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明天皇资料


1831-1867

本 名:统仁(おさひと)

别 称:幕末天皇

字 号:无

所处时代;江户时代

民族族群:大和民族

出生地:日本京都

出生时间:天保2年6月14日(1831年7月11日)

去世时间:庆应2年12月25日(1867年1月30日)

主要成就:支持公武合体,反对倒幕

在位时间:1846年3月10日-1867年1月30日

陵 所:后月轮东山陵

信 仰:神道教

国 籍:日本

皇 居:皇都御所

职 业:日本第121代天皇

幼 称:熙宫(ひろのみや)

谥 号:孝明天皇(こうめいてんのう)

继位年龄:16

儿 子:明治天皇

孝明天皇——日本第121代天皇

  孝明天皇(おさひと,1831年7月11日—1867年1月30日),别号幕末天皇,日本第121代天皇,是仁孝天皇的儿子,明治天皇的父亲,支持公武合体。明治维新期间,在反对倒幕派时于1867年1月30日突然去世,他的死引起了种种议论,死亡真相至今未解。

  人物生平

  孝明天皇

  第百廿一世、孝明天皇

  孝明天皇,讳统仁。仁孝帝第四子也。母新待贤门院藤原氏,赠左大臣实光女。

  天保二年六月十四日,生。称熙宫。

  同十一年三月,为太子。

  弘化三年(丙午)二月,践祚。时年十六。【御系谱。纪元二千五百零六年丙午岁二月十三日践祚。】

  夏闰五月,北亚米利加(指美国)船二艘,来舶贺浦,船将必氐荔因。奉行大久保忠丰上书曰:“中国通信支那,吾在华港数月,今将归国。冀贵国亦许互市如支那。”家庆傅命曰:“中国古来禁通信互市。且外事委之长崎,勿复入此港。”【米利监人(指美国人)乞互市。】

  六月,米舰还去。寻米人漂泊择捉。令荷兰送还之。【今日抄。】

  秋七月,家庆锢长岐与力高岛四郎太夫(高岛秋帆),摈罚其他二十馀人。

  八月,英吉利(指英国)舰入琉球,测量近海而去。【近世事情。】

  四年(丁未)春三月,信浓地大震,城郭宫室皆崩。【续太平年表。】

  夏六月,饭田忠彦着野史,献有栖川亲王。略曰:“恭荷殿下之发,得尘乙夜之清览。一部二百九十一卷,永传于无穷,以报国恩。积岁志愿,一旦获伸,则臣虽死不朽。”【本书序。饭田忠彦编大日本野史。按此书,私续大日本史后而纂也。】

  秋九月,天皇即位紫宸殿。

  冬十二月,大和盗发垂仁天皇陵,又窃布留祠宝剑。【宝剑小狐丸。】或观之关白政通。政通惊曰:“此非人间所有者,布留社宝刀也!”命检之,因事觉。至安政中,磔之奈良。【今日抄。】

  嘉永元年(戊申)秋九月,关白政通辞太政大臣。【嘉永元年。弘化五年二月廿八日改元。‘宋书’乐志云:“思皇享多佑,嘉乐永无央。”】

  冬十月,赠大纳言广忠,内大臣。家基,正一位太政大臣。将军家庆,为左大臣,进从一位。【宣下留、今日抄。】

  十二月,北亚米利加(指美国)十五名,漂泊虾夷。幕府命荷兰送还。荷兰辞,以令亚米利加迎之。

  二年(己酉)春三月,米舰来长崎,受漂人去。

  家庆帅诸侯及麾下,猎于小金原。【今日抄。】

  夏四月,英吉利(指英国)船来浦贺,上陆。奉行户田氏荣,奉教斥之。归途剽掠下田,测量山海。韭山代官江川太郎左卫门谕去之。【英吉利舰剽掠下田。】

  五月,家庆令诸侯严海岸防御。【续太平年表。】

  冬十月,藤堂高猷翻刻‘资治通鉴’。【本书序。】

  是岁,西洋始传种痘方。【西洋始传种牛痘法。】

  三年(庚戌)夏四月,诸国竹实,大如麦。民取食之。【今日抄。】

  六月,荷兰上言:“印度人欲贸易日本,请之英国政府见许。米国亦欲来请互市。”【近代月表。荷兰上言各国形势。】

  冬十一月,京畿西国饥。【一本续太平年表。】

  四年(辛亥)春三月,赠和气清麻吕正一位,赐谥护王神。【今日抄。】

  五年(壬子)春三月,周防孝女阿米,卒。年六十二。初米六岁丧母,家素贫,父托米于外舅,佣作自给。后罹疾,召还米佐生理,时年十二。米日为邻里舂,躯小力微,缚石于腰以舂。夜则纺绩达旦。仅得钱养父。父疾久不瘥,精神昏眊,屡欲投水。米防护不离侧。夏不幮,冬不炉,夜不解带。女红所得,躬不费一钱。父所嗜,必买而供之,务承欢心。父虽贫且病,亦怡怡如也。父死而后,终不嫁云。【阿米传、同碑铭。孝女阿米卒。】

  夏五月,江户西城火。

  鲁西亚船来下田。送归肥前漂民七人。【鲁西亚船来下田。】

  家庆使勋亲四家戍房总,筑炮台于大森。【始筑炮台。】

  秋八月,荷兰报长崎曰:“米人欲以明年来请贸易。即急之将有战。”【近代月表。】

  是岁,土佐渔人万次至自米利坚,献‘世界计览’、‘万国舆地图’等。万次以天保末漂流,适米国,业捕鲸,居十三年而还,上

  陈其风俗事情。寻为幕府所登庸。【今日抄。】

  六年(癸丑)春二月,豆相参远

  地大震。函根足柄诸山崩,小田原城坏。【续太平年表。】

  家庆再筑西城,命前田齐泰、伊达庆邦、细川齐护、毛利庆亲、黑田齐溥、蜂须贺齐裕等,五十二侯助役。

  夏四月,幕府罪加贺豪商钱屋五兵卫者,收其田八万五千馀石,海船三十五艘,其他财物称之。初五兵卫设肆于秋田、弘前,贸易外国,又涸官越沼辟田,沉毒沼中杀鱼,使沼上渔人失业。事觉,并其三子磔之。【今日抄。】

  六月三日,北亚米利加(指美国)公使陂理(马修·佩里),帅兵舰四艘来浦贺。奉行户田氏荣,驰属吏诘之。答曰:“奉使乞互市。现齎国书、方物,请谒贵国重臣献之。”氏荣飞书,报之江户。家庆大惊,急令庆亲、齐护、齐裕等戍武、相、房、总海岸。起德川齐昭,参与幕议,日夜会议城中。先是,荷兰报米国来航,家庆深秘不发。至是事出仓卒,众情汹汹。【近事纪略。】德川齐昭十议,以论不可和。不听。【水府老公密书。】既而建馆于久里滨,使户田氏荣、井户弘道,莅而受书。米使陂理从兵三百,鼓行而来,献书函及方物数十种,且曰:“请直达大君殿下。”仪毕而出。其书略云:“亚米利加大合众国大统领,姓斐谟(Fillmore),名美辣达(Millard)。钦差大臣水师提督陂理(Perry),呈书于日该国大君殿下(指德川将军),敬请结好、互市二事。我合众国产黄白金、水银、宝玉,许多贵国亦多产同之。乃相往来,必有大利。试市或五年或十年,而贵国不益,则宜罢之。我商舶

