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美西斯二世资料


公元前1303-公元前1213

本 名:拉美西斯二世

别 称:拉美西斯大帝

所处时代:古埃及第十九王

民族族群:埃及人

出生地:埃及

出生时间:公元前1303年2月21日

去世时间:公元前1213年

主要成就:伟大的领袖、建筑家,时间上在位时间第二长的君主

职 业:古埃及第十九王朝第三位法老

王 后:奈菲尔塔利等8名以上

继任者:麦伦普塔赫

英文名:Rameses Ⅱ

前任者:塞提一世

拉美西斯二世——古埃及第十九王朝第三位法老

  拉美西斯二世(Ramesses II,约前1303年2月21日-前1213年7月或8月)古埃及第十九王朝法老(约公元前1279年5月31日-约公元前1213年7月或8月在位),其执政时期是埃及新王国最后的强盛年代。法老塞提一世之子。

  拉美西斯二世进行了一系列的远征,以恢复埃及对巴勒斯坦的统治。他在叙利亚与同时代的另一强大帝国赫梯发生利益冲突。双方在前1299年发生一次著名的战役(卡迭石战役)。并于前1283年与赫梯王国签订和约。

  约前1258年,赫梯王国的国王病逝,新任国王哈杜西勒三世继位,两国缔结和约,成为军事同盟。埃及赫梯和约可说是历史上第一个著名的国际协定,其埃及文本与赫梯文本均被保存下来,并为近代考古学者所发现。

  可能是出于对赫梯军事力量的担心,拉美西斯二世下令在东北尼罗河三角洲新建一座城市为首都,并将其命名为培尔—拉美西斯(意为拉美西斯的家)。

  拉美西斯二世也许是埃及最著名的法老。他对庞大土木工程的热情使埃及各地都留下了他的痕迹:他在阿比多斯和拉美西姆新建许多庙宇;为卡纳克神庙和卢克索神庙增添新结构;兴建了以宏伟著称的阿布辛拜勒神庙。许多前代法老修建的建筑也被刻上了他的名字。拉美西斯二世拥有一个庞大的家庭。

  拉美西斯二世无疑是埃及历史上最为重要的法老之一。然而他统治的时代已是埃及衰落的前夜,国家巨大的开销加快了国力的下降。拉美西斯二世死后,埃及就开始走下坡。

  当他以91岁高龄过世时,已成了埃及的代表人物。

生平轶事

  古埃及历史上最著名的法老之一,拥有一段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生。他是一位强大的国王,一位战无不胜的将军,一位和蔼可亲的父亲,一位不知疲倦的建设者。头顶着这些光环的拉美西斯二世(Ramses Ⅱ, Ramesses II, Ramesses the Great)在位约67年,直至今日,他依然享有这些盛誉。敌人惧怕他,臣民爱戴他,神灵保佑他。生活在古埃及第十九王朝的拉美西斯二世在人类历史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迹。

  他在位67年,有8个皇后,嫔妃不计其数;大约有100多个儿女,其中12个有合法继承权的儿子都早他逝世;在当时古埃及人平均寿命仅有40多岁的情况下,他活到90多岁高龄;喜欢将自己的经历夸耀后雕刻在建筑物上,时刻不忘将自己神化了的雕像矗立在埃及各地,并且与神并列在一起。卡迭石之战使它成为臣民心目中百战百胜的将军;他施展外交才能与赫梯人签订合约;作为古埃及极富盛名的建筑家,他为世人留住时代的辉煌。这些传奇经历和鲜明的个性,都集中在他的身上——被历史学家誉为古埃及历史上最著名的法老拉美西斯二世。

  拉美西斯二世无疑是埃及历史上最为重要的法老之一。然而他统治的时代已是埃及衰落的前夜,国家巨大的开销加快了国力的下降。拉美西斯二世死后,古代埃及迅速步上了下坡路。

  拉美西斯二世出生于约公元前1303年2月21日。他的父亲塞提一世(SetiⅠ)娶了一位骁勇善战的将军的女儿杜雅(Tuya)为王后,他们共生有四个儿女,两男两女。但大儿子很小的时候就夭折了,这使拉美西斯顺利地登上王位。他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在“法老学校”学习,10岁时在军中任职,15岁时父亲带他参战,以保证他将来成为一位智勇双全的国王。

