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狄卡资料


?-西元60年

本名:布狄卡

别称:Boudica

去世时间:西元60年或61年

主要成就:她领导了不列颠诸部落反抗罗马帝国占领军统治的起义。

布狄卡--反抗罗马领导起义

  布狄卡(布狄卡女王)Boudica

  罗马帝国时期不列颠的一个古凯尔特人(Brythonic Celt)部族艾西尼人(Iceni)的女王,丈夫艾西尼国王普拉苏塔古斯(Prasutagus)是罗马人的傀儡,罗马人企图在他死后吞并爱西尼。因此公元61年,布狄卡遂领导了一次大规模反罗马人压迫的活动。但这些不列颠人远不及组织精良的罗马部队,不久便被镇压下去。

  艾西尼王后布狄卡(Boudicca)是一支凯尔特人部族的统治者,她挑战罗马帝国在不列颠的殖民策略。她所领导的驱逐罗马殖民者的起义曾非常接近于成功。

  布狄卡的名字有时也拼作博尔蒂西亚(Boadicea),可能是也可能不是直系艾西尼族人,仅仅知道她嫁给了艾西尼国王普拉苏塔古斯(Prasutagus),在凯尔特王室家族中与其他部落缔结婚姻联盟并非不同寻常的。留存下来的关于布狄卡的信息来自两位罗马帝国的史学家的著作,塔西佗和迪奥·卡西乌斯。后者描述他对这位艾西尼王后的印象:布狄卡,迪奥写道(引自《布狄卡起义》),“身材高大,外貌可怖,并且有着一副粗嘎刺耳的嗓音。茂密的鲜红色头发直披到膝部:她戴着一副粗大的编织的黄金项链,穿着件颜色繁多的束腰外衣,在束腰外衣上罩着一顶厚斗篷,用一枚领针扣紧。”

  艾西尼占据的领地即今天英格兰的诺福克郡,历史学家们假设在青铜时代晚期的某个时候他们自欧洲大陆迁徙而来。在英格兰他们建立起了农耕经济,是布匹织工也制作陶器。他们的安定被来自高卢的贝尔格族(Belgae)的到达所威胁。贝尔格族由于为他们留在高卢抵抗恺撒和那地的罗马统治的兄弟提供援助而遭致恺撒的敌意。公元前55年前后,恺撒开始攻击不列颠。使事情变得进一步复杂化的是贝尔格族凌驾于他们的凯尔特邻居诸如艾西尼之上的优越性。贝尔格人是技巧娴熟的铁匠,在农业方面也更为能干,而最重要的是他们拥有一支组织精良的军事武装。他们很快就开始占领这一地区的其他部族。艾西尼建造要塞抵抗他们,但当罗马人在公元43年发动一次强大的军事侵入时,贝尔格人屈服了。凯尔特族群总共有十一位国王悉数签署了投降书。罗马城内的克劳狄拱门上铭记着这次历史性的降服。无论如何,有两位国王早早地策划了与罗马人的协议,作为交换,他们对本部落仍能保留某些权力。这两位统治者分别是雷格尼族(Regni,居于今英格兰南部萨里、苏塞克斯郡沿海一带)的科吉杜努斯(Cogidubnus)和布狄卡的丈夫普拉苏塔古斯。

  在接下来的一些年里,罗马人在不列颠建立起坚固的军事威慑体系,如同他们在欧洲的别处、北非和中东干的那样。罗马的殖民意味着被征服地人民的财政困苦。他们的经济迅速被迫使自身像齿轮那样开动起来,应付谷物食品的生产,以供给驻扎在他们土地上的庞大罗马军团的士兵们,同时罗马的行政长官还对一系列劳务和货物课收重税,罗马的放债者也乘机涌入不列颠。罗马指派的不列颠总督苏维托尼乌斯·鲍利努斯(Suetonius Paulinus)则致力于根绝凯尔特土著宗教德鲁伊教派(Druidism)。它的祭司们无论对凯尔特平民还是王室阶层都保有极大的影响力。

  当行政长官卡图·德奇安努斯(Catus Decianus)废除克劳狄乌斯皇帝与普拉苏塔古斯签定的一份财政协议的条款时,布狄卡起义的源头诞生了。它曾被称作一笔馈赠,之后却被更名为一笔贷款。作为答复,普拉苏塔古斯在他的遗嘱中将王国的一半留给克劳狄乌斯的继任者尼禄,以偿还该笔债务。卡图·德奇安努斯手下的罗马官员们来到艾西尼索要的却是整块领地。由于布狄卡和普拉苏塔古斯没有生育男性后嗣,继承王国的是布狄卡本人,她被逮捕和殴打,她的两个女儿受到奸污。艾西尼贵族的财产被清空,王室的次要亲属则被贩卖往罗马充当奴隶。公元61年夏季,在罗马统治将近两个十年之后,正当苏维托尼乌斯在威尔士领导一场对凯尔特的攻击时,一场反对罗马的起义已经策划完毕。尽管在欧洲西部和南部近乎所有地方取得了绝对的不容置疑的胜利,类似的反抗对罗马人而言却并不陌生。在一百年前的高卢战争中高卢人反抗恺撒,日耳曼的阿尔米尼乌斯在公元9年条托堡森林的胜利几乎将罗马的入侵拖入泥潭。塔西佗写到不列颠人对阿尔米尼乌斯的胜利的认识为他们的反抗提供了燃料。