  至支那者,时遭飓而破。倘有乞贷,幸其给之,其直以银钱杂货充焉。”家庆得书议之,使氏荣答曰:“事体极大,非可辄变。宜以明年来长崎待报。”慰喻遣归。初米舰入内海也,发空炮测水底。港吏呵之。则曰:“他日进战耳。”于是使所司代胁坂安宅具状以奏。【米国往复书翰、陂理日本纪行。米使陂理来。】

  长崎奉行大泽康哲、宗义和上书曰:“清国广西省朱天德,称明帝裔,煽动岳州、衡州,民皆蓄发归之,着明代衣冠,尊天德为王。京师发兵征讨不克。”【大泽上书。】

  将军家庆,薨。年六十一。敕赠太政大臣,谥曰慎德院。寻葬于增上寺。权大纳言家定继嗣。家定,家庆第三子。【大成武舰、近代月表。将军家庆薨。】

  秋七月,鲁西亚(指俄罗斯)水师提督布恬延帅兵舰四艘,树帜题于吕之也者,来长崎曰:“奉该国首宰呈贵邦执政书,愿谒上官献之。”奉行水野忠笃受之。书旨约三事:“一则修邻好,一则正彊场、一则开港互市。”乃致之江户。【鲁西亚使来。】

  八月,德川庆恕上书曰:“宜命荷兰停杂货输入,代以大炮军舰。”家定从之,更命中岛三郎,造兵舰、铸巨炮,筑炮台于品川。释高岛四郎太夫罪。属江川太郎左卫门,授炮术于众。【嘉永日记、近世事情。造兵舰、筑炮台。】

  九月,家定许诸侯作大舰,及齎火器入江户。【近代月表。许齎火器入江户。】

  冬十月,家定遣大目付筒井政宪勘定奉行川路圣谟于长崎,赐答书于鲁曰:“我邦与贵国,原靡开衅之端。贵国以好意来,我邦何得不以好意相报邪。第边土之经界,贵国以为甚不明晰,则论饬边藩,细加查覈,而差大使,与贵国官人会同商议,以归划一。然边藩之查覈,必按图籍。确有凭据,慎重从事。是非今日所能辨也。若夫贸易往来之事,则祖宗有严禁,我邦业已固辞。但现今宇内之形势大变,贸易之风日长,不可取古例虑今事。须舆论一定,而后报之。”【鲁国往复书简。】

  十一月,诏家定任征夷大将军,补内大臣。【宣下留、续太平年表。家定为将军。】

  家定令勋亲四家及毛利庆亲、细川齐护、池田庆政、庆德戍相、房、武、总要冲之地。【浦贺警卫达】

  岛津齐彬上书幕府曰:“米舰四艘来琉球那霸港,图写山岳,测量海洋。积载英船所漕石炭,前后还去。”

  德川齐昭献巨熕七十四门于江户。【今日抄。】

  家定又铸一朱银。【达书留。】

  安政元年(甲寅)春正月十三日,陂理率兵舰七艘逼近海,申前请。幕府急遣林韑等于浦贺,应接之。而命列藩,益护卫京师、江户,及诸道要害。韑等引见陂理。会陂理疾不能出。因召副使阿单须曰:“外舶阑入内海,国法所固禁。宜速回船于浦贺。”阿单须曰:“万里来行,旷送时日,非所耐也。苟获报命,即挂帆去耳。犹不得命,则请直赴江户取决。否则泊品川,以待处分。”又呈书深之。韑等知其不可谕,以横滨为接使之地,更使林韑及井伊学弘、伊泽政义等接见陂理。陂理曰:“贵国与弊邦,亲信日厚,诚两国民生之福也。顾条约不定,则争端不息;法度不立,泽民心易惑。请今后泊船乞肉菜者,苟纳其直,则给之。如薪水亦准之。士卒上陆散步,以资摄生,亦允之。测量内海、上岸立标,亦勿之禁。漂民告哀者,亦幸抚恤赡给焉。”语毕而出。【近事纪略。】细川齐护、立花鉴宽,并请以手兵击米舰。幕府皆不听。【今日抄。安政元年。嘉永七年十月廿七日改元。‘群书治要’云:“庶民安政,然后君子安位矣。”陂理复来乞互市。按,陂理,今多作培里。】

  执吉田矩方、佐久间启等下狱。矩方,长门人,慷慨有气节,夙忧皇运衰替,欲挽回大势,就启学西洋兵法。启,松代藩士也。志合议协,益筹策边事。既而米鲁事起,矩方慨然以为:“方今急务,在游海外、知彼情。”遂决航海之志。会鲁舰来长崎,因欲赴计事,告别启。启察其意,赋诗送之。到则舰已去矣,慊然还江户,更谋之启。时米舰在下田,矩方往视之。建言幕府,上急务条议,必胜策。不果用。乃携门人涩木松太郎,再赴下田,密就米使,乞与俱航海外。弗肯。送致之港吏。吏按验得实,深嘉其志,而以犯国禁,并执罪之。既而各锢于其藩。【松阴略记、幽囚录、近事纪略。囚吉田矩方、佐久间启下狱。】

  夏四月,大内灾。天皇奉神器徙桂殿,以为行宫。敕家定造大内。【今日抄。大内灾。】

  六月,近畿诸国,地大震。

  锅岛齐正筑炮台于长崎近海,至是竣工。家定赐刀赏之。【近世事情。】

  秋七月,荷兰人上书幕府曰:“闻贵国近,待米鲁二国,较过弊邦。弊邦辱贵国眷遇,数百年于此,固非二国一朝之比。而贵国炎凉如此,未解也。然弊邦非敢望过厚,苟以待二国者,待之足矣。夫鲁国之陆梁,亦贵国之患也。方今其与欧洲构兵,佛兰西、英吉利,皆援土耳其伐之。英国献属予以东征水师,不日与诸将发舰。顾英国亦倾心贵国,行且通市。贵国苟谅其情,则英兵东向之舰,下锚贵国诸港,乞薪水、要粮食,恐弗得拒焉。敢布腹心。”【咬榴吧书翰。荷兰上书请泊三港许之。】

  闰七月,英国水师提督约蔑私仑几(James Stirling),来长崎,上书曰:“昨年鲁国遣使大国,约通信贸易。吾王闻之曰:‘大国洵君子人,而鲁国所谓虎狼之秦也。’顷者鲁挟妖教,凌暴土耳其。土国孱弱不能支捂,告急于我。吾王发甲碎其艨艟数十,杀其将数千,将乘其惊魂未定歼之,以作京观于东洋,无关大国,绝非虚言。若以其尝有和亲之约,不忍傍观,有一弹以为其后继,则泄怒于大国,改其所指。夫鲁流涎于差我廉者于兹有年,窃为大国寒心,大国其熟虑。通款于大国,不顾体面,而竭区区之意者,欲使大国先得一着于局面也。今英国与大国,得立盟节义,为东西呼应之势。则鲁国形露势阻,而不得逞其凶虐,以足上报天恩而下安人心。大国亦可啸咏于高砂浦舟,而乐太平于万世矣。”【英国书翰。英吉利上书乞通市许之。】