  拉美西斯二世没有花费太长时间就学会了很多东西,特别是作为国王所必需的两项技能:以军事手段征服敌方和建造王宫。无论是在征战还是在建筑方面,他都取得了成功。如今,在埃及没有一处土地不带有他的足迹。父亲去世时,拉美西斯二世的年龄大概是25岁,但他已经拥有足够的雄心和顽强的自我意识,他要让自己的壮举超越所有的前辈。

  “进行宣传是他最好的武器,这在宣扬自己的王国和使命当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意大利比萨大学的埃及学教授埃达·布莱西亚尼(Edda Bresciani)叙述道,“大量的雕像和碑文向人们讲述了这位国王的壮举与魄力,并使他的形象流传千古,而且仍能经受时间的考验。”

  拉美西斯二世于公元前1213年在培尔—拉美西斯辞世,经过70天他被制成木乃伊的遗体以一个伟大法老所能享用的最隆重方式下葬。当时王位继承人,他的儿子莫尼普塔乘坐皇舟率领一支庞大的船队沿尼罗河将父亲的遗体送至底比斯。一路上臣民百姓无不洒泪相送,向这位给他们带来太平盛世的伟大法老致敬。船队到达底比斯城后,送葬的队伍又朝开凿于帝王谷的陵墓进发。在王陵内安放的除了拉美西斯二世的棺椁之外,还有让拉美西斯二世在冥界也能过上富贵生活的无尽宝藏,最后陵墓的大门被封上,以便让法老能平安地长眠。但事与愿违,几十年以后,陵墓内陪葬的宝物洗劫一空,而拉美西斯的木乃伊也从此不得安宁。负责看守的埃及神职人员不得不多次搬动法老的木乃伊以防那些盗墓人打开木乃伊身上的绷带,偷取藏在内部的黄金饰物,大约在公元前1000年,拉美西斯和其他几位法老的木乃伊被藏到了底比斯附近的小城代尔巴哈里(Deirel Bahari)的哈特谢普苏特(Hetshepsut)神庙内。1881年被法国埃及学家加斯顿·马斯佩罗(Gaston Maspero)发现并最终安放在埃及国家博物馆内。

  一个熙熙攘攘的巨大宫殿,色彩绚丽的房屋,十多座神庙,这一切都为了彰显一个人的伟大之处。

  到达培尔—拉美西斯城的人都会赞叹这座首都非凡的美景。宫殿、房屋还有拉美西斯二世本人的皇宫迸发出绚丽的色彩,而历史记录者则把它描述成到处都是“美丽的阳台,铺有青金石和土耳石的大厅。”城市的每个重要地点都有一座神庙:北面有供奉北方古老首都布托城(Buto)守护神的乌托(Uto)神庙,东面有亚洲女神阿斯塔尔特(Astarte)神庙,南面是塞特(Seth)神庙,西面是阿蒙神庙。城中设有军队、官员居住区以及用与法老继位仪式的大厅;繁忙的港口内来往不断的船只载满各类物品,这使培尔—拉美西斯也成为王国的一个主要商业中心。但这些繁荣今天都已荡然无存,借助先于培尔—拉美西斯存在的首都阿瓦里斯出土的文物,人们今天才能确定这座城市的准确地址。

  在两千多年的时间里,这里一直是活跃的“建筑工地”,多位法老以阿蒙神的名义大兴土木:拉美西斯自然也不会放过这样一个重要的宗教中心。

  卡纳克的建筑群由多座宗教建筑组成,他们的修建时间跨度从中王朝一直延续到罗马帝国时代。建筑群的核心是阿蒙—拉大神庙,兴建之初被当成底比斯的神圣区域,随后又被居民们命名为“阿蒙之城”,在它的附近还修建了献给战神孟特(Montu)神庙以及供奉阿蒙之妻—女神穆特(Mut)的神庙。一条长达2公里的“狮身羊面像大道”将卡纳克神庙与南部的卢克索神庙连接起来,后者也用于供奉阿蒙神。尼罗河也将这两座神城连接起来,在某些重大节日,阿蒙神的雕像会被装上船,在一列小船的护送下,从卡纳克运到卢克索。

