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培德资料


1888-1937

中文名:朱培德

别 名:字益之

国 籍:中华民国

民 族:汉族

出生地:禄丰元永井

出生日期:1888年

逝世日期:1937年2月17日

职 业:江西省主席,参谋总长,代理总司令、军委办公厅主任

毕业院校:云南讲武堂

信 仰:三民主义

主要成就:云南辛亥革命“重九起义”

       讨袁护法护国战争

       襄助孙中山回师广东重建政权

       中国国民党改组

       国民革命军北伐战争

党 籍:中国国民党

军 队:国民革命军

朱培德——国民革命军陆军上将

  朱培德(1888—1937年2月17日),字益之,祖籍安宁,出生于禄丰元永井(现云南省楚雄彝族自治州禄丰县一平浪盐矿元永井矿区)。 国民革命军南京中央军校校务委员,国民政府军训总监部总监,国民革命军陆军一级上将。

  朱培德在云南讲武堂时期就和朱德并称模范二朱,历经护国战争,护法战争始终追随孙中山先生,后作为第三军军长参加北伐战争、战功卓著,官至江西省主席,参谋总长,代理总司令、军委办公厅主任。1937年2月17日,因注射引起血液中毒,在鼓楼医院死亡,终年四十九岁。

  云南俊杰

  1888年,朱培德出生于仕宦之家,书香之门。其先祖朱化孚为明朝湖广按察使,其父朱秉堃系清朝举人。其父出任广通(今属禄丰县)猴盐井山长时,携全家同往。

  1892年,父亲去世,朱培德时为4岁,与长兄朱润德、幼弟朱树德一道被叔父朱秉鉴接回安宁,从此朱培德由祖母抚养,先入私塾,后上高小。少年时读书之余,又喜欢弓马骑射。

  1907年,朱培德进入云南昆明陆军第十九镇营部武备学堂学习。

  1909年8月,云南陆军讲武堂成立,将该营部武备学堂合并,朱培德11月入学,就学于云南武备学堂第一期步兵科丙班,与朱德、范石生、金汉鼎、唐淮源等同学,接受严格的军事训练,同盟会云南支部在讲武堂和云南新军中甚为活跃,朱培德受到革命思潮的影响,常秘密阅读革命书籍,倾向反清革命。

  1910年,并入新建的云南陆军讲武堂,同年,加入中国同盟会。

  1911年8月,朱培德毕业,任滇(新)军第十九镇(统制钟麟)三十七协(统领蔡锷)七十三标(统带丁锦)第二营第七队队官。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10月30日,朱培德参加了云南“重九起义”。12月腾冲与大理的军队发生冲突,朱培德被任命为西征军第二师(李根源部)一等副官、中队长。朱培德分配到滇西巡阅使李根源部任侦察排长。不久升为连长。

  1912年1月,中华民国成立,朱培德仍在滇西李源部担任排长,先后随军驻防于腾冲、大理地区。

  1913年6月,西巡任务完成后,朱培德返回昆明,回云南陆军讲武学校,入第四期乙班步兵科继续深造。

  1914年夏,朱培德以全班第一名从讲武学校毕业,供职于云南新编陆军第三步兵团,任第一营第一连连长,1914年秋任第七团连长。

  1915年春,朱培德升任第七团杨蓁部第二营营长,率部驻扎在思茅、普洱一带条件艰苦的边界地区,当地是著名的瘴疠之地,士兵大半病死于疟疾,朱培德也染患重病。

  护国名将

  1916年2月20日,护国第二军在总司令李烈钧的指挥下,由昆明出发,取道蒙自,东出开(化)广(南),进入桂粤,朱培德支队为前头部队,他处处以身作则,出师以后,很快就成为方声涛梯团的主力。3月15日龙潭(今广南县境)一役,首战告捷,全歼龙觐光犯滇先遣司令李文富一千余人。5月12日抵达广东省的重镇肇庆,朱培德支队奉命改编为第二军第二十五团,由朱培德担任团长,随即奉命转向北江。6月6日,袁世凯逝世,龙济光阻挠讨袁军继续进攻,滇军欲经芦巴、清远,会攻龙济光的大本营韶关,朱培德指挥整个第二梯团,在清远县、琶江口全歼守敌一个营。7月6日,朱培德奉命迎击源潭二万援军,率领忠勇善战官兵五百余人,直插援敌心脏,俘虏敌军2000余人,创造了全军以少胜多的光辉战例。7月中下旬,朱培德升为羊城(广州)攻略军司令,部队继续向花县推进,追击龙济光残部,先克新街,继破江村,追至石围墙一带,奉命停止追击,始与龙军残部保持隔江对峙状况,龙济光被逐,滇军威望大增。10月21日,朱培德被北洋政府授为陆军少将。11月李烈钧在各方面压力下辞护国军第二军总司令职,护国军第二军入广东的部队改称驻粤滇军,编为两个师,朱培德晋升为驻粤滇军第四师(师长方声涛)第七旅旅长,驻守广州市区,并加入中华革命党。