  八月,水野忠笃奉敕达兰、英二使曰:“曩日鲁国通使于我,有所请求。虽未辄许,亦不可遽示绝。今卿等伐鲁国,搂我邦以充军资,我岂得听从之。虽然,平心依泊,寻常须需,一如米鲁所乞,则何必许于彼,而拒于此。卿等其思之。”二使乃奉命。于是长崎之外,许开函馆、下田。【近事纪略。】

  九月,鲁舰(指俄罗斯)四艘阑入摄海。大阪城代土屋寅直,大惊,遣哨船诘之。鲁人托书而去。寻来下田,申请通信互市。【鲁舰入摄海。】

  十一月,诸国地大震,富士山崩。

  家定命井伊直弼卫京师,蜂须贺齐裕戍大森羽田。【今日抄。】

  十二月廿一日,命筒井政宪、川路圣谟,与鲁西亚(指俄罗斯)结条约九条,许其泊三港。【条约类纂。鲁西亚乞通市许之。】

  廿三日,诏家定曰:“夫外寇事情,固所深恼宸襟也,况于缁素所可同忧。顷年墨夷再来,入相模海。今秋鲁夷渡来畿内近海。国家急务,只在海防。因欲以诸国寺院之梵钟,铸造大炮、小铳,置海国枢要之地,备不虞。速令诸国寺院,各知时势。本寺之外,除古来名器,及报时之钟,其他悉可铸换大炮,为皇国拥护之器。及边海旡事之时,复又宜销兵器以为鲸钟。不可有异议者。诸国宜承知,依宣行之,符到奉行。”【太政官符。】寻家定颁布之于海内。德川氏执政以来,以太政官宣命,颁布天下,是为始。【续太平年表。诏收诸国寺院梵钟铸造炮铳。】

  二年(乙卯)春正月,建讲武场。

  三月,米舰来下田,乞测量近海。不听。

  家定命松前崇广,上其虾夷。因赐陆奥、伊达郡四万石偿之。

  夏四月,令伊达庆邦、佐竹义睦、津轻顺承,发兵戍虾夷及箱馆。

  五月,敕改造神嘉殿。樱町帝以来,每新尝祭,行仪于假殿。至是,以其狭隘改造焉。

  秋七月,荷兰致滊船。【今日抄。荷兰致蒸汽船。】

  八月,岛津齐彬模造洋舰,献之幕府。家定赐刀赏之。【近世事情。岛津齐彬献昌平丸。】

  九月,大内成。

  冬十月,江户地大震,死者十万人。是夜,藤田彪,卒。年五十。水户人,从藩主在江户邸。地震,彪与母出。母欲再入家镇火,彪驰止之,屋倒压死。彪犹抱母,母赖得免。彪学通古今,颇达事体。当藩主齐昭之除弊政、调武备,与有力焉。齐昭深悼昔,自题其碑曰表忠。【东湖碑铭。藤田东湖卒。按,东湖尝着‘和文天祥正气歌’,文曰:“天地正大气,粹然钟神州。秀为不二岳,巍巍耸千秋。注为大瀛水,洋洋环八洲。发为万朵樱,众芳难与俦。凝为百炼铁,锐利可割鍪。荩臣皆熊罴,武夫尽好仇。神州孰君临,万古仰天皇。皇风洽六合,明德侔大阳。不世无污隆,正气时放光。乃参大连议,侃侃排瞿昙。乃助明主断,焰焰焚伽蓝。中郎尝用之,宗社磐石安。清丸尝用之,妖僧肝胆寒。忽挥龙口剑,虏使头足分。忽起西海飓,怒涛歼胡氛。志贺月明夜,阳为凤辇巡。芳野战酣日,又代帝子屯。或投鎌仓窟,忧愤正愪愪。或伴樱井驿,遗训何殷勤。或守伏见城,一身当万军。或殉天目山,幽囚不忘君。承平二百岁,斯气常获伸。然当其郁屈,生四十七人。乃知人虽亡,英灵未尝泯。长在天地间,凛然叙彝伦。孰能扶持之,卓立东海滨。忠诚尊皇室,孝敬事天神。修文兼奋武,誓欲清胡尘。一朝天步艰,邦君身先沦。顽钝不知机,罪戾及孤臣。孤臣困葛藟,君冤向谁陈。孤子远坟墓,何以报先亲。荏苒二周星,独有斯气随。嗟予虽万死,岂忍与汝离。屈伸付天地,生死又何疑。生当雪君冤,复见张四维。死为忠义鬼,极天护皇基。”】

  十一月,帝徙御新宫。

  十二月廿三日,与荷兰结条约二十七条。【条约类纂。荷兰条约成。】

  三年(丙辰)春二月,幕府始置藩书调所,以箕作玩甫。杉田成卿等为教官。【某氏日记。设藩书调所。安政二年,移天文台翻译局于九段阪下,至是改称。】

  夏六月,政通辞关白。【宣下留。】

  秋七月,米国(指美国)总领事巴尔理士(Townsend Harris)来下田,乞直呈国书于将军。奉行井上清直等,百方中沮,竟不能告之江户。幕府议米使谒见,不决。【今日抄。】

  八月,左大臣尚忠为关白。【宣下留。】

  江户大风,屋瓦皆飞,多死伤者。【元治梦物语。】

  家定令松平定安、松平赖胤,筑炮台于大阪。

  四年(丁巳)春二月,清人江星育等,上书长崎,报朱贼状曰:“红巾贼粗平。而南京贼,死守不降。”【今日抄。清人报朱贼状。】

  夏五月,家定铸钱。文曰:“箱馆通宝。”

  定米利坚合众国通商条约九条。【条约类纂。定合众国通商条约。】

  秋七月,幕府将许米使谒见。德川齐昭与其子庆笃上疏谏违敕。不听。齐昭称疾辞参政,赠书前关白政通,请止见之。先是,宽文年间,以高松、彦根二藩为溜间诘,监老中。寻加会津,为三藩。后又增松山、桑名、忍、姬路,为七藩。及米使谒见之议起,连署上书,大论其不可。亦不听。【今日抄。】

  八月廿九日,定荷兰追加条约四十条。

  九月七日,追加鲁西亚(指俄罗斯)条约二十八条。【条约类纂。追加荷兰、鲁西亚条约。】

  锅岛齐正上疏:“请讨米夷,以雪癸丑已来辱。”

