莽应龙资料


1516-1581

本 名:莽应龙

别 称:Bayinnaung

所处时代:缅甸东吁王朝

民族族群:缅族

出生时间:1516年

去世时间:1581年

主要成就:完成了缅甸第二次统一; 将掸邦、老挝与泰国并入版图;编制法典

宗教信仰:上座部佛教

在位时间:1551至1581年

历史地位:缅甸三大帝之一

莽应龙——缅甸三大帝之一

  莽应龙(Bayinnaung;1516.1.16—1581.10.10),缅甸东吁王朝第三代国王 (1551至1581年在位)。曾追随其妻舅莽瑞体 (缅名德彬瑞体)南征北战 ,1551年自立为王,后定都勃固城(一名汉达瓦底)。在位期间完成缅甸第二次统一,攻占了暹罗等多处地方,确立了缅甸在中南半岛的霸权。与阿奴律陀、雍籍牙并称“缅甸三大帝”。

  登上王位

  莽应龙出生于1516年1月16日,对于他的确切的血统还不清楚,当代没有现存记录。一直到莽应龙去世143年后的1724年,对东吁王朝的官方记录中才第一次宣布他的家谱。1531年,莽瑞体的登基标志着缅甸进入东吁王朝的时代。在接下来的二十年中,莽瑞体南征北战,入侵暹罗。他在位后期,东吁王朝治下的领土已经覆盖了缅甸的中部和南部。然而这位年轻国王过早的失去斗志。1547年,莽瑞体回到下缅甸之后,与一个精于酒食饮宴之方的葡萄牙人终日饮酒取乐,生活慢慢腐化,把统一大业抛之脑后。1551年孟人发动的复国运动,最终不仅导致莽瑞体的惨死,而且使这个新生的缅甸第二帝国面临昙花一现的风险。

  莽应龙在穷途困顿之中,求助于葡萄牙雇佣兵首领狄哥·美罗。不久,原先受雇于莽瑞体的葡萄牙队长美罗率领部分火枪队加入了莽应龙的军团,这使得他的力量又得以增强。莽应龙之后绕开勃固,攻打弟弟割据的东吁本处,东吁的军民纷纷归附,他的弟弟也无奈的出城投降。正当莽应龙重建缅人帝国时,两支孟人势力间却发生了内乱。斯弥陶依仗自己是前白古王的异母弟,根本不把锡唐侯出身的斯弥修都放在眼里。斯弥陶及其追随者杀害了已先自立为国王的修都,这造成孟人内部的分裂,大量不满于他行为的臣民转而加入到莽应龙麾下。

  统一缅甸

  1552年,莽应龙和他的弟弟一同攻打临近东吁的卑谬。在他们强大的攻势下,卑谬沦陷,那里的国王暨莽应龙的另一个弟弟在突围战中被击毙于战象之上。这样,经过不到两年的时间,莽应龙重又将缅人团结起来,接下来要对付的是复辟的白古王朝了。1554年,莽应龙的大军将勃固团团围住的时候,斯弥陶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军队根本不可能战胜如此强大的敌人。然而,他骨子里充满着数百年来白古国王骄傲的血统,斯弥陶不甘于就这样灭亡,他勇猛的提出要和莽应龙单打独斗。莽应龙居然答应了,这表现了他的自信,同时也是为了振奋军心,减小攻打坚固城池的损失。斯弥陶和身经百战的莽应龙之间实力相差非常悬殊,他的败北在当时看来就显而易见。当这位复辟的国王仓皇逃跑时,缅军就顺势攻入勃固,以较小的代价取得了胜利。当然,斯弥陶终究逃脱不了被处死的命运,白古至此彻底灭亡了。莽应龙仅用了4年就恢复了妻舅莽瑞体建立的第二缅甸帝国,重新将中南缅甸统一在一道,并再次使缅人和孟人在文化甚至血统上互相融合,向着一个真正的统一帝国迈进。

