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淑资料


?-338

中文名:曹淑

国 籍:晋

民 族:汉

出生地:彭城

逝世日期:咸康四年(338年)

职 业:即丘县子夫人→武冈县侯夫人→始兴郡公夫人

父:曹韶

夫:王导

子:王悦

庶 子:王恬、王洽(王导妾雷氏所出)

庶 子:王协、王劭、王荟(外室所出)

姊:何睿妻

甥:何充(何睿子)

兄 弟:曹曼

内 侄:曹茂之(曹曼子)

曹淑——东晋名臣王导夫人

  历史典故

  以妒为名

  曹淑的妒忌心很重,禁止王导有婢妾,甚至经常盘查王导身边的男仆,见到有长相俊美或年少的,都大骂一通。王导不能长久忍受,就悄悄的在家外建造了别墅,纳了很多小妾,生了不少儿女。后来有一次,遇上过年的正日子,曹淑在青疏台上看见几个小孩子骑着羊,都长得匀称可爱。曹淑远远的看着,十分喜欢这几个孩子,就对身边的婢女说:“你去问问这是谁家的孩子,太可爱了。”答话的人没留意是曹淑的婢女发问,就回答说:“这是家里排行第四、第五等等的各位郎君(少爷)。”曹淑知道后大吃一惊,无法忍耐愤怒,于是命令阉奴、婢女等二十人驾车,人人带着菜刀,出门去算账。王导急忙叫人备车,飞快地出门,王导还担心驾车的牛跑不快,就用左手抓住车上的栏杆,右手拿着麈尾帮助车夫打牛,狼狈地飞驰,总算比曹淑先到了别墅。后来担任司徒的蔡谟,听说此事后感到好笑,就故意去拜访王导,对他说:“朝廷要赏赐您九锡了,您知道吗?”王导说知道了,接着说了一些自谦的话。蔡谟说:“我没听说要赏给别的东西,只听说有短栏杆牛车和长柄麈尾。”王导大为尴尬。

  按:

  王导名下,四郎为王协,五郎即王劭。从王劭、王荟分别为“大奴”、“小奴”的小字,可以隐约感到为人父者某种类似老油条的情绪,或者不太上心,毕竟连王恬的小字都是“螭虎”,以龙子之一的暗示,隐隐映照王导本人小字“赤龙”(昵称“阿龙”)。王恬生于西晋时期,同母弟为王导三子王洽;生母雷氏。雷氏因其“有宠”、“颇预政事,纳货”等属性,被蔡谟戏称为雷尚书。然而雷氏这个人的存在,曹淑一开始就知道,对此却并没有任何干预(当然王导本人的扬悦抑恬,可能间接地和曹淑有一点瓜葛)。让她愤怒的,是她视野之外,居然还有“第四第五诸郎”的生母。因此,曹淑在这个故事里,最后提刀出门的愤怒,可能并不是很多人(包括当时人)所理解的:女性情感方面的吃醋,而是对其“管理众妾的夫人权限,居然被王导绕过了”的愤怒。这是曹淑这个六朝贵族女性不可避免的时代局限。

  此外,仍然以雷氏为参考系,可以发现,西晋时期,甚至东晋元、明二帝时期,曹淑并没有后来的“禁制丞相不得有侍御,乃至左右小人,亦被检简,时有妍妙,皆加诮责”之类表现。成帝朝王导基本在五十岁以上,曹淑的年龄应该差不多,这个阶段的女性,待人接物和年轻时表现极不一样,情绪不稳定,猜疑心也重,自己丈夫是直是弯都不很有信心,表现略歇斯底里——都非常容易让人想到,可能曹淑遭遇了相对严重的更年期综合征。六朝人的科技水平,还没有发展到发现“更年期”的程度,因此曹淑诸方面的痛苦无法用准确的言语描述,也因此无法获得王导给她提供的精神支持。与此相反,无法理解她的王导,最后选择了离家出走式的另寻外室。

  夫妇沟通障碍,恶性循环,这是他们绕不过去的技术局限。

  由此,曹淑所谓的“忌妒”,跟很多因素有关,却恰恰跟狭义的情感独占欲可能关系没那么大。

  爱子封箱

  曹淑亲生唯有一子,即始兴贞世子王悦。王悦为人谨慎谦和,对双亲也很孝顺,王导见到他就十分高兴,见到次子王恬就一脸生气。王悦和父亲谈话,总是以缜密谨慎为根本。王导回尚书台,每次要走的时候,王悦都把父亲送到车上,他还经常和母亲曹淑一起整理箱子。王悦去世后,王导乘车回尚书台,从上车后一直哭到尚书台门口;曹淑整理箱子时就想到王悦,就把箱子封上,不忍心打开。

  有同家人

  一直到咸康年间,晋成帝每次巡幸王导的府邸,都要去拜见曹淑,就好像是对自己的家人一样(按:王导是元帝的好友、明帝的老师,也是成帝的太老师,所以这里的“家人礼”,实际上等于:按士人在家对祖母的礼仪,来对待太师母)。最后侍中孔坦对此很不满意,经常直言极谏。 王导知道以后表示:你也是看我现在年老了,要是遇上已故的卞壸啊,刁协啊,戴渊啊这类难对付的,大概是不敢的吧。

  去世

  咸康四年(338年),曹淑去世,被追赠丞相使用的黄金印章和系印章的紫色绶带。

曹淑的简介
曹淑的生平
相关人物
其他C开头的人物 更多
晋朝其它的人物
最新人物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