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文绍资料


1923-2001

中文名:阮文绍

国 籍:南越

出生地:宁顺省潘朗

出生日期:1923年4月5日

逝世日期:2001年9月29日

职 业:南越前将军和前总统

毕业院校:越南自由邦军官学校第1期

主要成就:1967年当选南越总统

        建立了政党——全国社会民主战线

阮文绍——南越前总统

  阮文绍(1923年4月5日 – 2001年9月29日)南越前将军和前总统。 1924年12月(一说因相信八字命理,将生辰改为1923年4月5日)出生于宁顺省潘朗的小地主家庭。少年时代,加入了胡志明领导的越盟,致力于使越南脱法国的殖民统治。但当他发现越盟的目标是在越南建立共产主义后,便于1946年脱离了。在族中长辈的资助下,阮文绍于1947年进入海事学校学习,但因为时局变化,转入越南自由邦军官学校第1期,这所学校位于大叻,是由法国支持的保大皇帝所建立的。1949年毕业后,他成为越南自由邦陆军中的一名少尉,与越盟游击队作战。

  1954年,法国在越南的军事力量,因为奠边府战役的失败而瓦解。而后,根据日内瓦会议的决议,越南实行南北分治。1955年,越南共和国(南越)政府成立,将前越南自由邦陆军收编。此时,阮文绍已经是一名中校了。而后,他历任陆军军官学校校长、步兵第1师师长、步兵第5师师长。并因在1963年参与推翻总统吴庭艳的军事政变而晋升为准将。

  随后的两年中,他被任命为陆军第4军军长、总参谋长,而后被提升为陆军中将并担任国防部长。

  1965年6月14日,阮文绍被军事强人们推选为军事革新会议的首领,并成为国家领导委员会主席,换言之,就是国家元首。

  政治生涯

  1967年9月3日,他在竞选中赢得了38%的选票,成功当选新一任南越总统,并一直担任到1975年首都西贡陷落的前夕。1970年4月曾出兵配合美军入侵柬埔寨,1974年1月又侵犯中国西沙群岛,都以失败告终。

  阮文绍统治的贪腐程度被控远甚他的前任。和1963年军事政变的领袖阮高祺不同,阮文绍建立了一个政党——全国社会民主战线,通过架空国会,使政治权力极大地集中于政府的行政分支。为了防备总统的统治受到威胁,他的同盟者被安插进重要的军政岗位。

  在1971年,阮文绍参加了改选,但是他贪腐的恶名,使他的政治对手认为选举将会被操纵,从而拒绝参加。作为唯一的候选人,阮文绍顺利当选。

  在任内,除了乞求美国干预外,对国内军事、政治、经济束手无策。在北越发动的1975年春季攻势三大战役中(西原战役、顺化—岘港战役、胡志明战役)中,指挥拙劣,所部100万军队被30万北越军队彻底打垮。在北越军队打到首都西贡前夕,这个口口声声宣布“失去了总统阮文绍,军队里还有三星将军阮文绍,人民仍有一个士兵——阮文绍, 我发誓要与兄弟们士兵们肩并肩一起抗争下去。” 的人辞职潜逃到台湾,将权力移交给副总统陈文香,后者在1975年4月21日接任,也就是1975年4月30日南越向北越人无条件投降的九天之前。

  败走台湾

  阮文绍选择流亡台湾,是有原因的。台湾离西贡很近,而且它们有着共同的死敌———共产党。南越可谓台湾最重要的亚洲“盟邦”,台湾给南越输送过很多军事物资,宋美龄发起过救助南越的号召,蒋经国曾专程访问西贡,和阮文绍颇有交情。

  在台湾停留期间,阮文绍虽然心情郁闷,日子却过得相当舒服。但是这样的日子没过多久,阮文绍便有了新的担心。他担心的是他在任总统时,曾经派人和北京方面有过秘密联系,希望通过和北京建立好关系,给北越来个釜底抽薪,断绝或减少北京对北越的援助。事情虽然没有成功,但这个消息早晚会走漏。台湾方面视中共为仇敌,阮文绍担心时间长了自己会受到怠慢,被冷落,甚至受辱。作为“亡国之君”,阮文绍已经变得极度敏感,他容忍不了这样的不安局面,于是决定再度流亡。