  1555年,莽应龙发兵攻打衰落的阿瓦王朝,苟延残喘的阿瓦王朝早就丧失了还击的能力。自从1543年国王被杀之后,阿瓦几乎失去了与其它几国竞争的能力。1554年莽应龙之子应里等率军试探性的攻击了阿瓦(今曼德勒),但是并没有攻克。下一年,当莽应龙由步兵、象兵和葡萄牙火枪手组成庞大军团到来时,便势如破竹,很快就攻占了阿瓦城。阿瓦国王试图乔装逃出城,结果被捕,随后废为平民。至此,拥有近两百年历史,初创时连强大的元朝兵马都无法战胜的阿瓦王朝就这样灭亡了。随着白古和阿瓦这两个分裂时期的王朝相继灭亡,标志着缅甸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

  向东扩展

  在北进的同时,莽应龙没有减缓东进的速度。1556年,缅甸军队占领今泰国北部的兰那泰王国,将其置于自己的保护之下,流派王室成员带重兵驻守。兰那泰长期处于周围各大国的争夺之下,饱受战乱,而崇尚佛教,不好杀生,被称为“慈悲国”。可是,慈悲也挽救不了他们灭亡的命运,东吁王朝夺取兰那泰的目的并不是仅此而已,莽应龙的目光早已指向了更远的地方。兰那泰是通往泰国和老挝的重要跳板,也是进入中国明朝领地的另一条途径。此时的泰国阿瑜陀耶王朝和老挝都缺乏和缅甸抗争的能力,但是澜沧王国(老挝)的国王萨塔提腊却并不缺乏野心。1558年,澜沧国的军队进入兰那泰,莽应龙即刻认识到自己的威信受到了挑战。他果断的发兵反击,并在击退来犯之敌后又追击入老挝本土,夺取明朝封给老挝国王的官印,并在老挝的土地上劫掠。1559年,萨塔提腊不得不和一向为敌的暹罗阿瑜陀耶王朝结为同盟,迁居新都,加强防备。同时,老挝北方在今云南境内的车里国也表示臣服。缅甸的势力渗透到了湄公河流域。

  北上争雄

  正当莽应龙的事业处于昌盛阶段,孟密发生的内乱又给与了他一个控制北方的好机会。孟密原是木邦一部,公元15世纪中期从木邦中分裂出来,也得到了明朝政府的承认,于是成为缅甸四雄之一。公元16世纪50年代,孟密老土司思真去世,孟密的两兄弟争权,内乱爆发。1560年,孟密王室兄弟中的弟弟向莽应龙求援,莽应龙于是招其为女婿,使之改名为思忠,又协助他返回孟密国,夺取兄长的王位。思忠取得王位后,便依附于东吁王朝。莽应龙进一步借道孟密攻打孟养,以报当年孟养等国攻破阿瓦城,杀害莽纪岁的“旧仇”,同时指派其将领卓吉侵占孟养的土地。后来,卓吉被孟密国老土司思真的女婿孟乃的土司别混杀死。这一行为激怒了莽应龙,他亲自带兵攻打别混父子并将其擒获。通过这次战斗,莽应龙不但帮助思忠排除了异己,同时更是为了自己北方的霸业打下基础。

  消灭了别混势力后,莽应龙野心进一步膨胀,他派人招诱陇川、干崖、南甸三宣抚司的众多土官,向大明朝公然挑衅,觊觎中国领土。当他发现明朝军队有所防备时,觉得无机可乘,又生怕其在缅甸停留时间过长,其他的割据势力偷袭后方,于是逐渐向南方退却。明朝的镇巡官沐朝弼等人向朝廷汇报了此事,但并未得到足够的重视。兵部回复说:“荒服之外,治以不治。哒喇已畏威远遁,传谕诸蛮,不许交通结纳。”朝廷发下了这项诏令,云南方面只好执行,他们也无力派兵征讨缅甸。就这样,东吁和明朝的第一次较量在无声中开始,也在无声中结束了。

