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伯禽是怎么改变“封土不过百里”的奄国旧地的?

2019-02-19 11:00:25 首页

  终于要说到鲁国这个国家了,鲁国本来在春秋战国不是什么很牛的国家,但是因为孕育了孔子这样的人物,因此对鲁国必须要好好讲一讲。鲁国这个国家所在的区域是当年的奄国势力所在区域,在武庚发动叛乱的时候奄国是武庚的重要盟国,对刚刚建立的西周王国造成了巨大的破坏,周公率领大军攻破奄国而后,为很好的控制这个区域,便向周成王推荐至亲之人即自己的长子到这个地区赴任,建立了鲁国。伯禽作为周天子的亲族力量,对于平定奄国地区肩负着非常重要的责任。

image.png

  应该说鲁国建国之初,呈现出来的是先天不足,经历战争而后举国满目疮痍。伯禽就是要在这样一片土地上建立新的国家,随时还要面临着奄国旧族力量的反叛和偷袭,伯禽因此才要用相当激烈的方式来稳固鲁国的政局。伯禽在鲁国花了差不多三年的时间才基本实现了区域政治的平稳过渡,才能回到周王城中述职。相反与伯禽同时受封到临近奄国区域的齐国姜子牙,却仅仅只是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同样的时代,同样的背景,无不透露出某种可能,即伯禽所面临的困境,要比姜子牙要残酷的多。

  奄国的公族力量在为周公所攻灭而后,王室家族大多被迁徙到姜子牙的齐国地区,被严密的监禁起来。这是周天子对奄国王族依然存在着强有力的影响力,如果不把奄国王族迁徙到远离故土的地方,这些王族力量很有可能会伺机发动如武庚般的大动乱,这不是伯禽想看到的,更不是周天子想看到的。当年武庚正是在殷商故土发动叛乱,甚至挑动了周天子家族的至亲力量,即曾经的所谓三监共同作乱,周天子、周公、伯禽对待这种事情,是绝对不允许重演的。

image.png

  伯禽在鲁国建立国家,最开始就严格依照的是周人的制度和习俗,这本身就可能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改变一个人的生活习惯很简单,改变一群人的生活习惯很难,而要改变一个地区的生活习惯,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而伯禽强力推行周人礼乐,显然就是要彻底改变奄国旧人的风俗,要破除一切旧有的政治、经济、文化乃至社会体系,伯禽要的不是姜子牙那般的循序渐进,而是大破大立,是要在一片荒瘠之地重新建立新的国家。历来形容开国君主都说是披荆斩棘,对伯禽而言说是披荆斩棘也是过于简单了。在这个过程中必然伴随着种种争辩与动荡,因此可想在空旷的周人王庭之中,伯禽在向周成王和周公述职的时候,心中必有着无数历经磨难而至成功的喜悦之感。

  周公敢于册封自己的这个儿子到奄国这样的殷商与东夷夹杂共生的地区去,就说明伯禽绝对是个不同一般的人才,这也侧面反映出周公对伯禽的信任。事实上鲁国刚刚建国的时候“封土不过百里”,跟后来的诸侯列国们相比可说是绝对的小国。当然,在周天子刚刚开始行分封之制时,大多数国家都是如此小国,晋、齐等国皆为如此。

  周天子不仅需要这些亲族国家们成为自己的屏藩,更要他们在分封所在的地区开枝散叶和发展壮大,因此第一代封君的人选就是非常重要的,伯禽当然是当之无愧的合格的开国君主,此后鲁国陆续吞并极、项、须句、根牟等国,百年而后即成为“方百里者五”的大国,与齐国并称齐鲁,成为称中华文化就不能忽略的一个国家。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