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朝著名志怪小说家郭澄之 以及其作品《郭子》

2018-06-07 11:39:04 编辑:Lqp 首页

  魏晋时期盛行志怪小说,这是适应当时风气而生的产物,两晋时期的人好谈神鬼,甚至连篇累牍地写进史书,因为那时候科学思想尚未萌芽,人们知识未开,将一切事物都视作妖魔鬼怪,从这种观念出发,就使得志怪小说泛滥一时,但其内容情节大多雷同,缺少新意,久读容易使人生厌,于是便有志人小说的应运出现。志人小说创始于裴。他承袭汉末魏晋以来为一时盛事的品评人物的社会风气,创作了第一部志人小说《语林》,书中记录了汉魏人物的遗闻逸事,以及当世名臣和士大夫的嘉言懿行。《语林》刚一出现,就受到了热烈欢迎,时流年少,无不传写,人手一编,不胫而走。但后来由于宰相谢安说《语林》所记载的内容与事实不符,于是,此书终至于废弃。继之而起的第二部志人小说,就是郭澄之的《郭子》了。

blob.png

  郭澄之,字仲静,太原阳曲人。少有才思,机敏过人,曾调补尚书郎,出为南康相。适值卢循作逆,流离仅得还都,南朝刘宋王朝的建立者刘裕曾引为相国参军,后跟从刘裕北伐。既克长安,刘裕更欲意图西伐,集合僚属商议,多有反对意见。于是,刘裕私下询问郭澄之,郭澄之没有正面回答,却朝着西方背诵王粲的诗句曰:“南登灞陵岸,回首望长安。”刘裕于是决定起兵。并且对郭澄之说:“当与君共登灞陵岸耳。”刘裕后来凯旋归师,郭澄之亦被擢拔至相国从事郎中,封南丰侯,后病逝于官府,所著文集流行于世。

blob.png

  郭澄之所处的时代,较裴启稍后,他的社会地位也比裴启为高,裴启是个白衣处士,平生从来没有做过官,郭澄之则由尚书郎、南康相一直做到相国从事郎中,封南丰侯。《晋书·文苑传》没有说他卒于何年,只说他“卒于官”,估计大概是死在东晋安帝或者恭帝时期,因为此后刘裕就篡位称帝了,郭澄之也就不再担当相国的职务了。

  裴启的《语林》虽然受到谢安的打击,但因为众所欢迎的原因,仍然流传不已,手抄本和传写本直到六朝梁时还存在,刘孝标得以摘录并且据此写入他的《世说新语注》。那么可以断定,裴启所处的时代当在晋宋之交,所以当宋临川王刘义庆集合文学之士编纂《世说新语》的时候,几乎将他著作的绝大部分都采纳了进去。

  《隋书·经籍志》著录了裴启的《语林》十卷,郭澄之的《郭子》三卷,由此可见,《郭子》的篇幅较《语林》为少,但内容却颇为精彩和精辟,如王夷甫口不言钱,但云“举却阿堵物”,又如陆机谓“千里莼羹,未下盐豉”。王导说:“我不杀伯仁,伯仁由我而死。”以及韩寿偷香的故事,历来都已经脍炙人口,传诵不衰,足以补充《语林》的欠缺和不足。

  《郭子》原来有南朝齐贾泉(渊)为之作注,但到唐朝的时候,也已经亡佚了。现仅在《艺文类聚》、《北堂书钞》、《初学记》、《六帖》、《太平御览》之中存有佚文,但是这些类书多半是节引,其文不全,间有被后人改窜得颠倒错乱甚至与原意完全相反的。《世说新语》比较完整,但也多经后人窜改,又不注明是否原出自《郭子》,因此就无法得知《郭子》的三卷之中,究竟有多少篇是被《世说新语》采纳进去的。《郭子》长于记事,笔触含蓄,马国翰的《玉函山房辑轶书》中,曾辑有逸文一卷。

  《郭子》一书记载了魏晋名士在清谈之中的各种玄言妙语、风姿神态,从中可以窥见当时社会的风俗人情,因而具有较高的认识作用和价值。尤其是受魏晋文人追求个性解放、思想自由的潮流影响,青年男女无视封建礼法,积极追求婚姻自由和个性解放,如韩寿和贾午的暗赠异香、私自结合的故事。

  《郭子》的故事内容精悍,篇幅短小,少则数十字,多则数百字,却能够刻画出人物的言语神态,显示其性格特点。此书文笔清新隽永,语言含蓄生动,实在是志人小说初期颇具简约传神特色的作品,具有开创性

  鲁迅的《古小说钩沉》辑录裴启的《语林》一百七十馀条,辑录郭澄之的《郭子》八十馀条,大约现有的佚文也仅存此数而已。但他所编辑的《郭子》末两条,引自《太平御览》中的显然不是原文所有,如“谢哲字颖豫”这一条。谢哲是南朝梁陈间人,东晋的郭澄之怎么会知道他,把他写入书中去呢?又如“萍之依水,犹可植地”这一条,鲁迅自己也发现是《太平御览》的误引,所以他曾经加上按语云:“文是郭景纯《萍赞》,疑《御览》误题也。”只因为郭璞也姓郭,就将东晋著名的文学家、训诂学家、山西闻喜人郭璞(郭景纯)的著作,和郭澄之的《郭子》混为一谈了。类书的不足尽据,由此可见一斑。但因为鲁迅的《古小说钩沉》生前未作最后的整理,所以,存在一些舛误也是必然的。(周允中整理)

blob.png

  小说丛谈

  1918年初,刘半农、沈尹默先生发起征集歌谣运动,北京大学蔡元培校长在2月1日的《北大日刊》发布了《征集歌谣简章》,为中国现代民俗文学的研究揭开了序幕。2008年不仅是歌谣运动90周年,同时也是俗文学运动先驱郑振铎先生诞辰110周年和逝世50周年,还是郑先生《中国俗文学史》出版70周年。为此,12月24日,中国俗文学学会在北京大学中文系召开了“纪念歌谣运动九十周年座谈会”,来自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艺术研究院等高校和研究机构的十多位专家学者出席了会议。大家回顾了歌谣运动以来中国俗文学事业的发展历程,对俗文学研究在现阶段没有得到相应的关注表示忧虑,并提出了许多建设性意见。比如:应将老一辈学者如傅惜华、叶德均、关德栋等人的俗文学研究成果搜集整理出版,从学术角度对前人成绩进行盘点梳理;学者们应回到学术原点,厘清俗文学学科中的基本概念、术语等,避免学问的重复建设和无效劳动;当下的俗文学研究需要依靠立得住的著作和学术范式确立社会影响;争取在报刊杂志开设俗文学研究专栏等。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