  攻克暹罗

  向北方的发展势头受到强大的中国明朝抑制,但是这并没有妨碍他的领土扩张计划。莽应龙试图破坏老挝和暹罗的同盟,便将注意力集中到阿瑜陀耶。公元1548年至1549年,他曾跟随莽瑞体攻打过阿瑜陀耶王朝,但当时暹罗军民在王后素丽瑶泰的英勇表现感召下奋勇抵抗,使得缅甸虽有明显强于暹罗的军事实力仍然无法攻下阿瑜陀耶城。莽应龙即位后,再次谋划进攻暹罗。当时,暹罗王摩诃查克腊帕克(素丽瑶泰之夫)获白象,莽应龙前去索要,遭暹罗拒绝。莽应龙率军于1563年大举进攻暹罗。这次的缅军比上次更强大,而暹罗却没有诞生第二位像素丽瑶泰那样的英雄,暹罗终将失败。

  兰那泰的国王此刻背弃了缅甸,他发动部下从侧翼游击骚扰莽应龙的大军。这虽然延缓了缅军攻略的速度,给了暹罗国王加强都城防御的时间。但暹罗战略失误,再加上驸马暨彭世洛太守摩诃昙摩罗阇降缅,缅甸势如破竹,自北方奇袭阿瑜陀耶城,大败暹军,最后摩诃查克腊帕克被迫与莽应龙订立城下之盟,交出主战的副王(王储)拉梅萱等人入缅为质,向缅甸进贡,阿瑜陀耶王朝遂沦为缅甸的保护国。然后,莽应龙回师攻打兰那和老挝,虽然轻易的取得胜利,但是他们总是在他离开之后背叛他,前前后后共征剿了八次之多。

  正当缅甸的大军在暹罗取得重大胜利的同时,东吁王朝国内重要的根据地之一白古却发生了大规模的农民起义。“1564年,白古(一称勃固)地区农民为了反抗东吁王朝封建统治举行起义。其原因在于莽应龙穷兵黩武,连年对外用兵,大批农民被征发兵役和劳役,以致稻田荒芜,农业受到严重破坏,人民死于战争、饥馑、疫病的不计其数,哀鸿遍地,民不聊生。白古农民忍无可忍,遂乘莽应龙远征暹罗后方空虚之际,举行起义。起义者先与被拘留在京都附近的掸族和暹罗俘虏约两万人取得联系,然后与孟族共谋起事,引导武装农民入城,而且起义农民焚毁了国王所建的水榭和王宫。莽应龙闻讯,急忙从清迈(兰那泰都城)赶回白古,残酷地镇压了起义,把捕获的数千起义者囚困在竹栏中,要按古代习俗将其烧死。在行刑前,按例不给予食物。这一暴行激起缅族、孟族和掸族僧侣对起义者的同情,纷来赠给食物。僧侣们强力要求赦免起义者,莽应龙本人信奉佛教,最终同意免予处死起义群众,但为首的70名起义领袖均遭杀害。这次起义虽被镇压下去,但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则更加尖锐,为后来的孟族大起义播下了种子。”

  再次北上

  由于1564年的起义,莽应龙对外的攻势暂停了几年,他开始重视发展内政。莽应龙在对外战争上很有用兵之道,在处理内政方面也有十分成绩。他在位的30年里,缅甸的经济和国力有了巨大的提高。然而,1567年缅甸还是发生了大饥荒,这和此前的白古农民都动摇了东吁王朝的统治,带来严重后果。