  护法中坚

  1917年9月1日,孙中山在广州掀起“护法运动”,驻粤滇军是孙中山可依赖的重要力量,朱培德奉命指挥第七旅(旅长张怀信云南华宁人)、第二十一旅(旅长杨益谦云南剑川人)。

  1918年1月,代总统冯国璋委任段祺瑞为参战督办,出兵东南,企图以北洋军阀兵势推翻广东的革命政府。2月李根源到广州,任靖国联军第六军军长,朱培德回任第七旅旅长。3月初,龙济光的北洋军队逼近广州,孙中山及时调李烈钧为前敌总指挥,朱培德为梯团长,率领杨益谦、张怀信、赵德裕(云南保山人)三支队迎敌,25日克阳江,4月18日破高州,25日克化州,共歼敌万余人,胜利粉碎了北洋军队的军事进攻。5月初,北洋军吴鸿昌、丁效兰部从江西进攻广东,李烈钧、李根源、朱培德奉命从南部移师北援,经过数天激战,朱培德梯团收复重镇南雄,凯旋而归,驻粤滇军总司令部呈报唐继尧批准,朱培德升任驻粤滇军第四师代理师长兼广州警备司令,借胜利之庆,朱培德与大理人赵慧君女士在广州酒楼举行婚礼,孙中山出席并主婚。5月4日护法军政府改组,21日孙中山被迫离开广州,第一次护法运动失败,朱培德仍任驻粤滇军第四师师长。

  1920年2月10日,唐继尧免去驻粤滇军军长李根源职务,谓“驻粤滇军由本督直辖,就近秉承李(烈钧)参谋长办理”,驻粤滇军内部发生权利之争,13日朱培德等宣布遵令服从李烈钧。2月15日,广东督军莫荣新委李根源督办粤赣湘边防军务,朱培德随新任滇军总司令李烈钧对抗李根源,调集军队准备袭击驻粤滇军总司令部,但李根源得到陆荣廷支持,迅速控制了局面。3月8日桂粤军围攻广东滇军朱培德部,朱培德连夜化妆逃到香港,朱部北走连州,朱培德辗转回部队,29日朱培德师杨益谦、鲁子才部入湘南,后移驻湘桂粤边界,4月27日李烈钧自广州走香港。5月7日,驻湘南谭延闿部与滇军朱培德、鲁子才、赣军李明扬会商,决乘北军吴佩孚撤防,合力逐走湖南的北洋系军阀张敬尧。6月6日,李烈钧自上海电湖南谭延闿及驻湘滇军朱培德等,勿与北军激战,7日朱培德部攻占衡阳。7月,靖国联军总司令唐继尧为解入川滇军之围,急电朱培德火速回师,朱培德因湘战胜利在即,不宜撤军,率领部队经宝太到达湘西洪江集中整训,8月始出发,10月18日湘边滇军朱培德等攻占广东韶州,经芷江入黔境,通过镇远、遵义、松坎等地,行至四川綦江,滇军已被川军击败,朱培德受到撤职处分,卸任离开部队,然后取道重庆乘船由长江顺流而下,前往上海赋闲。

  直辖滇军

  1921年5月5日,孙中山在广州就任“非常大总统”,在桂林组织北伐大本营,滇军杨益谦部不稳,电召朱培德相助北伐,朱培德取道香港转赴桂林,在香港得唐继尧二十万元之助,经长沙到桂林,后受到热烈欢迎,自愿参加北伐而不回云南助唐继尧复辟。7月任援桂军第二路总指挥,参加讨伐桂系陆荣廷的战争。8月13日滇军杨益谦、朱培德和黔军谷正伦占领桂林。10月24日,桂林滇军旅长杨益谦受唐继尧委任,率部西去,准备回云南夺取顾品珍政权,朱培德将该部召回,免杨职。12月4日孙中山在桂林召开军事会议,调整指挥系统,朱培德任北伐大本营(桂林)参军长、中央直辖驻粤滇军总司令、第一军参谋长,第一军由朱培德率领的北伐滇军和彭程万率领的北伐赣军的组成,朱率部全体加入中国国民党。

