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治家西乡隆盛的复杂情史:西乡隆盛的三段婚姻

2018-08-13 10:33:46 首页

  关于西乡隆盛的婚姻资料不多,目前已知的是,他一生有过三段婚姻,他的第一任妻子须贺没有留下子嗣,在结婚不久后回了娘家,再也没回来。西乡隆盛和第二任妻子爱加那育有1子1女,第三任妻子糸子则为他生下了3个男孩子。

  在日本,说到明治初年“维新三杰”之一的伟人西乡隆盛,可谓家喻户晓。在中国,一代伟人毛泽东青年时代也曾崇拜西乡隆盛,离开家乡时曾改写西乡隆盛的一首汉诗送给父亲,表示“孩儿立志出乡关,学不成名誓不还。”

blob.png

  伟人的婚姻生活常常是色彩斑斓的。此话,让许多现代女性听起来会觉得心里不舒服,但现实,伟人的婚姻生活就是如此。

  西乡隆盛与第一任妻子

  西乡隆盛28岁的时候,把第一个妻子须贺娶进家门。男人,第一次娶妻的时候,都会在心中暗暗发誓,要终身细细呵护,要白头绵绵到老。但是,西乡的初婚生活好景不长。他有着一个大家族,要照顾祖母和4个弟弟妹妹。作为萨摩藩(今天的鹿儿岛)下级武士的西乡职位不高,俸禄也就不高。就在西乡刚刚被提拔后伴随着藩主岛津齐彬前往江户(也就是今天的东京)的时候,留在家中妻子感到自己无法继续忍受拮据贫困的生活,无法继续照顾一个又一个小叔子小姑子,说服父母让自己回到娘家。这一去,再也没有归来。

  西乡隆盛与第二任妻子——爱加那在奄美大岛共同生活的旧居

  1858年(安政五年),西乡隆盛卷入德川幕府末期陷害政治反对派的“安政大狱”。眼看着前途暗淡,他和僧人月照一起在锦江湾绝望地跳水自杀。还好,西乡很快被救了上来,而且救活了。但是,萨摩藩担心德川幕府会追究此事,谎称西乡已经死亡,让西乡乘坐砂糖运输船“福德丸”前往远离鹿儿岛的奄美大岛隐居。

  大凡提着脑袋搞革命的男人,闲下来时就会出“情感新闻”。西乡隆盛也不例外。他在隐居大奄美岛龙乡村期间,经过长龙佐民夫妇的做媒,与岛上一个名叫“爱加那”的青年女性结婚。

  说起来,爱加那生于1837年(天保八年)。6岁的时候父亲去世,10岁的时候就能够帮助家里纺织芭蕉布勒。她具有日本南国岛屿姑娘的特色,浓眉大眼,消瘦面庞。出嫁的那年,爱加那23岁,西乡隆盛33岁。

  地域歧视总是存在的。当时,萨摩藩对周围岛屿的岛民非常蔑视。像西乡隆盛这样的萨摩藩武士,根本不可能与岛民的女儿正式结婚。因此,无论有什么样人的做媒,爱加那都只能是一个限于奄美大岛的“岛妻”。

  尽管知道丈夫早晚会走的,爱加那依然倾心爱着西乡隆盛。爱,是相互的,西乡也深深地爱着爱加那,经常会把她抱坐在自己的膝盖上。结婚的第二年,他们生下了儿子菊次郎;第三年,生下了女儿菊草。两个孩子之所以都姓“菊”,是因为隐居在奄美大岛的西乡使用的名字叫“菊池吾源”。

  1862年(文久二年),也就是与爱加那进入夫妻生活第三年的时候,西乡隆盛被萨摩藩召回。当时,爱加那怀抱着吃奶的儿子菊次郎,腹中怀着尚未出生的女儿菊草,挥泪在岸边送别西乡。

  长着反骨的西乡回到鹿儿岛后,激烈地反抗藩主岛津久光。不到一年,他又被流放到比奄美大岛更远的南方小岛——冲水良部岛。两年以后,西乡好不容易被赦免回乡。途中,他特意到奄美大岛看望爱加那,两人在一起厮守度过了4天4夜。从那以后,爱加那再也没有见过自己心爱的西乡。

