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东夷

  东夷,是先秦时代中原王朝对中原以东各部落的称呼。古代以中原(即黄河中下游一带)为天下中心,称周边四方为"夷、蛮、戎、狄"。"夷"的称谓最早文字记载来自于周代的《礼记·王制》:"中国(方位概念,居天下之中)戎夷,五方之民,皆有性也,不可推移。东方曰“夷”(这种说法被现代权威学者证明是错误的),被发文身,有不火食者矣。南方曰“蛮”,雕题交趾,有不火食者矣。西方曰“戎”,被发衣皮,有不粒食者矣。北方曰“狄”,衣羽毛穴居,有不粒食者矣。”

  东夷,是先秦时代中原王朝对中原以东各部落的称呼。古代以中原(即黄河中下游一带)为天下中心,称周边四方为"夷、蛮、戎、狄"。"夷"的称谓最早文字记载来自于周代的《礼记·王制》:"中国(方位概念,居天下之中)戎夷,五方之民,皆有性也,不可推移。东方曰“夷”(这种说法被现代权威学者证明是错误的),被发文身,有不火食者矣。南方曰“蛮”,雕题交趾,有不火食者矣。西方曰“戎”,被发衣皮,有不粒食者矣。北方曰“狄”,衣羽毛穴居,有不粒食者矣。”

  东夷在考古上是指距今8300年前的后李文化起,历经北辛文化、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岳石文化的承载者。称呼上是对黄河流域下游居民的总称或是对东方各部落的泛称,也是汉族的族源之一。

image.png

  考古上,东夷文化发源于鲁中泰沂山区(今山东省中南部),是华夏文明重要源头之一,自新石器时代开始一直到西周中期结束,东夷及其古文化在亚洲古文化的发源与交流中都处于较为重要的地位。

  称呼上,夏商周时期,东夷作为对黄河流域下游居民的总称。秦汉以后多指居住于中国以东的朝鲜半岛、日本列岛及琉球群岛等地的外族。

  古时谓东夷有九种,《论语·子罕》:“子欲居九夷。”疏:“东有九夷:一玄菟、二乐浪、三高骊、四满饰、五凫更、六索家、七东屠、八倭人、九天鄙。”

  《后汉书·东夷传》云: “夷有九种,曰畎夷、于夷、方夷、黄夷、白夷、赤夷、玄夷、风夷、阳夷。”

image.png

  《王制》云:“东方曰夷。”夷者,柢也,言仁而好生,万物柢地而出。故天性柔顺,易以道御,至有君子、不死之国焉。夷有九种,曰畎夷、於夷、方夷、黄夷、白夷、赤夷、玄夷、风夷、阳夷。故孔子欲居九夷也。

  《论语》、《春秋左氏传》、《战国策》等书中也均提及九夷。“九”并非具体数目,只表示众多之义,如《尔雅·释地》中有“九夷、八狄、七戎、六蛮”之说。

  郭璞《尔雅注》云:“九夷在东”,泛指中国东部夷人。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先秦的东夷,即分布在古河济之间及泰山以东以南的各部落与方国,大体可分为夏商、西周、春秋战国三个主要阶段。

  夏商时期

  夏初,后与后益争夺共主地位的斗争以及从仲康失国到少康复国,中经后羿寒浞“代夏政”,直到后杼灭有穷氏,前后经历半个世纪的斗争,是少昊集团中那些与黄炎集团结成部落联盟的各部落在部落联盟向国家过渡过程中的斗争。这些部落已从东夷中分化出来,加入了华夏雏形形成的行列,成为华夏起源时期东系的重要来源。

  他们分布在古河济之间,即今山东省北部与河南省、河北省接壤的地区。在夏代,还有一支从东夷中分化出来加入了华夏雏形形成行列的,就是商部落。他们从燕山地区南下,兴起于河济之间,终于造成了代夏而建立中国第二个王朝的基础,其过程已在华夏雏形的形成一节叙述。在泰山与古济水流域,形成了以奄与薄姑为中心的各方国。