  1922年2月,唐继尧赶走顾品珍重掌滇政,朱培德通电声讨唐继尧,声明决不回滇。4月,朱培德率部进驻韶关,准备北伐。5月4日,朱培德随李烈钧的北伐第一军进军江西,任中路军前敌总指挥,击败陈光远、周荫人等部,继续前进,攻入南康,与粤、赣两支北伐军会合,猛攻赣南重镇赣州城,经半个月苦战,终于攻破赣州,赣督陈光远弃城北逃,朱培德迅速率军向赣江右岸追击败逃之敌。6月16日陈炯明叛乱,炮轰总统府,北伐被迫结束,李烈钧、朱培德奉命回师平乱,7月10日与陈炯明部翁式亮、杨坤如在韶关开始接仗,对帽子峰守敌发动了猛烈的进攻,孙中山在永丰舰上获知北伐滇军的英勇精神,深受感动,而特意致电慰问。8月李烈钧和许崇智因战事不利离开韶关,朱培德认为粤军一撤,大势已去,乃决定停止战斗,乘夜从乐昌向湘境撤退,赣军李明扬、赖世璜、滇军朱培德及湘军陈嘉佑纷集湘南,湖南形势颇紧。9月7日,许崇智率部前往福建,朱培德等统帅滇军、赣军出师广西,9日朱培德、赖世璜等由湖南占领广西全州。9月20日,孙中山函广西陆军总司令张开儒与朱培德军合力讨陈炯明,朱培德运动驻扎梧州的粤军刘震寰,对广州宣告独立,讨伐陈炯明。10月1日朱培德滇军占领桂林,自治军梁华堂败退。10月27日朱培德自桂林函告孙中山,即赴桂平晤滇军总司令张开儒,会商讨伐陈炯明,30日朱培德率部退出,自治军韩彩凤部入据桂林,11月1日朱培德开浔州,与张开儒所部滇军连合。12月8日孙中山密令在桂林的滇军杨希闵、范石生、朱培德,桂军沈鸿英、刘震寰等会同粤军讨伐陈炯明,10日杨希闵、朱培德,桂军沈鸿英、刘玉山联合东讨陈炯明。

  1923年1月初,陈炯明派参谋长叶举为总指挥,带领亲信军队三十个营,由肇庆向梧州反攻,滇、桂、粤联军竭力抵抗仍支持不住,朱培德情知不可力敌,变更战略,一方以攻为守,一面请沈鸿英带领所部,取道怀广去攻陈军的侧面,一方面设法运动陈部在后方的军队和海军倒戈,叶举急忙撤退。1月15日陈炯明通电下野,16日滇桂军进入广州,讨陈取得全面胜利。魏邦平,粤军及刘震寰、朱培德滇军均开离广州。2月21日孙中山返广州重建革命政府,朱培德任广州军政府陆军部代理部长、广州警备司令、大本营副官。3月1日广州陆海军大元帅大本营成立,2日任命朱培德为大本营参军长、拱卫军司令兼代理军政部长。4月中旬,沈鸿英突然袭击北伐滇军总司令部,朱培德拱卫军及杨希闵北伐滇军、刘震寰北伐桂军即联合反击,沈遭到失败,向韶关溃退,沈鸿英溃退韶关后,在北洋军阀的支持下,先后进行过多次反扑,最后终于被朱培德和王均打败。5月间,陈炯明旧部叶举、熊略举兵逼广州,朱培德再次参加进攻陈炯明叛军,6月4日夺回博罗。7月16日,广东滇军杨希闵以张开儒、金汉鼎、杨蓁谋夺滇军总司令,师长杨池生、杨如轩(金汉鼎、黄毓成系)因有通北嫌疑,被杨希闵驱逐,孙中山大元帅下令免张开儒湘粤联军总司令职,通缉金汉鼎、黄毓成,废滇军总司令,任杨希闵、范石生、蒋光亮、朱培德为直辖第一、第二、第三、第四军军长。8月27日陈炯明军围攻增城,9月14日朱培德、吴铁城解增城之围。10月28日专任中央直辖第一军军长,进攻陈炯明。11月17日陈炯明军进攻广州,占领石牌。18日,杨希闵督滇军朱培德、王秉钧、范石生、粤军许崇智及豫军樊钟秀与陈炯明军林虎、刘志陆、洪兆麟、杨坤如等激战于广州东郊。19日,豫军樊钟秀、滇军朱培德、范石生会同自北江前来的谭延闿湘军击破陈炯明部,广州解围,朱培德更加得到孙中山器重和信任。

