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于周希汉的轶事有哪些 他有着什么样的特殊经历

2019-01-05 15:25:19 首页

  特殊经历

  开除回乡

  1931年3月,张国焘等人来到鄂豫皖,成立了中共鄂豫皖中央分局,开始了党内“大清洗”。

  周希汉被请进了保卫局办公室。有人揭发,他是个混进红军队伍的富农。大约一个月后,周希汉被迫缴出了包括军服在内的所有物品,得到了一身便衣,还有一张路条。上书:“周希汉系富农出身,开除回乡生产,沿途放行。”

  为了讨回自身清白,更重要的是周希汉不愿离开红军,他决定回老家湖北麻城开具证明。

  周希汉费尽周折,用了几个月的时间,终于拿到了麻城苏维埃开出的证明。上书:“周希汉家有佃田若干,靠佃田为生,是贫农,不是富农,他要求回红军。特此证明。”

  可当他怀揣这件法宝找到部队时,竟无处安身,他只好到伙房帮厨。洗菜淘米,担水劈柴,什么都干。晚上还帮着给养员记伙食账。

  不是第二天就是第三天,开过饭,他正在埋头清扫厨房,有个人走了进来。问:“还有锅巴没有?”

  他听这声音好熟,一抬头,老天,是老上级徐向前!看见穿着便服、样子有些狼狈的周希汉,徐向前先是一愣,然后关切地问:“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这一问,问得周希汉眼圈都红了。他忙从怀中掏出那份证明,把自己的遭遇说了出来。

  听完后,徐向前立即找到张国焘,有些生气地说:“周希汉还是一个小孩,不懂什么事,跟着我工作时很积极,怎么会是改组派和富农分子呢?”随后徐向前把周希汉留在了机关,给徐向前当书记员。

  被灌辣水

  1932年,蒋介石亲统大军对鄂豫皖红军发动了第四次“围剿”。张国焘当时正沉浸在黄安、苏家埠等战役胜利的欣喜之中,认为反动军队不堪一击,不仅不让连战疲劳的方面军主力适时休整,做好反“围剿”的准备,反而强令部队去打麻城。结果麻城没打下来,西线“围剿”的敌军攻势凌厉,根据地腹地告急。张国焘这才下令撤麻城之围,又命已经更加疲劳的红军主力去迎头将西线之敌击退。

  “瞎指挥!”周希汉发了几句牢骚,“我们应当转移到机动位置,趁着敌人举师清剿之机,引诱他一路深入到对我们有利的地点干掉,然后各个击破嘛。这样把部队拉上去要吃亏的。不该打的去打,不该保的去保,搞的什么名堂?”

  有人告了密,并且反应他在苏家埠战役后丢失过一批战利品——手枪子弹。保卫局马上报告了张国焘。

  张国焘又惊又怒:“好大的胆子,敢在背后这样讲我!会不会是有人指使的”他下令严加拷问,“灌他辣椒水。”被绑在条凳上的周希汉,拼命地挣扎,拼命地大喊大叫:“我不是改组派呀!”“我不是反革命呀!”没容他叫出第三声,混浊的辣椒水便灌进了他的口中。

image.png

  刚灌下去,徐向前便闻讯赶来了。他把张国焘请到一边的房子里,解释了“丢失子弹”事件只不过是警卫排长从周希汉保管的子弹里拿走了点没打招呼。他以党性原则担保周希汉并不晓得领导层有关决策的意见分歧。指徐张在对待国民党军围剿上观点相左。“最多是个自由主义的问题嘛,他是我的书记员,我以后严加管教就是。”

  大敌当前,张国焘勉强给了徐向前个面子。周希汉这才醉酒般地被架走了。

  险被冤杀

  西线的敌人没有被击退,方面军主力却受到大量消耗。苏维埃中心七里坪也丢了。大军一路东撤,始终没有摆脱被动的局面。9月27日燕子河会议后,打下应山并以该地为依托的战略意图也没能实现。狂妄轻敌的张国焘被敌人的凶狠吓得惊慌失措。他明知被动局面是由他造成的,却无论如何不愿意承认,也惧怕和恼恨别人说穿了这一点。看见曾经背地说他“瞎指挥”的周希汉,他心中陡然生出了杀机。

  张国焘认为周希汉在总部为他安排的房子孤零零的,易受敌机轰炸是谋害他。张国焘兴师问罪,周希汉硬邦邦地甩出一句:“我没有要谋害你。你想怎样就怎样吧。”张国焘扬了扬下巴,手随便朝一个方向指了指:“处决,马上!”周希汉便被反剪双臂押出了院子。

image.png

  周希汉被押到荒凉冷寂的河滩上,他意识到,最后的时刻到了。他应该喊口号了。于是,他扯开嗓门,用尽了平生的力气喊起来:“共产党万岁!”

