以政见,毫无所有。德全前之脱除共和党籍实由于此,后之组设政见商榷会亦由于此。”后来张国淦正在组织民主党,程告诫说:“智识幼稚,如吾国是,则党派实不应发生太早,由此点思之,吾国至少非有五年或十年之预备,不可言党也。”

  这是对国情的清醒认识。当代知识分子观察、评论这段历史,应该好好体察当时人的真实体会,而不要单纯地从事理论逻辑推理。

  脱离政坛

  1912年4月1日,孙中山解除了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的职务,袁世凯在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后,任命唐绍仪为国务总理,经在南京的临时参议院通过,接收了南京政府,迁往北京。程德全当时没有职务在身,准备前往国外游历考察。但时局还不允许他赋闲。由于代理江苏都督庄蕴宽能力薄弱,无法控制复杂的政局,各界迫切希望程德全复出。4月13日,袁世凯任命程德全为江苏都督,移驻南京。程德全在张謇的支持下,完成了江苏的统一。但江苏地区也是革命力量雄厚的地区,程德全作为中间派的政治领袖,以雄浑的魄力、灵敏的手段、公正的宅心,努力维持政局和社会的稳定,赢得了社会的称颂。同时,他在全国的纷扰中努力调和南北矛盾,是中间派的重镇。

  由于袁世凯蓄意武力统一中国,南北终于决裂,爆发了二次革命战争。袁世凯派遣北洋军队和张勋所部南下。程德全已经无能为力,被迫下野,脱离了政坛,闭门颂佛。

程德全的简介
程德全的生平
相关人物
其他C开头的人物 更多
清朝其它的人物
最新人物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