  流亡英国

  到哪里去?美国仍然不能去,美国国内的反战运动盛行多年,现在大家都在反思越南战争,他这个南越最著名人物的到来肯定会引来骂声一片。最后,他决定去英国。1979年,阮文绍在英格兰的萨里购买了一套别墅。初到英国,他相当低调,不以真名示人,对外自称马丁先生。这个“马丁先生”的称呼比较有意思,原来美国驻南越的一个大使就叫格雷厄姆·马丁。

  能够购买别墅,说明阮文绍手头还是颇有积蓄的。当总统期间,北越咒骂他为“卖国者、人民的吸血鬼”,南越也有不少人暗骂他“专横、贪权、贪财”。有一个说法是有人看见阮文绍从西贡逃亡时,专门用军用运输机运走了三吨半黄金。有没有这个数目,很难说,但他买别墅、在英国做寓公的事情,渐渐还是被人知道了,有人就又开始联系起“三吨半黄金”了。这给阮文绍带来相当大的压力。很可能手头上并没有足够的金钱,或者是招惹不起痛恨越战的众多人士,不久,阮文绍把别墅卖掉,在伦敦买了一套公寓住下。

  隐居城市之中,阮文绍坚拒采访,几年间,他仅接受过一个越战纪录片的访谈,给人们留下了《越战:10000天的战争》这一有价值的纪录片资料。但枭雄毕竟是枭雄,阮文绍低调的背后并非是为了苟延残喘,他有着一颗图谋东山再起的野心。1980年,阮文绍纠集旧部,利用英国地利之便,建立了一个名为“国家人民革命组织”的秘密组织。这个组织暗自扩张,直到1986年才因一个偶然事件被曝光。

  1986年11月,“国家人民革命组织”的隐蔽分支之一“越南律师争取重建1973年《巴黎协定》运动委员会”成立,阮文绍任委员会主席。这个委员会宣称,由于《巴黎协定》的法定效力仍在,南越仍然存在,越南的统治权仍然属于阮文绍等人。这个说法相当具有讽刺性,因为在《巴黎协定》签订的时候,阮文绍是非常讨厌这个协定的,原因是这个协定使他失去了最为关键的美国人的直接军事保护;但是现在这个协定却可以让他保留自己南越流亡政府首脑的名号。

  徒劳无功

  时间在冲淡一切。阮文绍的努力一直犹如水中月,他则逐渐被世界所淡忘,但时间也同时冲淡美国人对越战的憎恨。1989年,世界局势大变,东欧剧变,共产主义运动动荡,美国人对那次灰头土脸的越战重新进行审视。审视的一个结果是,越战对击败共产主义运动有着积极意义,于是阮文绍回到老东家的时刻到了。

  1990年,阮文绍在美国波士顿一个富裕社区落户后,受到不少美国人的欢迎。人到暮年的阮文绍大为高兴,在抵达波士顿不久就发表了一通演讲。演讲中,他积极宣传“国家人民革命组织”的理念,大力鼓吹让越南的流亡者们拿起枪,打回老家,推翻越南共产党的统治。他还说自己已经老了,老得不能够掌权了,但是很愿意把自己的经验提供给他人。巧合的是,就在1990年,越南国内破获了一个意图采取军事暴动的地下组织。

  这一时期的阮文绍被东欧剧变等事态的发展刺激得热血沸腾,他朝思暮想着这一系列剧变能够如多米诺骨牌一样让越南也变天。1992年这一年,阮文绍非常繁忙,很多记者来采访他,也有很多越南流亡者和形形色色的人物来拜访他,他对自己的前景也非常看好,甚至在一次采访中跟记者说道,“我预测我们回国掌权的日子已经不远了”。当时,68岁的阮文绍忙着很多事情,其中主要的内容是和自己的追随者们一次次谋划重夺政权的计划。

  可悲的是,阮文绍永远是美国政府和越南共产党政权之间一个尴尬的角色。毕竟,1975年西贡的陷落,对于美国而言是冷战以来最惨痛的失败,教训太深刻。由于这个“越南战争综合征”,阮文绍始终得不到美国政府的真正重视,而且越南共产党对政权的牢牢掌控也使得阮文绍越来越没有激情。

  阮文绍不得不重新面对现实,他必须继续过以前那种平淡生活。1996年,他对一名记者描述自己的生活:“在家中,我读读书,和别人讨论讨论,找一点工作做一做。”岁月终归不饶人,2001年9月29日,阮文绍悄然辞世。

阮文绍的简介
阮文绍的生平
相关人物
其他R开头的人物 更多
世界其它的人物
最新人物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