  冬十月,巴尔理士始入江户,馆于蕃书调所。寻诣堀田正笃邸,面陈使事。呈国书副本。【巴尔理士始入江户。】

  二十一日,遂行聘仪。下田奉行井上清直导米使抵牙门,下驾而入,有司迎延之大广间。于是,将军家定,乌帽直衣,出坐上牀。正笃等皆侍焉。巴尔理士拜跪上谒,敬呈国书,并叙主命曰:“开港通商,以永全交谊。”家定慰喻之,正笃进授书函,米使乃退。【米使始谒大将军。】

  是日,勋旧诸侯,及诸有司等,整仪登城,而诸大藩皆不与焉。【近事纪略。】

  十一月,水户藩士堀克之助等,谋要击米使。夜,将入其馆,为官吏所补。【今日抄。水户人袭外国公使馆。】

  十二月二日,正笃奉教旨,新开港市。巴尔理士议请数项:“曰,全权公使常驻府下,以便事务。曰,下田港属不便,换以他港。曰,埠头已定,则就建商馆,并造寺院。曰,输商税。曰,近鸦片。曰,两国人民因便贸易,官吏无复检之。曰,归约已定,则必得政府印信,以为照准。”正笃以奏请众议为辞,不即议决。巴尔理士,不得已且还下田,以待议定。

  家定使林韑等入京,上米国书,且乞敕允。先是,每奏外事,概奉文书,未尝驰一介,川路圣谟等颇为言。至是始上使,朝议辍而不报。【近事纪略、近世事情。】

  五年(戊午)春正月,诏公卿三十五名,议米国事,各上封事云。敕诸侯建言。

  幕府恐米使之复迫,命堀田正笃西上,请许其所乞。川路圣谟等副之。【今日抄。老中堀田正笃、勘定奉行川路圣谟。】

  二月,堀田正笃入京。奏曰:“频年米使连至,切乞通市。自馀诸国,亦将踵来。而我独执旧规,绝而不通。恐自取祸。因欲大开诸港,泛通海外。以一变国法,中兴盛业。特患天下人心,未信其然。非仰天裁,不足以服之。敢取进止,愿速允之。”传奏菅原聪长、藤原光成,申问奏止。正笃遂条对之。聪长等报奏之。朝议已征列蕃众议为言。聪长等以关白尚忠命,传旨正笃曰:“奏事极大,上惧祖宗神明,下虑亿兆人心。非可辄决。宜采天下诸侯公议具奏之。”正笃大惊,请少更文。议久我建通曰:“否。此书虽殿下之命,即上之旨也。宜速达之江户矣。”正笃不得已,报之江户。老中连署答之云:“米使若迫,将如之何?”正笃大窘。【正笃入朝奏外事。】

  蜂须贺齐裕,密上书阙下,申奏外国形势,请:“进兵守阙,以报皇恩。”又呈书大合政通,言:“天下安危,在此一决。切望殿下慎重从事。”【蜂须贺齐裕上书。】

  三月,敕裁略定又变。先是,陪卫都筑峰重谓正笃曰:“彦根藩士长野主膳与关白殿下臣岛田正辰者善,因之游说殿下,必得敕允。”正笃从之,多方夤缘,说谕尚忠。尚忠与聪长谋,下敕书文案。廷议:“文有凡所奏陈,举倚任关东之言。”公卿皆变色。时聪长阴主此议,德大寺实坚援之。中山忠能首论其不可。议奏万里小路正房亦曰:“臣固不可开市。虽以之夺邑,不能同意焉。”即顾谘左右,诸侯皆从之。忠能等八十馀人,因传奏光成上疏,请改敕文。天皇嘉其忠直,敕改报案。【近事纪略、元治梦物语。中山忠能唱义改敕文。】

  二十日,关白尚忠召正笃传旨曰:“米夷要请,事体极艰。人心之向背,国家之安危,在此一举。主上深思。宸忧日切,往岁下田之举,已不副圣意,况复开诸港,结信各夷,恐贻患后世,诚不易轻决。宜议三家及诸侯,以奏处置之宜。”正笃奉敕书退,使人致之江户。都筑峰重以奏请,不允,自杀谢正笃云。

  夏四月,正笃入朝告归,敕增神宫及京师护卫。【敕增加神宫及京师守卫。】

  正笃还江户,召巴尔理士于私邸,颇分疏内情,拟延约期。因赐老中连署书证之。巴尔理士不喜曰:“二国已刻期,而以人心不安塞责。万国之所不有,史志之所不载,甚无谓也!”请自诣京师取决。正笃苦谕而止。【元治梦物语。】

  井伊直弼为大老。【今日抄。】

  六月十九日,幕府与米国结约。先是,米舰二艘来下田,寻鲁舰一艘又来。皆报曰:“英佛诸舰踵至。”幕府遣井上清直、堀利熙等,检之。巴尔理士说之曰:“英佛既克支那,乘势来迫。不复米人恭顺之比,贵国欲如之何。虽然逮今速定调约给印信,业已微我同盟。则我能谕二国,图以无患。否则祸且不测。”清直等即结条约十四条,更定贸易章程七则,号曰假条约,以与焉。【条约类纂、近事纪略。定亚米利加假条约、贸易章程。至万延元年,于华盛顿交换本书。】

  二十五日,将军家定迎纪伊宰相庆福为世子。时年十三,更名家茂。先是,德川庆恕、松平庆永等议曰:“将军无子,而嗣军未定。方今国家多难,非长而贤者,不能以副其职。”因以一桥刑部卿年已长,且有声望,欲立为嗣。刑部卿即前中纳言齐昭第七子也。井伊直弼等,深忌齐昭,欲立庆福。议未决。家定患之,请叡旨。有旨曰:“宜立贤而长者。”直弼等秘之。偶与米使假条约,齐昭等以为:“违敕罪大,不可不争。”即与庆恕、庆永,请入见将军议之。家定称疾不见。直弼等大惧,竟违所请之叡旨,决议立庆福。庆福,故将军家齐第六子齐顺子也。【今日抄、近代月表。】

  京师大水。

  家定令藤堂高猷、池田庆政、毛利庆亲、立花鉴宽等,卫京师、大阪、兵库界。【今日抄。命诸藩守京师、大阪界兵库。】

  秋七月,将军家定,薨。先是,家定奏权许互市事。天皇大惊,遣使奉币神宫及加茂、石清水,祈国家静谧。敕征三家若大老。会家定有病遽薨。直弼等畏庆恕、齐昭等之参朝议,即摈黜齐昭、庆恕、庆永等,使茂德代庆恕,茂昭代庆永。茂德,庆恕之弟。茂昭,庆永之支族也。既而奏曰:“庆恕、齐昭,皆有罪禁锢。其嗣皆幼弱,未足赞朝议。”而直弼决裁外务,事迹甚急,亦难举寸步。因令间部诠胜西上,至则赐谘问焉。【今代月表、近事纪略。将军定家薨。】