  正在这时,河滩上游方向传来一声喝问:“你们在干什么?”随后便有两人赶了过来。来人是徐向前总指挥和政委陈昌浩。

  原来,徐向前和陈昌浩正在河滩上散步,听见有人喊“共产党万岁”就赶过来。走到近前,看见被绑着的是周希汉,两人都有些吃惊。有人向徐向前报告说,奉张主席之命“处决改组派”。徐向前没有理睬那人,却问周希汉:“怎么回事?”

  周希汉的脖子还在梗着,气哼哼地说:“张主席说我安排的房子要遭到敌人飞机轰炸,是有意谋害他。”

  徐向前同陈昌浩对视了一眼,徐向前喝道:“放了他。”

  没人动手。“我说放了他!张主席那里我去讲!”徐向前不满地提高了声音。

  绑绳被解开了。

  人物轶事

  看相批字

  周希汉,湖北麻城人。父名周企耀,佃农。前妻因病早夭,36岁续弦,40岁得子希汉,三世单传。将军出世后,有风水先生为其看相曰:“此子有王侯之相,傲物之形,奔忙之命。”

  陈赓大将曾为周希汉“批八字”曰,“周希汉是癸丑年生的,‘癸’不得了。天在人头上,他这个家伙敢叉开双腿,把天骑在下面。这么大的脾气,谁敢惹他?”

  隔河望父

  1937年,周希汉父亲闻知国共合作,变卖家产作盘缠,赶着自家养的八头小猪上路寻儿。盘缠尽后卖猪,行一程,卖一猪,再行一程,再卖一猪。至黄河,卖第八头猪后,遇劫匪,人伤财尽。父亲只得遥望黄河北,呼唤儿子。对岸就是正在撤离的红军部队,而他却被滔滔河水挡住去路,正没法渡河时, 可巧的是眼尖的他竟然在众人中发现了儿子的身影,一阵喊叫,周希汉也竟然听见,结果父子俩隔河相望,滔滔河水滚滚东下,父亲情急而哭号,但周希汉喊了几句 “保重”,还是随着部队毅然走了。后,其父一路要饭回家,大病不起。

  绰号瘦子

  周希汉瘦小,眼光上视,嘴角下斜,若藐视态,自称“天下第一瘦”。

  红军时期某日,通信连长谢家庆俘虏一国军军官,奇瘦无比。周希汉见之,与其比肩而立,大喜曰:“这狗日的比老子瘦多了。好了,老子不是天下第一瘦了。”

  1930年,徐向前元帅初见周希汉,叹曰:“长得单薄些。” 周希汉对曰:“将在谋而不在勇,关云长身材高大,不也打败吗?诸葛亮、庞世元长得如何?不也打胜战吗?” 元帅闻之暗喜,继指地图考将军。是时,将军不识地图为何物,即答道:“我看不懂。你能教我吗?” 徐帅闻之又喜。将军又曰:“我肯定能学会,没有学不会的本事。” 徐帅大喜,以掌拍其脑曰“是块好料。”

  抗日战争时期某次开会,有人提及周希汉,毛泽东问;“就是险些被张国焘砍了脑壳的那位嘛,听说打起仗来很会动脑筋。” 陈赓大将对曰:“他有个绰号呢,叫瘦子!是我给他起的。” 并用两手比画:“喏,这样瘦!” 主席哈哈大笑,曰:“我见过,我见过。” 八路军三八六旅旅长陈赓、政委王新亭、参谋长周希汉。陈赓腿有伤残,人称“瘸子”;王新亭高度近视,戴眼镜,人称“瞎子”;周希汉奇瘦,人称“瘦子”。故而,三八六旅人皆称之为“三子部队”。

  周希汉身经百战,全身无一弹创枪洞。人谓周希汉命大福大,周希汉则言:“人瘦,目标小,敌人打不着。” 周希汉身边之参谋、警卫、司机亦无一人有负伤记录。

  抗日战争时期,太岳区曾流传歌谣云:

  小日本,你听清,太岳山上有陈赓。

  小日本,你别捣蛋,让你碰上周希汉。

  蹲坑吸烟

  周希汉,烟龄长,烟瘾大。

  七八岁沾烟,参军后更是手不离烟。

  周希汉有“三不抽”:一是睡觉不抽;二是在队列前不抽;三是晋见首长时不抽。

  抗日战争时期,周希汉发明了“蹲坑吸烟法”,即挖一土坑,掩半身,蹲其间,以大衣蒙其头吸之,二百米内不见亮光。据云,此法被各部队烟民们普遍推广。

  建国后,周希汉每月买四条烟,三条自己用,一条招待客人,由警卫员保管。

  周希汉晚年开始戒烟,随身携小旅行剪,一支烟吸三口,便以旅行剪剪灭烟头,而后再吸,逐次减少数量。

  三位女性

  川妹杜鹃

  1933年7月上旬,红四方面军扩编,下辖第四军、第九军、第三十军、第三十一军等4个军,周希汉由书记员改任第九军作战科科长。1935年4月,红四方面军在川陕根据地为策应中央红军长征,决定强渡嘉陵江、涪江,开始长征。