  拉美西斯比古埃及任何一位法老都勤于大兴土木,在位期间,他下令修建的宫殿、庙宇、雕像和石碑的数量多得令人难以置信。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主要是通过气势宏伟的建筑来显示自己的权利以及彰显其在世天神的地位。为达到自己的目的,他不惜占用一些更为古老的建筑。有些古老建筑被他修复之后刻上自己的名字,有的被他围在了以其名义修建的建筑群当中,还有的则被当成了“材料库”,在被拆毁之后当成修建新建筑的材料。

  吉萨(Giza)的哈夫拉(Khafre)金字塔就遭此运, 整块的花岗岩被拆下来用于修建位于孟斐斯的布塔大神庙。由拉美西斯钦定的建筑风格也被他用于显示其伟大之处。比如,在神庙里布满了雄伟的雕像和装饰有象形文字及图案的石柱,刻满描绘宗教和战争场面的庙宇墙壁都在歌颂国王的神圣和伟绩。

  拉美西斯本人亲自到施工现场检查工程的进展情况,他甚至还前往石材的开采地去挑选最佳的材料。

  有一些碑文,比如刻在第八世石碑(现保存在埃及国家博物馆)上的文字,记述着拉美西斯鼓励和赞扬建筑工人们的话语。拉美西斯非常关心他们的生活,从不让他们缺少食物、衣服、鞋子以及新鲜的水,以便能让他们专心地做好自己的工作。

  拉美西斯二世新建的工程中包括一座新的首都,这座新城的奢华程度与埃及另两座大城市孟斐斯和底比斯不相上下。这座被称为培尔-拉美西斯(Pi-Ramses,意为“拉美西斯的家”)的城市在这位法老当政第五年就已初具规模,并成为他的寝宫。这座城市建在位于尼罗河三角洲东部的古阿瓦里斯城(Avaris),这是让他倍感亲切的地方,因为他父亲的夏宫就修建于此。不过这样选址肯定还有其他的用意,埃及学家埃达·布莱西亚尼解释说:“这里是拉美西斯的故乡,显然这是一个主要的原因。此外,之所以在这里建造比-拉美西斯还有其军事和战略意义,这座城市紧挨东部边境,经常遭到外族的入侵,因此必须严加防守;另外它还是一个连接埃及和亚洲的重要商业交汇地。”

  新的首都占据着一块非常富饶的土地,这里的农田物产丰富,河流中鱼虾成群,而仓库里则堆满了食物。城中的居民来自王国的各个领地,如利比亚(Libia)、努比亚(Nubia)、迦南(Canaan)和阿穆鲁(Amrru)。他们当中有不少人曾是战俘,但与埃及人保持着友好的关系,所有人都享受着这里的繁荣生活。拉美西斯去世后一个多世纪,当第二十一王朝(1069BC~945BC)的法老们决定迁都至塔尼斯(Tanis)城时,比-拉美西斯二世的光辉才黯淡下来,城里的许多财宝都被迁至新都。

  在卡纳克 The Amun Temple of Karnak(今天这里被看成是埃及最重要的考古圣地之一,他曾是繁荣的宗教中心,法老们在这里举行加冕仪式),拉美西斯二世也留下了他深刻的足迹。在雄伟的阿蒙-拉(Amon-Ra)大神庙里,他完成了石柱大厅的修建工作,这个大厅始建于阿蒙霍普特二世(AmenhotepⅡ,1427BC~1401BC)当政时,在霍伦贝勒(Horembheb)王朝以及塞提一世在位是曾继续得到修建。这座建筑是名副其实的古代建筑瑰宝:它占地5000多平方米,134根巨型石柱支撑着屋顶,尤其以中间的两排重达12吨的柱子为最粗大。拉美西斯让人用描绘庆典活动的浮雕装饰它的墙壁,并下令开挖一个保存至今的圣湖。湖水象征着所有形式的生命诞生地,在这里举行供奉太阳神和奥里西斯(Osiris)神的仪式,而神职人员在每次仪式之前都要在此净身。

