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中原突围

  中原突围,揭开了解放战争的序幕。中原军区部队突破国民党军的重重包围和堵截,胜利完成了战略转移任务,保存了力量,牵制了国民党军人量兵力,从战略上有力地策应了华北、华东解放区部队的作战。

  1946年(民国三十五年)6月至8月,在第三次国内革命战争中,人民解放军中原军区部队在鄂豫皖边区突破国民党军包围,进行战略转移的作战行动。

  中原解放区位于鄂、豫、皖交界地区,战略地位十分重要。是抗日战争转入相持阶段后,我新四军第5师和八路军南下支队在鄂、豫、皖、湘、赣五省交界地区创建的敌后抗日根据地。日本投降前,我军积极发展根据地,缩小沦陷区,使中原根据地扩展到60余县,形成了对战略要地武汉三镇的包围态势。抗日战争结束后,武汉三镇成为国民党自大后方进军华东、华北、东北的战略枢纽。因此,国民党调集了20多个师,加紧包围和蚕食中原解放区,先后占我鄂中、襄西、襄南、鄂东、鄂南、豫中、豫西等广大地区,企图首先消灭中原我军,打通向华东、华北、东北进军的通道。1946年5月10日,国共双方虽就中原地区停止武装冲突签订了《汉口协议》,但国民党军的蚕食进攻并未停止。至6月下旬,中原解放区仅剩下罗山、光山、商城、经扶(今新县)、礼山之间以宣化店为中心、方圆不足百里的狭小地区,面积不及原先的1/10。中原军区部队5万余人压缩包围于此。

  蒋介石认为彻底消灭中原我军的时机已经成熟,遂令郑州绥署主任刘峙在驻马店设指挥所,统一指挥第五绥区和武汉行营之第六绥区所属8个整编师又2个旅约30万人“按既定计划,先速歼鄂中李先念部,便尔后主力作战之利。……攻击各部队统于六月22日前秘密完成包围态势及攻击准备,待令实施攻击”。其部署:以整编第41、第47师、整编第72师主力和整编第48师1个旅由阳、罗山、光山、商城、经扶、黄安(今红安)之线,整编第11师附第72师一部及整编第66、第15师由黄陂、花园、应山、广水之线,分路向宣化店、泼陂河合击;以整编第75师及整编第26师1个旅控制广水和麻城以北地区;以整编第3师集结于襄阳、南阳地区担任机动。此外,还调集了西安、武汉的空军配合作战。自26日拂晓起,国民党军即向黄安以西、经扶以东、孝感以北的我军阵地大举进攻,并侵占我邓店、虎湾等地。

  中央军委鉴于中原我军处于敌人重兵包围之下,势孤力薄,难于长期坚持,在1946年5月初,就指示中原军区,在情况紧急时准备以一部兵力坚持原地区斗争,一部兵力向东突围,主力向西突围,转移到豫西、鄂西、陕南、川东地区活动。并指出:这个地区幅员广阔,便于机动就粮。在这一地区长期坚持,牵制敌人,对配合其它地区作战将起重大战略作用:如万分困难,亦可出敌不意地突然向华北或陕甘宁解放区转移。当敌对中原我军的大举围攻迫在眉睫时,中共中央于6月23日又指示中原局:“立即突围,愈快愈好,不要有任何顾虑。生存第一,胜利第一。”

  中原局、中原军区根据中共中央指示及当面国民党军的企图和兵力部署,决定以军区第1纵队第1旅(旅长皮定均)伪装主力,向津浦路(天津至浦口)以东转移;主力则分左右两路向西突围;鄂东军区、河南军区部队及江汉军区一部于掩护主力转移后,就地坚持斗争,以迷惑、牵制敌人;江汉军区主力西进,相机入川。主力分左右两路于26日开始向西突围。

  26日拂晓,国民党军第1线部队分路向中原军区部队大举进攻。第1旅伪装主力向东转移,鄂东军区部队就地坚持斗争,河南、江汉两军区部队亦于平汉路西隋县南北地区积极活动,以掩护主力突围。中原军区主力于当日黄昏秘密由宣化店向平汉路移动:由中原局、中原军区机关及第2纵队第13旅、第15旅1个团、第359旅及干部旅组成的右路突围部队在军区司令员李先念、政治委员郑位三、副司令员兼参谋长王震率领下,于29日晚在信阳以南的平汉路(北平至汉口)柳林、李家寨车站间突破敌人的封锁线,越过平汉路,向西北疾进。由第1纵队主力和第15旅主力组成的左路突围部队,共1万余人,在中原军区副司令员兼第1纵队司令员王树声率领下,由泼皮河地区出发,7月1日于孝感以北之王家店附近突过平汉铁路向西疾进。刘峙急令整编第3、第15、第41、第47师追堵右路军;令整编第66、第75师各一部阻击左路军。

