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州之战:一个没落的帝国最后的热血

2019-02-11 14:14:42 编辑:qy 首页

  公元一六四五年三月,多铎多尔衮之命南征。而此时的南明弘光政权正处于最激烈,也是最后的党争内斗之中......就这样,由于南明军各部的各自为战,仅不到一个月,徐州、泗州等重要城市相继失守,清军顺势渡过淮河,直驱而下。四月十八日,清军兵临扬州城下。

  我们不知道此时的多铎,望着近在眼前的扬州,不知会不会吟一句“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但他一定想着,这座充满着诗情画意的城市,与其诗情画意所相匹配的,一定是一个卑微的跪拜着的躯体......

image.png

  “你已经为你的国家和皇帝尽力了,但是我大清统一天下是必然的,与其负隅顽抗至死,为何不臣服于我主,继续好生经营这江南福地?”

  扬州城内的督师府,史可法一个字一个字地阅览过了这封来自敌营的降书,然后将其撕得粉碎。仰天而笑曰:“我此来只求一死耳。”

  身边的军官谋士们,有的瞋目如斗,有的面目雪白,有的着急的提醒着史可法:援军不会来了。而坐在堂上正中央的史可法却面无表情,仿佛已经死了一样。过了好久,他才说出一句话,带着点哽咽…… “我不能对不起我的老师左忠毅公……”

  看到送回的来的纸屑,多铎明白了,让这个酸腐儒生投降,是不可能的了。既然这样,我们的铁蹄和大炮也就不给你留情面了......四月二十四日晚,夜空中划过数道流星,随着声声巨响,扬州城破。史可法看见城墙上的一片火光,身旁的士兵们叫喊着拔刀杀向正在向城里涌入的黑压压的清军。这一天,终究是到了......你后悔过吗?史可法抹了抹自己沾满血污的脸颊,郑重的向西南方——京师的方向拜了三拜,然后又拔出了那把刀,向着那黑色的人群,向着那一片火光,冲向前去……

image.png

  多铎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史可法,以一种他早料想到的胜利者的傲慢姿态。“史公,你输了。”被五花大绑着的史可法没有应答,只是向那个坐在高位的人投以怒视。多铎气急了,面目狰狞了起来:“你到底还在坚持什么?自打那闯贼攻入了北京师逼死了思宗皇帝的那一刻,明国已经不复存在了!我大清替思宗皇帝复了仇,安抚了疲弊的大明故地,此乃顺天命之为,因此这天下的正统早已归我大清了!你南京伪朝注定是逆天下之众,就连你不也是被你自己的部下擒住,交给我们了吗?你们汉人常说的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懂吗?”堂下的那个身影终于发声了:“那么请问,将军您知道什么是忠,什么是义吗?你们知道有东西比性命,比荣华富贵更重要吗?现在同我史某人谈论正统问题,可你是否曾见因为你们的背信弃义多少无辜百姓死伤?你们以为你们明白,其实你们根本不明白!”史可法咆哮着,凌乱的头发让他看起来像一只愤怒的雄狮。多铎楞住了,仿佛在一瞬间,胜利的优越感荡然无存......就这样,堂上的所有人都仿佛陷入了长达数个世纪的沉默。

image.png

  “我此来只求一死耳......”,史可法看着多铎,补上了可能是他一生中最后的一句话。多铎有些颤抖地慢慢起身,以一种从未有过的眼神重新打量着这个囚徒。他冷笑一声,“如此,多铎如史公所愿。”史可法被拉走的时候,多铎看见史可法那布满血痕的脸上露出的笑容,那样纯粹而坚毅......从那天起,扬州连下了十天的雨,这被雨水所冲刷下的血腥味,直到二百六十七年后才被人所嗅到。同年五月十五日,南明诸臣放弃了抵抗,陪都南京为清军大开城门,那个曾经辉煌宏伟的大明,从此埋葬于尘埃中,成了历史的遗梦。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点击展开全文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