  相临的卢克索神庙在阿蒙霍普特三世法老(1391BC~1353BC)在位时就已完成大部分,拉美西斯在已有的建筑结构上又增加了一个由72根石柱支撑的走廊和一个巨大的拱门(襄有神庙大门的石制高塔),分成两排的石柱上刻满了装饰图案,而拱门的墙壁上则刻有记述卡叠什之战的浮雕。在这些建筑的前面排有六尊面容与拉美西斯相像的巨大雕像和两座方尖碑,但在卢克索神庙中只剩下了一座方尖碑,另一座则在1836年就被搬运到了巴黎协和广场。

  上述只是拉美西斯创造热情的部分例子,但是为了更好地理解他对庆典活动的热衷则需要参观拉美西斯宫的废墟。

  虽然这座宫殿只有少部分还矗立在那里但整个建筑群毫无疑问是这位法老所构想的最伟大建筑,它位于尼罗河左岸的底比斯地区。这是一座用于殡葬的神庙,但最终用途并不是安放拉美西斯的遗体,而是为了在他去世之后便于人们举行供奉他的仪式。

  这座殡城周围是一座高墙,除了主殿之外,城里还有作坊、商店,甚至还有一所培养誊写员的学校。在这所学校里,考古人员发现了一些纸莎草纸书。最后还有一件有趣的事:为了给自己修建这座殡城,拉美西斯曾命令拆下一些古建筑上的材料。这恰恰也是这座拉美西斯宫后来遭受到的待遇:这座本因代表拉美西斯的伟业并流传千古的宫殿后来又因为别的国王要修建自己的宫殿而被部分地拆除了。

  阿布·辛拜勒神庙(Abu Simble)被看成是拉美西斯最伟大的作品,是名副其实的古代建筑瑰宝。四尊从山体岩山中凿出的巨型雕像高20米,象征着坐在宫殿大门口的法老和他的皇后,如今它们已经变成了埃及文明的象征。意大利著名的埃及学家之一赛尔乔·多纳多尼(SergioDonadoni)教授解释说:“这真是一座令人难以置信的建筑,它将埃及古典建筑的建筑元素带入了深山中。”

  这座神庙建在一个山坡上,开凿的深度有60米,它本意是供奉三位主神阿蒙、拉、布塔,但实际上它只为一位“真神”——拉美西斯本人服务。

  神庙,除了在地面上的建筑外,还有一种在山崖开凿出来所为岩窟庙。典型的岩空心央是位于阿斯旺南,接近尼罗河第二瀑布的阿布辛拜勒的拉美西斯二世庙。这座神庙是献给阿蒙,拉·哈拉凯悌和普照塔神的,并且还纪念拉美西斯二世本人。实际上是一座神庙和祭庙的结合体。阿布辛拜勒的岩窟庙依山傍岩,在峭壁斜坡上开凿洞口。大庙门面或许可以称为塔门,高32米,长36米,塔门洞口两旁雕刻有高约21米的2座拉美西斯二世坐像和2座皇后梅丽塔门的坐像。洞口内还有柱厅以及位于庙内深处的供奉上述了神及其本人的雕刻坐像的对所。洞窟内全长60米,每年2月21日拉美西斯二世生日,以及10月21日拉美西斯二世加冕日时,阳光可穿过60米深的庙廊,洒在拉美西斯二世的雕像上,而他周围的雕像则享受不到太阳神这份奇妙的恩赐,因此人们称拉美西斯二世为“太阳的宠儿”。把这一天称为“太阳日”。现因建筑阿斯旺大坝,1968年开 始,庙址迁移到离尼罗河201米远的65米高处,“太阳日”也分别延后一天。3000多年过去了,这个不知是巧合还是古埃及建筑师精心计算的奇观之谜,一直未能破解。