  1924年1月8日,孙中山派朱培德等为禁烟会办。9月4日,孙中山在大元帅府召开筹备北伐会议,决定湘、赣、豫军全部参加北伐,滇、粤两军则各抽一部参加,并将大本营迁到韶关,仍由朱培德担负拱卫任务。10月13日广东重组军事系统,朱培德任建国军第一军军长、建国北伐军右翼总指挥,兼任禁烟会办。10月14日孙中山下令平息商团叛乱,15日朱培德向西关发起攻击,彻底摧毁商团反革命武装的巢穴,所有武装全部缴械投降,又率领部队前往佛山及其它有商团活动的地方追剿,不久即一网打尽。10月下旬,朱培德指挥建国第一军(滇军)及李明扬赣军、刘玉山桂军,在总司令谭延闿指挥下进军江西,从韶关出发,经南雄、赣州,沿赣江右岸向南昌攻击前进,11月7日右翼朱培德克崇义,10日占上犹,12月6日北洋江西督理蔡成勋下台。

  1925年1月4日方本仁军占赣州,谭延闿之北伐军仓皇向西南撤退,由于江东湘军在吉安作战失利,对整个北伐战争影响很大,历时约三个月的第二次北伐,又中道而废,各部均停止前进,回师原防,朱培德部退回广州。

  东征北伐

  1925年1月15日,广州联军以陈炯明军西犯,由总司令杨希闵颁布东征命令,朱培德建国第一军在东征序列内,东征军一战淡水,二战棉湖,即将陈炯明主力林虎、冯兆麟等部彻底击溃。5月12日唐继尧以副元帅名义任刘震寰为广西全省军务督办兼省长,未到任前由林俊廷代理,代理大元帅胡汉民即令滇军朱培德军监视刘部行动,18日驻守广州的部分滇桂联军公开叛变。6月2日广州滇桂军阴谋缴朱培德军械,在大沙头开战,4日广州大本营任命朱培德为建国滇军总司令,5日就任,朱培德配合谭延闿等部,在韶关解决了叛军第一师的一个团,紧接着6日又与谭延闿部相配合,沿粤汉铁路从北向南,由韶关进攻广州,各路东征部队都能得以顺利回师广州,参加讨伐叛军,12日进攻广州,将叛军中的主力师长击毙于石牌车站,又将叛军所控制的白云山、瘦狗岭的主要阵地全部占领,13日乱平。6月24日,胡汉民、谭延闿、许崇智、朱培德、程潜、伍朝枢电请张作霖冯玉祥、卢永祥等督促段祺瑞立即宣布废除一切不平等条约,否则全国人民必别谋自决。

  1925年7月1日,广州国民政府成立,朱培德成为十六名国民政府委员的第十四位,地位显赫,3日任军事委员会委员兼军需部长。7月26日广州军事委员会议决各军改称“国民革命军”,8月1日滇军总司令朱培德通电解除总司令职务,将军权交还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各军自此日起,均改用国民革命军旗号。8月4日滇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三军,17日国民党政治委员会通过以朱培德为第三军军长,26日正式任命,辖第七师(师长王均)、第八师(师长朱世贵)、第九师(师长朱培德),共产党员朱克靖等在滇军工作。8月20日廖仲恺被刺杀,25日国民政府下令设“廖案检查委员会”,朱培德为主席,陈树人、甘乃光、吴铁城、李福林、岳森、陈公博、陈孚木等为委员。9月7日,国民党政治委员会议决准朱培德等列席政治委员会会议,22日参加政治委员会、军事委员会联席会议,商东征及终止省港罢工。

  1925年9月25日,范石生攻滇失败,回广州请蒋中正派朱培德部滇军(第三军)相助,28日朱培德被任命为东征军总预备队司令。11月1日,国民政府以第三军长朱培德为南征军总指挥,分四路(第一路陈铭枢、第二路王均、第三路戴岳、第四路俞作柏)进攻粤南邓本殷部,11月3日第三路自新兴进占兴胜,4日第二、第一路攻克恩平及那碉,8日攻占阳江、化州,10日朱培德进抵阳江,令各部军会攻高州,16日第三路占领罗定,20日南征军高州,邓本殷部退廉江,23日第三、第四路攻占廉江,邓本殷率残部退到雷州,此时南征总指挥朱培德与陈铭枢与不协,朱部第三军向北撤退,南征军事改由李济深负责。