  到了1568年,东吁王朝再次开始大规模的扩张行动。东吁的大军攻打北方的木邦,木邦土司罕拔向明朝政府报告情况,负责的官员居然向罕拔索取贿赂,而不协助木邦请求援兵。罕拔大怒,和弟弟罕章集中兵力堵塞来往的道路,使得商人旅客皆无法通行。罕拔的莽撞行为使得他在不久之后食盐匮乏,他不得不向缅甸乞和。莽应龙得知此事立即向其赠送五千籝的食盐,至此木邦也感激莽应龙的恩德,带着金银、珠宝、大象和战马前往缅甸表示答谢。莽应龙再次给与他们厚重的回报,罕拔十分高兴,决定归顺缅甸东吁,于是莽应龙和他相约结为父子。云南潞江的土司缐贵得知此事,感到莽应龙的仁德非明朝的当地官员可比,加之受到罕拔等的劝说,也向莽应龙表示归附。木邦是缅甸北方的大国,木邦的归顺大大激发了莽应龙的野心,他怀恨当年明朝政府下令各部不得与东吁联系及贸易的行为,认为此时是攻打今云南境内属于明朝各部族的好机会。然而,当他招揽陇川宣抚使多士宁和干崖宣抚使刀怕举时都遭到了拒绝。多士宁告诫莽应龙说,中国面积广阔,国力强盛,缅甸不过是中国的附属,不要妄想入侵中国,不要轻举妄动。莽应龙受到了坚决的抵制,不得不再次搁置北进的想法,但这次他已经取得了木邦和潞江的部分力量。明朝和东吁的第二次较量就这样结束,但是明朝的颓势已经非常明显。

  灭亡暹罗

  莽应龙放弃继续北进的另一个理由是暹罗阿瑜陀耶王朝摆脱他统治的势头开始明显起来。1567年,莽应龙曾向暹罗王摩诃查克腊帕克求婚,但是遭到暹罗方面的拒绝。这激怒了莽应龙,当他在北方前进的势头受阻时,他自然要向暹罗兴师问罪。暹罗还得到老挝的萨塔提腊王的鼓动,在威逼已在1563年战争时降缅的彭世洛太守摩诃昙摩罗阇投降失败后就发兵包围了该城。这使得莽应龙不得不重新发动对暹罗的全面战争,关于他所调动军队的数量竟然有90万之众的说法。然而,暹罗方面抵抗得很坚决,阿瑜陀耶城内的葡萄牙雇佣军向缅军扫射,造成很大的伤亡。从1568年11月缅军包围阿瑜陀耶城,直到1569年8月方才攻克。阿瑜陀耶城据守了10个月之久,其间一直与缅甸抗争的暹罗王摩诃查克腊帕克去世,新王摩欣继位,莽应龙利用主少国疑之机,施反间计剪除了暹罗的股肱战将披耶蓝摩,而后又放回了1563年战争中入缅为质的披耶却克里(在缅期间已叛变),佯称从缅甸冒死逃回,请缨守城。摩欣王不知是计,委以重任,在披耶却克里的里应外合之下,莽应龙得以攻入阿瑜陀耶,俘获摩欣王及众臣。这也是缅甸军队第一次攻陷阿瑜陀耶城,以前都是围而不破直至其投降,但是此次距离1548年莽瑞体发动的战争已经有20多年。莽应龙在盛怒之下将暹罗王处死,在大肆劫掠之后将阿瑜陀耶的臣民一并携带回白古,只留下不到一万的居民。而摩诃昙摩罗阇则被莽应龙册立为傀儡王。至此缅甸开始了对暹罗长达15年的间接统治,这种局面直到莽应龙死后的1584年才因纳黎宣(摩诃昙摩罗阇之子)的反抗而结束。

  三次北上

  平定南方后,莽应龙第三次准备向北方挺进。公元1573年,此时明朝刚刚进入了万历年间,莽应龙的大军从白古出发,经过木邦,直逼陇川。先前拒绝莽应龙无理要求的多士宁开始觉得力不从心,多士宁的记室(参谋)岳凤却另有想法。岳凤是江西抚州人,狡猾而长于智谋,到陇川做生意,得到了多士宁的信任,多士宁还将妹妹家给了岳凤。岳凤担任记室之后,对多士宁阿谀奉承,欺上瞒下,暗中夺取了陇川的实权。后来,莽应龙的大军到来,木邦的罕拔等人为缅甸方游说各地的土司,岳凤也暗中和他们一起歃血为盟。他引诱多士宁前往缅甸依附莽应龙,但多士宁表示反对。岳凤于是指使儿子岳曩乌毒死了多士宁,并将多士宁的妻子儿女和多数族人全部杀死,从而夺得了陇川以及明朝的官印。岳凤杀死多士宁后就投靠莽应龙,向他赠送了金银,相约为父子,并接受莽应龙的伪命,成为陇川宣抚,开始了他的汉奸生涯。