  在阿布辛拜勒庙附近,还有一座献给他的妻子奈菲尔塔利(Nefertari)的较小的岩窟庙。庙的正面排列6座雕像,除拉美西斯二世的3座外,还有补充描绘为哈托尔(Hathor)神形象的奈菲尔塔利的3座雕像

  但阿布·辛拜勒神庙的命运却是多灾多难的,建成后不久,一场地震使它蒙受巨大损失,许多石柱和雕像断裂,受损的部分还包括神庙正面的整个上半部。大部分破损的地方随后得以修复,但当时的建筑师们却对雕像爱莫能助,只能任雕像的碎块散落附近。

  拉美西斯在他皇后的墓碑上刻着他对她爱的表白,“我对你的爱是独一无二的——因为你是世界上最美丽的,没有人能够取代。当你轻轻走过我的身旁,就带走了我的心。”

  (My love is unique—no one can rival her,for she is the most beautiful woman.Just by passing me,she has stolen my heart.)

  拉美西斯死去几个世纪之后,这座建筑被完全荒废,沙子开始逐渐将其埋没,最终只剩下入口处巨大雕像的头部和肩膀露在外面。1813年,一位瑞士学者约翰·布克哈特(Burckhardt)发现了它,在继续沉睡4年后,意大利人乔丹·贝尔佐尼(Giovan Belzoni)开始进行对其挖掘。经过几个月的工作,最终在沙石中开辟出一条道路,历经几千年之后终于又有人能够走进这座神庙的内部。

  又过了很久,这座被拉美西斯选来代表自己强大势力和神圣天命的宏伟神庙终于面临灭顶之灾,险些永远葬身于水下。1960年,埃及总统纳赛尔(Nasser)开始下令修建阿斯旺(Assuan)大型水库,水库建成后将形成一个长约500公里的人工湖,可以将许多不毛之地变成良田。这是一个对于国家来说至关重要的项目,但它却会将代表;埃及法老文明的许多遗迹永远埋入水底,其中就有阿布·辛拜勒神庙,这件事也使它在全世界的知名度迅速提高。

载入史册的拯救行动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UNESCO)向世人发出了警报,它发动了一次名副其实的拯救行动,世界上113个国家伸出了援助之手,向埃及提供人力、资金和技术。拯救计划要将要将阿布·辛拜勒神庙拆成许多块,然后在离原地180米,地面抬高65米的地方再将这些碎块重新组装起来。整个工程花费了5年时间,使用了两千多名工人、成吨的材料以及在考古史上从未有过的资源技术。在整个过程中,每一块都被编上号以便于重新组装。重建后的神庙和原来的方位一样,它根据星座和阿斯旺大坝建成后的尼罗河走向而定。凸显的山峰也恢复了原样,整个巨型积木总算完工了。

家庭成员

  他的家庭生活也同样见诸于文字之中:八位皇后(先后立封),一群数量难以考证的妃妾和100多个儿女。拉美西斯不得不多次挑选王位继承人,但这样做并不是因为“宫中多事”,而是因为他活到了90多岁(历史上认为是80-90岁),当时人们的平均寿命大约只有40岁,他的许多儿女都在他之前死去。继承他王位的梅内普塔赫(Merenptah),位列王位继承人名单中的第十三位,60多岁时才得以登基。事实上,拉美西斯在辞世前已经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对于臣民们来说,他已经成为一个传奇。

  拉美西斯二世去世的那一年,埃及全国正在准备为法老庆祝统治节(Sed Festival)。这个节日从每一位在位的第三十年开始举办,之后每三年举办一次。由于拉美西斯二世有时会每隔两年举办一次,因此当他去世时,他已经举行了十四次庆典了。在很多埃及人,甚至外邦人看来,拉美西斯二世也许真的是神的化身,至少也是神的宠儿,当他70岁,80岁,直到90岁时,许多埃及人开始相信他们的法老将会永远统治下去。可是拉美西斯二世没有能够等到庆典举行,他驾崩了。他的死使整个埃及王朝陷入悲伤,他的死对于埃及王朝是重大的打击,对于几乎所有的埃及人来说,除了拉美西斯二世,他们已经不知道任何其他的法老了,只有那些非常长寿的人(至少要80岁以上),才会记得拉美西斯二世的父亲——塞提一世在世时的情景。鉴于古埃及人的寿命,这样的人全国也不会有几个。