  十日,改修荷兰、鲁西亚旧约,钤印之。更定贸易章程。寻英吉利船三艘来品川,结条约二十四条,定贸易章程七则。【条约类纂。英吉利条约成。】

  僧月性,殁。字知圆,号清狂。周防人,慷慨有气结,好论时事。其说法也,以充扩国恩,排击匪教为主。为之感激兴起者不少。其死,国人大悼惜焉。【怀古集、清狂传。】

  八月,葬将军家定于增上寺。赐谥曰温宫院,赠太政大臣正一位。【元治梦物语。】

  天皇赐内旨于德川齐昭,盖声幕吏违敕之罪也。因命三加三御等:“协心戮力,翼载天朝,扶持幕府,以御外侮。”先是,幕嗣之未定也,中外系望刑部卿,水户藩臣安岛带刀,与其京师邸监鹈饲吉左卫门父子,及桥本佐内等谋,欲藉朝命以就事。乃密谋之鹰司家臣小林良典、近卫家婢村冈等,相结周旋京师。既而幕嗣定,事不果成。更相议,密有所奏请。于是敕书下。日下部伊三次、鹈饲幸及,奉以东下,致之水户。【赐敕始末、近事纪略。天皇次内旨于齐昭。】

  彗星见西北。天下暴痢,潮泻夕死,诸药无验。彗星灭,而痢亦息。

  幕府以田安庆赖,为后见职。

  九月三日,权许佛兰西互市约二十二条,定贸易章程七则。至是五国条约皆成。【条约全书。佛兰西条约。】

  冬十月,老中间部诠胜上京,馆妙光寺。先是,朝绅家士,及处士等,往往臧否幕政,归罪井伊直弼。党援稍众,物议大涌。直弼遣家臣长野主膳于京师,谍之,备悉情实。又嘱诠胜图之。于是,诠胜称疾不朝,分吏四方,补小林良典、赖醇等数十人,槛送江户。江户亦捕其党与饭泉喜内等数十人,并皆下狱。鞠讯得情,颇有踪迹,乃逼大合鹰司政通、前内大臣三条实万,削发屏居。【戊午之难。】

  二十五日,宰相家茂,为内大臣,任征夷大将军,叙正二位。【今日抄。家茂为将军。】

  间部诠胜奏曰:“主上欲拒绝夷狄,幕府固奉戴之,诸吏易所愿,然非公武一致,上下同心,则不能奏效也。伏望且缓期日。”

  十一月,清水寺僧月照投海死。月照尝与萨人西乡隆盛谋,为其周旋。及直弼逮捕志士,藩议两分。或谋陷隆盛。隆盛与月照逃日向。逮捕又迫,二人以为:“事已至是,有踏海而死耳。”乃乘夜与俱投海。会月明,有渔人济之。二人已暝。舟子看护垦至,月照终死,隆盛苏。【或曰,隆盛能游泳,欺月照,与俱投水以死之灭口。】藩人更窜之大岛。先是,隆盛以事再流大岛,因变姓名,称大岛三右卫门。后赦而还,寻参藩政。

  十二月,家茂幽入道尊融亲王,命伊达宗城退隐。【青莲院宫尊融。】

  泉涌寺灵明殿灾。【近世史略。】

  六年(己未)春正月,幕府令徙商户于神奈川,大开互市场,许内外人民因便贸易。初内国之船舰,唯系官者,揭日章旗,以为之别识。至是,令私船皆树其旗,而无混于外船焉。【今日抄。开横滨互市场。定国徽树海泊。】

  二月,山内丰信退隐,称容堂。【近世事情。】

  三月,左大臣近卫忠熙、右大臣鹰司辅熙,并辞官削发。

  夏五月,帝赐尚忠、政通、忠熙、辅熙、实万等黄金若干,以慰尽力外事之劳。

  家茂令禁洋服。

  六月,禁碧鬻官衔图籍及兵器于外舶。

  秋七月,神奈川大风海溢,人溺舶毁。【今日抄。】

  八月,家帽奏增尚忠职俸五百苞,采邑一千石。【幕府增关白职俸。】

  幕府断德川齐昭等狱。谴齐昭前日愬外是于京师,谋幕嗣于公卿,密请敕旨。使微者奉之罪,就国禁锢终身,诮其子庆笃,已不能匡救父过,镇抚藩臣,禁其参幕。寻释之,让庆喜使其退老屏居,幽屏山内丰信、太田道醇。【或曰,丰信幽屏,在是春。备后守太田资始退职,号道醇、醇宇、士春,通称三树。】命安岛带刀自刃。枭鹈饲幸吉斩鹈饲吉左卫门、茅根伊与助、饭泉喜内、桥本左内。及赖淳放窜鲇泽伊太夫、小林良典、饭田左马等十馀人。梅田义质、日下部伊三次,已死于狱。胜野丰作,脱走晦迹。因流三次丰作之子,义质若挟人,下帷京师。【义质,通称源二郎,号云滨。丰作,名正道,水户人。子森之助,名正伦。】鲁舰入摄海也,大和处士,相谋击之,推义质为谋主。以鲁舰去,不果。既而党锢事起,槛至江户。醇作诗哭之,醇亦被拘。醇,安艺人,赖襄第三子也。初幕吏按醇狱不抵死,而醇慷慨激烈,对吏不屈,大詈时弊,遂被斩。年三十五。左内,越前人,尝受藩主密旨,周旋阙下,尽力国事。及捕,吏案问密旨系何事。左内抗言曰:“既言密,所以不可明言。”其在狱中,慨然有感,手注资治通鉴,至汉纪而就刑。先是,清水寺僧信海,奉敕修大元师法。幕府以为诅咒关东,下狱而死。信海,月照弟也。【今日抄、近事纪略。己未之难。】

  九月,家茂分与虾夷于伊达庆邦、保科容保、南部利刚、佐竹义就、津轻承烈、酒井忠宽垦辟。【今日抄。】

  冬十月,幕府断吉田矩方狱,处斩。初矩方获罪于幕府,禁锢本藩,而志不少挠,忧国益切。日以尊攘期望幕府。而幕吏慑懦,益主和议。或劝矩方:“举事讨幕。”矩方谕其背大义,不听。寻被释,屏居于家。时井伊直弼专用事,疏斥三家,把弄国宪。五国之约,不经奏而许之。天皇宸怒,志士痛愤。矩方知幕府之不可复谏,乃以所著‘时事论’,呈廷臣大原宰相。宰相笃奖谕之。矩方益激励,会老中间部诠胜西上,收居党人。矩方闻之,奋然决死,欲狙击诠胜,遗书父兄,脱家而去。事竟不果。本藩惮物议,复系之狱。既而幕府命槛送之江户,幕吏诘以投匿名书于禁中。及与梅田义质谋事,矩方素与义质不相容,投书之举,亦始无其事。因明辨其诬,更告以呈书廷臣及图老中故。幕府所疑,非矩方所为。而矩方所计,则出幕府意外。幕吏始大惊,遂处之刑。时年三十。后长藩人唱勤王者,多其所薰陶涵育云。【松阴略记、评定所断案。吉田松阴狱死。安政大狱。】

  万延元年(庚申)春正月,遣外国奉行村垣范正、新见正兴等,于米国。遣公使外国,是为始。【今日抄。始遣使外国。万延元年。安正七年闰三月一日改元。‘后汉书马融传云:“丰千亿之子孙,历万载而永延。”】