  正巧,当初另一个反对莽应龙的土司干崖的刀怕举去世,他的弟弟刀怕文暂时控制了干崖。刀怕举的妻子罕氏是已经归顺莽应龙的木邦罕拔的妹妹,罕拔于是引诱刀怕文归附缅甸,许诺将妹妹罕氏再嫁给刀怕文,并让他继承其兄长的权利。刀怕文拒绝,罕拔就发兵和刀怕文交战。罕拔请求请莽应龙出兵干崖,认为如果干崖被攻陷,陇川就没有后顾之忧了。莽应龙的儿子莽应里向莽应龙提议,陇川、干崖虽然没有了“主人”,但是因为位置较远,要立刻完全控制还需要时间,而孟养的土司思个的势力就在边上,素来和缅甸为敌,万一孟养的大军乘虚顺流而下,东吁的军队将会腹背受敌。莽应龙同意了莽应里的观点,借助木邦的一万多士兵作为攻击主力,并以众多缅甸军队为后盾逼迫干崖的刀怕文,自己亲自率领大军攻打孟养。刀怕文没有料到莽应龙的军队会到得如此迅速,顿时溃散,刀怕文逃到永昌。莽应龙就将干崖的官印交给罕拔的妹妹罕氏掌管,并委派盏达副使刀思管、雷弄、经历廖元协助她,一同守备干崖,防止中国明朝的进攻。干崖成为缅甸的附属。

  与此同时,蛮莫的土司思哲也归顺莽应龙,调集了一万多士兵出入于迤西界上,以牵制孟养土司思个。此时,在陇川和干崖一带的缅甸方军队已经达到二十多万。岳凤和罕拔、思哲会盟,一同承认莽应龙的宗主地位,将协助东吁抵制明朝。莽应龙制作了锦囊象函贝叶缅文,声称西南金楼白象王“莽哒喇弄王”撰写国书递交明朝皇帝,书中言辞十分傲慢,完全作为与明朝平等的国王身份,在中国看来这是最大的挑衅。莽应龙又指示罕拔和岳凤的军队南下稳固孟密,自己率领主力主攻缅甸最后一个支持明朝而与缅甸抗衡的土司——孟养。

  然而,孟养的实力并不虚弱,土司思个很善于用兵,又因为和莽应龙的家族是世仇,所以一心抗缅。莽应龙军队虽然在数量上占据优势,但是仍然多次遭到思个的挫败。思个兵力不足,退守孟伦,双方相持不下。正在这时,明朝金腾副使许天琦派遣指挥侯度带着檄文安抚孟养。思个接到了檄文,愈加尽力抗击缅甸。莽应龙增派了兵力攻打孟养,思个连忙向许天琦告急。正巧许天琦去世,暂时由署事罗汝芳代管,罗汝芳犒劳了思个的使者,让他先行回到孟养报信,使思个等待救援,然后立即调兵进驻腾越(今腾冲)。思个听说援兵到来,士气振奋,命令土目马禄喇送等领兵一万余,断绝莽应龙的粮道,并且带领重兵埋伏在戛撒,引诱莽应龙深入。思个带领士兵从正面猛攻莽应龙,而约定明朝罗汝芳的援兵从陇川出发攻击其后方。莽应龙大败,粮草又已经消耗殆尽,只能屠杀战象和战马来充饥,这是莽应龙一生征战中最大的失败。此时有人向云南巡抚王凝提议,认为为了孟养而大举攻杀莽应龙不合适,于是王凝派快马制止罗汝芳的援军前进。罗汝芳得到命令,不得不撤退,思个等待援军迟迟不到,也无法彻底剿灭被围困的莽应龙。岳凤观察到明军的动向,集合陇川士兵二千人日夜兼程突进,引导莽应龙从小路逃离战场。思个发兵追击缅甸军队,再次获得大胜,在这次追击战中莽应龙险些被俘。