最爱的王后

  距阿布·辛拜勒神庙不远的北边,有一间规模较小的山间庙宇,这是法老献给奈菲尔塔莉(又译妮菲塔莉)的祭庙。关于奈菲尔塔利(Nefertari)的身世,历史学家有两种不同说法。一种说法认为她是继承图坦卡蒙的法老艾(Ay)的孙女,另一种说法则说她是底比斯世袭贵族之女。不管那种说法是正确的,我们知道至少奈菲尔塔利出身高贵,对来自下埃及三角洲地区的拉美西斯家族来说,娶一位家世辉煌的上埃及名门之女,是得到占统治阶层大多数的底比斯贵族拥护,并巩固在上埃及势力的有效方法。严格来说,拉美西斯和奈菲尔塔利这对少年夫妻的婚姻,开始于政治目的。而奈菲尔塔利出乎意料的惊人魅力和智慧,才真正征服了拉美西斯的心。 但有一点不容置疑,无论是法老还是普通百姓都深爱着她。

  王妃的名字意为“最美丽的女人”,而众多的画像也证明了她的魅力。拉美西斯在继承王位前不久娶了她,从此就与她形影不离,无论是在宗教仪式中还是在国事活动里都能见到她。在绘画中以及其他文物上也常能看见她与丈夫亲密地依偎在一起。在政治生活中,奈菲尔塔利也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她借助书信和礼物与希泰族的女王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她为法老生下了六个子女:四个儿子和两个女儿,但都因早逝而未能继承王位。事实上另一位王妃伊斯诺弗莱特(Istnofret)的儿子麦伦普塔赫(Merenptah)成了拉美西斯的接班人。

  奈菲尔塔利本应与拉美西斯一起主持阿布·辛拜勒神庙的落成典礼,但很有可能她未能成行。根据一个介于小说与历史之间的假说,奈菲尔塔利恰恰是在这座本应与法老同享永恒的神庙门前死去,当时她委托大女儿随父亲主持落成典礼。奈菲尔塔利被隆重的安葬在女王谷。

  1904年,意大利考古学家埃尔内斯托·斯基亚帕雷利(Ernesto Schiapparelli)发现了她的坟墓,但她的木乃伊和随葬品均被盗 。尽管如此,墓室内经过修复的精美壁画仍然让奈菲尔塔利的墓成为古埃及文明的一颗明珠

  尽管妮菲塔莉是拉美西斯二世最爱的人,可是幸运之神并不眷顾与她。在阿布辛拜勒王后神庙落成的时候,妮菲塔莉去世了。她的儿子,王储阿蒙赫克普谢夫,以及次子Pareherwenemef都未能长寿,最终继承拉美西斯二世王朝的,是法老的第二位王后的儿子,梅内普塔赫。

王位继承人

  拉美西斯二世一共立过四位王位继承人,分别是嫡长子阿蒙赫克普谢夫(Amun-her-khepeshef),拉美西斯王子,卡哈蒙瓦塞特(Khaemweset),以及梅内普塔赫。其中,嫡长子阿蒙赫克普谢夫由第一位王后尼菲塔莉所生,作为拉美西斯二世年轻时选择的继承人,精力旺盛的法老曾对他细心培养,并寄予厚望。在神庙的墙壁上至今刻画着拉美西斯二世带着阿蒙赫克普谢夫追逐水牛的场景。可惜的是,阿蒙赫克普谢夫在父王在位的第25年去世了(作为太子:王元年—王25年)。

  阿蒙赫克普谢夫死后,拉美西斯二世选择第二位王后生的拉美西斯王子作为继承人,这位王子是法老的次子,他似乎也很出色,从王25年接替哥哥的位置后,他的名字频繁的出现在卡叠石之战的相关赞诗中,可见他曾参与过这场对确立拉美西斯二世统治地位的战役。然而,由于拉美西斯二世的长寿,拉美西斯王子等不到成为拉美西斯三世的机会了,在父王在位的第50年,拉美西斯王子去世了(作为太子:王25年—王50年)。