  这次回到萨摩藩以后,有不少媒人登门给西乡隆盛说亲。但是,西乡都冷冰冰地拒绝了。当时,禁门之变发生,政局风起云涌,西乡无暇考虑结婚的问题。当时,西乡仍然维持大家族的生活,或许不愿意再一次品尝初婚的苦涩果实。当时,西乡可能心中还牵挂着、眷恋着与他曾患难三年的爱加那,不愿意考虑新的婚事。

  西乡隆盛的第三任妻子——糸子

  西乡隆盛又一次结婚,是因为一位亲属突然带着一个青年女性登门。现场谈判,现场结婚。这个青年女性就是1843年(天保十四年)出生的糸子。1865年(庆应元年),23岁的糸子嫁给了39岁的西乡。不知道是不是巧合,反正西乡第二次结婚时,妻子是23岁;西乡第三次结婚时,妻子还是23岁。

  糸子没有想到,西乡隆盛家里的生活,比她预想的要贫困许多。住房是租借的,狭小的没有回身之地,全家10多个人都生活在这里。吃饭的时候,碗筷不够;睡觉的时候,蚊帐不足。糸子就在这样贫困的家庭中尽着妻子的责任。1869年(明治二年),西乡在一首诗中发自内心地把糸子称为是“良妻”。   1868年明治维新以后,西乡隆盛成为明治政府的要员。尽管如此,西乡仍然过着朴素的生活,糸子理解丈夫的心愿,并没有“夫荣妻贵”地要求随去东京,而是依然像当年一般勤俭持家,过着养蚕的生活。

  糸子与西乡隆盛之间生下了寅太郎、午次郎、酉三这样三个男孩子。后来,糸子把西乡与爱加那生的儿子菊次郎、女儿菊草也接到身边,像自己的孩子一样爱护。

  1877年(明治十年),日本发生内战——西南战争。受到人们爱慕的西乡隆盛被定为“逆贼”。4月下旬,政府军登上鹿儿岛,流言飞起,“一定要把西乡全家杀尽”,西乡不得不出逃潜伏。糸子觉得无法活下去了。她怎么都不能理解,一个获得勋章的政府功臣,怎么瞬间就成为政府的敌人了呢?

  最后,西乡没有能够逃脱被杀的命运。和他一起出逃的儿子菊次郎右腿负伤,不得不把小腿截肢。   第二年,东京的亲属托人来到西乡隆盛的老家,死说活说要留下700日元的香典钱。但是,糸子坚决不肯接受,硬是派仆人前往东京,退回了这笔香典钱。据说,那位亲属在要置西乡于死地的官员那里工作。现在,西乡死了,他们流露出一种内心的忏悔。

  糸子不仅不接受官方的怜悯,也不接受西乡隆盛弟弟西乡从道的救助。当时,西乡从道是政府官员,他本想重建被官军烧毁的哥哥的住宅。但是,糸子坚决地拒绝了。就在这个非常苦难时候,糸子给居住在奄美大岛上的爱加那寄赠了10日元,因为她知道,爱加那在那里也遭受他人的白眼,政治的压力远远大于经济的压力。

  糸子至死,都不提西南战争的事情,也从来不怨妇般地诉苦。晚年,看见孙儿辈们吵吵闹闹的时候,她才会说:“你爷爷那么大的块头,走起路来很轻的,一点都听不到声音”,话语中流露出丝丝眷恋。1922年(大正十一年),80岁高龄的糸子辞别人世。

  在奄美大岛上生活的爱加那,也和糸子一样,对西乡隆盛被当作“逆贼”感到不满。1880年(明治十三年),在糸子的允许下,菊次郎回到奄美大岛看望生母,一起生活了一年,让那颗饱受伤害的心得到些许安慰。

  爱加那一生,没有踏上过鹿儿岛的土地。与西乡隆盛分手以后,她没有再嫁重婚。当儿子菊次郎、女儿菊草被接走后,爱加那把外甥收为养子,继续期盼着、苦守着。1902年(明治三十五年),66岁的爱加那倒在正在耕作的农田里。据说,这块田地是西乡隆盛做官后赠送给她的。

  爱加那与糸子一样,都把西乡隆盛视为自己的骄傲。她们,都是西乡隆盛的妻子;她们,都是西乡隆盛的女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