  1926年1月16日,朱培德被选为国民党第二届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22日选为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2月1日选为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委员,2月22日国民党政治委员会改军需局为军需部,以朱培德为部长,3月8日任命朱培德为军事委员会军需部部长。3月20日广州发生“中山舰事件”,军队中的共产党员和进步人士遭到迫害,谭延闿、朱培德、李济深、邓演达等为中山舰事件往晤俄顾问季山嘉等,不以此举为然,朱培德则以军长职权将迫害本军共产党的教育长熊式辉撤职,并慰问本军全体受害政工干部,联络第二、四、六军,准备制裁蒋介石,但各军各怀心思,朱培德无能为力)。4月16日,国民党中央党部及国民政府开联席会议,推选蒋中正为军事委员会主席,并由蒋中正、朱培德、李济深、宋子文筹备北伐。5月3日兼任广州警备总司令兼警察长。5月15日,蒋介石向国民党二届二种全会提出“整理党务”案,朱培德是列名提案人之一。5月26日兼北伐兵站总监。

  1926年7月9日,国民革命军在广州东校场举行北伐誓师大会,总司令蒋介石检阅部队,朱培德担任检阅总指挥,部队出发时编为左中右三路军,朱培德为中路军,其任务是策应左右两路,第三军开入湖南衡阳、株洲,集中醴陵。8月14日蒋介石令以第二军、第三军及赣南独立第一师(即赖世璜之江西第四师)为右翼军,朱培德兼任总指挥,对江西暂时采取守势。9月1日北伐军决定兵分三路进江西,朱培德任赣西一路总指挥,辖第三军和第二军,实力雄厚,6日奉蒋介石之命由醴陵出萍乡、安源出发,败唐福山江西第一师,向宜春、高安方面进攻,与孙传芳部激烈战斗,10日第三军占万载。9月12日,蒋介石电令右翼军总指挥朱培德督军猛进南昌,14日第三军克江西上高,17日击破邓如琢、唐福山等部,克复新喻注(第三军进至新喻,突与孙传芳的主力之一邓如琢军展开激战。邓如琢当时任江西督办,是孙传芳的一员勇将。新喻是邓如琢的精锐部队第七旅据守。仰天岗是新喻的屏障,激战就在仰天岗展开。守敌居高临下,占尽优势,使第三军十九团、二十五团苦战两天,造成很大伤亡,而无任何进展。至第三天,朱培德亲临前线指挥。当夜,二十一团肖希贤营以夜袭的方式,一举夺取了仰天岗,其它各部密切合作,迫使守敌放弃新喻,退守同昌。当部队进抵高安时,蒋介石十分激动地向朱培德致电说:“三军不为人所料,中正亦有荣焉),再克高安,完成掩护第六军的任务后,立即调整部署,准备进攻南昌。10月2日,第三军朱培德大破郑俊彦军彭德铨、杨赓和、李彦清、王良田四旅于南昌附近万寿宫,万寿宫大捷,从根本上改变了江西战场的形势。10月6日北伐军对江西孙传芳军再度总攻击,第三军(军长朱培德)攻牛行郑俊彦军,8日败郑俊彦于牛行。11日参加第二次进攻南昌,第三军与郑俊彦仍在南昌西南激战,未成功。10月26日被任命为北伐右翼军指挥官,辖第二军、第三军、第十四军,以左纵队(第三军)之一部牵制牛行敌之主力,另一部由蛟桥攻其右后,以右纵队(第二、第十四军)之一部向东乡追击,另以主力向邓家埠、谢家埠之线进迫南昌。11月6日占领九江,8日占领南昌,江西战事结束,11日兼南昌警备司令。11月12日,蒋介石电请国民党中央政治会议组织江西临时政务委员会,委朱培德代理主任委员,27日江西省政务委员会成立。12月4日蒋介石抵达南昌,至此第三军收编了滇军三个师,兵力增为六万人。