  之后,75岁的拉美西斯二世立卡哈蒙瓦塞特王子为王储,他是拉美西斯王子的同母弟。他生于祖父塞提一世统治期间,他是拉美西斯二世的第四个儿子。他是一位著名的王子,他对埃及的文化发展曾立下重要的功绩。他被誉为埃及第一位古文物学家,在他的哥哥拉美西斯担任王储期间,卡哈蒙瓦塞特致力于考察,修复古老的神殿,参与父王的统治节庆典,修复,整理古老的雕塑等。这位文化气息浓厚的王子在王50年被立为王位继承人,然而,他在这之后5年就去世。

  拉美西斯二世的长寿,开始变成一种诅咒。在卡哈蒙瓦塞特死后,梅内普塔赫被立为王储,梅内普塔赫同样是拉美西斯的第二位王后所生。他最终坚持到父王驾崩,并统治埃及将近10年。梅内普塔赫即位时已经快70岁了,他的木乃伊保存在埃及博物馆。梅内普塔赫在位时,埃及的军备已经废弛,国内阿蒙神的祭司阶层正在吞噬王权,南方已经臣服数百年的努比亚人也开始蠢蠢欲动。他在位的第五年,海人(Sea people)向近东各国发起进攻,古埃及人不知道他们究竟来自何方,因此只以海人称呼,因为他们在地中海的汹涌波涛中乘船而来,摧毁一切所触。这位年迈的法老曾经领导抵抗海人的进攻,梅内普塔赫的木乃伊上,留下了艰难岁月给他带来的折磨,他患有关节炎和动脉硬化,他的头顶已经没有头发。这位盛世法老的继承人,无可奈何的走在一条日渐衰落的道路上。梅内普塔赫死后,埃及王朝彻底的陷入混乱和衰败,历史记载了他的儿子塞提二世和篡权的贵族之间的斗争。

  几十年以后,海人的持续进攻加速了曾经无比强大的赫梯帝国的灭亡,随着拉美西斯二世时代确立的埃及-赫梯盟友关系的结束,孤独的埃及王朝不得不独自抵抗内忧外患。随着埃及最后一位大法老——拉美西斯三世的去世,新王国时期已经结束了。

王子合葬墓被发现

  拉美西斯二世有超过70位王子,由于他的长寿,大多数王子先他而去。在帝王谷发现的KV5号墓,被确认为是拉美西斯二世王子的合葬墓。KV5号墓最早于1825年被发现,大规模的考古发掘开始于1995年。这座墓目前被确认为是帝王谷中规模最大的墓。KV5号墓在历史上曾经被盗掘,陪葬品已经荡然无存,另外,由于该墓位置低洼,数十个世纪以来,饱受山谷另一侧洪水冲刷下的碎石沙砾的冲击,墓室内情况惨不忍睹,因此考古工作推进十分缓慢。1997年,已勘探出70个耳室,它们分布于排列于墓室深处的长廊两侧,长廊正中立有冥神奥西里斯的雕像,奥西里斯注视,守护着已故的王子们。当时的情况下,墓室的数目和拉美西斯二世儿子的数目基本符合。

  进一步的发掘证明KV5的规模之大远超想象,更多的内部走廊被发现,这些走廊错综复杂的堆积在中厅的另一侧,到2006年,已经有超过130间耳室被发掘,发掘工作仍在继续。这个数量的耳室说明,绝大部分拉美西斯二世的子女都被埋葬在这里,这对于习惯单独建陵墓的19王朝王室来说是不同寻常的。拉美西斯二世为自己的子女建合葬墓一定有他的深意。由于屡次被盗,加上墓内糟糕的砂石冲击,目前没有发现完好的木乃伊,有完全腐烂后的头骨和部分裹尸布被发现。

拉美西斯二世的简介
拉美西斯二世的生平
相关人物
其他L开头的人物 更多
世界其它的人物
最新人物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