  西周初奄与薄姑仍是东夷中的大国,他们是东夷中社会发展水平最接近夏、商的方国,而泰山以东至海,以南至淮的各部落与方国,即夏、商时期的九夷或夷方。

  西周时期

  西周初既灭奄及薄姑,封鲁与齐于其故地。以齐鲁为中心,今山东省境内到春秋的只有莱夷没有完全华化。淮水地区诸夷,为西周东方的劲敌,是西周中、后叶东夷的主体。

image.png

  齐与鲁对周围东夷部落的政策有明显的区别。齐国的中心地区,据《左传》昭公二十年记述,在薄姑立国以前曾有一支姜姓的西系部落逢伯陵东迁至此。《史记》也说:“太公望吕尚者,东海上人。”《集解》引《吕氏春秋》说是指“东夷之土”。齐的远古祖先已与东夷发生过较密切的关系。齐“大公至国,修政,因其俗,简其礼,通商工之业,便鱼盐之利,而人民多归齐,齐为大国”。齐采取了文化礼俗兼容并包、经济方面充分发挥地利的政策,收到了很好的效果。所以齐太公在营丘立国之初虽然遇到了莱夷来争,但很快就稳定了,只有五个月就向周公报告其施政与奏效,使周公感到出乎意外的快。伯禽至鲁,却过了三年才向周公报告其施政,“周公曰:‘何迟也?’伯禽曰:‘变其俗,革其礼,丧三年然后除之,故迟’。”周公在对比了齐、鲁这两种不同的方针政策及其效果之后:“乃叹曰:‘呜呼,鲁后世其北面事齐矣!夫政不简不易,民不有近;平易近民,民必归之。”齐、鲁这两种政策的不同效果,在考古学发现中已有初步的印证。据研究:“近些年,临淄齐国故城与曲阜鲁国故城相继进行了发掘,看出齐鲁两国在西周、春秋时期,彼此文化面貌、丧葬习俗、城市布局等方面,的确存在着显著的差异。结合文献记载,齐国的商文化色彩浓厚,还保存许多原始的残余(如大量地杀殉人畜与妇女地位较高等等),而鲁国则保持周文化传统,证明司马迁所说太公治齐‘因其俗,简其礼’与鲁公伯禽治鲁‘变其俗,革其礼,是有根据的。”齐虽来自黄河中游,文化根基出自黄河流域东西两大系的西系,但他所采取的政策,促进了黄河流域东西两大系文化与部落的进一步融合,不仅在春秋时首先称霸,齐国的文化对整个华夏文化的影响也不可低估。齐国周围的东夷部落较快地与之融为一体,至春秋中后叶,前567年(齐灵公十五年)齐国灭莱,于是山东半岛各东夷小国已被齐兼并。齐从春秋初叶已超过鲁国,并基本上统一齐鲁大地,成为东方最强大的诸侯,与他从立国时期已确定的兼容并包的政策有很大的关系。

image.png

  鲁在受封时,周王是定下了“启以商政,疆以周索”方针的,而伯禽强调变革当地土著居民的礼俗,虽然鲁以推行周礼著称,但当地土著的习俗仍顽强地保留着。据对鲁国故城的初步发掘,共清理了129座两周时期的墓葬,时间跨度从西周初叶到战国初叶共五六个世纪。这129座墓可分为葬制风格迥异的甲乙两组。据研究,乙组肯定是周人的墓葬,而甲组可以肯定不是周人的墓葬,“甲组墓从西周至少一直延续到春秋晚期,这个事实说明当地民族固有的社会风尚曾牢固地、长时间地存在着,并经历了自己发展同化的过程”。实际上,鲁国顽强地推行周礼,也必然还会与当地文化相结合,周礼起着主导作用。儒家祖师孔夫子,其先为宋人,是商族苗裔,他说周礼本身就吸收了夏、商二代的精华,“郁郁乎文哉,吾从周”。鲁在东夷文化起源发展的中心地区,以周文化为主导,发展出对后世有很大影响的孔孟儒家学说,在实际的发展中不像伯禽所推行的“变其俗,革其礼”的政策那么彻底,仍是周俗与夷俗并存而又以周礼为主导相互融合。

  春秋战国时期

  到春秋时,在鲁国附近,还存在着太昊的后裔任、宿、须句、颛臾等风姓小国,在今山东境还有少昊后裔莒、郯、谭、费等国。他们与诸夏通婚、会盟,在与楚国的争霸斗争中,他们主要是依附齐、鲁,被认为是诸夏的同盟。从出土文物看,今山东境内的春秋东夷各国,社会与文化发展水平也很接近中原各诸侯,只是因为他们仍保留一些东夷礼俗,当时仍被认为是东夷。实际上已是与诸夏即合而未化,到战国时,这种文化上的差别已不引起人们重视了。

image.png

  淮河中、下游,今河南、安徽、江苏等省接壤与邻近地区,少昊集团的后裔嬴姓与偃姓诸国,如徐、江、葛、黄、淮夷、锺离、英、六、舒鸠等,春秋时期他们主要倾向于“即事诸夏”,与诸夏通婚,参与会盟,出土器物有明显特点,凡有铭文的都是周代通行的文字。在春秋争霸与战国大兼并的历史进程中,他们先后被楚、吴、鲁、越所兼并,他们的文化对齐、鲁、楚及吴越都有影响,在政治上逐步统一过程中,文化与民族得到交汇融合,夷夏间的差别逐渐消失,当秦统一六国时,“其淮泗夷皆散为民户”,都已经成为华夏的一部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东夷,夏商周时期对东方部落的称呼。周朝《礼记》记载:东方曰“夷”,被发文身,有不火食者矣。东夷在考古上是指距今8300年前的后李文化起,历经北辛文化、大汶口文化、龙山文化、岳石文化的承载者。