  三月三日,水户藩士佐野光明、萨摩藩士有村兼清等,击大老井伊直弼于樱田,杀之。是日,大风雪。直弼乘箯舆,从者七十,穿赤袯襫,倾盖喝道而行。忽有数人,自路傍出,雨衣奴装,自呼诉人,近舆侧。从者叱避之,随叱随近。逡巡之间,又有数人,袭击前驱。从者皆赴之。诉人乘间,斫舆丁。舆丁舍舆走。从者视变,返救。前后集斗,互有死伤。一人跳出,横刺箯舆,曳出直弼,馘之,贯刀上,大呼曰:“有村兼清获井伊公矣!”数人吟哦去。至日比谷门,番吏惧而不讥,众辄过之。时兼清创剧,不能行,自屠而死。自馀或死去。大关和七郎等四人,赴熊本藩邸。光明等四人,诣老中胁坂氏邸。并自请罪。上封事略曰:“井伊中将挟幼主,抱私意,黜陟有司。罪一也。【五非之一。】苞苴私谒,无所不至。罪二也。【五非之二。】斥柳营羽翼之良将。罪三也。【五非之三。】嗾闲部阁老,诖误九条殿下,幽庙堂辅弼之名卿。罪四也。【五非之四。】惧祥夷之虚喝,不得敕允而擅结条约。罪五也。【五非之五。】凡斯五罪,神人所共不容。故臣等代天诛之。区区之志,窃期万分之报,固非敢犯大府也。伏望当路有司,一洗旧污,大布新政。上奉圣王之敕,下副苍生之望。维持世道,制御外侮,以措天下于富岳之安焉。臣等死不悔,谨俟疏入。”大议处分:“搜索党与,后皆处之斩。”【莲田遗书、近世纪略。樱田门外之变。】

  先是,家茂令郡山、淀、篠山、膳所、柏原诸藩,戍洛外要冲地。至是皆备。

  夏四月,家帽改铸小钣四铢二铢,比旧皆小也。【纪闻。】

  六月十七日许,葡萄牙人通商。定条约二十四条,贸易章程九则。【条约类纂。许葡萄牙通商。】

  秋七月,英人上富岳,量验高度。

  八月,德川齐昭,薨。年六十一。私谥曰,烈公。公为人英明,天保末,托田猎治军,废佛刹,兴学校,多毁梵钟以铸烦,坐之屏居。及米舰来,幕府召参大议,与老中不合,再坐事,齎志而薨。识者深惜其志业之不毕焉。【回天诗史。德川齐昭薨,谥烈公。公字子信,号景山。】

  家茂使仕女胜定院桥本氏来,奏请尚皇妹和宫。先是,和宫约适有栖川宫,故不听。桥本氏固请不止。【今日抄。幕府奏请尚皇妹。】

  冬十一月,箱馆奉行堀利熙谏老中安藤信正。不听,反怒骂之。利熙还家,自裁。遗书信正,指斥其五罪。其一曰:“闻专论废帝之事,使国学者探索旧典,私议其事。仆血泪如雨,铁肠如裂,谁不痛哭仆地。实天下逆贼,天诛固不容也。可鉴彦根阁老矣。”一时流传,读者莫不流涕。【怀古集。】

  天皇依吉子内亲王东降例,许尚和宫。家帽所使司代酒井忠义纳币分赠金一万五千两于亲王大臣。【今日抄。】

  十二月十四日,家茂命村垣范政等,结孛漏生条约二十三条,定贸易章程九则。【条约类纂。】

  文久元年(辛酉)春正月,幕府始铸大钱。文曰:“宽永通宝。”背作波纹,以一当四。【万延二年二月廿八日改元。】

  二月,天皇发内帑,赈山城穷民。欲以自迩及远,普遍海内。敕家帽赞成之。【今日抄。发内帑赈穷民。】

  水户亡命,屯集各处,传檄四方曰:“奉老公遗志,荡尽丑夷。”诸藩亡命闻之,竞集凡二千人,将袭横滨,所在骚扰。至是,家茂命藩主庆笃逮捕之。分遣诸侯,扼其冲路,益严蕃馆警卫。【水户亡命唱攘夷。】

  鲁(指俄罗斯)舰来对马,劫夺民物,捕杀吏人。宗义和尽心温谕之,而肆横益甚。至是,一藩大愤,欲悉刀歼之,飞书报江户。家茂遣吏按问之。既而去。【鲁人寇对马。】

  夏五月,水户人有贺重信、冈见富次郎等十馀人,袭英人于东禅寺。伤其二人。卫吏御之,颇有死伤。重信等二人死之,馀皆逃散。于是,命庆笃急捕党与。其徒多脱走奥羽。英国公使大怒曰:“日本亡状如此,不可复以理说!”即与佛兰二公使退横滨,将率兵遍江户。老中信正等,百方谕解,事才得释。尔后英人置兵横滨,以自扞焉。【近事纪略。水户人袭英馆。】参见东禅寺事件。

  冬十一月,内亲王和宫东下,典侍观行院等从之。观行院,桥本实久之女。【今日抄。和宫东嫁至江户。】

  茶秃长泽苍翠,上疏幕府,陈便宜八条:“曰,复上洛礼;曰,明春或有天下亡命辐凑京师,及今阴备之。曰,黜陟吏胥,皆用正议人。使一条刑部卿辅佐幕府。越前前中将为大老。其馀皆剀切时弊。”【长泽苍翠上书。长泽苍翠上陈便宜八条。】

  二年(壬戌)春正月朔,春日神镜自毁。【今日抄。春日神镜自毁。】

  大桥顺藏等,将奉轮王寺宫,据日光举兵。事露下狱。寻卒,年四十八。所著有‘辟邪小言。’一时流传四方。

  十五日,甲田通植、河本壹等数人,要击老中安藤信正于阪下门外,刺舆伤脊。从者山田彦八等拒斗。信正走入郭门。彦八等皆被创,遂殪。通植等六人,拥信正而还。六人各怀一封书,题曰斩奸趣意,略曰:“信正强请皇妹,配之将军。欲藉以要通市敕允。不听,则逼以让物。命国学者,检废帝之例,使幕府奕叶恭顺之旨,一日委之地。朝幕之罪人,臣等不忍见。因今捐微躬,斩戮奸贼。”幕府大索遗党,下野人儿岛墙介等,连坐囚死于狱。【今日抄、元治梦物语。阪下之变。】

  二月,毛利庆亲建议幕府曰:“条约之成,开锁和战,群议纷兴,党同伐异。天下汹汹,有瓦野之势。然是尚枝叶耳。方今急务,在崇奉天朝,以明君臣大义;协和公武,以一天下人心。广究诸蛮情形,以确立国本也。国本既立,内政尽举,然后覃及外事。可以战则战,可以和则和。开锁通绝,量时度势,从宜处之。则本末内外,无往而不可者。今日之计,盖不过如此。愿熟议之。”幕府不报。于是,庆亲自入城中,见老中久世广周等,面折时弊,曰:“和宫之降嫁也,将军当入朝,而食言,天皇宸怒。自锅岛氏老,大藩失望,各务富强,为自守之计。国事已至此,可无大处分乎。”广周等愕曰:“然则如之何?”庆亲曰:“有以越前中将为大老,登庸川路左卫门尉等以改弊政耳。”广周等勉强从之。庆亲荐其臣永井雅乐,使询议京师事情。已而广周召雅乐谋事。雅乐素忌锁攘,故其议合幕旨。因授密旨入京。【毛利庆亲建议。庆亲说老中。】