  右路突围部队越过平汉路后,于7月8日顺利突破国民党军唐河、白河封锁线,然后兵分两路向陕南前进。国民党军急调整编第3、第41、第47师尾追我军。国民党军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以整编第1、第90军各一部兵力加强陕南防务,控制荆紫关要隘,企图配合追击部队堵歼突围之解放军。国民党军先后在天河口、苍苔地区,南阳以西、丹江以东地区,荆紫关及滔河以南的白桑关、南化塘地区,郧西西北的梁家坟、漫川关地区,组织多次大规模的截击、合围。突围部队或以昼夜兼程的急行军先机冲出敌人的合围圈;或以小部阻击追敌,掩护主力加速开进;或以殊死的反复冲击,突破敌人严密布防的阻击阵地,历经艰险,终于冲破敌人的重重追堵合围。王震率领的第359旅和干部旅战胜国民党军在荆紫关和鲍鱼岭等地的追堵后,于27日抵柞水,尔后进入陕甘宁解放区;李先念、郑位三率领的第13旅和第15旅一部于28日进入陕南,与当地游击队会合,8月3日成立鄂豫陕军区,就地开展游击战争。河南军区部队在掩护右路军突围后,随其前进,于8月初进至豫陕边的卢氏、雒南地区活动。8月3日,成立鄂豫陕军区。河南军区部队2000余人在掩护主力突围后,随右路突围部队前进,于8月初进至豫陕边的卢氏、灵宝、雒南(今洛南)等地开展游击战。

  左路突击部队于26日晚由光山县的泼陂河向西移动,7月1日越过平汉路,其主力于7月12日冲破敌整编第66、第75师等部在宜城东南的流水沟等地的堵截,7月26日进入武当山区,在竹溪、竹山、房县、保康、南漳等地分散活动。8月上旬,与由安陆向西突围,原拟入川,受阻后返回的江汉军区部队,在房县西南地区会合。27日,成立鄂西北军区,开展游击战争。一部转道北上,经枣阳、新野、唐河、内乡进入伏牛山区。

  担任迷惑与牵制敌人任务的第1纵队第1旅,于6月26日开始行动。为造成敌人的错觉,部队先向西,再折而向东,于29日在麻城以北突破敌封锁线,随即以强攻手段打通敌凭险扼守的鄂皖边咽喉大牛山,进入大别山,克服了高山、峻岭、暴雨、洪水等重重险阻,冲破了敌人的多次拦截,连续行军、作战20余天,终于在7月20日进入苏皖解放区,改归华中野战军序列。与此同时,鄂东军区部队掩护主力突围后,积极活动于麻城、太湖(县)、霍山等地。至此,战役结束。

  点评:此战,中原军区部队在突围中,以无比的毅力,多次打破了国民党军的重重围追堵截,胜利地完成了战略转移任务,保存了主力,创建了两块游击根据地,并留置小部分兵力坚持鄂东和鄂中地区的游击斗争。同时钳制了国民党军的大量兵力,从战略上配合了其他地区解放军的作战。此战共歼敌5090人,其中俘敌1500人,毙伤3590人。中共中央在1947年5月28日致中原部队的慰问电中指出:我中原各部“在极端困难条件之下,执行中央战略意图,坚持游击战争,曾经钳制了蒋介石正规军三十个旅以上,使我华北、华中主力渡过蒋介石进攻的最困难时期,起了极大的战略作用。”

  中原我军突围获得成功,主要是由于:正确地选定了敌人兵力较为薄弱的平汉路信阳以南段及便于机动回旋的豫陕地区和鄂西地区为突围方向;以小部迷惑敌人,隐蔽了我主力突围的企图和部署;突围部队行动坚决迅速。国民党军在检讨中原“围剿”失败的教训时也不得不承认:中共部队打得主动灵活,“自由选择时间地点突围”。“一遇抵抗即折换方向”“行动轻捷”;而国民党军则“欠机动,常不能适时集中绝对优势兵力,致匪常得乘隙流窜。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八路军第359旅,是抗日战争中大名鼎鼎的一支部队!这支部队来源于南方,其前身正是著名的红6军团和红9军团,还有红2军团的一个师。这个旅在组建之初,下辖两个团,有5000多名官兵。抗战中,它先是渡过黄河,来到了晋西北地区。接着,转战山西和河北的广大地区,先后歼灭了不计其数的日伪军。这个旅一度发展到1万多人,麾下有至少四个团的编制,可谓兵强马壮。但是由于陕甘宁后方的需要,这个旅又很快回到了陕北,负责防守黄河河防,保卫陕甘宁边区的党中央。

image.png

  40年代,这个旅一边保卫后方,一边开展了浩浩荡荡的大生产运动。南泥湾开荒这一事件,迅速成为了举世闻名的壮举。其精神,也一直影响着后世的千千万万大众。在后方驻扎了数年,这个旅的主力4000多人又在旅长王震的率领下,奉命离开延安,开往华南地区,开辟新的抗日根据地。经过长途跋涉,王震带着3000多名官兵于1945年8月来到了广东省的南雄地区。但是由于抗战已经结束,这支部队遭到了国军的重兵围攻,被迫北返。当年10月,这支部队来到了鄂东地区,被编入了中原军区,恢复了第359旅的番号。