  四千多年前,东夷分布在河北东部,山东,安徽,江苏,浙江等地区。

  夏朝时期,东夷人势力强大,东夷有穷氏的部族首领后羿在太康时期曾经叛乱。40年年后,少康才得以复国,其少康的儿子予(又作杼)继位后,开始对东夷采取大规模的军事行动,一直打到东海海滨。

  商人祖先是东夷的玄鸟一支,商朝甲骨文、玄鸟、占卜、人祭都与东夷相同。然而,商朝卜辞中颇常见征伐人方、尸方的记录,商王帝乙、帝辛(纣王)相继对东方夷人展开了长期的战争。直到灭亡前,商朝大军还在征伐东夷。

image.png

  西周建立后,也多次讨伐东夷。《史记·周本纪》说:“召公为保,周公为师,东伐淮夷,残奄,迁其君薄姑。”

  殷墟妇好墓出土的卜辞中记载,商代这位女统帅多次奉商王命令进行征伐。在妇好墓中出土了大量玉器,全为软玉,有的就是从南方输入的,卜辞里有“取玉”、“正(征)玉”的记载,表明是劳师远征掠夺来的。妇好墓中出土的贝也是来自南方地区。

  商朝时期,无论是祭礼用的青铜礼器还是装备军队用的青铜武器,都需要金属原料。炼制青铜需要铜、锡、铅等金属,这些矿产主要分布在南方,对远夷发动战争,重要的掠夺对象是金属矿产。甲骨卜辞问“有羌俘送来吗?明天有矿石送来吗?”的内容。

  甲骨卜辞所见冶铸记录是以铜料铸器,并不是直接冶炼矿料。考古学者在郑州、安阳等殷代遗址发掘出的冶炼遗址都是铸铜作坊,而不是从矿石炼铜的炼铜作坊。商朝不断征伐东夷,是为了获得南方的矿产。

image.png

  西周时期,中原的金属矿料,仍然来自南方地区。《诗经·鲁颂》载“憬彼淮夷,来献其琛,元龟象齿,大赂南金”。东夷地区贡献的除海龟和象牙外,还有大批南方出产的金属。西周时期常常通过战争掠夺来获取金属物质,西周的铭文中就有“孚”(俘)戎器、“孚(俘)金”,“孚(俘)吉金”的记载。

  西周时夷人建立商奄国、蒲姑国,拥有高度发达的青铜文明和农业文明。西周灭了这两个国家,在山东建立鲁国和齐国,作为征服东夷的前进基地。

  西周时期,东夷中徐国一度兴起,周穆王出兵讨伐,杀死了徐偃王。

  经过夏商周时期不断征伐,东夷势力逐渐变弱,势力范围也缩小到了淮河流域。东夷诸国与周人文化融合,春秋时期吴国灭掉徐国,东夷人建立最后一个国家消亡。

  秦汉以后,东夷人完全融进了华夏民族。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后汉书·东夷传》中对东夷有明确的记载:“东方曰:夷。……其人(粗)、大疆(强)、勇而谨厚……东夷率皆土著……”今人从中能多少猜测出东夷人的性情。追寻历史的足迹,让我们一起来回顾这段久远的历史。

  东夷,又称人方、夷方等,是先秦时代生活在黄、泗、淮水流域各部族总称,并非单指某一族群。后来,在中国中心主义的天下观中,东夷又和北狄、西戎、南蛮并称四夷,东夷成为华夏民族对东方民族的称呼。有学者考证,古时的东夷地区,疆域辽阔,部族众多,史载夷有九种,曰:畎夷、于夷、方夷、黄夷、白夷、赤夷、玄夷、风夷、阳夷,又称九夷。

image.png

  在原始严酷洪荒的年代,东夷人与所有人一样依赖自然而生存。对于解释不了的自然现象,东夷人将之敬如神灵。太阳能给人以光明与温暖,恒久绵长,原始人首先对太阳产生庄严的崇拜敬畏。同时,由于太阳从东边升起,东方便被原始人视为神明之地,具有无尽的威严与神秘。部落众多的东夷正是在这种对自然全心的敬畏与服帖中开展自己的民族文化,他们多以鸟、凤、龙、蛇为图腾,少数以蜘蛛等为图腾。

