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历史上第一个正式称皇帝的人:戴克里先的在位举措及人物评价

2019-03-14 13:31:07 首页

  戴克里先(全名盖尤斯·奥勒留·瓦莱利乌斯·戴克里先,拉丁语:Gaius Aurelius Valerius Diocletianus,244年-312年),原名为狄奥克莱斯(Diocles),罗马帝国皇帝,于284年11月20日至305年5月1日在位。其结束了罗马帝国的第三世纪危机(235年-284年),建立了四帝共治制,使其成为罗马帝国后期的主要政体。其改革使罗马帝国对各境内地区的统治得以存续,最起码在东部地区持续了数个世纪。他为罗马帝国去掉了过多的罗马共和国的残余,而最后则如古罗马政治家辛辛纳图斯一样,退隐田园。

image.png

  为政举措

  君主专制

  在戴克里先稳住其权位后,便开始着手改革罗马帝国,因为其认为罗马帝国在经历了长达五十年的内部不稳定时期后,已濒临崩溃,无法支撑下去。其开始一系列改革以防止帝国再度陷入无政府状态,并维持帝国的生命力。这包括将帝国一分为二以便于管理、设立新的皇位继承系统、加强中央集权与彻底将罗马共和国(此前罗马帝国有帝国之实,却无帝国之名,仍保持罗马共和国称谓)的外表剥去,并作出针对当时出现的极度通货膨胀的经济改革。罗马帝国向来实行军事独裁,但在外表上却是君主立宪制。这使其合法性受到众多复杂的头衔与惯例所制约,削弱了皇帝对军团与禁卫军的控制。这可以由皇帝的称谓最高统帅(Imperator)看出来,而皇帝的称谓亦由此而得。这些称谓,虽然笨拙,但却在公元头两个世纪被众多罗马皇帝沿袭下来。然而,由卡拉卡拉承接帝位开始,统治者开始拼弃或简化众多共和国头衔与法制,并加强中央集权,使君主立宪制形同虚设。而共和国遗留下来的这些程序亦在暗地里破坏了政府的基础与合法性。戴克里先认为皇帝头衔应该更为全面,而非只是建基于军事力量,其应更具认受性与稳定性。所以其寻求建立新法规,重新确认皇位的合法性,将皇帝描写成半神半人的化身与最高祭司。这时共和国时期的旧头衔最高祭司(Pontifex Maximus)即被赋予新的意义,成为皇帝的头衔,并变得十分重要。

  戴克里先为自身选取了一个新的头衔,称自己为主和神(Dominus et deus)。这与此前的罗马皇帝十分不同,此前的皇帝通常自称为元首或第一公民,有着某程度平等与民主的意味,当然只是在名字上。戴克里先在其头衔上移除了所有的虚假称谓,将其自身设定为最高君主。其不再出现在平民面前,如果有访客时,则访客需要俯卧于地上,不可直视皇帝,以视隆重,以访客只被允许轻吻皇帝的外袍底部。由此,其创造了一个遥距、神秘、神权政治与专制的政府。

  四帝共治

  戴克里先由其统治头九年里帝国不断出现战乱的经验总结出帝国过于庞大,不便于一位皇帝独自管治;而且亦只其一人亦难于抵抗野蛮人由莱茵河至埃及边境一带的不断侵扰。其彻底的解决方法是将帝国一分为二,在地图上画一直线将帝国分为东西两部。这个分裂并非只存在短时间,而是在未来永久地将罗马帝国分裂了。罗马帝国帝位承继问题从来未曾解决;其没有明确的帝位承继方法,结果经常导致内战。早期的皇帝倾向采用过继法,即其收养一位儿子并让其继承帝位。其后的军人皇帝并不喜爱过继法而倾向家族继承法,即由皇帝的儿子继承帝位。罗马元老院则相信其应该拥有推选新帝的权力。所以最少有著三种,甚至更多的帝位继承方法。

  为了解决帝位继承问题,并解答谁是帝国东西两部的新皇帝,戴克里先创立了四帝共治制,即是帝国东西两部分别由两位主皇帝统治,再各以一位副皇帝辅政。在罗马皇帝众多的头衔里,奥古斯都最为重要,所以将其授予两位主皇帝,而两位副皇帝则获授较次要的称谓凯撒。戴克里先有意让主皇帝在退休或死亡时,由副皇帝继承,而继位的主皇帝则任命新副皇帝,以解决帝位继承问题。

  在292年,戴克里先正式推行此制,并任命自己为东部帝国主皇帝,马克西米安为西部帝国主皇帝。皇帝权位正式一分为二。两帝分别建立新都,无一人以罗马为都。当两位主皇帝统治帝国的权力被增加时,罗马元老院的权力被进一步削减至只局限于前首都罗马境内。在293年,戴克里先与马克西米安各自指定一位凯撒(分别为加莱里乌斯与君士坦提乌斯一世·克洛卢斯),并正式任命其为继承人。然而其并不只是继承人,四位皇帝各自统治著四分之一的帝国。