  江西主政

  1927年1月1日,在南昌参加军事善后会议,25日蒋介石在南昌决定长江下游作战计划,朱培德被任命为总预备队总指挥,第三军留守江西,接受朱德的建议成立军官教导团,并委托朱德主持。2月1日第三军在南昌闹饷,朱培德与在南昌的蒋介石争权夺利,13日任赣省政府筹备委员,20日蒋介石任命李烈钧为江西主席,并收买、恐吓第三军将领,朱培德更加不满。3月11日被国民党二届三中全会选为军事委员会委员、国民政府委员。3月下旬蒋介石离赣东下,朱培德立即公开反蒋,下令调回第三军东开的部队,解除留守南昌的蒋军部队武装,赶走李烈钧。3月29日,因为安徽省党部被捣毁,武汉令李宗仁、朱培德保护。3月30日,蒋介石发表朱培德为江西省政府主席兼第五路军总指挥,下辖三、九两军,另成立两个直属团,即教导团(团长朱德)(注12)和警卫团(团长张朝振)。4月1日武汉中央政治委员会通过,改组江西省政府,以朱培德代李烈钧为主席,5日就任江西省政府主席,对国共之间采取静观态度。4月6日被武汉政府任命为国民革命军第一集团军(总司令蒋介石)总预备队总指挥。

  1927年4月18日,蒋介石在南京成立与武汉对立的另一个国民政府,朱培德被任命为政府委员,但朱培德仍听命于武汉政府,并致信何应钦,历数蒋介石偏私狭隘种种不是,劝何加入反蒋阵营。5月6日免第三军军长,任第五路军总指挥兼第九军军长。5月12日李宗仁到湖口晤朱培德,商宁汉关系,劝朱勿东进,朱培德向李宗仁诉说蒋介石不该另立中央。5月14日,南京、武汉间形势因李宗仁、朱培德之会晤已和缓,决定双方继续北伐,江西中立,蒋介石对他极力拉拢,多次函电致朱,表示“兄环境之困,弟亦深知”,劝他“不可自毁历史”,责成他保护被捕的反动分子,此后改变了对蒋的敌对态度,宣称“打倒劣绅,保护正绅”。5月27日朱培德查封南昌共产党之《三民日报》,29日将政治工作人员一百四十二人(均共产党)“欢送出境”,勒令军中政治工作人员全体离赣,这与其它各军清查抓捕形成鲜明对照。6月5日朱培德宣布南昌戒严,令共产党人刘一峰、李松风、方志敏、王枕心等二十二名出境,暂停全省总工会、农民协会活动,收缴农民自卫军枪械,派军警查封工会、农会、学生会,被武汉国民政府任命为江西特别委员会主席,宁汉对立中采取骑墙态度。6月9日中共一度议决要求将朱免职讨伐,寻又否决,12日湖北省总工会(向忠发、刘少奇领导)呈请武汉中央党部镇压江西朱培德驱逐民众团体领袖出境举动,13日武汉政府派陈公博赴江西指导党务,处理朱培德遣送共党份子事,朱培德下令撤退进驻南昌工会、农协的军队,命令恢复在江西的工农运动,请政工人员回江西工作,15日湖北总工会发布打倒朱培德传单。7月6日南京政府特任朱培德为军事委员会委员,7日朱培德来上海,经第十四军师长熊式辉安排,与蒋介石密晤。

  1927年7月15日,武汉集团公开反共,程潜、张发奎、朱培德、贺龙军分向湖口、九江、南昌集中,准备分路攻安徽浙江,朱培德深恐唐生智乘机兼并江西,布置重兵警戒,南昌遂兵力空虚。7月下旬,朱培德觉察到朱德、贺龙、叶挺等联系密切,必有重要举动,为避免牵连,他让王均到遂川掌握部队,他自己向蒋介石请假上庐山疗养,南昌的军政要务统由朱德处理,在客观上为“八一”南昌起义提供了方便条件。8月1日,共产党领导国民革命军几部分在南昌发动起义。8月6日唐生智、程潜、朱培德等电何应钦、李济深等,请合力讨共,汪精卫立刻调朱培德的第三、第九两军主力等向南昌急进,11日朱自九江到南昌,派重兵拦阻起义军,使起义部队损失惨重。8月22日武汉和南京要人在庐山达成合作意见,

  1927年9月5日,汪精卫自九江到南京,朱培德、何香凝、陈公博等人同行。9月9日汪兆铭、谭延闿、孙科、李宗仁、朱培德、李烈钧等到上海,13日汪精卫不满权力分配回汉口,朱培德则倒向南京政府,15日在南京召开中央执监委员临时联席会议,朱培德选任国民党特别委员会委员,17日任国民政府委员、军事委员会主席团成员,20日在紫金山侧小营大操场举行就职典礼。