  渡江,需要船只。身为作战科科长的周希汉,工作开始连轴转,深入当地,动员船工支援。

  在涪江边上,发高烧的周希汉突然眼前一黑,昏了过去。等周希汉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船上,旁边还有一位十七八岁的姑娘。

  周希汉本要开口向她借船,但女子却先开了口:“听说红军里有女兵,真的?”

  显然,女子知道周希汉是红军。因此,周希汉就如实相告:“有,当然有。各军医院里有很多,她们都是穷人家的孩子,连死都不怕的。”

  这一下,女子的脸无比灿烂起来:“我跟你去当红军,你们要不要?”

  周希汉没有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不过,还是附和道:“要!怎么不要?”

  通过交谈,周希汉知道姑娘名叫杜鹃。周希汉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开口向杜鹃借船。

  杜鹃还是那股川妹子的辣味:“借船可以,但要带上我。”

  周希汉想,打仗怎能让女子上前线呢,于是说:“打仗是男人的事。再说,你不是要参加红军吗?我们红军有纪律的,你得服从命令。”

  杜鹃回答得很干脆:“我现在还不是红军嘛!”

  “那你更要听招呼。这是军事行动,是打仗!”周希汉解释说。

  杜鹃则不依不挠:“你这个忘恩负义的!我家的船,不给你用!”

  周希汉说:“可以,你的船我们不用了!”

  这一下,杜鹃傻眼了,乖乖地让了步:“我是说着玩的嘛!”

image.png

  几天后,渡江开始。忙于作战部署的周希汉,怎么也没有想到,目送第一梯队红军离岸后,突然发现船上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杜鹃,杜鹃上了第一梯队的船。

  第一梯队接近对岸时,周希汉立即上了第二梯队的船。不足一里宽的江面,一会儿工夫就到了。对岸的守军已被打垮,红军缴获了大量船只。突击营长跑到刚刚踏上岸的周希汉面前,什么也没报告,把周希汉引到那条熟悉的船上。船舱里躺着杜鹃。

  杜鹃见到周希汉时,已不能说话,眼睛却死死盯着他,搭在胸前的左手拼命地拽衣襟上的纽扣。周希汉不知是该阻止她还是该帮她。她的衣襟已被扯开,贴身的肚兜上,当胸绣着一朵绚丽的杜鹃花,花下面是用丝线绣的核桃大的一个“周”字。

  家妻郑氏

  杜鹃的死,让周希汉想起了“周郑氏”。这个与自己结婚却没有谋过面的“妻子”。

  事情是这样的,周希汉在“肃反”中被定为富农成分,带着“开除”的路条,回到了故乡湖北省麻城县,找到了麻城苏维埃的主要负责人徐来贵,讲述了自己被“开除”的经过,要求开一个“贫农”的证明。徐来贵以“得向组织报告”为由,没有立即开证明。周希汉只好回家等候。这一下子,可把周希汉的父亲周祁耀高兴坏了,莫不是老天把这个三代单传的儿子送回来续香火啦?!于是,周祁耀开始张罗着为儿子物色对象。女家姓郑,年长周希汉两岁。周祁耀还和亲家换过了庚帖。遗憾的是,这位姓郑的女子,没有大名,连周希汉若干年后回忆起这段往事时,也只能称她为“周郑氏”。

  当周希汉从徐来贵手上拿到“周希汉家靠佃田为生,是贫农,不是富农,他要求回红军”的路条时,父亲周祁耀则为周希汉择好了良辰吉日。当天,周希汉“听凭”父亲的摆布,在吹吹打打中拜了堂。

  夜静时分,周希汉逃离了洞房,回去当红军。

  夫人周璇

  1937年,国共开始合作抗日,周希汉被任命为八路军一二九师三八六旅作战股股长。到了1939年,周希汉已升任三八六旅参谋长。他的婚姻问题引起众人的关注,旅长陈赓、副旅长李成芳都在中间穿针引线。

  李成芳通过夫人李平,给周希汉介绍了在太岳行署当秘书的周璇。周璇是太岳地区有名的一朵花。尽管周璇也有这个意思,但17岁的她没有打算过早地把自己嫁出去。

  就这样,周希汉和周璇之间的交往,不温不火,让人十分着急。

image.png

  最着急的要数旅长陈赓了。当陈赓听周希汉说,“周璇要等周希汉打完这一仗再考虑”时,便说:“28岁的参谋长,不能老打光棍呢,我看立马举行婚礼!”