  莽应龙的第三次北进遭到以孟养思个为主的顽强抵抗,遇到了东吁王朝建国以来的最大的一次败仗,险些丢了性命。看上去莽应龙确实失败了,缅甸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但从总体上说,莽应龙的第三次北进获得了陇川、干崖和蛮莫等地的支持,明朝在这一带的势力只剩下孟养一司。明朝那种对于莽应龙疯狂扩张和侵略的行为不采取主动的抵制和打击的态度,以及不认为保障边境各土司不受缅甸侵略是自身义务而只依靠当地土司自发的进行抵抗的想法,必将导致明朝在中南半岛势力的萎缩,这也是明朝万历年间的特点,这样根本不可能消除东吁对明朝国土的威胁。显然,莽应龙逃回南方后,力量得到了恢复,他在1575年又发动了对老挝的战争,缅甸的军队将老挝的新都万象洗劫一空,这就是明证。莽应龙不但没有因为第三次北进的失败而心灰意冷,相反,这更坚定了他翦除孟养的决心。

  四次北上

  1577年,云南巡按陈文燧向朝廷提议为孟养土司思个加官进爵,使他更坚定的为明朝抵御缅甸。然而,公元1578年明朝政府做了一件极为荒唐的事,朝廷派遣使者到达孟养,命令思个将所俘获的缅甸士兵和战象归还莽应龙,并赠送莽应龙金帛,对他好言慰谕。这显然是大国作风,当时的明朝仍然没有意识到东吁王朝天天增长着的领土野心,还以为莽应龙等是一般的部族冲突。莽应龙对此当然不予理会。1579年,明朝永昌的千户辛凤奉命到孟密购买大象,被早就投靠东吁王朝的思忠抓获,思忠将辛凤送交到缅甸,缅甸方面又将辛凤遣送回国。同年,莽应龙再次攻打孟养,报“戛撒之战”惨败血仇,这是他第四次北进。莽应龙这次的准备尤为充分,思个得不到明朝的救援,惨败而逃往腾越,在中途被叛变的部下抓获,押送到莽应龙处。莽应龙毅然将他杀害,完全吞并了孟养。就这样,通过第四次也是最后一次北进,莽应龙终于将缅甸的全部领土纳于东吁王朝的统治之下,继蒲甘王朝之后完成了缅甸的第二次统一。1580年,当明朝云南巡抚饶仁侃派遣使者招抚缅甸时,莽应龙已经完全不作回应了,在他的眼中取下明朝也只是时间问题。

  白象大王

  然而,莽应龙虽然拔除了明朝在缅甸的所有力量,莽应龙在位末年,缅甸的国土已经空前辽阔,东到老挝的林城(即万象),西到印度的曼尼普尔,南到印度洋海岸,北到现中缅边境,占据了大半个中南半岛。这就是缅甸历史上最强盛的时期。1581年,莽应龙去世,享年66岁,他的事业只有他的后世才有可能完成,即位的正是他的儿子莽应里。莽应里登上王位之后,东吁王朝已面临分崩离析的严峻形势。莽应龙凭借他的声威权势建立起的国王和巴因、中央和地方之间的关系发生断裂。

莽应龙的简介
莽应龙的生平
相关人物
其他M开头的人物 更多
世界其它的人物
最新人物

分享

×
  • QQ空间
  • 朋友网
  • 腾讯微博
  • 微信
  • QQ好友
取消