  1927年10月5日,朱培德表示辞江西省主席职,被国府慰留。10月15日国民政府决定西征(讨唐生智)、北伐并进,以李宗仁、程潜及朱培德部任西征,由朱培德统第三军王均、第九军金汉鼎出赣西攻长沙岳州,28日国民政府任朱培德等为江西省政府委员,朱为主席,29日鄂西第二军张辉瓒等败唐生智部(吴尚、程汝怀、熊襄师)于荆门。11月4日任国民革命军第五路军总指挥,进行西征讨伐唐生智,但态度暧昧,使败退的唐军得以从容撤退。12月20日国民政府重行编定各路军总指挥名称,第五路仍为朱培德,通电拥蒋介石复出。

  1928年1月10日,朱培德、李宗仁等通电表示党务主张,主动向复出的蒋介石要求出兵北伐,12日加推为中央政治会议委员,2月7日指定为南京政府军事委员会常务委员,任第一集团军预备军总指挥。3月20日朱培德再电辞赣主席,愿专理军事,国府21日覆电慰留。3月25日朱培德在九江誓师北伐,调所部第三军、第三十一军开往津浦线。4月27日任国民革命军第一集团军前敌总指挥。5月3日日军制造“济南惨案”,8日蒋介石命朱培德率第二、第三、第四军团及第二集团军第一方面军迅速渡河,向德州进攻,12日第一集团军第二、三、四军团全部渡河,由朱培德指挥,绕过济南向德州前进,完成蒋介石向北京的最后进军,包围北京,6月阎锡山进北京主持。7月6日北平香山碧云寺总理灵前举行祭告典礼,蒋介石主祭,冯玉祥、阎锡山、李宗仁襄祭,吴稚晖、朱培德、白崇禧、商震等与祭,即患时疫,7日在协和医院调治,蒋介石偕同宋美龄前往探视,10日出院。7月11日参加北平汤山会议,讨论整理军事方案及军事意见书,随即朱培德南下回任江西省主席。8月3日国府会议,朱培德辞赣省府委,决慰留。9月1日朱培德再次提出辞呈,19日南京军委会电朱培德派队剿办赣西“共匪”,25日朱培德到南京。11月6日朱培德被国民政府任命为湘赣“剿匪”总指挥,15日即要求辞职,29日被免职,开始对自己的队伍进行改编,使之直辖于国民党中央,并布置围攻井冈山。

  南京风云

  1929年1月1日,何键取代朱培德指挥“剿匪军”。1月26日特派为国民政府首都建设委员会委员。2月3日毛泽东、朱德红军抵江西瑞金大柏地,朱培德命李文彬以五团兵力部署包围。2月15日,朱培德被编遣委员会任命为第一编遣区主任。3月2日任国民政府“讨逆军”第三军军长,辖第四、第七、第十一、第十二、第十八师各师,准备讨伐桂系。3月16日第一编遣区办事处在南京成立,27日当选为国民党第三届中央执行委员,28日任讨逆军前敌总指挥兼第一路军总指挥,参加蒋桂战争,朱培德西攻武长路,截断桂军南逃之路。5月24日国民政府任朱培德代理参谋本部参谋总长,6月3日就职,并兼陆海空军总司令部秘书长,13日暂行兼代民政厅厅长。6月28国务会议,指派朱培德为中央军校委员。8月1日出席编遣实施会议,指定为临时提案组审查委员,5日任编遣会议常委,8月16日特任国民政府国军编遣委员会常务委员,朱培德主动请辞江西省主席,毫不计名位,9月4日中央政治会议通过他辞去省主席,11日特任军事委员会参谋本部参谋总长,12日由沪来南京,16日就参谋总长职,朱培德完全放下了手中的军权和地盘,积极协助蒋介石。9月间,汪精卫、唐生智策划发动“护党救国运动”,事前陈公博秘密致电朱培德,请他率兵响应,朱为了自保,把陈的密电交给蒋介石。

  1929年10月2日,蒋中正赴武汉,朱培德在南京代总司令职权。10月10日,西北军将领宋哲元、孙良诚、石敬亭等通电反蒋,并有联合阎锡山之意,12日唐生智、朱培德、何应钦电请阎锡山劝冯玉祥入京,并声明决心讨逆,又通电声讨宋哲元等,28日蒋介石自南京赴汉口督师讨伐西北军,国民革命军总司令由朱培德代理。11月20日中政会请中执会选任朱培德、唐生智为国民政府委员。12月唐生智通电反蒋,把第三军编入唐军序列,朱培德密令王均保持中立,在新郑一带作壁上观,唐军旋即失败。