  与戴克里先继位前半世纪,罗马帝国内部的混战相比,戴克里先所创位的四帝共治制并不优越很多,这是因为如果任何一位皇帝有私心的话,则此制度便会瓦解。结果,罗马帝国帝位投机取巧的特性使四帝共治制很快便瓦解,而帝国亦重回只一人称帝的局面。在305年,戴克里先退休(而其西部帝国的拍档亦宣布退休),两位凯撒按计划成为主皇帝,但当选择新凯撒时,军队与罗马元老院介入并各自提名候选人。在306年,君士坦丁一世在西部帝国发起内战,并在312年获胜,其后在324年占领东部帝国,以帝国复归一统直至其于337年驾崩。然而,在395年,帝国再度分裂为两部分,而这次则再没有复归一统了。

image.png

  经济改革

  戴克里先亦进行了经济改革。为了抑制通货膨胀,他着手发行了新的高纯度的金币、银币以及其他辅币,但新币在整个帝国的货币流通总量中的比例太低,加之劣币驱逐良币,以及帝国生产、运输、销售体系的陷于瘫痪,戴克里先拯救货币的努力归于失败。

  这种情况下,在301年,戴克里先创立限制最高价格法(301年物价敕令)。这个限制价格上限于固定位置的法令适用于数千种货品与工资,并对违例的商人处以死刑。然而其规定的官方价格远低于产品和服务的成本,无法制止通胀恶化,最终被人们忽略,但其是一份了解古罗马经济的重要文件。

  随着价格控制的失败,戴克里先只有依靠配给制,将军队和政府的物资供应与市场彻底隔绝,通过征收实物税确保军队和政府所需,而任由普通百姓在通胀中自生自灭。

  军事改革

  戴克里先将军队由四十万人增至超过四十五万人并将其分为两个主要部分:边防军与作为后备的野战军。大约三分之二的军队为边防军。而其他为野战军,由奥古斯都与凯撒在其领土里直接控制。因为其与权力核心更为接近,其发动政变的可能性更大,所以野战军的待遇较边防军为高。这使得边防军产生怨恨,并使帝国在其后陷入危机。

  根据过往的经验与机动骑兵营的系统使戴克里先裁减野战军的军团组成人数至每军团1000人,使军队可以确保战略与战术的弹性而不用派遣分队作战。而边防军的军团则维持完整强度(4000-6000人)。两军的辅助部队每队人数相同,为每队1000人。

  在戴克里先时,禁卫军统领的权力被大幅削弱。取而代之的是每个奥古斯都与凯撒各自拥有两个军队统帅:步兵主将与骑兵主将。这并非只是将军队统帅的军事承担分散,而且是减少其发动政变的可能,但这亦使骑兵在罗马军队里的重要性大为提升。

  很多由戴克里先开始的军事改革被其继承者继续推行,并于君士坦丁一世时大致完成。君士坦丁一世废除了禁卫军制度,以较细、较易控制的4000人皇帝卫队取代。

image.png

  逼害教会

  在303年,罗马帝国开展最后且最大的一次对基督徒的逼害。在戴克里先统治前期,加莱里乌斯是唆摆其逼害基督徒的主要人物,戴克里先相比之下并不是极欲逼害基督徒。然而在戴克里先统治后期,戴克里先却变为热心逼害基督徒的君主,并于303年2月24日发布首个逼害基督徒的法令。

  首先,基督徒士兵需要离开军队,其后基督教堂的私产被充公,而且基督教的书籍被烧毁。在戴克里先的宫殿被两次纵火后,其对基督徒采取更强硬的措施:基督徒要么放弃信仰,要么被处死。

  这次对基督徒的逼害行动持续至313年君士坦丁一世颁布米兰敕令为止。殉道者包括教宗圣马尔塞林努斯、圣女菲洛莫纳、圣阿法、圣路济亚、圣艾尔摩、圣弗洛里亚诺、圣乔治、圣艾格奈,而最后一位殉道者是亚历山太之彼得(311年)。这次逼害使得亚历山大教区的教堂将戴克里先即位的年份(284年)视为殉道时期的新纪元。另一个逼害基督徒的影响是马里努斯逃去蒂塔诺山,并在该地建立了圣马力诺。

image.png

  人物评价

  戴克里先的改革在某些特定领域,如对军事,民政与罗马官僚系统的改革十分强而有力,并使罗马帝国的生命延长一个世纪。

  然而,其创立的四帝共治制却为日后内战埋下伏线,并且在其死前已出现。四帝共治制只有在其直接管辖时才有效,当其放弃帝位与权力回到亚得里亚海海滨的田园里种菜时,四帝共治制很快便由内部崩溃,而一个新的,强大的统治者最终获得胜利。

  戴克里先的改革还有另一个非常实际的弊端,在帝国不同的地方建立三四个宏大的朝廷,国家机构各部门的大臣、行政官、一般官员和奴隶的数目成倍增加,必然导致税赋和对人民的压榨相对增加。从这一时期到帝国的消亡,完全不难随时听到一阵阵连绵不断的发自人民内心的抱怨和呼号。

  戴克里先将帝国一分为二的政策,最终使帝国永久分裂,而东部帝国后来被历史学家称为拜占庭帝国。西部帝国只持续多约两个世纪,而拜占庭部分经由戴克里先的亲自改革而来,则持续了另一个千年。

  戴克里先与其同志对基督徒与其他被其认为具有危害的宗教的逼害,却使被逼害者更为闻名并影响更多民众。这举动与其开创的神权统治使君士坦丁大帝与基督教在日后兴起。

  虽然其统治与贡献被基督徒大幅度描黑,但事实上戴克里先统治时期为罗马历史里的转折点,这点不容置疑。戴克里先其自身则成为其中一位神秘与具有争议性的历史人物。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返回顶部

猜你喜欢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