  三月,雅乐入京师,呈书议奏,备陈持议,并申藩主之志。时攘夷之说,朝野喧然。有图雅乐者,遂不得其意而复东。以事获藩谴,竟自裁于国。【近事纪略。永井雅乐上奏。】

  夏四月,诏岛津久光、毛利定广,身驻阙下,镇抚浪士。时慷慨勤王士,脱籍自称浪士,盖放浪江湖人之谓也。先是,筑前人平野国臣,在摄、播间,以尊攘说鼓舞志士。其徒大约二百人相议曰:“吾侪为乌合众,无所统一。冀倚一大藩以就事。”日议所属。会久光过姬路,相率赴之。要请曰:“近者幕府凌蔑朝廷,结纳丑虏,暴慢云极矣。臣等愤激不自禁,欲戴公以解朝绅忧厄,据大阪彦根及二条城,号令各藩,遂奉鸾舆于函岭,问幕府之罪。以速攘洋夷,愿阁下悯臣等微衷许之。”久光意患其暴发,曲意抚之,入京师奏之。萨之亡命在大阪者,愤久光姑息,欲逼举事,相率抵伏见。久光遣人慰谕之。不听,抗论数次,遂奋斗,互有死伤。【近事史略、近事纪略。诏毛利、岛津二家护卫阙下。】京师所司代酒井忠义闻变,仓皇入二条城。自是所司代威权顿地地。【元治梦物语。所司代威权顿地地。】

  永井雅乐之建言朝廷也,天皇深嘉庆亲之忠,敕召之阙下。庆亲奉命未往,再建议幕府,请将军速入朝,大会列藩,以议定国是。时世子定广将就国,途过京师,因并有此命。【近事纪略。】久光,岛津茂久支族也。【大成武鉴。】

  筑前国主黑田齐溥朝江户。途至播摩,称病归国。【近代月表。】

  诏入道政通、辅熙、忠熙等朝参。入道亲王尊融复为清莲院宫。【今日抄。】

  家茂释庆恕、庆喜、庆永,及山内丰信、伊达宗城等谴垒。

  五月,家茂命松平庆永,干预政事。班告政事复宽永以前旨。

  伊藤军兵卫袭东禅寺,杀英人二名自杀。【近代月表。】

  六月七日,敕使左卫门督大原重德到江户。岛津久光率士卒六百人,陪从重德入城宣敕。略曰:“卿家茂宜率诸侯入朝,议决内外事宜。宜依丰臣太合之故典,选五大藩,为五大老,以咨询国政。宜以一桥庆喜为夹辅,松平庆永为执政,故戮力协心,以指挥中外。朕之所虑,在斯三事。审议决之。”家茂谨奉旨。【近事纪略。敕使到江户。】

  毛利庆亲,奉敕自江户入京师。【近代月表。毛利庆亲奉敕入京。】

  秋七月,家茂大行黜陟。起庆喜为后见,庆永为政事总裁。庆永大布新政,阔诸侯会同之期,许其妻孥就国。初庆长年间,诸侯妻子,尽至江户,令其会同者,留期年而去,着为永制。江户殷富,皆是赖焉。至是,景况顿变。【近世史略。】

  毛利庆亲父子,建议学习院,论协和朝廷、幕府。【近代月表。】

  浪士斩九条家臣岛田正辰,枭首于四条碛,榜其罪状曰:“正辰与逆贼长野主膳,同图不轨。因天诛之。”【元治梦物语。处士刺岛田左兵卫尉正辰。】

  罢关白尚忠,以左大臣近卫忠熙为关白。寻放久我建通、千种有文、岩仓具视、富小路敬直于洛外,皆剃发。【近代月表、云上明览。】

  八月,山内丰范入京,诏与庆亲、久光同镇抚阙下。又数赐内敕。时人语列藩有威望者,必曰萨长士。【萨长士有威望。】

  毛利定广奉敕东下,传旨曰:“戊午以来被谴累者,宜速释之。其死非命者,宜招其魂礼葬之,令子孙祭焉。赠故中纳言齐昭大纳言。其传之庆笃,继先人志。”

  敕使大原重德西归。岛津久光先发至生麦,英人四名驰马冲其前驱。从士怒,斩之,杀其一人,馀皆逃去。【元治梦物语、近代月表。】

  闰八月,家茂置京师守护职,以保科容保冲之。命井伊直宪,处其臣长野主膳严刑。释戊午以来罹国难者,削死者罪名,许建墓碑。寻数故井伊直弼罪,削其封十万石,及安藤信正二万石,久世广周一万石。其馀各有差。【近事纪略。置京都守护职。】

  岛津久光归国。

  冬十月,后醍醐天皇庙,振动破裂。【近代月表。】

  敕使中纳言三条实每、少将姊小路公知,齎诏东下。山内丰范陪从。实美宣敕曰:“攘夷宸旨,终始不渝。宜速决策奏其期,且征募兵食于诸藩,号为亲兵,以守御京畿。”家茂谨领宸旨。【今日抄、近世史略。敕使又东下。】

  中川久昭,过伏见东下。青莲院宫尊遣人诘之曰:“何先关东而后京师乎。”久昭不能答,即入京师。是时,在京诸侯八十馀藩。宽永以降,未曾有云。【近世史略。八十馀藩入京。】

  十二月,中纳言实美、少将公知归,毛利定广陪卫之。

  德川庆笃奉教,施行戊午敕。

  造英馆于殿山。英人未移居,有人火之。又斩塙二郎,榜其罪曰:“二郎受安藤信正密嘱,检废帝例。因加天诛。”【近代月表。】

  是岁,家茂嘱荷兰,制造军舰,遣槚本武扬、赤松则良、内田正雄等,学海军术。又募庶民编步兵,分士卒,作炮骑二队,以号三兵卫。【近世史略。】

  三年(癸亥)春正月,家茂以锅岛齐正,为文武顾问。一桥庆喜入京,馆东本院寺。水户藩武田正生从之。松平庆永亦赴京师。诸浪士逼以攘夷之期。庆喜曰:“俟将军入朝决之。”浪士等愤其因循,杀千种家臣贺川肇,投其首于庆喜馆。曰:“为攘夷血祭。”赠左右腕于岩仓具视千种有文,曰:“公等信肇奸谋,故献之。”肇亦主膳之党也。时国事挂、参政,以下十三名,亦奉敕逼庆喜,以攘夷期限。【今日抄、近世事情。浪士横行促攘夷。】