  1930年1月1日,授予一等宝鼎勋章。4月中原大战爆发,朱培德曾任第一路军总指挥,帮助蒋介石压服了各派军阀,实现了全国的统一。

  1931年1月1日,国府授勋于朱培德。5月3日自西安回抵南京。6月15日被国民党五中全会第三次会议选为国民政府委员,24日中央政治会议指定朱培德为国民政府常会出席人。11月21日当选为国民党第四届中央执行委员。12月29日,中央政治会议特任朱培德为军事委员会参谋总长。

  1932年1月1日,正式任命为参谋总长。3月14日蒋介石重兼参谋总长,28日特任朱培德为军事委员会第三厅厅长,没有实权。8月18日,汪精卫、宋子文、何应钦、朱培德、吴敬恒自南京飞往庐山,晤林森、蒋中正,21日汪精卫、宋子文、朱培德等自庐山回京。9月17日山东韩复榘与刘珍年两军战于昌邑、平度,22日军政部长何应钦、参谋总长朱培德会商消弭鲁战办法。9月26日四川善后督办刘湘、省主席刘文辉交恶,形势紧张,10月1日何应钦、朱培德电劝刘湘、刘文辉息争,但未能制止川战。12月1日中央国府及各院部会正式由洛迁回南京,朱培德等在南京车站欢迎国府主席林森。12月28日任军事训练总监部总监兼军事长官惩戒委员会常务委员。

  1933年12月,蒋介石拟以朱培德代替何应钦出任军政部长,朱未就任。

  1934年12月5日,中央政治会议特任朱培德为军事委员会代理参谋总长,实际并无实权,曾兼国民革命军战史编纂委员会委员长,还担任军纪委员会和南京中山陵管理委员会工作,常代替蒋介石出席礼仪性质场合。

  1935年4月2日,朱培德被国民政府任为陆军上将,叙第一级。4月,朱培德的基本部队第三军被迫自行缩编,从而激起部分官兵的反对,旅长以下的军官集体向蒋介石致电申诉,直到朱培德亲自出面才平息。11月22日当选为国民党第五届中央执行委员,12月2日被推为中央政治委员会委员,18日免代理参谋总长。

  1936年6月1日,两广事变爆发,11日何应钦、朱培德等联名电陈济棠等令前队停止待命,26日再电劝陈济棠、李宗仁、白崇禧退兵,30日陈济棠、李宗仁、白崇禧电覆何应钦、朱培德等,有所申辩。7月9日给予国民革命军誓师十周年纪念勋章。7月14日朱培德任国防会议会员出席国防会议,在蒋介石和李宗仁、白崇禧之间充当调停人,8月3日电劝李宗仁、白崇禧离桂北上就职。9月2日程潜、朱培德、居正携蒋介石亲笔函到南宁,3日与李宗仁、白崇禧会商和平方案,4日广西代表刘斐携李宗仁、白崇禧函随同程潜、朱培德等到广州,两广事变终于和平解决。11月第三军军长王均因飞机失事身亡,第三军由蒋系曾万钟接掌。12月12日蒋介石被扣于西安,中央常务会议及政治会议决议加推何应钦、程潜、李烈钧、朱培德、唐生智、陈绍宽为军事委员会常务委员,14日程潜、唐生智、朱培德等电促张学良“猛醒”,军事委员会最后采纳朱培德的建议,用和平方式解决西安事变,既确保了蒋介石的安全,又避免了全国的一场大乱,使蒋宋夫妇甚为感激。

  壮年病逝

  1937年2月7日,朱培德住院治疗。2月15日国民党召开五届三中全会,朱培德与会期间注射德国进口的抗贫血药剂,17日夜11时,因注射引起血液中毒,在鼓楼医院死亡,终年四十九岁。

  朱培德临终前,对到南京鼓楼医院看望他的蒋介石交待三事:一、抗战在即,国力有限,我死之后,请从简安埋;二、家属子女,让他们自食其力,不要因我而优厚照顾;三、不要怪叶小姐(他的家庭护士),这是我们国家医学不发达,不能解除病毒。

  他是最早去世的一级上将,也是去世时最年轻的一级上将,噩耗传出,全国震惊,军政各界无不为之痛悼,纷纷致电南京要求“国葬”。

朱培德的简介
朱培德的生平
相关人物
其他Z开头的人物 更多
民国其它的人物
最新人物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