  旅长有话,组织上马上行动起来。当晚,准备炒几个菜,吃顿饭,就算结婚了。可当陈赓向周璇宣布“组织决定”时,周璇却说了一声“不行”。

  陈赓说:“什么不行?结婚嘛,现在结,回来结还不是一样?”

  周璇涨红了脸解释说:“我并没有说等他(周希汉)回来就一定跟他结婚,只是对他说,结婚的事回来再考虑。”

  陈赓哈哈大笑起来:“回来再考虑不就是考虑结婚嘛!没有什么两样。周璇同志,共产党员‘言必信,行必果’,你要对自己讲的话负责任。别看周希汉是个老实人,你对他可不能稀里马虎的。”

  这时,李成芳夫妻来了,周璇不说话了。陈赓认为她默许了,便抽身走了。

  快到入酒席时,陈赓得到报告,周璇不见了。陈赓一愣,想了想说:“先不要声张,赶快派人去找。”

  周璇并没有走远。她只是觉得心里乱糟糟的,到外面去理理头绪。最后装着让周希汉的警卫员找到了的样子,回去参加了婚宴。

  婚宴很热闹,热闹完了,就是进洞房。可是,一进洞房,周璇就再也忍不住哭了起来。周璇一哭,周希汉只好退了出来:“不要太难过,抓紧时间休息吧!”

  周希汉没有埋怨周璇。第二天晚上,周璇仍旧是哭。无奈中的周希汉诚恳地对周璇说:“你不要难过。这件事怪我没有处理好。我对不起你,现在正式向你道歉。你没有想通,我可以把你送回去。想不通,我们可以不做夫妻。我不会勉强你。咱们还是同志。你晓得的,我们虽然进了这里,我们两个连手都没有握过嘛!”说完,周希汉又退了出去。

  这番话,本已打动了周璇,可是周希汉自动退了出去,总不能让周璇上前拉住他吧?!更糟的是,第三天晚上,由于次日部队就要出发了,需要参谋长处理的事太多,周希汉一夜没回洞房。而周璇开始还怀着羞怯和不安的心情等周希汉,可是左等不来,右等也不来,便生起了怨气。第二天,她“离家出走”了。

  后来,周希汉从前线返回太岳区,两次派警卫员去接周璇,都无功而返,周璇不肯回来。陈赓知道后,提醒周希汉,要亲自去接。于是,周希汉只好亲自去了一趟太岳行署。行署副主任和两位处长出面做工作,找周璇谈了话,才把周璇接回来。

  述而不著

  周希汉晚年述而不著。

  周希汉言:“兵是兵,将是将,帅是帅。光杆司令打不了仗,一群兵也打不了仗。是兵不能讲是将,是将不能讲是帅,有多少功劳是靠自己讲的?”

  将军又言:“就那么一仗,司令写文章讲是司令指挥的,政委讲是政委指挥的,副司令又讲是副司令打的。一仗成了三仗。多荒唐啊!历史不是写出来的。”

  1987年5月,周希汉将军离休。

  同年秋,解放军军事博物馆为纪念建军六十周年,举办老将军书画展,将军送展作品为书法立轴,七个大字:铁马金戈入梦来。

  人物评价

  新华网:周希汉“立身有傲骨,打仗如绣花”。

image.png

  人民日报:周希汉是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久经考验的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无产阶级革命家和中国人民解放军优秀的军事指挥员。他在60余年的革命生涯中,转战南北,身经百战,历尽艰辛,鞠躬尽瘁,为党为人民贡献了自己的毕生精力。在极端残酷的革命斗争中,周希汉同志身先士卒,英勇善战,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积极的贡献。他发扬不畏强敌、英勇善战、能打硬仗的作风,出生入死,浴血奋战,战绩卓著,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做出了重要的贡献。他是海军创建初期的领导人之一,为建设一支强大的人民海军倾注了全部心血。他在兼任国务院造船工业领导小组副组长,国务院电子工业领导小组副组长期间,以党的事业为重,排除林彪、“四人帮”制造的各种干扰,参与领导和组织建造我军核潜艇、导弹驱逐舰等工作。为人民海军的发展壮大,为捍卫祖国的领海主权做了大量富有成效的工作,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功绩。(《人民日报》1988年12月6日)

  凤凰网:铁汉豪杰周希汉。

  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刘伯承:周希汉为“我们的赵子龙”。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总理周恩来:海军专家周希汉,少有的英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