  传说,东夷族的首领太昊和少昊,都被尊为“太阳神”,他们的名字“昊”字,就是天顶着红日。其中都可见出东夷人对于自然的全心敬仰,与对自然所拥有的无限权威的顺服。泰山位于最早看到日出的东方,并且其高不可测,于是东夷人由太阳崇拜、东方崇拜,逐步演化为泰山崇拜,我们从这里面看出了顺理成章的民族崇拜迁移,对研究东夷具有很大的现实意义。

  东夷人自给自足,人丁也十分兴旺,大致分为以太昊伏羲氏——女娲部落(风姓)和少昊金天氏部落,以及后期的黄帝部落、炎帝部落(姜姓)、蚩尤部落(姜姓)、后羿部落、夸父部落、有虞氏部落(姚姓)等,还有一些嬴姓部落等。随着剩余劳动产品的出现,东夷人很早就进入了阶级社会,并出现了类似于现在社会的“国家”。

  从严格意义上说,东夷文明是古代中国早期黄河下游地区文明的主要代表,在文化方面,东夷族创制了原始的历法和最古老的文字;在科技方面,东夷族发明了炼铜技术,学会使用弓箭等工具,烧造出了薄如纸、黑如漆、音如镜的蛋壳陶等等。

  这是与神话密切相关的年代,由于当时没有严格的历史记录,人们将自己身边的重大事件更多通过神话演绎进行口耳相传。越来越多的考古发现将我们原本熟知的神话时代逐步演变成历史故事。当时,东方的部落文明大多比较温顺,民风淳朴和善良,人民自觉地遵守传统的礼仪习俗,崇尚自然有序,万物各得其所。所以又号称“君子之国”、“不死之国”。这些都表明东夷是一个休养生息蒸蒸日上的民族。当然,东夷文明也诞生出许多史诗英雄,经年累月的逐渐演变为脍炙人口的神话传说,如射去九日的后羿,就被认为是东夷领袖。

  在后羿之外,东夷的著名领袖还有以下几人:蚩尤,姜姓,是炎帝的后裔。蚩尤英勇善战,威震天下,曾一举而兼国九,后又并国十二,战功显赫。蚩尤还命人用铜制作了大量的刀、戟、大弩等兵器,大大增强了兵器的杀伤力,此举在古代战争史上有着划时代的进步意义。在蚩尤统治时期,冶铜技术得到飞速发展,制铜工具如雨后春笋般大量涌现。蚩尤后与黄帝的交战,遭到惨败。蚩尤死后葬在东平,后来逐渐被族人神化为齐地八神之一的“兵主武神”。

image.png

  少昊,名质,又名金天氏,黄帝后裔,嬴姓。因修太昊之法,故称少昊。少昊氏有华夏族龙的崇拜,以凤鸟等各种鸟类为图腾。在少昊为领袖时期,少昊氏的居住中心在曲阜,其族人的足迹遍及山东各地。在少昊的领导下,其组织非常严密,社会分工井然有序,社会化程度已经达到了非常高的水平。少昊本是华夏族派驻东夷的殖民代表,后来东夷化逐渐变成东夷的代表了。

  虞舜,姚姓。生于诸冯,今山东省诸城市。据传,舜的品德高尚,深得族人的爱戴,成为部落首领后,舜亲率东夷人大力发展农业、畜牧业、渔业和制陶业,为部落发展奠定很殷实的基础。正因为舜对部落的治理有方,才使得东夷族人口激增,社会发展较快,在各个方面都出现了繁荣的景象:出现了城邑,创造了早期的城市文明;完善了原始的天文历法;创造了以《大韶》为代表的音乐文化。

  可以说,华夏文明的开拓,与东夷先民同其他地区文明先民的努力是密不可分的。这些早期质朴的文明正是后来辉煌永恒的华夏文明的雏形。

  在这些东夷部落中,黄帝部落和炎帝部落后期陆续西迁,进入山东西部,河南东部,古代黄河南部,淮河北部的中原地区,开创了中原文明的时代;而属于东夷集团麾下的九黎的大部落联盟,其兴旺时期势力也占据了半个中国,分布主要在太湖流域。

  后来,东夷的舜部落继承了华夏的尧部落对联盟的领导,然后华夏的禹部落又夺回领导权。在大禹治水之后,禹部落愈加兴盛。但是人性中的私心,使得禹终究没有把天下之位传给他的伙伴和搭档东夷族长——皋陶,而是给了他的儿子,由其建立了中国第一个世袭王朝“夏”,是为中国历史“家天下”的第一脚印。夏的统治并未得到天下人心的顺服,这一时期,东夷部落间的斗争不断,伯益、后羿等部落陆续开始攻击夏帝国。

  正是在这一基础上,历史上演了一幕东夷与夏、商、周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延伸。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称呼上,夏商周时期,东夷作为对黄河流域下游居民的总称。秦汉以后多指居住于中国以东的朝鲜半岛、日本列岛及琉球群岛等地的外族。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