  起义始于布狄卡的一次秘密会议,她所属的艾西尼,以及其他一些部落——他们中有忿恨罗马在他们临近卡姆罗多努(Camulodunum)的领地上征税的特里诺凡帝人(Trinovantes),一个来自西方的名为克洛维(Cornovii)的部族,以及名为杜罗提格斯(Durotiges)的多塞特凯尔特部族(Celts of Dorset)。一场宣传攻势在卡姆罗多努被发动起来,彼时该地为罗马人在不列颠统治的中心。为困扰罗马人,这些骚扰行动包括将河水变成红色,将竖立在中心地带的罗马胜利之神像推倒等等。公元61年夏季,布狄卡的不列颠各部族联合军团以二轮战车袭击了卡姆罗多努。起义所以从这里发动是因为疏忽大意的罗马人在建筑墙垣和要塞等保卫城市的手段上努力甚微。凯尔特士兵将他们自身涂画成蓝色以惊吓敌人,妇女也通过带着马车和牛车坚守在战斗后方而扮演了关键角色。有时妻子们穿着黑色长袍擎着火炬出现在战场前线附近,模仿德鲁伊祭司那样高喊诅咒以恐吓罗马人。正当苏维托尼乌斯率领近三分之二的不列颠罗马驻军在威尔士取得胜利时,他接收到东方叛乱的情报。他匆忙赶回,但在那时卡图·德奇安努斯已乘船逃离,其他的高层罗马官员也随之而去。接下来的三周里,布狄卡的军队——据历史学家估计在约在十万人左右——发动了另外两场对罗马要塞的攻击。第二次胜利来自朗蒂尼亚姆(Londinium),即今天的伦敦。苏维托尼乌斯来不及将罗马公民悉数撤离该城(彼时不列颠的最大城市),不列颠人于是残忍地将他们屠杀殆尽。令人毛骨悚然的暴行也施加于妇女身上,罗马人的头颅被德鲁伊祭司们在荣耀胜利女神的仪式上用以献祭。紧接着,数日后布狄卡和不列颠人攻占了维鲁拉米亚姆(Verulamium,今圣·奥尔本)。这里是卡图维劳尼族(Catuvellauni)的首府,已赢得了作为罗马不列颠(Roman Britain)的第一座自治市(municipium)的法定地位;因此该城的不列颠居民都被视同罗马人的合作者,他们也都遭到毫不怜悯的对待。

  到了这个时候,布狄卡叛乱已摧毁了罗马不列颠的三座主要城市,罗马人以及作为罗马人盟友的不列颠人死亡人数已达7万。然而不列颠人没有留意到他们的收成期,因为他们设想能够轻易地抢夺罗马人的贮备——而苏维托尼乌斯却下令将之焚毁——军队遂面临饥荒。此外,布狄卡难以驾驭一支如此庞大,成分驳杂,相较于罗马人军事纪律性严重欠缺的军队。最后的战术错误发生在她的军队攻占罗马的军事部署地失利时:这些地方都被很好地防卫着,并且储备有罗马军队和粮食等给养,苏维托尼乌斯能够利用他的优势。

  决定性的最后的激战标志着布狄卡反对不列颠罗马殖民者的起义走到了尾声。关于这场战役发生的时间以及地点仍是未知的,但有可能发生在公元61年临近夏末时分,在Towchester和Wall之间的某个地区。根据后来的记录,苏维托尼乌斯和他的罗马士兵聚集在一块提供良好保护的多岩石地形上,而不列颠人则向上冲锋陷阵。当他们疲惫不堪,暴露出战术上的弱点时,罗马人发动了反击。布狄卡的军队完全崩溃了。她自己逃回诺福克地区,预料到将在罗马人手里遭受的可怕死亡后,吞咽了致命的毒药。她是艾西尼王室谱系中的最后一位统治者,据说整个王国的财富都与她一同葬入坟墓,而它仍是一个保守深严的秘密,无论对她的罗马仇敌还是现代的考古学者。

布狄卡的生平
相关人物
其他B开头的人物 更多
世界其它的人物
最新人物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