  二月,熊本藩轰武兵卫、长门藩久阪通武等,逼关白忠熙,促攘夷期。【近代月表。】忠熙辞关白,右大臣鹰司辅熙为关白。【云上明览。】

  诏在京诸侯,建言学习院国事。

  敕青莲院宫尊融复饰,赐第名称中川宫。【近代月表。尊荣复饰,称中川宫。】

  三轮田纲一郎、大庭强平、师冈节斋等,入等持院,斩足利尊氏等塑像首,枭之三条碛,声其罪以讽幕府。保科容保捕其党十余人,下狱将处刑。毛利定广奏请宥之。自是,士民益属意毛利氏云。【振气篇。斩足利木像首枭之。】

  三月,将军家茂入京,馆二条城。寻入朝,献黄金百枚、白银千枚、机砚香炉、掩障屏风、挂画锦绵等。亲王、公卿以下献馈有差。先是,庆喜因关白请诣廷建言,有故不能。至是庆谒,庆喜前拜曰:“将军在职,请委任之。”天皇曰:“可。”庆喜少退。天皇曰:“依旧委任将军,其励精攘夷。”庆喜拜谢而退。由是,家茂名望大定。【家茂入朝。】

  十一日,天皇幸加茂神社。先是,毛利定广奏:“请举行幸之典,以启亲征之端。”朝议从之。至是行之。是日,关白辅熙以下,公卿扈从,家茂率诸侯,从卫前后,卤簿极盛。【今日抄、近世事情。幸贺茂神社祈攘夷。】

  诸浪士逼松平庆永促攘夷。庆永病之,上疏辞总裁职。未得允报,夜脱还国。嘉茂谴幽屏之。【元治梦物语。松平庆永脱而归国。】

  十四日,岛津久光入京。

  十八日,归国。初久光久在辇下,朝廷深倚任,而或有议其专者。至是上疏曰:“臣数陈鄙见、规时事,而谗口纷纷。其言不用,而犹启留阙下,恐媒孽不虞之纷扰。且攘夷期近矣,敝邑不可不为备。愿赐数月暇。”书才奏,已出就途矣。【近世史略。岛津久光亦归国。】

  幕府新征兵。先是,处士部聚,有称壬生浪士者,给俸养之,名为新选组。欲以压在京浪士。时江户之浮浪清川八郎等数百人,自啸集团结,偃蹇无赖,称攘夷军须,掠略豪户,将袭横滨,远近骚然。幕府发兵捕之。会八郎为人所杀,事平。于是更编一队,名新征组,以鹈殿鸠翁等为队长,令庄内藩督之。【村林觉书。】

  夏四月十一日,天皇行幸男山,将就祠前赐攘夷节刀于家茂。是日,家茂称疾不出。庆喜在扈从,因代受。庆喜穷蹙,俄称疾下祠。浪士等乃骂庆喜曰:“咄!惰夫不足共事!”遂迫请天皇亲征。朝廷慰止之。【近事纪略。天皇行幸男山。】

  敕十万石以上诸侯:“每三月更戍京师。”使三条实美掌之,亲兵亦属实美,舆马填门。【元治梦物语。】

  廿一日,将军家茂与庆喜等诣阙奉敕,以五月十日为攘夷期限。因遍告列藩。【奉敕始末。定攘夷期限,布告诸藩。】即日发京师,入大阪城。【近代月表。】时关东英人之事兴,情势切迫,飞报如织。于是,家茂奏请东归。不允。初嘉茂之西上也,限以在京十日。德川庆胜以为不可,奏请留之辇下,以示君臣一和之实。乃敕家茂曰:“当在此指挥诸侯。”家茂奉敕。更敕德川庆笃,为将军目代,委以攘夷。令与德川茂德等计议决事。

  是春,英人率兵舰数艘,直逼横滨,以书来责曰:“闻去年杀该国士官者,岛津三郎党也。乞速缚主使者,附之于我。两国参检,然后骈首诛之。否则得政府赎罪金五十万元。且欲别取三万弗于岛津氏,以存恤死者妻孥。岛津氏固不得拒,苟拒则有一战已。政府宜发一权官监视之。今日之报,不得犹豫,请以三月九日为期。万一过期,兵舰在此,贵国其勿悔焉。”书辞极倨慢,幕议大难之。飞书报京师,故请将军东归。而将军被抑留,不得还。于是庆笃东下,意在锁攘。而幕议柄凿,报期已迫。遣人横滨,乞更缓答期。议不辄决。时在港外人,各争收局,如戒急状。而英舰益辐凑,殆至十馀艘。幕府大怖,依违迁延。往复之间,已过月余。英人倍忿,观兵逼之。幕府下檄戒非常。府下汹扰,众荷担而立。老中皆称疾不出,殆至无视事者。【近事纪略、元治梦物语。英人责生麦之事。】

  五月朔,茂德欲西上仰裁,发江户,至美浓。俄入名古屋城,称疾不出。先是,更敕一条庆喜,东下处事。老中小笠原长行先下,欲锁港而后偿金。老中松平信笃等不听。长行独抵横滨,说各国公使曰:“无之或渝,条约在彼。今乃渝之,吾侪安得纵断大事。其谋之该国,事之可否,唯从该国之命耳。”长行欲见英人。英人不出。【茂德入名古屋城不出。】

  九日,和议遂决。输洋银四十五万元,事始平。庆喜途闻偿金议决,驰驱止之,不及。【近世事情、近代月表。幕府输金生麦偿金。】

  十日夜,长藩士要米舰过赤马关者礟之。初外舶之来也,天皇深忧之,谓必外攘而后可以安内国。屡敕诸幕府,而幕府依违,不辄奉诏。毛利庆亲父子,首倡大义,必欲有应上旨。于其国长门要害,多筑礟台,专计讨攘。幕府始令天下,戒攘夷之期。于是断而礟之。米舰惊避向田浦,飞舸追蹴,复击走之。后与米、兰、佛舰战,凡五回,互有胜败。【长人始礟击米国舰。】

  将军家茂入京师。

  盗刺姊小路公知于朔平门外,公知归家而薨。道路以为萨人所为。敕罢岛津氏干门宿卫。【元治梦物语。】

  六月,毛利庆亲献金一万两于朝廷。

  敕遣正亲町公堇于长门,赐红白御旗于庆亲,以益督励焉。初攘夷之令下也,小仓藩私谓为非幕旨。及长藩举兵,亦不应援。朝廷乃令诸藩云:“如闻长藩已开兵,而或有袖手旁观者,甚戾宸旨。宜各同心戮力,速奏扫攘之功。”【近事纪略。敕使至长门监军。】于是肥、筑二藩,遣使于长门,曰:“贵国复有寇,必致援兵。”浅野茂勋亦欲援之,奏请就国。【今日抄。】

  小笠原长行,海路抵大阪,将赴京师,谢输金罪。朝廷不许,诏:“褫其官爵,属大阪城代松平信古禁锢之。”寻免之。【今日抄。】

  江户西城火。

孝明天皇的死亡
孝明天皇的生平
相关人物
其他X开头的人物 更多
日本其它的人物
最新人物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