  1946年6月前后,中原军区遭到了敌军不下20万人的围攻,第359旅在王震的率领下,从湖北的宣化店附近向西突围。这个旅在突围中损失惨重,只有不到2000人回到了陕北。此时的王震,心如刀绞,向中央提议,从第359旅中抽调部分官兵,去人烟稠密的华东地区扩建一支新部队。1946年10月,得到批准以后,王震派出了第719团团长张仲瀚和团政委曾涤,率领从第359旅和晋绥军区抽出的300多名干部,组成了干部大队,向山东的渤海解放区进军。当时的干部大队,只有不到50支长短枪,算得上是一穷二白

  干部大队来到渤海解放区以后,受到了当地军民的热烈欢迎。在渤海军区和当地政府的大力支持下,很快形成了翻身农民参军,并且加入干部大队的热潮。1947年2月,干部大队在山东的阳信县举行了建军典礼。这支部队此时已经发展到了8000多人,被命名为渤海军区教导旅。这个旅由张仲瀚担任旅长,曾涤则升任为旅政委,全旅下辖三个步兵团和一个直属队。建军以后,这个旅迅速开展了大练兵运功。经过几个月的苦练,全旅的军政素质有了明显的提高。这个时候,张仲瀚旅长决定,把这个旅带回西北地区。

image.png

  教导旅的几位负责人担心把部队直接带回西北,会引起战士们的思想不安,于是一直没有透漏这个消息。最后,张仲瀚决定以野外大练兵的名义,率领全旅不断向西运动。先是到了山东西北的庆云县,补充了近2000名新兵。接着,这个旅来到了河北的武安县。按照军委的命令,华东军区在武安这里,把渤海军区教导旅移交给西北军区。此时的教导旅,已经达到了1万人出头,并且获得了华东军区赠送的大批枪支和火炮。当年11月,这个旅正式成为了西北野战军麾下的部队,即第2纵队独立第6旅,旅长还是张仲瀚将军。

  独6旅到了西北,由于多为新兵,所以战斗力并不算突出。但是这个旅的武器装备和士气,在西北战场算得上是靠前的部队。来到西北以后,这个旅在纵队司令员王震和旅长张仲瀚等人的指挥下,战斗力获得了迅速提升,并且屡建奇功,获得了“攻如猛虎,守如泰山”的嘉奖和赞誉。飞越太行,强渡黄河,血战运城,挥师关中,挺进西宁,翻越祁连,进军天山.....1949年10月,这个旅已经被改编为一野第2军第6师,在甘肃的张掖庆祝新中国的建立。到次年3月,这个师已经先后进驻新疆的焉耆、若羌、库尔勒等地。

  1950年3月,来到新疆的第6师,积极响应中央屯垦戌边的号召,在驻地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通过努力,这个师很快取得了可喜的成绩。1954年,军委决定在新疆只保留部分野战部队,其他部队被整编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6师则被改编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业第2师,简称农2师,师部驻扎在焉耆。1960年9月,师部移驻库尔勒。1975年,农2师被并入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并且被组建为农垦局,归这个自治州管辖。1982年,农垦局被撤销,又恢复了农2师的番号。目前,这个师驻扎在铁门关市附近。

image.png

  现在,这个师已经被改名为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2师。这个师的上万官兵,面对严酷的自然环境,不怕苦不怕累,凭借顽强的意志和不断的努力,终于把荒漠改造成了绿洲。目前的第2师,北依天山,南依阿尔金山,总面积为约7000平方公里,有不下20万军民。2011年,这个师实现了60多亿元的生产总值,并且不断在发展和进步。在兵团人的努力下,在兵团精神的鼓舞下,这个区域的发展事业,将如芝麻开花一样节节高。感慨于八路军359旅,百战黄沙,卸下战袍,铸剑为犁,在荒漠中开垦出了新的天地和云彩。

  从第359旅干部大队到渤海军区教导旅,到西北野战军第二纵队独立第6旅,到一野第2军第6师,再到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2师。这个部队先后涌现出了无数英雄人物,小编就随便列举其中的一些人:张仲瀚,军事主官,后来担任过农垦部副部长。曾涤少将,政治主官,后来担任过中组部副部长。贺盛桂少将,副主官,后来担任过后勤学院副院长。熊晃少将,副政委,后来担任过新疆军区副政委。赵干卿,营教导员,后来担任过新疆自治区政协副主席。刘双全,后来担任过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司令员......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查看更多

结语

  抗日战争胜利后,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政府调集20多个师的部队,包围和蚕食中原解放区,企图消灭中原解放区部队,打通向华东、华北、东北的进军道路。1946年1月,国民党政府和中国共产党双方代表签署停战协定后,国民党军仍继续增调兵力包围和进攻这一地区。
更多
相关专题
相关新闻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